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1.青嶽篇 22.越級,戰!

書名: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作者:落雨書童 本章字數:309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0


  “冬青,那是你們啟陽峰的人?”見狀,坐在上位的衛梭暴跳起來。

  武試從來都沒有弟子拼盡全力地比試,怎麼他的弟子會遇上?他才不信這是巧合。

  冬青眯了眯眼,向簡書憶挑戰的是鬥師三層實力的章木成,是啟陽峰的弟子,考了三年會比都卡在文試上沒有過。

  今年過了文試,難道不該安安分分地過了武試,然後就能外出歷練了嗎?為什麼要刻意發難簡書憶?

  冬青突然想到了什麼,淡淡地掃了一眼身後啟陽峰的幾位師尊,眼神冷冽,看來有人不安分了。

  “冬青!你說話!你為什麼要為難我徒弟!”衛梭見冬青不說話,暴怒地指著他鼻子,恨不得直接開架!

  “衛尊。”蜀華趕緊安撫衛梭,他絕對相信,衛梭真的會為了愛徒和冬青打起來的,勸和道:“冬青的性子你我都知道,他絕對不會教唆別人為難誰。”要為難都是他自己為難別人。

  “那是誰!敢為難我青霞峰?”衛梭一邊關注著觀天臺上的動靜,一邊怒目掃過啟陽峰的一眾人等,鬥尊雄厚的氣壓撲面而來。

  “衛峰主,武試上有人切磋實乃正常,哪裡能說是為難呢?”袈悼站出來,滿臉正義,不悅地看了一眼衛梭,不屑道:“難道就因為她是你徒弟,就不准別人挑戰嗎?”

  袈悼確實找了啟陽峰的一位師尊安排人來對付簡書憶,剛才在衛梭鬥尊的氣勢下,那位師尊竟然有些心虛,他不得已才接下話來。

  衛梭氣得紅了眼,指著觀天臺咬牙切齒道:“鬥師三層來挑戰我新入門的弟子?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弟子根本打不過!這是欺壓!”

  “歷來武試都沒有人會拿出本事去挑釁別人,今日我青霞峰首次初賽,你們就試圖打壓,真當我閉關久了青霞峰人人可欺了嗎?”

  袈悼冷哼一聲,正義凜然地擺開衣袖,無視衛梭的反問:“武試自然有武試的規矩,歷來武試沒人落場,不代表不能有人落場。簡書憶文試的時候就和啟陽峰的弟子發生了衝突,有人不憤,為她出頭也不是不可能。”

  “你何必逼著啟陽峰的師尊們承認是受他們教唆呢?莫不是怕自己弟子輸了沒面子,想到啟陽眾師尊這裡討些好處?”

  “好了!”蜀華呵斥道,再吵下去,怕是坐上的師尊先要打個你死我活了。

  蜀華同時瞪了兩人一眼,莊重威嚴地訓斥兩人:“不過是個武試,成何體統!都不許再多嘴!”

  “是。”袈悼立馬低頭垂首,恭敬地答應道。

  章木成鬥師三層的實力不是空來的,渾厚的鬥氣遠超鬥者七層的簡書憶許多。而且他的武技金剛掌,出掌便能感受到熊熊的掌風撲面而來。

  簡書憶只能靠著疾風步不停躲閃,在外人眼中落于下風。

  衛梭心裡急得火燒似的,要不是袈悼句句話中帶刺,他才沒興趣和個婦人吵嘴!他大步走到觀天臺邊緣,朝著簡書憶大喊道。

  “書憶,你出來,武試咱們不比了!要外出歷練師傅和師兄親自帶你去!”

  “呵呵呵。”章木成停下金剛掌,嘲諷地笑道:“衛尊喊你下去,你不如就此下去,我便饒了你。”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讓她會比失敗,只要她認輸,他不會趕盡殺絕。

  簡書憶雖然滿頭大汗,但是勾起一抹淺笑,宛若春風拂面,像是根本沒有在經歷一場生死搏鬥一般輕鬆。

  “師傅,你放心吧。”格鬥場上,她從來沒有退縮過,何況,她已經找到金剛掌的弱點了!

  衛梭急道,恨不得親自把徒弟抓出來,但是規矩就是規矩,師尊是不得進入比試場內的。

  衛梭滿頭的汗,簡直比簡書憶還要多,急吼道:“你鬥者七層的修為,和他鬥師三層的修為的差距不是天賦能填補的。鬥士之間差一層,就是天與地。你打不過的,趕緊回來!”

