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鄉村神醫

醫道神授 第3章寡婦涵花

書名:鄉村神醫 作者:七星 本章字數:270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10:04


  他輕輕走出門外,站在月光下,仔細傾聽。

  聲音是從鄰居院子裡傳出來的!

  除了女人的叫聲,還有激烈的撕打聲!!

  這是怎麼了?難道是兩口子打架?

  不對呀,這大半夜的,正是男人最喜歡女人的時候,不太可能打架呀!

  是不是入室劫財呀?

  對呀,有這個可能性!

  張凡禁不住繃緊神經,快步走進院子,悄聲來到房門前。

  這回聽得清清楚楚了:

  “出去,出去!”女人的聲音非常恐懼。

  一個男人嘻笑的聲音:“嘿嘿,讓我來給你去去火嘛!”

  “再不出去,我打電話報警了!”

  “報吧!你不怕傳出去難聽,你就報好了……算啦,別裝了,來來,涵花,你守了好幾年寡,肯定快想瘋了……再說,我的功夫……不是吹牛,全村留守婦女,哪個不誇我棒!”

  “我跟你拚了!”那個叫涵花的女人怒極尖叫。

  張凡明白了:原來是不法之徒夜闖民宅,欺負寡婦!

  寡婦,一提到寡婦,張凡立即產生了一絲神秘和嚮往,同時也聯想到了益元丸,內心頓時產生了保護她的衝動。

  不行,我不能袖手旁觀!我再不進去的話,恐怕要出人命了!

  想到這裡,張凡拉開門,大步沖了進去。

  堂屋地上,涵花仰面朝天,被男人壓在身下。

  那男人暴如一頭瘋牛,一隻大手扯掉她文胸,一隻大手解她腰帶……

  好一頭野獸!張凡暗罵一聲,一個箭步沖上前,伸手薅住男人的衣領。

  “找死!”張凡把他向後一拉,同時右擺拳帶著風聲掄過去。

  “噗!”

  拳鋒重重擊在男人後脖梗上,男人隨即轟然倒地,在地上打了兩個滾兒,最後停在牆角。

  他揉揉被重擊的脖子,抬起頭,濛濛登登地看著張凡。

  四目相對,燈光之下,雙方都看清了對方!

  “是你?”張凡不禁一皺眉,驚歎道。

  這狂徒不是別人,竟然是村長柳老五!

  “是你?”柳老五詫異一聲,雙手提著褲子站了起來。

  兩人一動不動,凝視了半分鐘!

  漸漸地,柳老五的眼光避開了張凡,系上腰帶轉身向門外走。

  他走到門邊,回頭狠狠剜了張凡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說:“小子,你等著……”

  柳老五走了,屋裡只剩下張凡和涵花。

  張凡低頭向涵花看去。

  不看不要緊,一看不由得渾身一震,臉上現出無比的詫異:這窮山溝裡,怎麼會有這樣出色的女子:二十七、八歲,皮膚白得賽雪,如花的俏臉上又長又彎的細月眼仿佛會說話,再加上細腰寬臀、長腿聳胸……渾身散出一種迷死人不償命的氣息。

  張凡不禁喉頭一熱,眼睛有些發呆:即使他的前女友姚蘇被譽為衛校校花,但是跟眼前的涵花比起來,其美豔程度還有很大一段差距!

  “你,你是誰?”涵花上下打量張凡,緊張地收攏前襟,把扣子一顆顆系上。

  “你別怕,我是村裡新來的村醫,叫張凡。你呢?”

  “我叫劉涵花。”

  聽說是村醫,她松了一口氣,不似先前緊張,嘗試著想爬起身,但試了幾下,沒有成功,只好向張凡伸出一隻手,“你,你拉我一把。”

  張凡帶著幾分膽怯和激動,握住那只雪白的手,輕輕向上拉。

  “哎呦!疼!”涵花一皺眉,嘴裡發出“滋滋”的吸氣聲,重新躺倒在地上,臉上現出痛苦的表情,看樣子身上很疼。

  “你,你可能是受傷了……要麼,我給你檢查一下?”張凡輕聲問。

  “嗯,嗯。”她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張凡隨即彎下腰,把她輕輕抱起來,平放在床上。

  褪下衣褲之後,涵花急忙用雙手護住小腹。

  張凡礙於她的雙手遮掩,無法檢查。猶豫了一會,輕輕掰開她的手,小聲說:“我是醫生!”

