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1.青嶽篇 16.拜師

書名: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作者:落雨書童 本章字數:387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0


  簡書憶已經臉黑,她說怎麼後面看不懂呢,原來衛梭老頭給的居然是殘卷,跟著他真的沒問題嗎?

  歐陽見師妹嫌棄臉,生怕被不靠譜的師傅給氣跑,下意識地攔著門,急道:“師妹放心,我會陪你一起修煉,有我在,絕對能繞過很多彎子,很快的。”

  “好吧。”來都來了,還能反悔不成?而且,歐陽的衛梭都對她不錯,相比人口複雜地其他地方,青霞峰非常安逸。

  “緋夕啊,你說我以後就呆在這裡好不好?”

  簡書憶坐在木沿上,望著天,晃著腳,她知道緋夕還沒醒,這些話與其是對緋夕說,不如說是在自言自語。

  “你看這裡,景美人好,而且,他們修為高,可以活很久很久。”

  “我不用老是經歷生老病死的離別,太累了。”

  天空澄澈,往事如煙。平時她有些嫌棄那吃飽不幹活的大爺,最毒,難伺候,但是真到他閉嘴的時候,竟然有些不習慣。

  第二天,除了簡書憶,所有新弟子前往主峰大明堂拜見天靈山的師尊。

  那幾個看上去道骨仙風的師尊,一個個地瞪大眼睛,在弟子間尋覓人才。簡直像餓狼撲肉。

  “簡家弟子何在?”蜀華坐在大明堂首位,一身巍然,他想見見能得到徒弟贊許的到底何許人也?於是悄悄向左右問道。

  “就是那裡。”小弟子指著一處道。

  新弟子站位是按照家族排,簡家弟子的站位上如今只有簡若憐一人站在那裡。她正慶倖簡書憶那廢物趕不上拜師禮,只能留在外門的時候,掌門突然看向了她。

  “你且上來。”蜀華對著簡若憐道。

  簡若憐興奮地抬起頭,掌門誰都不叫,就叫她。不就是說掌門看出來她天賦卓絕了嗎?

  簡若憐壓住心中大喜,在一眾新弟子豔羨的目光下,緩緩走到前臺。

  “弟子簡若憐拜見掌門。”簡若憐清雅若芙蓉,姿態瑩瑩,不少男弟子都看直了眼。

  蜀華微微點頭,雖然表面上看不出特別,但是能夠得到宇環讚賞的,大概有暗藏過人之資吧?

  “冬青,這位便是我為你選的弟子。”蜀華轉頭,對著一年輕男子道。

  那男子一襲白衣,清冷俊逸,他看了一眼簡若憐,表情無波,只恭敬地向蜀華回道:“是。”

  簡若憐高興壞了,目光小心翼翼地看向冬青,掩飾不住得到興奮。全場只有這俊朗男子沒有收徒,可見他的要求之高,掌門欽點她當他的弟子?

  這是莫大的榮耀啊!

  她感受到身後羡慕地目光,驕傲地挺起背,壓不住興奮地聲音:“徒兒拜見師傅。”

  冬青幾不可察地皺了一下眉,淡淡道:“嗯。”

  “簡小姐,真是羡慕你啊,冬青師尊年紀輕輕就是靈尊,從不輕易收徒。”

  新弟子拜師結束,各自圍在一起嘰嘰喳喳的鬧著。

  剛剛被掌門欽點的冬青師尊的弟子簡若憐,無疑是最引人注目的。

  “是啊是啊,簡小姐,你一定天賦卓絕,才會被掌門欽點。”

  “各位謬贊了。”

  簡若憐帶著真誠的笑意,嘴上說著謙辭,但心中的滿足感被放大到極點。

  她得意地想到:可惜簡書憶沒看到,沒能讓她知道,她連給她提鞋都不配。大皇子不過是同情弱者才會對她多有照顧。

  而且那廢物今日沒來,肯定就只能留在外門,在外門,她要殺一個人,簡直易如反掌。只要簡書憶那廢物死了,和皇家的婚約自然就沒了。

  憑她的本事還會拿不下嗎?從小被捧在手心裡的她,覺得只有龍宇環這樣身份地位的男子才配得上她的容貌和實力!

