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1.青嶽篇 26.陣法師

書名: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作者:落雨書童 本章字數:722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0


  成為優秀陣法師的必要條件是什麼呢?簡書憶磨磋這下巴,突然眯起眼睛,腦中一閃而過,是精神力!

  書中有記載過一位元傳奇陣法師,用純精神力代替靈力和精神力合體來啟動陣法,所有陣法都達到其他陣法師達不到的威力。

  簡書憶試著將精神力夾雜在靈力中劈向黑曜石,黑曜石“呲”的一聲裂開了一條裂縫。

  簡書憶興奮地叫緋夕看,緋夕淡淡瞟了一眼:“黑曜石不會因為一條裂縫就碎的。”

  “額,好吧。”簡書憶有些受到打擊,她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別看她精神力強大,但是和靈力一起輸出卻非常困難,剛才那一擊已經耗費了她全部的體力,難怪陣法師難成。

  不過有了方向,簡書憶非常有信心,雖然大汗淋漓,手掌拍得通紅,她依舊興致昂揚的不斷拍打黑曜石。

  終於,花費了一天的工夫後,堅硬的黑曜石在蜘蛛網似的裂縫下,碎成小塊。

  同時,整個石洞開始震動,石壁上原本的刻字像是活了一樣,簡書憶小心地穩住身體,突然頭痛欲裂,無數看不清的文字飛快鑽入腦子。幾乎要把她的腦子擠爆。

  “用精神力接受。”緋夕淡淡提醒道,隨後伸出一隻手,穩住簡書憶,由於年代久遠,一旦支撐石洞的陣法破了之後即將要坍塌。

  簡書憶放出精神力和突如其來的靈文字做鬥爭,中途大塊的石頭墜落,一柱香後,簡書憶終於滿頭大汗地看了一眼緋夕。

  緋夕心中明瞭,她已經完全接收了這裡的陣法筆記,於是直接摟著她,腳步輕點,離開了石洞。

  石洞的坍塌引起青霞峰一陣輕震,小梅和歐陽立馬出來尋找簡書憶,他們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山上的任何輕震都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掉進某條震出來的勾,地面上完全找不到人。最嚴重的下場就是會活埋。

  當簡書憶一臉狼狽地出現在兩人面前時,歐陽和小梅總算松了一口氣。

  “現在是春夏交替的季節,深山多雨,山震頻繁,你最近不能再進山玩兒了。”歐陽認真道。

  師妹貪玩兒,還不准他們跟著,以前他也就隨她了,但是這段時間山震多發,看來明日要給師妹找些事做,讓她別老想著往山裡跑。

  簡書憶自從武試回來以後,一直被師父放風,青霞峰的所有雜事有歐陽包辦,她千語閣內的事則有小梅承擔。歐陽認為這就讓師妹給閒人壞了才會沒事跑深山裡玩兒。

  於是第二天,歐陽就把一件比較輕鬆的事情交給她去做。去主峰領取供給的丹藥。

  天靈山每月都給一些內門弟子供給丹藥,雖然大多數只有像凝氣丹這樣的一品丹藥,但是勝在它的品質好。

  丹藥的品質越好,雜質越少,對人的副作用也就越少,這甚至決定修煉之路能走多遠。好比一個體內充滿雜質和一個體內純淨的相同等級的修煉者,肯定是前者比後者更有前途。

  而像簡家這樣的大世家,能夠購買到的凝氣丹最多是中等品質的,但是天靈山發給弟子的凝氣丹卻都是高等品質的。

  這無疑是用錢也買不到的。

  因為天靈山有自己的丹藥師隊伍,像凝氣丹這樣的一品丹藥,隨便抓出來一個丹藥師讓他煉製,五顆丹藥就有兩顆是高品質的。所以,他們最不缺好的丹藥。自然會不會吝嗇用來培育弟子。

  但是這丹藥也不是白給的。首先必須是為天靈山有過貢獻的弟子才會有,其次按照貢獻的大小,丹藥的等級和數量也會不同。

  簡書憶作為一個新弟子,連面都沒有露過幾次,當然不會有丹藥供給,她來主峰煉丹堂領取的是師兄歐陽的丹藥。

  其實歐陽倒是不在乎有沒有丹藥,人人趨之若鶩的能提升實力的丹藥,在他眼中更本不值錢,他從來不會自己去領,自然有人會給他送來。但是他就是怕師妹閑得慌,趁他們不注意又溜進山裡有危險,給她找點事做。

  所以一早就趕著把她叫醒,讓她當作早鍛煉,跑著去主峰了。

  煉丹堂比大明堂加觀天臺還要大,但是就算再大,也總是人擠人。

  簡書憶頭疼地看著可以繞地球兩圈的排隊人數,決定絕對不會再替師兄來領丹藥!

