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1.青嶽篇 28.鬥士vs靈術師,勝!

書名: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作者:落雨書童 本章字數:272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0


  宿長老撿起桌上的腰牌,仔細查看,最終確認是歐陽的腰牌,板起臉對著簡書憶道:“報出你的師尊,此事定要嚴肅處置。”

  “長老,她是外門的弟子。”藥童獻媚道。

  周圍的人一臉不認同,並且開始憐憫地看向藥童,憑簡書憶那樣的實力怎麼可能是外門弟子。

  而且,他們甚至隱隱絕對值腰牌並不是她偷的。

  宿長老古板的臉拉得老長,但是腦子比較清醒,嚴肅道:“荒唐,一個外門弟子怎麼可能拿到歐陽的腰牌?”

  簡書憶無語,她說了是替歐陽來拿丹藥的他們又不信,還能讓她說些什麼?

  不過說曹操曹操到,歐陽提著一個食盒,閒庭散步地來到煉丹堂。他見師妹半天還沒有回來,想來領丹藥的人比較多,於是便做了些點心給師妹送來。

  到了煉丹堂,果然人頭攢動,比他想像的要多不少,當下便後悔了,早知道排隊人那麼多,就換個差事給師妹做了。

  藥童一見,眼睛發亮,他要趕緊去邀功了!

  “歐陽師兄!這個外門的廢物偷拿了你的腰牌來冒領丹藥。”

  歐陽先是一臉莫名其妙。但是見到藥童所指的人以後,臉色變得又黑又臭,沉聲道:“你說,誰是廢物?”

  周圍的人已經下意識地後退了。而藥童還沒有反應過來,積極地指著簡書憶道:“就是她!”

  簡書憶撇撇嘴,對著歐陽喊道:“師兄,你怎麼來了?”

  師兄?!

  藥童想了想,認為就是個尊稱,但是天靈山弟子不是本門師兄都會在前面加上姓名,藥童板起臉道:“你應該叫歐陽師兄,瞎叫什麼呢,真是無禮。”

  歐陽的臉色已經臭的發黑,冷冷道:“我同門師妹叫我師兄,不對嗎?”好不容易有個就叫他師兄的同門師妹,還不讓叫?這藥童欠揍?

  什麼?同門,同門師兄?

  藥童石化了。

  簡書憶是歐陽的師妹?!

  眾人也一臉吃驚之色,雖然猜到簡書憶和歐陽認識,但是沒想到居然是同門!那位青霞峰的鬥尊什麼時候收的弟子?曾經的簡家廢物居然是那鬥尊的弟子!

  好吧,從簡書憶不是廢物到變成鬥尊的弟子,眾人被打擊得已經習慣了。

  “我做了些點心給你帶來。”歐陽臉色有所恢復地回答了簡書憶的問題。

  藥童恨不得找個洞吧自己埋了,歐陽都親自做點心給簡書憶了,給她腰牌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了,簡書憶完全不是偷的了。

  從他拿簡書憶當出氣筒開始,他已經把簡書憶得罪個遍,加上他剛才當歐陽的面罵她廢物,他是不是不用在天靈混了?

  “誤會,誤會。”藥童趕緊賠笑道。

  “廢物的事,你給我解釋清楚!”歐陽雙手叉腰,怒目圓睜,他唯一的師妹被人辱駡,他這個當師兄的怎麼可能置之不理?

  藥童跪下,聲淚俱下:“這是剛才林逸修,林師兄說的,在場的人都聽見了。”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藥童指著在場所有人。

  確實如他所說,廢物是林逸修罵的,偷腰牌也是他說的,藥童從頭到尾都是聽師兄的話,並沒有錯。

  簡書憶突然笑了起來,這藥童倒是有點意思,每件事都是他起的頭,最後反而能把自己摘乾淨了,是有些小聰明。於是心思一動,靈動地眼眸盯著藥童。

  藥童覺得被她盯得渾身發寒,不停地哆嗦。

  “師兄,這是誤會,該教訓的人我已經教訓過了。”簡書憶突然淡淡道,安撫住師兄暴動的肌肉。

  “到底怎麼回事?”宿長老嚴肅地質問起藥童。

  藥童將前因後果依次講了出來,當然是有些忽略,有些

加工,雖然大致沒錯,但是圍觀全程的弟子也不說上來有哪裡不對,長老盤問過後,竟然完全符合。教訓了幾句便和平收場了。

  簡書憶笑意更深了,這藥童,人才啊!放在現代,妥妥的銷售冠軍!

