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鄉村神醫

醫道神授 第4章暴打外來戶

書名:鄉村神醫 作者:七星 本章字數:285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10:04


  涵花坐在他身邊,目不轉睛地看著他把一盤餃子風捲殘雲般地吃光,然後把一杯茶水遞過來,問:“你是大學生吧?”

  “中專。剛剛從江清中醫衛校畢業。”

  “你怎麼想的?不在市里找個工作,跑我們這小村裡當村醫?”

  涵花這一問,刺中了張凡心中的傷口,那件事的細節不由得在腦海裡重放:

  張凡畢業前,由於成績優異,被江清市中醫院錄用。而女友校花姚蘇卻沒有找到工作。那天,由鵬舉竟然當著張凡的面跟姚蘇攤牌:只要她跟了他,他爸馬上安排她進市衛生局當公務員!

  張凡忍無可忍,和由鵬舉吵了起來。

  進過武校的由鵬舉,突然偷襲,一拳把張凡打倒在地,再出一頓組合拳腳,把失去抵抗能力的張凡打成了豬頭。

  打就打了唄!誰知這由鵬舉出了一個最下三爛的舉動:他掏出手機,打電話報警,聲稱有人偷襲,踢壞了他襠部!

  其實,整個過程,張凡一直被打,連由鵬舉的一根毫毛都沒碰到!

  後來的事就更加奇葩了:醫院“確診”由鵬舉搞完受傷嚴重,警察局據此認定張凡人身傷害,對他頂格刑拘25天!

  張凡昨天被釋放之後,給姚蘇打電話,姚蘇說,她進衛生局工作了,已經跟由鵬舉訂婚了,希望他以後不要再打擾她。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張凡去市中醫院人事處報到,處長告訴他,鑒於他有犯罪前科,中醫院已經解除了與他的勞動合同!看著張凡捧著那張成了廢紙的勞動合同哭成了淚人兒,人事處長有些不忍心,便憤憤不平地向張凡暗示,中醫院領導也是受到了某些勢力的壓力,才解除合同的。

  張凡身上已經快沒錢了,又沒臉回家鄉見父母,便揀了一張過期的《江清晚報》,想在上面找個臨時工掙碗飯吃,偶然發現妙峰村招聘村醫的廣告,便無奈地來了。

  這些事,講起來並不複雜,但是,張凡不想被涵花知道他蹲過拘留所,只好敷衍道:“我打算在基層先幹一段時間,積累點行醫經驗。”

  “這……”涵花覺得張凡的解釋有點牽強。

  張凡怕涵花繼續追問,便叉開話題說:“涵花姐,你能幫我點忙麼?我最近正在配製一味中藥,需要……”

  張凡剛要說“一個寡婦的唾沫”,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畢竟,剛剛認識涵花不到一個小時,就提這樣的要求,顯得太魯莽了。弄不好,會被她誤認為他品行不端呢。

  “沒問題,只要你需要,用人出人,用錢出錢。”涵花不假思考,脫口說道。

  一句“用人出人”,把張凡聽得臉上微微熱了起來,忙掩飾地說:“涵花姐,我需要點錢,去把藥材抓回來。”

  “噢,這沒問題。”涵花說著,順手拿出錢夾,掏出一遝百元鈔票,遞過來,“拿去用吧。”

  張凡還想客氣兩句,涵花笑道:“別以為我窮大方。我在村裡開食雜店,收入不錯。這錢你不要著急還。”

  回到醫務室,張凡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月亮,久久不能入睡。

  今天這一天,經歷得太多了:遇到了仙女,落到了崖下,有了神識瞳,找到了《玄道醫譜》,打了村長,救了涵花……

  一想到涵花,張凡就無法把她的形象從眼前抹掉:那細長彎彎的眉眼,總是在沖他笑著……

  不過,當張凡想到村長柳老五臨走時那毒辣的眼神,心裡不由得打起小鼓:

  我徹底把村長得罪了!誰都知道,在農村,得罪了村長,日子絕對不好過。

  張凡心中憂鬱,躺在床上,給涵花發了條短信:“涵花姐,你睡了嗎?”

  “沒睡,你呢?”

