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葬魂人

禍亂人間 第二十一章:事了拂衣去

書名:葬魂人 作者:風月 本章字數:37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5


  對了,周依依!

  我靈光乍現,看向周依依,只見這丫頭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被嚇傻了。

  “快,快叫媽媽,讓她住手!”

  我沖周依依喊道。

  “啊?”

  周依依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快點叫啊,快。”

  見我這麼著急,周依依也來不及多想,趕忙叫道:“媽媽!”

  我猜得不錯,她這一叫果然有效果,女鬼停手了,她被周依依的喊聲所吸引。

  “孩子……我的孩子……”

  她放開那三人,朝周依依走去。

  “吳平安,怎麼辦?”

  見識到剛才女鬼的厲害,見女鬼走向她,周依依很害怕,問道。

  “別怕,她不會傷害你的,你站那兒別動就行,我等會兒過來。”

  我叮囑道,女鬼和周依依關係特殊,絕不會傷害她,而我現在急著去收服夢魘,要是再晚,就要被它跑了!

  被女鬼這麼一吸,那三人幾近虛脫,被放開之後已經無力再逃,全都躺在地上。

  “哼,先前不是很倡狂麼?”

  我走過去,看著他們。

  女人狠狠的瞪著我,沒有說話,不知道她是無力說還是不想說。

  “你們誰是夢魘?”我問道。

  只見三人頓時身子一抖,顯然沒料到我知道夢魘的事情。

  “別以為你們不說話我就不知道,等我一掌拍下來就能打得你們原形畢露。”我恐嚇道。

  “哼,你還能打出幾掌?”

  女人不屑的說道。

  我一怔,看來被她發現了,以我手上現在淡淡的血跡,只能夠打出一掌,所以,只能針對一個人。

  如果一擊不中,丟了符紙的我,便沒有別的方法抓住夢魘,符紙可以再找,但是經過剛才的事情,我想夢魘肯定會第一時間逃走,就算等我找回來符紙,夢魘也早就放棄周依依這個目標。

  到時候再想找它,就難了。

  “如果我沒猜錯,你只能打一掌,而我們這裡有三個,你該打誰?”

  女人說道,腐朽的臉上露出難看的笑容。

  這讓我很不爽,但是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沒錯,這正是我現在難以抉擇的。

  三個人,我該打誰?

  我蹲下身子,仔細的打量著三人,只見兩個男子都縮著頭,顯得很害怕,只有那個女人還面帶笑容,只是,這笑容之下,有著難掩的忌憚和膽怯。

  我笑了笑,已經鎖定目標。

  “就是你了!”

  我對那女人舉起手掌,一掌落下,打在身旁的男子腦袋上。

  “啊!”

  中我一掌,男子頓時發出淒厲的叫聲,身體冒出一股黑煙,肢體頓時開始慢慢消散。

  “怎麼可能!你……”

  女人又驚又怒的看著我,語氣中帶著難以置信。

  “想不到吧?想不到我沒有打你而是打他?你還真當我是傻子?”

  我冷笑說道。

  其實早在之前我就猜到這個男子才是夢魘所化。

  首先,老頭說,夢魘的實力很低微,只能將人們噩夢中的恐懼放大,而自己則沒有太強的能力。

  在三人中,女人的能力無疑是最強的,所以她是夢魘的幾率不大。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疑點,先前他們手拉手準備抓我們的時候,我看到女人站在第二位,那個男子站在最後。

  他們都很害怕靠近天臺邊上,按理說女人應該站在最後,可是她卻讓那個男子站在後面,這本就很奇怪,而且後來我打中那男子的時候,女人還勃然大怒。

  從她的表現可以看出,男子的身份在女人心中很重要。

  至於我為什麼不猜測腦花男,則是因為昨天我見腦花男被女人打,又被罵,我想,就算是夢魘,應該也不希望自己被打被罵吧。

  綜合這些,那個男子是夢魘的可能性最大,其實我也只是覺得可能,並不肯定,不過值得高興的是,我猜對了。

  很快,男子的身體消散,只剩下一道青光,像一條泥鰍一般,它想跑,卻被我一把捏在手上。

  這就是夢魘?

  我一直不知道夢魘的本體是什麼,現在卻看到了,著實有些奇怪。

  我抓住夢魘之後,腦花男和女人的身體也消散了,他們只是隱藏在周依依內心深處的恐懼,或許很多年周依依都沒夢見過他們,因為夢魘的出現才將他們帶出來。

  現在,夢魘被我抓住,他們則像是囚犯一樣,又被關回了周依依的內心深處。

  我看了看手中的夢魘,它還在掙扎,我將早就準備好的寫滿咒語的口袋拿出來,準備將它裝進去。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吳平安,放它一條生路!”

  這聲音似乎是從夢魘身上傳出,而且我好像在哪兒聽過。

  “是誰?”

  我警惕的看著四周,然後又看向夢魘,問道。

  “是我,白池!”