  “名字?”發放丹藥的藥童不耐煩道。今天是發放丹藥的第一天,忙了一個上午。領丹藥的弟子都排了許久的隊,心裡多有些煩躁,見到他這個沒什麼地位的藥童竟然都把怨氣發在他身上。

  他只好點頭哈腰地受著,誰讓他只是一個藥童,要是他是丹藥師,這些人別說排一上午隊了,排一年都行。

  藥童心裡也是憋著火氣,正見下一個眼生的小弟子沒有任何抱怨,安安分分地問他要丹藥。

  於是心中冷笑,看來是個新來的,估計沒什麼貢獻,總算有個比他還沒地位的來了,可不能放過她。

  “簡書憶。”她老老實實地說道。

  “哼。”藥童心裡搜索這個名字,貢獻榜上好像沒有印象,果然是個新來的,半天的怒氣正好有一個出氣筒了。

  藥童當下更加變本加厲,惡語相向道:“沒聽過,一邊等著。”

  簡書憶看了一眼後面的隊伍,皺眉問道:“要等多久?”

  藥童高傲地瞪去:“沒看見我正忙嗎?就你那點貢獻,撐死也就能領一顆丹藥,憑什麼讓我特意你對貢獻表?等我給其他人對的時候,看到你了再給你。”

  藥童惡聲惡氣,簡書憶要是還看不出來他是在刻意為難她,她一千多年也白活了。

  當下便甩出歐陽的腰牌,扔在他面前,她也不想和他計較,就想趕緊拿著丹藥離開無聊而漫長的排隊。

  但是藥童顯然不打算放過這個撒氣筒,腰牌看都沒看一眼,一把扔在了地上,惡狠狠道:“說了讓你等著,不想領丹藥了嗎?還不滾開,擋著後面的師兄了!”

  簡書憶挑眉。

  他要是知道他面前的是天靈六奇之一歐陽的腰牌,會不會跪下?

  “是啊,趕緊滾開。”後面的人早就不耐了,在他眼中,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就該站在一邊等著,沒有資格浪費他的時間。

  簡書憶惡趣味地勾了勾嘴角,暫時不與人計較,淡淡道:“我是替別人來領丹藥的。”說著,慢悠悠的撿起地上的腰牌,正對藥童。

  藥童先是不耐,正想出口罵她,但是腰牌上大大的‘歐陽’二字讓他驚得從椅子上摔在地上。

  “剛才是你把腰牌扔在地上的吧?我看見了喲。”簡書憶惡趣味地笑笑,藥童年紀小小竟然也會狗眼看人低,是該讓他吃點苦頭。

  “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師姐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小藥童嚇得趕緊跪下,他剛才居然把歐陽的腰牌給扔在地上了!

  那可是歐陽啊,曾經一拳就把天靈主峰打出一個窟窿的怪力奇才啊!

  他雖然鮮少為天靈做貢獻大,是一旦出手必然是大貢獻。有那麼幾個人,一年也不是為天靈做多少事,但是就是穩居貢獻榜前十,歐陽就是其中一個啊。

  這些人是他一輩子都不敢招惹的人啊!

  小藥童心肝脾肺都在顫抖,他居然把歐陽的腰牌扔在地上,簡書憶到底是誰啊,怎麼會有歐陽的腰牌啊?

  害的他還以為是一個沒有後臺的新來的,有歐陽撐腰,她就是一般人招惹不起的人!

  “喂,誰的腰牌啊?”剛才那位不耐煩地男弟子見藥童又是下跪又是求饒的,耽誤了很多時間,當下皺眉不滿道:“我要看看,誰的腰牌,還能翻了天了!”

  男弟子挪了一下位置,看到腰牌正面,見到‘歐陽’兩個字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看著簡書憶冷聲道:“歐陽師兄從來不會來領丹藥,你是從哪裡偷來的你腰牌!竟然敢冒名頂替來領丹藥?”