  “我也沒睡。”

  “早點睡吧,明天上午去鎮上把藥批發來,早一天開業,早一天賺錢。”

  張凡放

下手機,抱著枕頭,心裡想:如果這枕頭突然變成涵花姐,那有多美!

  第二天早晨,天剛濛濛亮,張凡在睡夢中被一陣砸門聲驚醒。

  “開門開門!”

  “看病嗎?”張凡大聲問,“沒進藥呢。”

  “看個球病?收電費!”聲音聽起來非常橫。

  收電費?昨天來的,今天就收電費?張凡急忙披衣過去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壯漢,長得鐵塔似的,穿一件背心,古銅色的皮膚,一塊塊隆起的肌肉,眼裡透出不懷好意的眼神。

  “你是電工?”張凡問道。

  “我是電工二狗!”

  “我昨天剛來,不可能欠電費的,你不是走錯門了吧?”

  “廢話,我特麻地從小在村裡長大,我能走錯門?告訴你,醫務室以前欠980元電費,根據村裡規定,誰接醫務室誰還這筆錢!”

  “這叫什麼規定?再說,村長昨天也沒跟我說這件事。”

  “村長沒說,我現在跟你說,還急巴晚了嗎?”這小子開始出口成髒了。

  “我沒錢呀,緩幾天吧。”張凡道。

  “沒錢?沒錢開個鳥醫務室?!斷電!”

  二狗說著,掏出大鉗子,直奔安在山牆上的配電盤而去,要剪斷電線。

  張凡著急了:斷了電,醫務室可就玩不轉了!

  “不准剪電線!”張凡沖過去,拽住二狗的胳膊。

  二狗眼一瞪,手一掄,那把大鐵鉗子重重地捅在張凡肋骨上。

  “哎呀!”

  一陣劇痛,從肋骨上傳遍全身,如同被捅了一刀一樣慘,張凡身體後仰,腳下踉蹌著。

  二狗跟進一步,當胸一拳,砸在張凡胸口,沒等張凡倒下,又飛起一腳,踢在張凡小腹之上。

  這一捅,一拳加一腳,招招都是實打實地,張凡連受三重打擊,眼冒金星,直接栽倒在地上。

  二狗看著倒地的張凡,狠狠罵道:“外來戶!聽清了,到我們妙峰村來,就得給我跪著當孫子,不然的話,我二狗一天打你一遍!”

  說完,轉身張開鉗子,“哢哢”兩下,把兩條電線給掐斷了。

  “我跟你拚了!”張凡忍著劇痛,爬起身來,操起門邊一把鎬頭,高高揚起來,朝著二狗頭上掄下去。

  二狗雖然人高馬大,身手卻是非常敏捷,見張凡鎬頭揮來,他一抬手,眼疾手快,竟然在空中把鎬頭接住,同時腳下一蹬,“去泥馬的!”

  這一腳,正蹬在張凡的小腿骨上。

  小腿如同斷了一般疼痛,張凡身形一縮,像球一樣,滾落到了牆角。

  二狗把鎬頭往地上一摔,罵道:“土鼈,想跟我交手?回幼稚園從頭開練吧。”

  說完,揚長而去。

  張凡疼得站不起來,只好慢慢爬進醫務室,在床上躺了一天。

  直到天快黑了,疼痛減輕一些,才勉強下床。

  看來,不能再猶豫了,必須儘早把益元丸配成,否則的話根本支撐不下去了。

  肚子被踢的地方還是有點疼,小腿骨也是走一步疼一下。張凡強忍疼痛,走到涵花食雜店。

  涵花見張凡臉色不好,忙問:“你是不是沒吃飯?”

  說著,給張凡開了一盒午餐肉,又把中午剩的大米粥盛了一碗,頓在張凡面前,責備道:“你一個人過,也要按時做飯吃飯!不准圖省事不做飯。”

  張凡吃了飯,身體恢復了力氣,便向涵花借了自行車,去了鎮上。

  他買了一個給針管消毒的高壓鍋,又在西藥批發點批發了一些常用藥。看看手裡還剩下幾百塊錢,便到中藥店把益氣丸的藥材一一抓齊了。

  回到醫務室,用藥碾子把草藥研成末,按《玄道醫譜》上所講的用量仔細配好。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張凡帶上藥包,來到涵花的食雜店。

  “涵花姐,你能不能……給我點……東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