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1.青嶽篇 30.魔氣

書名:廢柴成神:妖孽,你跪下 作者:落雨書童 本章字數:451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4:40


  天靈山上自然之力充沛,尤其是夜裡,簡書憶趕緊打坐起來,運轉起鬥氣來。

  如今靈術作為她的底牌和麻煩已經不能輕易使用了,如果鬥氣不能提高她依舊會是個任人宰割的弱者。就像今天那樣,如果來的是曾來刺殺過她的鬥宗,那些小玩意兒,沒有任何用處。

  “師兄不是在把守後山嗎?怎麼在這裡啊?”一弟子見把守後山禁地的弟子居然從山門口回來,急忙走上去詢問道。

  那弟子尷尬地笑笑:“好師弟,我就是下山貪了杯,一不小心醉倒了。你可千萬別告訴師傅。”

  師弟猶豫地看著他,擔心道:“那後山現在無人把守,不會出事吧?”

  “不會的。”那人自信的擺擺手:“我來這兒這麼多年,也沒聽說後山出過事。你放心吧,我現在就去守著。”

  師弟還是有心擔心道:“可是這批新弟子剛來數月,保不准不認路,誤闖了怎麼辦?師兄,你還是向師父請罪,讓他進去看看才好。”

  師兄見師弟不依不饒,板起臉來,教訓道:“我說沒事就沒事兒,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被師父罵,你好取代我的地位啊?”

  “師弟不敢。”那師弟卻懦地低下頭。

  “我料你也不敢。”那人滿意地一甩袖子,“我現在就回後山,你可不許多嘴,否則回來有你好看的。”

  “是,師兄。”

  但是等那喝酒誤事的弟子站崗在後山時,除了誤闖的簡書憶,還有一個身份不明的灰衣人。

  “你說聖域的人已經發現了?”一黑衣人站在闖進來的灰衣人面前,嗓音古怪,像是蛙鳴似的,表現得極為煩躁。

  灰衣人恭謹道:“掌門大弟子從聖域回來後,天靈山就秘密地開始排查了起來,這件事只有少數人知道。”

  黑衣人頓了頓,又道:“不過他們也就捕風捉影,知道得不多,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暫時度過這個難關。”

  “說。”

  “我們找一個弟子讓她服用禁藥,讓天靈那幫老傢伙查到她身上,替我們頂罪。”

  此人正是袈悼,而那定下頂罪的弟子正是簡書憶,不僅解決了自己的危機,還鞥呢讓簡若憐閉嘴。

  黑衣人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對方:“你想從我這裡拿禁藥?”

  袈悼討好地一笑:“這不是沒辦法嘛?要是被發現了,您可就又少了一個藏身的地方。”

  黑衣人想了一會兒,從懷裡掏出一個黑色藥瓶,交給對方,警告道:“真正見過天魔丹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你要慎用。”

  “你放心。”

  袈悼離開後,黑衣人走向後山更深處。簡書憶以壁虎的姿勢倒貼在洞頂,仔細觀察了一番周圍後,確認人走遠了,才順著牆壁遊下來。

  緋夕修長的身影出現,他眼神微微眯起,危險地盯著後山深處的方向。

  “怎麼了?”從黑衣人出現的前一刻,緋夕的表情就變得很嚴肅。並且迅速幫她隱藏氣息躲了起來,難道緋夕認識那人?

  但是不可能啊,除非那人也要個十幾萬歲?就算是異界,正常人也活不到那麼久的。

  “他身上有魔氣。”緋夕漂亮的眼睛裡劃過一絲淩厲,但就像一閃而過的流星,瞬間又變回了薄情的慵懶之色。

  “什麼是魔氣?”能讓緋夕變色的的東西一定不簡單。

  “魔氣來自魔界。”緋夕聲音悠遠,似乎回憶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魔族相殘好鬥,從一百萬年前,魔族就時常與其他三界發生衝突,肆意掠殺尋找快感。終於十三萬年前,離它最近的妖界就在不斷被入侵中毀滅了。”

  簡書憶摸了摸手腕上的珠子,毀滅了十三萬年的妖界的妖丹為什麼會在她手上?

  “妖界毀滅後,魔界的魔族血性被激發,魔尊焚炣妄圖也毀滅人界。”

  “但是人界是妖,神,魔中最弱的一界。絲毫沒有抵抗之力。神界卻是唯一能夠與之抗衡的一界,天神不忍再見生靈塗炭,終於領導所有神族抵抗魔界。”

  “神族率先用九瑣重天九道封印,封印了魔界通往人界的大門。斷了他們後路之後,神族全力迎戰。”

  說到這裡緋夕突然停下了,簡書憶好奇地湊過去,問道:“後來怎麼樣了?”