  “我們繼續!”簡書憶不理師傅,反倒欺身而上。

  圍觀的人不忍心的的看著嬌弱的女子,鬥士不像靈術師,無視身體素質靠靈術定勝負。

  反而鬥士最在乎的就是體格強健與否,一個體格健壯的鬥士不一定修為高,但是一個羸弱的鬥士,一定修為

不高。

  簡書憶在體格上就比章木成比下去了,修為上也是天差地別。

  而且章木成每一招都毫不留情,分明是于簡書憶有恩怨。要想全身而退簡書憶就該聽師尊的話,早早離去的好。

  有人同情道:“簡書憶,這不是逞能的時候。以你的修為,金剛掌打到身上輕則吐血,重則經脈俱損,你還是聽師尊的話,趕緊出去吧。來日方長啊。”

  “是啊,章師兄的金剛掌已經練了三年了,你打不過他的。”

  “別為了逞能傷了性命。”

  簡若憐隱在人群中,陰毒的眼神把這些同情簡書憶的人默默地記下了,敢勸簡書憶出去就是和她作對!她就要簡書憶死在這裡!而這些和她作對的人以後也都要死!

  而簡書憶對這些勸退的聲音充耳不聞,專注地分析著章木成每一掌發出的角度和力度。終於,腳下一頓,疾風步收住。

  章木成見狀,以為簡書憶鬥氣支撐不住,接上一掌迎頭拍上。

  眾人心頭震驚,章木成這一掌下去要是打在身上,簡書憶定要在床上躺上一月!

  蜀華驚起,飛身跑去觀天臺。武試只能點到為止,若是有弟子要下狠手,就必須阻止!

  “掌門,等等!”衛梭突然沖出來拉住蜀華。此時反倒鎮定了起來,眼中帶笑,讚賞不已地看著淡定自若的簡書憶。

  “他要殺你弟子,你等什麼!”蜀華急吼道,奈何衛梭牢牢攔住了他,他只能看著章木成的金剛掌不斷挨近簡書憶。

  “你且看好咯。”衛梭神秘地笑道。簡書憶不是沒有目的地躲避章木成的攻擊,她的腳步忽快忽慢,忽遠忽近。

  甚至時而出手試探章木成,憑衛梭的經驗,他知道徒弟不是落于下風,而是在尋找對手的弱點。她不是打不過,而是在尋找下手的時機!

  衛梭高興的同時,不禁讚歎,在明知道對手強大的情況下,不僅沒有自亂陣腳,還能眼力獨到,快准狠地找出對手的弱點以博取勝局。

  可以說,這要簡書憶戰鬥經驗豐富,心智冷靜到可怕!

  一個十六歲的少女,像是經歷過千百場比試一樣,走步出拳皆老道有成,這該要經歷多少痛苦,才能達到這般成就?

  就連衛梭也不禁捫心自問,如果單比戰鬥經驗他都比不過!

  簡書憶淺笑,巨掌就在離她臉頰不到一指的的時候,她眼神一亮,淡然的表情變得興奮起來。很好,我已經看穿了你全部的弱點,接下來,就是我還手的時候!

  只見簡書憶腳下一轉,偏開半分,正好是金剛掌夠不到的範圍,接下來,一組變換極快的手法纏上了章木成還未收回的手臂上。

  章木成大驚,從來沒有人敢在他施展金剛掌的時候接觸他的手,因為手掌上雄厚的鬥氣會直接打到對方身上。

  但是這個手臂纖細的少女是如何做到的!她的手應該早就被金剛掌的鬥氣打斷了的啊!

  簡書憶才不會硬碰硬,她憑藉多年的經驗,看穿了章木成在施展金剛掌時手臂處的破綻。她只不過是用鬼變手纏在他的破綻處,並非和他的手掌接觸。

  章木成心中大驚,察覺到自己的破綻,立馬收回手臂,但是鬼變手的速度不是金剛掌能敵得過的。

  簡書憶疾風步追上,鬼變手搭在章木成的肩膀上,背靠章木成,後手抓住他的腰帶,前手巧勁一轉。章木成龐大的身軀飛出一個大弧度,“咚”地一聲,重重摔在簡書憶面前!

  現場突然一片寂靜!

  每個人的表情都跟吞了個完整的雞蛋似的,驚得合不攏嘴。

  鬥氣修煉全靠刻苦,等越高修煉越久,實力才會越強。

  所以,這真的是一個鬥者對鬥師嗎?

  為什麼摔在地上的是體型魁梧的鬥師,而不是身材嬌小的鬥者?

  天啊,這個世界玄幻了,難道應該是鬥者比鬥師厲害?

  眾人難以消化這個不科學的結果,他們以為簡書憶必死無疑,誰能想到眨眼間局勢大翻轉,被狠狠砸在地上的是比她修為,身形都高出許多的章木成?

  “好招式!”衛梭爽氣地大喊道。

  眾人這才從吃驚中回過神,雷鳴般的掌聲響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