  她只好鬆開手,把臉扭到一邊,微閉著眼睛,敞開胸懷任他檢查。

  “是這裡麼?是這裡……”張凡一邊用手在她腹部和腰胯部位輕輕點按,一邊詢問。

  “我也弄不清是哪裡,這一帶全疼。”

  張凡有點為難了,皺眉思忖:全疼?難道是多處扭傷?

  這一皺眉,他心中忽然一亮:我不是有神識瞳麼!為啥不用用?

  微微一皺眉頭,兩道透視的目光直向她身體內射去。

  真清晰呀,如同彩色B超,肌理、骨骼、子宮附件……一一呈現在眼裡。

  張凡很快就查到了傷源,原來,她的左大腿脫臼了!

  涵花見張凡目光停留在大腿處不動,紅著臉問道:“傷在哪裡?”

  “你大腿脫臼了。”

  “噢,怪不得大腿根疼得厲害,原來掉環了!那可怎麼辦?”她有些焦急起來。畢竟,她是一個寡婦家,一個人生活,如果躺在床上起不來,沒人侍候,麻煩就大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試試幫你接上。”

  “你會接骨?”

  “會一點。你這僅僅是脫臼,復位就好了。來,把大腿彎起來……”

  張凡一邊安慰,一邊雙手扶住左大腿,輕輕搖了搖,道,“你別緊張,來,深呼一口氣,肌肉放鬆……”

  她照著他說的,盡力放鬆身體。他把手緊勒在大腿根部,用神識瞳盯准錯位的骨骼,運了運氣,雙手驟然用力,把大腿向下一頓。

  這一頓,把腿骨向下拽開了一點點,在骨盆與腿骨之間騰出一點點空隙。

  “啊!”她尖叫一聲,劇烈的疼痛使得她身子不由得一縮。

  張凡借著她身體一縮一緊的當兒,將腿骨向上一推!

  只聽極為輕微的一聲響:“哢!”

  成功復位了!

  “沒事了!”張凡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然後一縱身,跳下床。

  涵花微閉雙眼,大口喘氣,不知是疼的,還是別的原因,身上已經是細汗津津,躺了好大一會,才伸開腿動了動。

  果然活動自如,不疼了。

  她臉色紅撲撲,目光裡充滿著感激,輕輕道:“太謝謝你了,張大夫。”

  “不用謝,我是村醫嘛。”

  張凡看了看手錶,時間已經是夜裡十一點了,“天不早了,大姐既然沒事了,我就回去了。”

  張凡說著,便轉身向外走。

  “等一下。”涵花忙坐起來,系上腰帶,扣上衣扣,從床上下來,一把抓住張凡,把他推到桌前。然後到灶台前,掀開大灶蓋,從裡面端出一盤熱騰騰的餃子。

  “張大夫,我晚上包的餃子,羊肉山芹菜餡的,你吃了再走吧。”

  說著,把盤子放在桌上。又去碗櫃裡取出一隻小碟子,在小碟子裡放了一點醬油和香油。

  張凡推脫著要走,涵花扯住他胳膊,把他按到椅子上,一雙筷子塞到他手裡,輕聲嗔道:“別老想著逃跑,老老實實地吃了再走!”

  她的神態動作,就像一個大姐姐關心弟弟一樣,讓張凡從內心裡湧上一種溫暖的感覺,禁不住鼻子有點酸。蹲了一個月拘留,張凡天天受到的是呵斥和懲罰,生活在恐懼之中,現在突然之間有人這樣關切地跟他說話,讓他感動不己。

  他禮節性地推卻了一下,最後畢竟抵擋不住香噴噴的餃子的誘惑,大口吃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