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藥農娘子

正文 第二章‘大叔’

書名:藥農娘子 作者:今年霜降時分 本章字數:23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8


  這人穿的石青色長袍也有滾邊翻毛,毛色像是狐狸,和帽子是一色的,這麼一看絕對不是村裡人,應該和傷者一樣,是城裡的公子哥兒。

  那人臉上表情很是古怪,松了手的同時還奇奇怪怪的打量著她,又抬頭看了看周圍。

  周圍圍過來的村裡人都關心的看著,也有按照這小姑娘的吩咐去找樹枝、板子的,卻沒有一個人質疑這麼年輕的小姑娘,能不能治療傷者。

  這個時候周圍傳來了些喊聲:“五爺,五爺!”

  “二爺,二爺!”

  幾個穿著棉長袍的小廝模樣的人均是滿頭大汗的跑來了,有人大叫著:“哎呦,我們家二爺……二爺,您沒事吧?!”

  “五爺您沒事吧?!”幾個小廝驚叫著撲過來。

  溫竹青用汗巾子將傷口靠上的位置紮住,這時候村裡人已經找來了樹枝,她吩咐著人幫忙,將傷者受傷的腿用樹枝夾緊固定住了。

  診了診脈,人在局部絡脈損傷,氣滯血阻疼痛,脈象上便會表現出來。傷者脈來緩和有神,外傷看起來也不嚴重。

  初步診斷,傷情不算嚴重。

  木板也找來了,溫竹青叫大家小心的將傷者抬到了木板上:“平躺,送進城吧,路上儘量減少顛簸。”

  這兩位爺的小廝們已經擠了過來,將木板上的傷者抬了起來,其中一個問穿石青色長袍的年輕人:“五爺?”

  不知道想問什麼,那五爺點點頭:“走吧。”

  小廝們便將傷者抬走了,那個五爺對周圍人抱拳作揖道:“多謝眾位幫忙,多謝多謝。”又對溫竹青道:“多謝這位姑娘。”看了她一眼。

  眾人並溫竹青都是連連搖手:“沒事沒事,快送受傷的人進城去吧!”

  樵夫們甚至還很愧疚,人家畢竟是被自己砍倒的樹壓到的。

  五爺好像也沒有要追究這個的意思,道了謝之後便去牽了自己的馬,跟著抬傷者的人一起走了。

  這時候樵夫們才鬆口氣,其中一個四十來歲滿臉大鬍子的,是桃花村裡正的大兒子,叫喬大,過來對溫竹青道:“大姐兒,幸好你在啊,才沒出大事。”

  溫竹青忙安撫眾人道:“那個人不算很嚴重,或者腿斷了,運氣好的話沒有斷,傷的不嚴重。”

  “這還不嚴重?”另一個村裡的漢子道。

  溫竹青道:“內臟沒有損傷,只是些外傷,養養就沒事了,算是運氣好。”

  “是啊是啊,要是肚子破了腸子斷了什麼的,那才要命了呢!”喬大點著頭贊同溫竹青的話。

  另一個三十來歲的漢子便問他:“喬哥,咱們要不要跟個人去看看?萬一……他要是訛咱們怎麼辦?好歹跟著人去,傷的嚴重不嚴重,花多少的……咱們也能有個數不是?”

  “那些人一看就是城裡的公子哥兒,能缺那點錢?不會訛咱們吧?”一個人馬上道,最後結論卻又不能肯定,疑問的去看喬大。

  喬大沉吟了一下。

  這事就跟溫竹青沒關係了,趁著空隙她道:“各位大叔,那你們忙著,我就先回去了。”

  “好好好,你先回……對了大姐兒,你家過

冬的柴火還沒有吧?下晌了我送過去些。”喬大道。

  溫竹青忙道謝:“好啊,謝謝喬大叔!”

  “沒事。”喬大單手把她的背簍拎起來給她,看著她背上走了,這才和幾個打柴的漢子商量。

  溫竹青背著背簍下山進了村子,她家住在村子靠裡,半山坡一個背風的地方,三間泥胚房子。

  還有半截破落的圍牆,門口的臺階上坐著一男一女兩個小孩,看起來三四歲上下的樣子,溫竹青一出現在路口,小男孩已經站了起來大聲叫著:“姐姐!”飛一般的跑了過來。

  溫竹青忙叫:“慢點,小心!”

  小男孩兒邁騰著小短腿兒已經跑到了她跟前,仰著頭看著她笑:“姐姐,采了啥?有沒有人參娃娃?”

  三年前溫竹青進山采藥,采了一隻形似人形的人參,有小孩的手臂那麼粗,四鄰八村都傳遍了,溫竹青的弟弟從能聽懂大人說話開始,就把這件事牢牢記住了,只要溫竹青進山采藥,回來他都要問這麼一句。

  大約的他真的以為人參娃娃和他一樣,是個小娃娃呢。

  溫竹青和往常一樣笑著搖頭:“沒有,一些蘑菇、五味子什麼的。”

  說著拉著他的手往回走。

  另一個小姑娘也過來了,很自然把自己的小手塞進她另一隻手裡,問:“除了蘑菇和五味子,還有什麼?”

  “還有幾樣草藥,一會兒姐姐告訴你們是什麼。”溫竹青道。

  兩個小孩兒幾乎同時‘噢’了一聲答應著。

  溫竹青領著弟弟妹妹回了家。一進家門,剛將背簍放在了地上,兩個孩子就圍過來,在背簍裡翻找著。

  到底還是好奇。

  溫竹青拿過來大簸箕,將裡面的東西倒在了簸箕上,坐下開始分揀,弟弟的小手就伸向了五味子。

  “還不能吃,要洗洗呢。”溫竹青道。

  弟弟就道:“我不吃,就看看。”

  把溫竹青逗得‘噗’的笑了,湊過去在弟弟臉蛋上親了一下。

  弟弟的小手捏了一顆果子,真的拿過去裝模作樣的看,然後趁著溫竹青不注意的時候,一下子就放進了嘴裡。

  “哥哥吃了一個。”妹妹只是說事實而已,倒不是告狀,她也不在意,五味子她常吃的。低著頭在草藥中認真的翻找著,也不知道找什麼。

  弟弟眨巴著眼睛:“我嘗嘗酸不酸。”然後對妹妹笑呵呵的:“不酸,妹妹你也吃一顆吧。”說著拿了一顆送到她嘴邊。

  妹妹搖頭:“姐姐說洗了才能吃。”她是很聽話的小孩兒。

  弟弟就道:“那我去洗。”說著絆著小腿去端水。

  溫竹青只能先不挑揀草藥了,起身跑兩步拉住了弟弟:“竹風,你和竹雨撿撿草藥,看姐姐采了什麼回來,有沒有你們認識的,一會兒告訴姐姐。”

  溫竹風答應著轉身去桌邊趴著和溫竹雨繼續的翻找,溫竹青拿來了瓷盆,將兩串五味子放進去,去廚房洗了洗。

  現在已經是十月初了,這時候的五味子基本上都是被曬乾了水分的,就和梅幹、杏幹一樣,比起新鮮水嫩的時候甜了一些,但是吃起來感覺差了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