  代領丹藥不是沒有,但是像歐陽歐陽這樣的子弟,實力逆天,這些普通的丹藥對他來說沒有用都無所謂,所以自己是不會浪費時間來煉丹房排隊,也不會特意找人來代領。

  向來煉丹堂都是定時把丹藥給歐陽送去,煉丹堂從來沒有出現過歐陽的腰牌。

  簡書憶拿著腰牌出現,男弟子自然而然地就認為是簡書憶偷了歐陽的腰牌,冒名領丹的。但是他忘了憑歐陽的實力,怎麼可能有人能偷了他的腰牌呢?

  簡書憶失笑,後面的人都紛紛望了過來,冒名領丹的事不是沒有,反而時常發生,但是誰敢領貢獻榜上人的丹藥就是找死了。

  他們可以領取的丹藥數量是普通弟子的兩到三倍,品質和丹藥品級更是高出他們許多,雖然不少人都眼紅,但是也沒人敢去冒領。

  且不說沒有腰牌藥童不會給,如此引人注目的大批丹藥,一定會引起原主的注意,到時那些戰功赫赫的人物不用他親自動手,他的追隨者們就會群起而攻。

  “我不是冒名來領的。是……”簡書憶解釋道,這兩天苦練雪龍吟和鬥技,把她累得不輕,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但是她話還沒說完,男弟子就插嘴起來,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臉不屑地看著簡書憶:“你就是簡書憶?那個簡家廢物,身為一個嫡系被留在外門的廢物?”

  簡書憶皺眉。看了那人好一會兒,她既沒有留在外門,也不是什麼廢物,自從和章木成打了一架後,應該有很多人都認清了這個事實。

  但是這種認識只限於當時在場的新弟子和幾位師尊們。而那男弟子正是王峰的大表哥,林逸修。他和在場的老弟子都不知道不知道簡書憶現在的情況,還停留在簡家廢物的認識上。

  而林逸修更是從表弟那裡添油加醋的得知簡書憶招惹到了他。請他出手教訓。

  教訓一個外門弟子本來不是他願意做的,隨口應了下來也沒放在心裡,但是今日簡書憶居然

出現在了主峰。

  而且還偷了歐陽的腰牌冒領丹藥。最為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外門弟子,見了他居然沒有立馬讓路,還擋在前門浪費他時間,這是對他的極不尊重!

  林逸修正好抓著她的把柄,他要連著表弟的仇一起報了!

  “是我。你認識我?”簡書憶挑眉,這明顯是來者不善的口氣啊。

  林逸修雙手叉腰,冷眼看著簡書憶,昂著頭對藥童高傲地命令道:“還不快去把主事的找來,一個外門弟子竟然偷了歐陽師兄的腰牌冒領丹藥。趕緊讓人把她驅逐出去!”

  藥童看了一眼簡書憶,突然挺起腰杆,原來是個外門的賊!害得他白白跪了一個外門的廢物,當下應了林逸修,要去找主事。

  走過簡書憶身邊的時候突然心中不憤的情緒燃起,他剛才可是嚇得不輕,不從她身上討回來些自己不是虧了?

  簡書憶是無所謂,反正大不了找來師兄,當面對峙,事情就算一個誤會。

  但是走過她的藥童突然要對她出拳,簡書憶一皺眉,不耐煩地隨手一甩,藥童被直接推到一邊。

  正巧推到了林逸修的身上。

  “師兄,不是我,是她!”藥童慌忙從林逸修身上爬起,惶恐自己得罪師兄,趕緊把責任推給簡書憶。

  林逸修一聽更火了,簡書憶身為一個外門弟子竟然敢對他動手?

  雖然他不是天賦卓絕,但是身為青嶽三大世家之一的林家嫡系,他從小就被人尊敬,甚至到了天才成群的天靈也沒人敢對他不敬。

  因為惹了他,就代表打臉林家,試問在青嶽,誰敢對林家不敬?