  緋夕搖搖頭,眼中微不可查地露出幾分悲涼,卻淡淡道:“後來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如今人界安逸,結果肯定是神界勝了。”

  “哦。”簡書憶點點頭,感覺又被科普了:“原來這裡除了我們所在的人界,還有魔界和神界啊。”

  緋夕卻突然嘲諷地一笑:“有魔界,但是沒有神界。”

  “啊?”

  “神界在大戰未完之前就已經捨棄了神殿。早就被焚炣燒毀了。就算當初神界戰勝,沒有了神殿,神族滅絕了。”

  簡書憶露出驚訝的眼神,神族應該是四界中最強的一族,封印魔族居然也付出了顛覆的代價?

  也只能說魔族的好戰殘忍占了上風。

  “依你所說,魔界被神界封印,為什麼你有感應到了魔氣?”

  “記得封神之地的那場地震嗎?”

  簡書憶點頭,她記得就是那場地震後,緋夕才改變主意帶她出去的,這個魔界有什麼關係?

  “我被派往那裡鎮守魔界封印的最後一道關口,那場地震代表了前面八道封印都鬆動了。”

  “但是,神魔之戰初期,我就受了重傷,入了封神之地後便無力出來了。便寄宿在你的身體裡出來了。”

  簡書憶吃驚地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邊緋夕,打斷道:“等等,你是神?可是你不是說神族滅絕了嗎?”

  緋夕妖異的黑瞳裡閃現一抹紅光,無數彼岸花從他身側綻放,只聽他魅惑而神聖的聲音響起:“我已經不是神了,而是墮神。”

  神殿毀滅,沒有神位的他只是墮神。和曾經的真神有著很大的差距。

  涼風吹過,帶著山間夜裡特有的刺骨,緋夕墨色長髮輕輕飄起,他的聲音聽不出喜怒,接著道:“魔界封印搖搖欲墜了。”

  簡書憶皺起眉毛,如果她沒有理解錯,魔界有將會降臨人界?

  “不錯,

就是你想的那樣。”緋夕突然淡淡一笑:“你猜,他們來做些什麼?”

  簡書憶扶額,總不見得是來看看哪一界的月亮更圓吧?

  “緋夕,那你打算怎麼辦?”

  緋夕淡淡地挑起眉毛:“這問題該問你自己。”

  “我?”

  “你別指望我能阻擋魔界。你才是人類。”

  “額……”簡書憶搖頭,她不知道。

  半個時辰前她還陷在對付林家和齊家的思緒中,魔族入侵的事一下子將事情升級到整個人界的問題上。

  老實說,她沒有消化完這個資訊。就像一個餓極了的窮孩子,你給他一個白饅頭,他能吃得很開心,但是給他一份刺身,他就無從下口了,他會對這東西產生能不能吃的疑惑。

  “不過距離封印徹底崩潰的日子還長,你不如先查查那個和魔界有接觸的人類。”緋夕指著後山深處,淡淡道。

  “我進去看看。”

  緋夕還沒開口阻止,簡書憶已經沖了出去。

  主峰後山無人踏足,樹林茂密,而且整個後山深處都飄散著薄薄的魔氣,連緋夕也無法那黑衣人的所在。

  “完了,迷路了。”簡書憶擔心道,後山雜草叢生,在夜間根本分不清哪是哪,然而山裡迷路她不怕,她有的是山裡生活的經驗,重點就怕被黑衣人發現。

  “你覺得我能打過黑衣人嗎?”

  聽剛才兩人對話可以知道,黑衣人不是天靈山的人,甚至是被天靈山追捕的人,他又究竟是何種目的躲在主峰的後山?

  一旦他們兩人相遇,一定會有一場惡戰。

  緋夕並沒有回答她的無聊問題。

  他想的是為什麼這裡會有魔氣?

  雖然他一開始並不贊成簡書憶進來。但是在外面的時候,裡面若有若無的魔氣讓他對後山也存著些好奇心。

  但是在九瑣重天封印沒有解除之前,魔界的任何東西都不可能來到人界,包括魔氣!

  除非這裡有九瑣重天陣的其中一道!

