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鄉村神醫

醫道神授 第5章深藏不露

書名:鄉村神醫 作者:七星 本章字數:289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10:04


  “你要我什麼東西?”涵花笑道,“快說,別跟姐吞吞吐吐的。”

  涵花一邊說,一邊打開一瓶水果罐頭,連同一隻叉子,一起遞過來。

  “就是……”張凡相當地難為情,“我想配一種藥,藥方裡有一味輔料,這輔料有點特殊,除了你,別人沒有。”

  “我有那麼特殊?快說!”涵花好奇地問。

  張凡頓了一下,想說不敢說,憋了半天,臉皮都憋紅了,吭吭哧哧道:“涵花姐,我說了,你可不要生氣呀。”

  “姐不生你氣。”

  “我想要你……要你……的唾沫來和成藥丸子。”

  張凡終於把話說出口了,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不管涵花是答應還是拒絕,自己已經做到了,就沒遺憾了。

  出乎張凡意料,涵花並沒有過多的驚奇,只是抿著嘴樂,一雙美目眨呀眨呀地看著張凡,小聲問:“你不嫌姐嘴臭?”

  “不不,涵花姐最香了。”

  “那……如果能幫到你的話……”涵花微微有些臉紅,伸出手,“拿來吧。”

  張凡把藥包遞過去,涵花便關了燈,閂了門,拉著張凡的手,來到食雜店的後屋。

  她把藥末用唾沫一點點地和好,用手搓成了一個花生米大小的丸子,然後放在窗臺上,過了一會,風乾了,用細白的手指捏起來藥丸,舉到張凡嘴邊,柔聲道:“來,張開嘴!”

  張凡把張開嘴,涵花輕輕把藥丸放進他嘴裡,然後又把一杯茶水遞過來。

  張凡和著茶水把藥丸服下之後,與涵花面對面坐著,靜靜等著藥效發作。

  可是,等了十幾分鐘,身體內卻沒有一點異樣發生。

  張凡在古書裡看過,大凡服下奇方妙藥後,都是身體立刻有了反應,或是身輕如燕,或是力大無窮,或是生殖器官發生異變……種種神效,立竿見影。

  可眼下服下了益氣丸,卻是一點也沒反應呀!

  莫非……《玄道醫譜》是一部假書?

  正在這時,前門傳來劇烈的敲門聲,並伴隨著吼聲:

  “開門開門!”

  涵花聽了一下,神色緊張起來,小聲道:“聽聲音,是村長和治保主任。”

  “村長?治保主任?”張凡大腦中不覺掠過一絲不祥的感覺,“這麼晚了,他們來幹啥?”

  “看來,他們一定是沖你來的。”

  “沖我來的?”

  “你把柳老五打了,他能輕易放過你?他可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別說了,快到前屋去,你假裝買香煙。”

  說完,拉著張凡,快步來到了前屋食雜店裡,隨手打開電燈。

  與此同時,只聽“咣當”一聲,門被踹開了。

  門外一下子沖進來七、八個人:村長柳老五、治保主任、電工二狗,還有幾個治保隊員,人人手裡提著鎬把和繩子。

  “你們要幹什麼?”涵花大聲問。

  “掃黃抓嫖!”電工二狗大聲喝道。

  柳老五冷冷地看著張凡,冷笑道:“果然是你小子!我昨天一打眼見你,就看出你是根小蠟筆。來人,綁了!”

  說著,一揮手。

  二狗和治保主任沖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張凡,另外幾個人沖上前,把張凡綁了個結結實實。

  涵花見張凡被綁,急眼了,從貨架上抓起一隻罐頭,要打村長:“柳老五,你個賊養的!給我放開張大夫!”

  兩個治保隊員搶下她手裡的罐頭,把她架住。

  柳老五把邪邪淫淫的目光盯在涵花的胸前,半笑不笑地道:“涵花,我今天不是沖你來的。根據村民舉報,村醫張凡深夜撬門闖進食雜店,要對你非禮。”

  “非你娘個禮!”涵花狠狠地啐了一口,直啐在村長臉上。

  村長用手指抹了一下臉上的唾沫,笑嘻嘻地把手指含在嘴裡吮了吮,道:“涵花,你好香啊,怪不得這小子要對你施行不軌……”

  張凡大聲喊道:“柳老五,你不要血

口噴人!我是來這裡買煙的!”

