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藥農娘子

正文 第二十四章巧遇

書名:藥農娘子 作者:今年霜降時分 本章字數:23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8


  溫竹青冷不丁的被嚇一跳,忙抬頭看。

  這一抬頭才發現原來這鋪子還有個二樓,樓梯在角落一個不顯眼的地方,剛剛那人說了話之後,就下樓來了,一時沒看見人。

  聲音很耳熟……

  溫竹青才想到這裡,就已經看見了,從樓梯上下來的,不就是那位很自來熟的齊五爺?!穿了件一件寶藍色夾暗金綢紋直綴長袍,臉上還是笑嘻嘻的。

  “溫姑娘,今天帶弟妹進城玩?”齊五爺很熱情的跟溫竹風和溫竹雨打招呼:“嗨,竹風、竹雨,你們也來啦,還認識我嗎?”

  溫竹風和溫竹雨乍一見‘熟人’,馬上很乖巧的叫人:“齊叔叔。”

  齊瞻突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樣原地跳了起來,大叫:“叫哥哥!我有那麼老嗎?你們仨姐弟故意的吧?!一個叫我大叔,兩個叫我叔叔?!”

  倆孩子嚇一跳。

  溫竹青自打他下樓來就想說話的,但是這位一下來嘴巴就沒停,弄得她都插不上嘴。

  “仔細看看,哥哥我才十九歲,比你們倆雖然大……點,可跟你姐姐差不多大,所以你們應該叫我哥哥。”齊瞻蹲下身叫兩個小的仔細瞅瞅他,強調的說道。

  十九歲的人和自己差不多大?溫竹青都有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溫竹風和溫竹雨哪裡知道什麼,自然是按照要求乖乖的改口:“齊哥哥。”

  齊瞻滿意的一笑,點頭卻又道:“叫五哥哥吧,姓齊的我們家就幾十位呢!”

  於是兩個小的只能又齊聲叫了一聲:“五哥哥。”

  齊瞻終於滿意了,站起了身看著溫竹青笑。

  終於輪到溫竹青說話了:“原來是……齊五爺。”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打了聲招呼,然後道:“那我們就不打擾齊五爺了,先走了……”

  說著將三十文錢放在了櫃檯上,卻又一下想起來,這位五爺剛剛在二樓上說的什麼?不要錢送給自己了?難道他是這個鋪子的……

  剛想到這裡,齊瞻已經將三十文錢拿起來,順手還把她尚拿在手裡的荷包拿了過去,如此的嫺熟。在溫竹青震驚的瞪大眼睛注視下,將銅板放了進去。

  “我不說了,送給溫姑娘了?這是給小竹風、小竹雨做衣裳的料子吧?我當哥哥的送他們倆人一些料子還是可以的。”

  齊瞻笑眯眯的將荷包的帶子系好了,遞給她:“呶,還給你。”

  溫竹青接過去趕緊又打開:“那怎麼好意思,我們非親非故的,不能收齊五爺的東西,還是我……”

  齊瞻一伸手捏住了她的荷包笑著:“溫姑娘怎麼這麼客氣?誰說非親非故了?咱們不是認識嗎?”不小心還碰到了她的手。

  溫竹青漲紅了臉一下子松了手,荷包又到了他的手裡。

  溫竹青都有點惱了,但是人家分明的是好意,又不是故意的,她惱都不知道怎麼惱才好。

  橫豎跟這個人說句話都感覺彆彆扭扭的,明明不熟,他偏一副很熟稔的樣子,還自然的不行,溫竹青的尷尬窘迫他還視而不見。

  叫人又是生氣,又不好生氣的。

  齊瞻再次把荷包遞給她,笑

著道:“溫姑娘還沒吃飯吧?我請姑娘和小竹風、小竹雨……”

  溫竹青這一次反應快了點,不等他說完已經拉著弟妹的手往外走:“不用不用不用!我們不打攪齊五爺了。再見!”

  姐弟三個幾乎是小跑著出去了。夥計用布袋子裝好了那些料子,急急忙忙追出去:“姑娘,這是您要的布料。”

  齊瞻順手將旁邊架子上的一摞手絹拿起來,一把抓住了跑過身邊的那夥計,將手絹也塞進了袋子裡,道:“務必叫她收著。”

  夥計答應著,追著出去了。

  齊瞻等了一會兒,看見那夥計空著手進來了,松了口氣又問了一句:“收下了?”

  “稟東家,溫姑娘收下了。”夥計躬身道。

  齊瞻松了口氣,儘管溫竹青走的時候說的最後兩個字很有點咬牙切齒的樣子,不過齊瞻並不在意,反而還挺高興的,沒想到今天能在自家的鋪子遇上她。

  “我說老五,急吼吼送人家東西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目的?你小子不是還要找人家退親嗎?怎麼,這又不退了?”

  二樓突然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

  齊瞻抬頭,見二樓靠欄杆的椅子上坐著一個瘸腿的人,一隻腿上著夾板,直接就放在了欄杆上,翹的這個高難度。

  他三步並作兩步上樓:“二哥,你知道她是溫竹青?”

  齊家老二,齊麓。就是去打獵被大樹壓了腿的看著他跑上來,繼續揶揄:“當然知道啊!我那天只是壓了腿,眼睛又沒瞎!溫姐兒溫姐兒一直叫著,你再看看那姑娘長得多像……”

  一頓沒說完,改了下一句:“哎,你前天去秦嶺那邊村裡找,找著了?不是帶著文書要退親嗎?”

  齊瞻坐在了旁邊:“別提了,你猜我去了遇見誰了?”

  齊麓問:“誰呀?”

  齊瞻搖頭:“王家那大太太。”

  齊麓愣了愣,顯然是完全沒想到,琢磨了一下還是沒明白:“王家大太太?王安康那老傢伙府上的?你在哪兒遇上的?有什麼關係?”

  齊瞻道:“就在溫竹青家裡,那婆娘帶著是十幾個婆子,抬了好些的箱子給送去。一副以勢壓人的樣兒……我當時能說什麼?”

  齊麓呆了一會兒道:“總不會是……”

  齊瞻已經點頭了,因為這並不難猜:“不錯,我當時也猜,是不是王安康指使他大兒媳婦去搶人家家的男孩兒……王家算是斷了根了,想來想去,也就溫竹風這麼一個獨苗血脈了。”

  “溫家答應了嗎?”齊麓道,緊接著又來了一句:“不過溫家也不是好東西!當初不就是他們家幾個親兄弟合起夥兒把咱表姨和表姨夫給趕出溫府的?要不是這樣,表姨表姨夫也不會那麼早就死了。”

  是這樣,齊瞻點點頭。

  不錯,溫竹青母親是齊瞻母親的表妹,是齊瞻的表姨,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親眷關係,兩家很早就定了親事,把才出生不久的溫竹青聘給了齊瞻的。

  後來齊瞻的母親先去世了,隨後是溫竹青家一而再再而三的變故、搬家,父母親的過世,也因為如此,溫竹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定了親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