  “簡書憶!我看在簡家和林家同是青岳國大世家的份上只要你離開天靈,便不計較你之前的不敬,沒想到你如此目中無人!當我林家會怕你?”林逸修怒目道。

  青岳國的三大世家本就互相看不順眼,哪一家出了點糗事,另外兩家都會毫不客氣地抓著不放,狠狠打壓。可以說簡書憶廢柴之名有很大程度上有林家和齊家的功勞在。

  如今兩家嫡系相碰,雖然簡書憶沒有對付的意思,但是林逸修天生的高傲讓他覺得簡書憶看不起他,這是在無視林家的權威。本來就死磕的兩家更是火上澆油。

  “簡家嫡系人丁凋落,落敗是遲早的事,簡天以為把你這廢物送來天靈就能挽回敗局了嗎?哈哈哈,我告訴你,別做夢了!你現在要是跪下來求我,興許我會饒了你,不把簡家的獨苗趕出外門!”

  林逸修出言嘲諷,曾經的簡家是輝煌,但是如今只有簡天一個靈宗和簡書憶一個廢物。和偌大的林家相比,根本不夠看!

  簡書憶沉默了,瞭解她的人就知道這是她生氣的前兆。她外表看上去沒心沒肺的,但是最重情重義。否則她也不會在千年歲月中看著朋友離世而痛苦不已。

  林逸修明顯觸到了她的逆鱗,簡家代表著爺爺,她絕不容許任何人侵犯到她的親人!

  簡書憶的沉默增長了林逸修的氣焰,以為簡書憶怕了。更加囂張道:“快跪下!”

  和林逸修一夥的三兩個夥伴一起起哄道:“簡家的廢物啊,難怪在外門。還不趕緊給林少爺跪下?”

  “簡家要給林家跪下咯,大家快來看啊!”

  簡家嫡系人丁凋落,在外人眼中已經有頹敗之勢,所以和林逸修一夥的弟子絲毫不怕簡家的報復。

  而兩人都是兩家嫡系,各自代表兩家,簡書憶給林逸修跪了更是彰顯了簡家大不如前的態勢。

  “你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了嗎?”簡書憶眯起眼,突然冷冷道,她天生淡泊的氣質沉澱了下來,眼神危險淩厲,像歷史的厚重,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

  林逸修先是一愣,但是隨後一想,簡書憶就是個廢物,他靈者九層還會怕她?

  當下往前挺了挺,嘲笑道:“哈哈哈哈,你一個廢物敢問我討代價,你有什麼資格?憑你一個外門弟子?”

  和林逸修一幫的弟子起哄:“比試!比試!比試!”

  “怎麼樣?敢不敢比試?”

  “哈哈,我沒聽錯吧?你要和我比試?”林逸修嘲諷道:“我已經是靈者九層,廢物,你可別後悔!”。

  簡書憶冷冷道:“還不知道誰會後悔!”

  眾人迅速讓出空地,沒想到領個丹藥還能看到一場比試,但是結果並不讓人太有興趣,顯而易見,一個新弟子怎麼可能打得過已經靈者九層的林逸修?

  倒是藥童沒有那麼輕鬆的心情了,他沒想到自己就想找出氣筒出出氣,竟然引得兩大世家的比試。

  不過林逸修已經靈者九層的修為了,而簡書憶是個偷拿腰牌即將要被趕出天靈的新弟子。

  藥童想了一想,反正他沒得罪林逸修,而簡書憶不僅要被趕出天靈,說不定連命都要葬送,到時候簡家不會為難他一個藥童,肯定是去找林家人算帳。

  想到這裡藥童心中輕鬆了,恨不得林逸修直接失手把簡書憶打死,省得到時候牽連到他的頭上。

  “林師兄,她敢對林家不敬,狠狠折磨她!”其中一人起哄道。

  林逸修冷哼一聲,要不是天靈山弟子比試有規矩,不准下死手,否則,就這廢物,早就死一百次了。

  “對付你,我連靈器都不用。”林逸修嘲諷地解下腰間的佩劍。

  靈術師大多時候使用靈術禦敵,但是還是會配備一把靈器以防萬一靈力耗盡的時候,成為自己的底牌。

  林逸修的意思是,他對付簡書憶連最後防禦都不需要,完全看不起簡書憶,他自信簡書憶不可能把他逼到靈力耗盡,要用靈器的地步。

  簡書憶一挑眉當即擺開架勢,既然你找死,那她就不客氣了。

  林逸修冷笑,雙手快速結印,幾個有見識的弟子認出來,這是一個攻擊力十足的火系靈術——龍炎術!

  天啊,就算林逸修手下留情,用龍炎術對付一個新弟子也足夠她重傷了!