  但是表面上來看根本看不出她的野心。

  “我只不過是簡家旁系,承蒙掌門看中,否則真是對不起本家了。”簡若憐話說得楚楚可憐,似乎有些委屈。

  果然有弟子心生憐愛,不憤道:“旁系又如何?簡小姐天資卓越,誰敢看不起你,本家應該為你感到榮耀!”

  簡若憐雙眼含淚,假裝焦急地委屈道:“王公子千萬別那麼說,和我一起來的正是簡家嫡系大小姐,被她聽到了,又該訓斥我搬弄是非了。”

  “什麼!”見美人楚楚可憐的樣子,王峰護花之心油然而生,當即便憤怒道:“我看是她嫉妒你的天賦,故意找茬。簡小姐,你不用怕她,她要是敢找你麻煩你儘管來找我!”

  “不敢麻煩王公子,你也是新入門的弟子,不能讓你為我惹上是非。”

  簡若憐的假善良打動了王峰,王峰恨不得立馬找出那個嫡系給眼前的美人出氣,為了證明他護花心切,王峰急道:“我大表哥在主峰有些威望,教訓一個新弟子算不得麻煩。你告訴我,她叫什麼?我好讓大表哥留心,省得她為難你。”

  簡若憐勾起勝利的微笑,抹黑那廢物的事她沒少幹過,以前在簡家,那幫欺負她的弟子多半是聽信了她的話。在天靈山野不例外!

  她寫信給父親派殺手過來還要不少時日,她不介意在殺死那廢物前給她一點難堪,於是小心翼翼道:“她是簡家大小姐,簡書憶。她應該沒有成為內門弟子。”

  “啊?”王峰愣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但是心裡為簡若憐抱委屈,簡

家廢物之名響徹整個青岳國,她居然能入選天靈山?

  一定是家族偏私,將寶貴的名額給了她!如此有失公平,一定對靠努力得來名額的簡若憐造成了傷害。

  在他看來,這麼重要的事情簡家家主都有偏私之心,可見在其他事情上,偏私更加嚴重,加上簡若憐提起那廢物時楚楚可憐的樣子,一定是經常被那廢物欺負而不敢說,那廢物仗著家主的寵愛,肆意妄為,欺負旁系!

  可是事實上,簡天對簡書憶沒有一點偏私,連給她買丹藥的錢都是簡天自己的積蓄,甚至將簡家的店鋪當給個長老來換錢買藥。

  但王峰已經認定了簡書憶是個仗勢欺人的紈絝子弟,將旁系欺負得連議論都不敢,生怕被責罰。

  於是他更加憤恨:“簡小姐,你放心,這裡是天靈山,我定要讓那廢物知道,欺負人是什麼下場!”

  “那種廢物就該呆在外門,我這就去找人教訓一下那廢物!”

  簡若憐假意要阻止,王峰反倒火上澆油,越發覺得簡若憐心地善良,實在不該受那廢物的氣。當即便去找大表哥了。

  他走後,簡若憐露出了惡毒的笑,要是在她父親派來的殺手之前解決掉簡書憶,也不失為一樁好事。

  但是在外門,他們根本不會找到簡書憶,她正在青霞峰享受著鳥語花香的日子。她也不知道,留給她的名額被頂走了。當然就算她知道了,估計也不會在意,鋒芒畢露,招蜂引蝶的日子不是她喜歡的。

  歐陽每天都給她送來新鮮的水果和可口的飯菜,千語閣內的事宜也都有小梅全權包辦。這日子,只要她賞賞花,曬曬太陽就行,簡直過得都讓她都感到罪惡了。

  “小徒弟,小徒弟。”人未見,衛梭洪亮的聲音先傳了進來。

  簡書憶躺在竹榻上,揭開臉上的書,半睡不醒地看了衛梭一眼,懶懶地問道:“幹嘛?”