  柳老五伸手捏住張凡下巴,嘿嘿笑道:“買煙?買煙關什麼燈?明擺著是你趁涵花睡覺之機,撬門而入!”

  “柳老五!你誣陷!”涵花歇斯底里地喊著,抬起腳,直向村長踹去。

  村長一伸手,把涵花的腳接住。

  “涵花,我早就想摸摸你這小腳了,嘻嘻,”柳老五說著,脫下涵花的鞋,扯去絲襪,露出一隻雪白的小腳。“嗯,嗯,好軟的腳呀,比我老婆的腳軟乎多了。”

  涵花拚命掙扎,想把腳從村長手裡掙脫出來,但無濟無事。

  村長陰險地笑道:“涵花,只要你控告張凡非禮你,我就把你放了。不然的話,把你們兩人一起綁送鎮員警所!”

  “他就是來買煙的,我死也不會陷害他!”涵花尖聲叫道。

  “呵呵,涵花,你這樣包庇罪犯,那我就沒辦法了。走,兩人都帶走。”

  這時,張凡腹內一熱,一團氣流慢慢從丹田升起,如同一團篝火,瞬間向全身蔓延開,全身籠罩在一團熱力之中,如同進了蒸籠,精神上有一種快要爆裂的感覺。

  莫不是藥力發作了?張凡暗暗一驚。

  此時,體內五經六脈之中,內氣到處竄動,川流不息。

  隱隱之中,耳中仿佛聽得見無數細胞在身體裡迸發出狂熱的叫喊。

  刹時之間,胸中產生一股從未有過的英雄膽氣,如風暴一般翻卷起來!

  “什麼也不怕!”一個古老而遙遠的聲音在耳邊震響起來。

  “男人,就要活得壯烈!像烏龜一樣被人踩在腳下,活著有什麼意思!”

  “該打就打吧……”

  那個聲音不斷地喊著,震耳欲聾。

  “打吧,弱肉強食,不打也是被人踩死!”張凡充滿豪氣地暗道,然後雙臂向外一掰,準備抬腳踢電工二狗。

  可是,沒待他出腳,奇跡發生了:綁在臂上的繩子,被他剛才一掰,如同麵條一般扯斷了。

  張凡雙臂自由了,來不及多想,用左手一推,將治保主任推翻在地。

  右肘一頂,猛擊在電工二狗頸部,二狗受到重擊,哼也沒來得及哼,身體如草葉般飄開,摔在牆角!

  村長見到這意外的變故,大吃一驚,不禁倒退一步,隨手從腰中抽出一把雪亮的鐮刀,眼睛紅紅地,舉起鐮刀,向張凡面門狠狠砍來!

  “張凡小心!”涵花驚叫一聲!

  張凡把頭一偏,抬臂擋在村長的手臂之上。

  只聽“哢”地一聲!

  接著又是“噹啷”一聲!

  後一聲,是鐮刀落地,砸在青磚地面上的聲音。

  前一聲,是村長右臂撓骨斷裂之聲!

  “啊呀!”村長捂著手腕蹲在地上!

  趁這空當兒,二狗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他滿臉淌血,格外恐怖,如一頭暴怒的狼,嚎叫著,轉身操起門邊的鐵鍬,向張凡拍來。

  張凡屋子太小,根本沒有躲閃的空間,只來得及把頭一偏,那鐵鍬順著耳朵旁邊拍了下來,“啪”地一聲,重重地拍在張凡肩頭上。

  “咣當!”

  鐵鍬在張凡肩膀上反彈回來,飛向一邊。

  二狗雙手被這一震,幾乎麻木!

  張凡根本沒有受傷,上前來,抓住二狗頭髮,沉聲道:“泥馬給你臉,你往鼻子上抓!”

  左右開弓,狂搧在二狗臉上。

  二狗的頭被打得像波浪鼓一樣,瞬間臉上腫了起來,鼻血、耳血奔湧而出!身體癱軟,倒在地上,氣息微微。

  涵花上前拉住張凡,“別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張凡雙手輕輕一提,將二百來斤的二狗舉過頭頂,大喊一聲:“去泥馬的!”

  二狗的身體,像木樁一樣摔到了門外。

  村長的胳膊斷了,疼得吡牙咧嘴,但他畢竟是村長,遇到大事頭腦還挺清醒:

  看來,我今天是栽定了,眼前這個姓張的是個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