  林逸修手印結完,一條火龍從他的手心湧出,炙熱的火龍,讓周圍的溫度溫暖了起來。

  簡書憶見狀,並不打算使用雪龍吟,一來雪龍吟如今被人盯上,不可樹大招風,二來,她要將靈術師的身份當作她的底牌以備日後的遇上強手能夠出其不意。三來,對付這樣的靈術,何須雪龍吟出馬?

  手臂粗的火龍帶著高溫飛速向簡書憶飛去突然間,簡書憶卻站在原地不動。

  “哈哈哈,瞧那廢物,嚇傻眼了,動都不敢動了!”林逸修身後的一名弟子嘲笑道。看來這場比試就要這樣結束了?

  很多弟子有些失望地搖頭,沒想到簡家廢物當真是沒用,林逸修的靈術也就是一個低等靈術,居然就把她給嚇傻了?

  火龍落到簡書憶腳下燒起一片塵土,塵土散去,正當林逸修冷笑著要結束的時候,原本應該站在那裡的簡書憶突然消失不見了。

  眾人也一陣迷茫,四處找尋起來,人呢?

  “該不會燒成灰了吧?”藥童小心翼翼道,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林逸修卻謹慎地皺起眉頭,龍炎術不可能把人燒成灰燼的!

  “在找我麼?”突然冰冷地聲音從林逸修的後頸處響起。林逸修眼神一凝,連吃驚的表情都沒有做完,就被簡書憶一腳踢飛“咻”地一下,落在了圍觀弟子的腳邊。

  嚇得圍觀弟子不明所以地趕緊後退。

  她,什麼時候出現在林逸修的身後的?

  天哪,他們怎麼都沒有發現?!

  林逸修被踹中胸口,雖然他靈者九層的體魄不差,但是靈術師怎麼可能和鬥士相比?當場咳出了一口鮮血。

  和林逸修一幫的子弟們吃驚半響沒有回過神來,什麼?靈者九層的林師兄怎麼可能被一個廢物一腳踢飛?

  “你是鬥士!”林逸修咬牙道。他不知道簡書憶還能修煉靈力,所以並沒有簡若憐等人驚訝為什麼一個廢材會成為鬥士。

  事實上很多廢材都走上了鬥士的道路。

  鬥士之路不需要天賦,加上有簡家的丹藥支持,簡書憶能稱為鬥士不是一個不可能的事。

  但是這個廢物居然能一腳將他踢飛就不可思議了而且結合她剛才詭異的身法,就算在鬥士中也不能歸位廢物一列。

  但是靈術和鬥氣天賦相通,在靈力修煉上是天才,鬥氣修煉也才會有成就,但是簡書憶在靈力修煉上是個廢材,鬥氣修煉就不可能有多強!

  林逸修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不管她如今實力如何,廢材的底子擺在那裡,絕對不是比他強。林逸修將剛才被打飛歸功於自己的輕敵。

  但是接下來他定要簡書憶好看!若是剛才他還會手下留情,但現在,這廢物在眾人面前落了他的面子,他絕對要盡數償還!

  雖然弟子比試不准殺人,但是沒有規定不准廢了對方修為,簡書憶不是還能修煉鬥氣嗎?那他就要讓這廢物連鬥氣都修煉不了。讓她知道惹他林逸修的下場!

  林逸修再次結印龍炎術,這次,他沒有一點留情,大量的靈力盡數輸出到手上,圍觀的眾弟子都能感受到他手上的靈力波動。

  和林逸修一幫的弟子總算回過神了,看向簡書憶的眼神像是看死人一般,他們把剛才林逸修被打飛歸於林師兄心善,所以手下留情。

  但沒想到簡書憶不領情,反倒倒打一耙,活該要被林師兄下重手!

  半人高的火龍從林逸修的手中凝出,周圍的人一陣驚呼,簡書憶這次恐怕要被廢了!眾人帶著憐憫的眼神看著那個絕色女子。

  不禁惋惜道,她要是好好地跪下道歉,就不用面臨被廢的命運了。

  然而簡書憶卻悄悄勾起嘴角,加強版的龍炎術麼?

  火龍飛也似的向簡書憶沖來,與此同時,簡書憶沒有像之前那樣原地不動。火龍的速度極快,但是簡書憶的疾風步更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