  “今天為師去跟掌門說了你的事情,掌門問我,你的名字。”衛梭有些難為情,徒弟都拐來了,居然連名字都不知道。

  簡書憶黑著臉,無奈地報出自己名字:“簡書憶。”

  “哦。”衛梭受教地點點頭,默念了兩遍名字,突然後怕地張大嘴巴:“你是簡家的啊?”

  簡書憶點點頭,挑眉看著衛梭,是想說簡家廢物嗎?

  “哈哈哈,哈哈哈,沒事,沒事!”衛梭虛心道。

  今天大明堂掌門親自點了一個簡家丫頭給冬青。那丫頭乍看之下沒啥特別,他還以為是暗藏不露,心裡以為又要給冬青小子揀個大便宜。

  不過現在想來,簡家弟子本有兩個,只不過天賦卓絕的這一個早就被他截胡了。掌門還不知道,反而把個天賦平平的冒牌貨送去了。

  想那冬青臭小子幾年前搶了個他做夢都想要的徒弟,總算也能坑回他一把!真是爽極了!

  簡書憶看著一把年紀的老頭手舞足蹈,實在為自己捏把汗,她活了一千多年,都沒過如此為老不尊的人,感覺自己在青霞峰的日子危矣。

  “對了,小徒弟,跟為師來。”衛梭嚴肅起來,提起簡書憶便朝外走。

  論起教徒弟,衛梭非常負責,既然徒弟放棄往日榮耀跟著他,他定要不負使命,儘早開始教學。

  衛梭帶簡書憶來到智慧樓,這是一座七層塔樓,根據歐陽所說,裡面存放了青岳國大部分的鬥技書籍。

  但是第一層卻只擺放了大堆的石頭。

  “這是什麼?”簡書憶疑惑地問道。石頭不像普通的石頭,顏色從灰白到漆黑,被分成了九堆擺放。

  衛梭長袍一揮,坐在正中,鄭重道:“書憶,為師最後問你一遍,是否願意放下曾經榮耀,跟我修煉鬥氣?”

  “是。”簡書憶毫不猶豫地點頭,在她這裡,修煉鬥氣又沒什麼損失,榮耀不榮耀的她沒聽懂,也沒在意。最多拖慢了靈氣的修煉而已。反正技多不壓身,她最富餘的就是時間了。

  “好!有弟子如此,是為師之福!”

  “我衛梭定然傾盡畢生所學,成就你簡書憶一方霸主!”

  洪亮的聲音蕩起一片激昂,簡書憶莫名覺得,這是拜師儀式似乎有些悲壯?

  “這是鬥氣石。用來測試鬥士等級的。”衛梭將石頭放在簡書憶面前,演示起來:“將鬥氣凝結在掌心打在石頭上。”衛梭一掌拍下,淺白色石頭變得粉碎。

  “顏色越深,測試的等級越高。這塊是鬥者水準的測試石,因為我超出鬥者許多,所以便碎了。書憶你來試試。”

  說著,衛梭又拿出一塊淺色的石頭,口頭指教著簡書憶調用鬥氣。

  雖然她跟著那本殘卷已經練出了鬥氣,但是她還是認真聽著,誰知道那本殘卷的辦法到底對不對啊?別修煉到最後,因為殘卷不全,而走火入魔了。

  過程大致相同,但是衛梭講了更多她不知道的細節,這些細節別看現在微不足道,卻決定了鬥士修煉之路可以走多遠。

  簡書憶緩慢地把鬥氣附在手上,鬥氣的感覺和靈力不同,更加雄厚粘稠,用些難以調動,但是一旦動起來,瞬間的爆發力極強。

  “啪!”簡書憶一巴掌拍下,鬥氣石隔得她生疼,上面只出現了一道淺淺的印記。

  簡書憶撓頭問道:“這是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