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藥農娘子

正文 第七章來者何人

書名:藥農娘子 作者:今年霜降時分 本章字數:219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8


  一肚子的疑問,前面應該是婆子的老婦人已經轉身攙扶著那位中年婦人進了院子,而丫鬟倒是鬆開了手,忙忙的先進去,似乎想找椅子什麼的給主子坐。

  不過沒椅子,只有板凳,丫鬟怔了怔,一個上前用自己的手絹擦著,另一個滿屋子的找,倒是不見外。

  溫竹風和溫竹雨早已經出來了,兩個孩子一看家裡來了那麼多陌生人,頓時怯了,過來一邊一個拉住了溫竹青的手。

  那中年婦人的眼睛一下子盯住了他們兩個。

  她的眼神太怪異了,叫溫竹青心裡更加不舒服起來,那種奇怪的感覺更甚,拉緊了弟弟妹妹的手,直視著那個中年婦人。

  中年婦人明明知道溫竹青在看著她,卻依然是正經把兩個孩子盯了一會兒,尤其是溫竹風,這才轉眼去看老裡正。

  顯然老裡正是知道些什麼。

  溫竹青也看向了他。

  老裡正喬大爺猶豫了一下,對溫竹青道:“大姐兒,這位是咸陽城王家的人,王家……是你父親家。”

  溫竹青皺起了小小的眉頭,愕然不解的看著喬大爺。

  那個精明的老婦人,應該是管家婆子一類的人,已經笑著道:“呦,看看我們大姐兒還不知道呢。不過也難怪,上一輩大人的事,小孩子哪裡能知道……喬裡正,咱們坐下慢慢說?”

  喬大爺點了點頭。

  那中年婦人便往屋裡走去,丫鬟婆子跟在後面,唯那個精明婆子過來對溫竹青笑著道:“大姐兒,進去坐下慢慢說吧。”

  說著她也先進屋了。

  溫竹青轉頭看喬大爺,喬大爺歎氣道:“這些人是昨天找的我,跟我說了說情況……你父親來村裡的時候,我也是瞭解了一些情況的,差不多屬實……”

  溫竹青道:“喬大爺,您說的屬實,是說我父親真的是咸陽城王家的人?而這些人也確實是王家的人?王家又是什麼樣的人家,找我們是做什麼?”

  喬大爺道:“進屋慢慢說……”

  “不不,”溫竹青忙道:“您先在這裡簡單和我說說。”她得心裡有數啊,不能懵著什麼都不知道,誰知道這些人到底想做什麼?想說什麼?

  喬大爺看她倒是鎮定,也沒有被這些人的排場嚇住,反倒是自己倒怕怠慢的那些人似得。想想,怠慢他們又怎麼樣?這些人做的事都昧了良心了!

  想到這裡就點頭道:“行,大爺跟你說說。”

  說著走到了牆根那邊,溫竹青跟著過來,弟弟妹妹緊挨著她,也跟著過來了。

  “王家和溫家是遠房的親戚,王家是做藥材生意的,溫家是做毛皮綢緞生意的。”喬大爺先說清楚的兩家的關係,免得溫竹青都不知道這些人是幹什麼的。

  接著道:“四十多年前,王家這位老爺才開始做生意,就遇到了困難,想起溫家生意做的大,便找溫家借錢周轉。溫家這位老爺好似身體有什麼毛病,妻妾一律不生,就提出來把王老爺的小兒子過

繼給自己。”

  聽到這裡溫竹青心都一沉,王家這不是賣兒子?

  喬大爺繼續說著:“王老爺當時已經有三個兒子了,小兒子——就是你父親,那時候才一歲,王老爺就答應了……換了一萬兩銀子。你父親被溫家抱回去之後,也不知道溫老爺是看病看好了,還是真的因為你父親是福星,帶了兒子命來,誰能想到之後的二十多年,溫老爺突然開了竅,妻妾一口氣給他生了四五個兒子。”

  “溫老爺自己生了親生的兒子,自然就對你父親冷落了很多,等他親兒子們長大了,家業又興旺,那幾個兒子們就聯合起來想趕你父親走,免得還要跟他們分家產。”

  溫家的事情,溫竹青隱約還有一點前身的記憶。

  父親確實有四個弟弟三個妹妹。父親帶著母親離開溫家其實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真正的溫竹青才六歲,太小了根本不懂事,所以父母親離家的原因,她一概不知。

  離開溫家之後父母親帶著溫竹青先住在縣裡,又因為貧困等緣故,這才搬到了桃花村。

  溫竹青穿越來之後也回想了一下身世什麼的,好像父母親當時在溫家的情況不太好,被排擠的厲害,總有婆子丫鬟的來母親這邊房院指桑駡槐,母親在屋裡根本待不住,坐立不安的。她的小姑子們,妯娌們似乎是連成一氣的排擠她。

  父親和叔叔們也有很多摩擦,生活都有點困難了。溫竹青的印象中,那一陣子吵架非常的厲害。

  溫竹青點頭,這和她印象中的記憶確實相符合。她問道:“王家又是怎麼回事?不是已經把我父親過繼出去了?現在找來做什麼?”

  喬大爺心裡對這些有錢人家做的事情也是不忿,便哼了一聲道:“王家把你父親過繼出去,就是把福氣也給過繼出去了,從此以後妻妾生的都是女兒。”

  “而且從此倒楣的事兒不少。二兒子在十歲的時候,不慎掉到了水裡淹死了。大兒子倒是養活了,長大了也娶了妻,可一直沒生下男丁。去年四五月的時候,他也得了急病過世了,膝下就是無子。”

  喬大爺指了指屋裡:“來的這個就是王家的大兒媳婦。”說到這裡還有點擔心,問道:“大姐兒,我說這麼多你能聽懂嗎?”

  溫竹青點頭:“聽得懂。王家絕後了,這才想起來過繼出去的那個兒子,就是我父親。想起……”說著低頭看了看牽著自己手的溫竹風:“不是想起,是惦記上我弟弟了。”

  難怪剛剛那個中年婦人盯著溫竹風的眼神那麼的奇怪。既不是仇恨,卻也不是欣喜;既不是親近的,卻又很關心。站在她的立場上,心態是挺複雜的。

  喬大爺正好也在說,為什麼王家偏偏派大兒媳婦來:“如今的王家是一群女人在當家……你親生的爺爺身體不好,說是快死了,王家要斷後了,尋了好久尋到了咱們村,昨天在我那裡,問了半天你們家的事,尤其是竹風。大姐兒,你可要心裡有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