  就在這時,沙啞的嗓音突然響起了,簡書憶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袈悼為我找的地方真是太不牢靠了,還要我親自出手清掃。”

  簡書憶停下腳步,那聲音聽得汗毛直豎,一股涼氣不由從後背冒氣。

  “袈悼?天靈山的人?”從剛才兩人的對話來看,袈悼是背著天靈山的人將他安頓在這裡,不難想出袈悼對天靈山有所企圖。

  而這個名字在章木成嘴裡出現過,她讓她小心來著。

  黑衣人穿了一件斗篷,從暗處走出來,頭到腳全都被遮得嚴嚴實實。

  “哼。”黑衣人陰霾的眼掃視了一眼兩人,紅衣男子的氣息很弱,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裡,那女子也不是他的對手。

  “就算是死人,我也不會讓他知道太多。”黑衣人看兩人的眼神就像在看死物。

  說罷一股黑氣從他枯枝般的手指見揮出,那黑氣與緋夕曾經散發出的黑氣力量完全不同,像是被一條毒蛇盯著一般,讓人感覺渾身不適。

  簡書憶見狀,立馬施展疾風步往後暴退。

  黑衣人卻陰測測的聲音冷笑起來。

  簡書憶頭皮發麻起來,心中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小心!”突然暗紅色的廣袖一展,簡書憶還未反應之際已經被緋夕一把抱在懷中。

  “緋夕?”

  “別動!”緋夕冷聲喝止,額間一抹紅色花撚妖嬈明媚,簡書憶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已經被黑氣所包裹了,濃烈而刺骨的寒意從這些黑氣中散出,緋夕成為了她的一道屏障,將她護在懷中。

  雖然他眼中還是淡然薄情,但是簡書憶卻一眼看出緋夕的臉色卻十分不好,心急擔心道:“你怎麼樣?”

  緋夕不語,漂亮而淩厲的眼眸看向黑衣人。對方身形微微一頓,似乎有些害怕,嘴裡還不停地念叨著:“怎麼可能?”

  “你是什麼人!”

  黑衣人警惕地看著他,剛才他根本沒有把這絕色男子放在眼裡,但是沒想到,他居然能夠抵抗魔氣的侵蝕!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會瞬間被魔氣啃得只剩白骨的!

  “你惹不起的人!”說罷,墨發翻飛,魅惑紅塵的眸子夾雜著薄情的冷意,暗紅色的重錦長袍隨風飄蕩,一股讓天地萬物都足以跪拜的氣勢緩緩散開。

  月色浸染了他的盛世美顏,一圈更加濃郁的漆黑霧氣從他的周身散開,剛才還氣勢逼人的魔氣像見了鬼似的盾散。

  “你!”黑衣人也沒能低檔住緋夕的氣勢,直直地跪在了地上,從黑色的斗篷裡冒出鮮血。

  緋夕低頭,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看向滿面擔憂無措的簡書憶,輕輕地在她耳邊呢喃道:“書兒,這是半魔人,不能留。”

  “殺他?”緋夕身形有些搖晃,簡書憶扶住他。

  她從來沒有殺過人!

  “別怕。”緋夕握住她的手,聲音極輕:“把靈力借我。”

  霎那間,一把虛形的長劍出現在兩人手中,通體漆黑的劍身上,繁複精美的花紋述說著深沉的古樸。

  簡書憶臉色煞白,劍指黑衣人許久,卻始終不敢下手。就算活了一千年,她也沒有殺過一個人,她的認知還處於殺人是犯法的,是泯滅人性的行為。

  “緋夕……”簡書憶沒有發覺自己帶著哭腔向緋夕詢問,她突然感覺到後脖子有一股熱液,伴著血腥!

  緋夕不語,拉著她的手向前,黑衣人垂死掙扎,枯枝般的手指間企圖再次凝氣一道魔氣!

  簡書憶見狀眼神一凝,瞬間,整張臉都猙獰起來。

  她不能讓緋夕有事!

  猛然用力握住長劍,黑衣人剛要抬手,簡書憶腳步暴進,一劍貫穿心臟!

  “啊!”

  “撲哧!”虛形的劍刺入肉裡,鮮紅的血液染紅大片衣袖,直到劍消失,簡書憶手上的力道都沒有散去,可見她殺人的決心多麼強烈!

  從今夜起,簡書憶真正融入了這個世界!

  “緋夕!”虛形的劍消失,緋夕緩緩倒下,嘴角一抹鮮血,讓他看起來妖異非常。

  簡書憶撲到緋夕身後,讓他的身體倒在她的身上。

  “緋夕!你醒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