  “你過來。”

  簡書憶打開歐陽送來的食盒,招那藥童過來‘談心’。

  小藥童年齡不大,十三四歲的模樣,雖然為人有些欺軟怕硬,但是腦子靈活,圓滑得能讓人把他無視。這種‘隱形人’,最適合派去打探消息了。

  小藥童在簡書憶似笑非笑的表情下顫顫巍巍的站在她面前,小心道:“師姐,有何吩咐?”

  “一起吃?”簡書憶指著食盒裡的點心,小藥童見那精緻的點心,咽了咽口水,但是搖搖頭,歐陽師兄做的點心他可沒資格吃,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簡書憶失笑道:“你不用緊張,剛才那搬弄是非的本事哪裡去了?”就算剛才她要咬著藥童不放,她相信,最多歐陽暗地裡打他一頓,長老那裡他無論如何都能圓過去的。

  藥童聽了這話,嚇得又要跪下,簡書憶趕緊把他拉起來。

  “我就想讓你幫我辦些事,別動不動就跪下。”簡書憶狡猾地一笑:“有沒有想過離開天靈山?”

  藥童剛剛站起來,又腳下一軟,以為簡書憶要給他好看逼他離開天靈山,立即哭嚎道:“師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別趕我走,我還有一家老小要養活呢,沒了這份活,全家都要餓死啊!”

  “好了。”簡書憶失笑。

  “我想讓你去簡家當下人,月俸只多不少,活兒也不會太多。”

  “啊?”藥童抬頭,不解地看著簡書憶,簡家缺藥童?機靈的他立馬想到簡書憶有其他吩咐,如果錢多活少,他立馬就去。

  “還要我做什麼?”

  簡書憶滿意地一笑,她果然沒有看錯人,夠機靈。

  “我要你隔三差五,將簡家發生的事情書信告訴我。”

  藥童愣了半響,皺眉想了想,簡家大小姐在自己家裡安插一個眼線,說明簡家不太平啊,那他會不會有危險?

  藥童猶豫地問道:“下人能知道的事情有限,可能什麼也打聽不到。”

  “無妨。”簡書憶挑了一盤糕點,塞在書童懷裡,淡淡道:“我只要知道下人能知道的事。”

  藥童盯著她看了半響,咬咬牙,他就是去當個普通下人,錢又多,有什麼好怕的,就當給家裡人寫信保平安說些瑣事了。

  “好,我答應。”

  簡書憶滿意地點點頭,先給了藥童一筆錢,然後讓他回去收拾,即可前往簡家。

  “那人不可信。”緋夕淡淡出聲道。

  簡書憶不僅懷疑林家和齊家對雪龍吟有想法,也懷疑簡家內部,她人在天靈很多事沒法兒知道,只有在簡家安插一個眼線了。

  但是緋夕覺得那藥童不可信,她要是想要眼線,大可以問簡天要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但是簡書憶也有自己的思量,爺爺的人難免會被人察覺,倒不如找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做些不相干的事,她相信,憑那藥童的三寸不爛之舌和貪財的性子,時間久了,總會知道些額外的事情。

  “我並不信任他,我只是覺得,如果簡家內部了出事,他寫來的書信,會和往日不同。”

  簡家那些各懷心思的長老們,連她去查都不一定會知道些什麼,她當然不會派那個小傢伙去查,她只不過要通過他確認簡家是不是還風調雨順罷了。

  緋夕了然地點點頭,斜靠在花座之上,修長的身段展開,勾人的眼眸含著醉人笑意:“不笨。”

  簡書憶真想跪地拜謝,難得聽到他不鄙視人的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