  “是你?”那聲音表明了身份,倒是讓我吃驚不小,仔細想來,果然和白池的聲音很像。

  “放過它,我

欠你一個人情。”白池說道,語氣有些沉重。

  我心生疑惑,白池為什麼讓我放過它?難道這夢魘和他有什麼關係?

  對了,我突然想起,這只夢魘和別的夢魘不同,一般夢魘只是吸取人的精神力,而這一隻夢魘卻直接剝奪別人的人魂。

  先前我還想不通為什麼,現在我卻知道。據老頭所說,白池的棺木名為萬魂棺,顧名思義,需要收集人魂來修煉。

  葬魂閣雖然明確規定所有弟子修煉都不能危害人間,但是白池為了壯大己身不顧葬魂閣的規矩也說不定。

  為了修煉,他派出夢魘前來收取人魂,然後練入萬魂棺中增強棺魂,果真是打得一副好算盤!

  想到這裡,我的臉徹底沉下來,身為堂堂葬魂閣少主,竟然做出這種可恥的事來,全然將他人生死置之度外,良心都被狗吃了麼!

  我冷冷的看著手中的夢魘,真想用力捏死它。

  “放過它,這件事情你當做不知道,咱們之前恩怨一筆勾銷,我欠你一個人情,怎麼樣?”

  白池也許從我的臉上看出了什麼,說道,雖是求我,但卻是以一種命令的語氣。

  “不可能!”

  我想也沒想就拒絕。

  先不說我還要用這夢魘回去交差,就算不為交差,我也不能放縱白池為非作歹而不顧。

  “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白池的聲音有些冰冷,顯然,因為我強硬的態度,已經讓他動怒,不過,以他的氣量,這也在我的預料之內。

  “沒什麼好相見的,你還是想想怎麼和上面交代吧。”

  說完,我沒等白池說話,直接將夢魘給裝進口袋,然後把口袋別在腰上,夢魘在其中不停的掙扎,但這只不過是徒勞罷了。

  “吳平安……”

  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叫我,我才想起,周依依還在後面,轉頭一看,女鬼不知何時已經走到周依依面前,她的手撫摸在周依依臉上,動作顯得很輕柔。

  但是周依依顯然沒從這輕柔的動作中感覺出什麼,身子嚇得一動也不敢動,面露驚恐的看著我,臉上已經被淚水打濕。

  “我……我害怕……你快救救我啊……”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說道。

  “別怕,讓她摸,她不會傷害你的。”

  我說道。

  之所以這麼說,因為我心裡有十足的把握。

  這個女鬼的身份周依依不知道,但是從周光平口中得知當年事情的我卻很清楚。

  她就是周依依五歲時便死去的母親。

  周依依五歲的時候,被母親帶上街,據說那時是晚上,街道上人很少,三個人販子盯上了周依依,想將她強行帶走,周媽媽帶著女兒逃跑。

  被追到一棟樓的天臺,她將女兒藏在水箱中,而她自己卻是藏不下,等到人販子追上來,為了保護女兒的她,和人販子進行殊死搏鬥。

  最後趁著三人不注意,拖著三個人販一起從天臺跳下去。

  周依依的母親和三個人販子毫無例外都死了,周依依躲在水箱中看到了這一切,又親眼目睹母親的屍體,被當場嚇成癡呆。

  周光平到處求醫問藥希望能治好女兒,卻都沒有辦法,最後,經人介紹,結識了一位催眠醫生。

  催眠醫生將周依依催眠,把這段記憶塵封在她的內心深處,又經過長時間的治療,周依依才終於恢復過來,但是,對於這段記憶,她卻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每當周依依問起她母親的時候,周光平只說她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卻沒說原因。

  周依依雖然被催眠,但是這段記憶畢竟沒有抹除,在她的潛意識裡,對那三個人販子留有深刻的印象,因為夢魘的緣故,三個人販子出現在她的噩夢中,讓她備受驚嚇。

  不過,三個人販雖然讓周依依感到恐懼,但是當初不顧一切保護她的母親在周依依內心裡才是最強大的,這也是為什麼在她的夢中,女鬼的實力最強。

  要不是女鬼,我還真抓不住夢魘。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周光平說出實情的真相,我也絕對聯想不到這些人的關係。

  “走吧。”

  夢魘已經被我抓住,沒必要再停留在夢中,我對周依依說道。

  “我想走,可是……”

  周依依看了看身前的女鬼,顯得很害怕,女鬼的手還停留在她的臉上。

  “不用怕,你走過來就是,她不會傷害你。”

  我說道。

  “真……真的?”

  周依依半信半疑的看著我。

  “相信我。”我說道。

  見我點頭,周依依深吸一口氣,開始慢慢的翻過護欄,然後小心翼翼的脫離了女鬼,快步跑到我面前。

  “呼……她竟然真的放我過來了,你怎麼知道?”

  周依依翻過護欄,然後跑過來,整個過程女鬼都沒有阻攔,這讓她感到很驚奇,問道。

  “我就是知道,走吧,該醒了。”

  我沒有解釋,說著,拉起周依依準備下樓。

  走到樓梯口,周依依突然轉身看著天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