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二章胡珍珠一家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16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正當胡玉溪躲在被窩裡暗自哭天抹淚的時候,院子裡傳來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隨後一個略為沙啞帶著滄桑的婦人聲響起:“老二媳婦,老二媳婦,珍珠咋樣了?醒了麼?”

  “奶,姐剛才醒了,不過喝了藥又睡著了。”她那小弟脆生生的回答。

  胡玉溪被這說話聲一激,哭意霎時止住,害怕他們一會兒進來看見自己滿臉淚水不好解釋,趕緊抓起被子抹了抹臉,平了平心緒,閉起眼睛,裝睡。

  “醒過來就好了,剛才林大夫不是說了,只要珍珠醒過來,人就沒事了,好好養些日子就好了,阿彌陀佛,佛主保佑我們珍珠平安無事。”珍珠的奶奶胡老太太王氏低聲說道。

  胡平安蹭到王氏身旁好奇的問:“奶,我姐咋從山腰上滾下來了?”

  他這麼問也是有原因的,山村裡的孩子,從小在山邊摸爬打滾,手腳靈活,上山爬樹是家常便飯,像他姐姐這麼大的小孩,這後山都不知去過多少遍了,村裡的孩子長年在附近的山頭打豬草挖野菜采蘑菇之類的,附近的地形哪有溝哪有坎都熟悉得很。

  “唉…”王氏歎了口氣,低聲說道:“今早你翠珠姐和珍珠一起去打豬草,回來的時候碰見了趙家的彩霞和彩鳳,她們說看見山坡的矮草堆裡有窩野雞蛋,山坡陡她們不敢下去,就慫恿你姐下去,唉!珍珠也是,為了幾顆野雞蛋,那麼陡峭的坡道也敢去,下去的時候沒事,往回走卻踩到了鬆動的石塊,就滑了下去,那坡陡,就一路滾了下去,等翠珠她們慌慌張張的下到坡底的時候,珍珠頭破血流的撞暈過去了。”

  王氏說完,看了眼滿臉愁容的李氏,頓了頓,溫和的對著她說:“珍珠醒了就好,別責怪她,孩子還小,人沒事就好。”

  李氏點點頭勉強笑了笑,拍拍自己搖了搖手,平安看李氏做完手勢替她回答道:“奶,娘不會怪姐姐的,我娘最疼姐姐了,都怪趙彩霞和趙彩鳳,她們最壞了,自己不敢去掏野雞窩,卻還慫恿我姐去。”

  “唉,也不能全怪人家,她們也沒逼著珍珠去,你姐性子倔,翠珠讓她不去,可她沒聽,這次吃了虧,下次長些記性才好。”王氏憐惜的看著平安,李氏不能說話,珍珠性子沉悶,這兩姐弟沒少受苦,小的時候也常常被村裡的小孩欺負,自己雖然常幫襯著,可也不能時刻看著,畢竟家裡事情也多,還得顧忌著老大媳婦。

  王氏暗自歎了口氣,打起精神朝李氏遞過蓋著碎花布的竹籃子:“這是二十個雞蛋,給珍珠和平安補補身子。”

  李氏聞言,趕忙擺手推辭,指了指著廚房的方向,平安一瞧便知道他娘的意思,於是對王氏說道:“奶,娘說家裡有雞蛋,奶還是留著雞蛋換錢吧。”

  李氏聽了忙點頭附和。

  王氏沒理會二人,把籃子硬塞到李氏懷裡,沉著臉假裝不高興的說道:“叫你拿著就拿著,你家雞蛋自個留著,這是給我兩孫兒補身體用的,別省著,老大老二他們還得過大半個月才能回來呢,別讓孩子餓著。”

  李氏消瘦的臉露出為難的神情,婆婆王氏平日裡就不時填補著家裡,上個月平安著涼受寒病了幾天,王氏就給過十五個雞蛋,這才沒多久又給二十個。

  李氏估摸著她大嫂梁氏該不高興了,這農家裡雞蛋多數是攢起來趕集的時候換錢用的,二十個雞蛋也算不小的收入,她有心不想給婆婆添麻煩,可婆婆王氏做事一向強硬,她決定的事情很少改變主意的,只好把雞蛋收了下來。

  王氏這才看著她笑了,語重心長的說:“這就對了,只要人養好了比什麼都強,你把心放寬些,別理那些碎嘴的,晚上門窗關好些,有啥事就叫平安去找我,平安,你爹不在你可是家裡的頂樑柱,你要把你娘和你姐照顧好了,知道嗎?”

  胡平安聞言挺了挺小胸脯大聲說道:“知道,奶,我會照顧好娘和姐的。”

  王氏聽了不由呵呵一笑,揚聲贊道:“這才是我們老胡家的男子漢,真能幹!”伸手摸摸平安的頭,平安則一臉憨笑樂呵呵的看著王氏。

  看著祖孫倆人溫馨的場面,李氏愁苦的臉上微微感動,自己這樣的身份嫁到胡家多年,婆婆卻待她一直不錯,明裡暗裡一直幫襯著她,這些年日子過得雖然清

苦了些,李氏心裡還是很感激的。

  “既然珍珠還在睡著,我就先回去了,這太陽都快落下了,家裡還有一堆事呢,你大嫂身子不方便,翠珠灶上活還不利索,我得看著點。”王氏說著就往院外走去。

  李氏急忙跟上想送幾步,王氏轉身擺手:“別送了,就幾步路,趕緊做晚飯去吧。”說完俐落的大步朝前走了。

  李氏看著背影漸漸遠去,才上前關好院門,拿著雞蛋籃子走進了廚房,平安也懂事的去幫李氏燒火去了。

  聽到院子裡沒有了人語,胡玉溪這才睜開眼,這時的她已經完全沒有了哭意,人活著總是要向前看的,既然已經是改變不了的事實,那只能老實接受了。

  理了理剛才聽到的話,再結合這身體留下的記憶,胡玉溪對這家裡的情況大致瞭解,溫柔不能說話的娘李氏,瘦小多病懂事的小弟平安,還有在鎮裡打散工的爹胡長貴,印象中也是個老實木訥的,加上胡珍珠自己,一家四口表面上倒是挺簡單的。

  可實際呢,卻是不甚樂觀的,她娘李氏嫁到胡家來的時候就是個啞的,不知道到是先天啞巴還是後天弄啞的,家裡的大人對此諱莫如深。

  胡珍珠印象裡也只在村裡聽過一些閒話,大多都是猜測的,因為李氏不是本地附近的人,而且出嫁的時候已經過了十八歲了,所以村裡人都認為李氏是因為在自己家鄉嫁不出去,才遠遠的嫁到胡家的。

  至於胡長貴為什麼要娶個啞巴媳婦呢,很簡單,一是窮,二則因為長相。

  胡長貴十五歲的時候和他大哥胡長林趁農閒出門去鄰縣挖溝渠,做了一個月後領了工錢往家裡趕,臨近家的時候趕上了暴風雨,本來應該在附近的獵戶棚子裡躲一躲雨的,可當時的胡長林有些心急,想著家裡懷孕才三個月的妻子,眼看著只有兩三裡路就到家了,自詡身強體壯淋些雨也無妨,於是便主張趁雨趕路,胡長貴一向老實沒什麼主見,自然不會反對。

  兩人沿著小路一陣急趕,眼看著再轉過一個山坳就到村口的時候,斜坡上突然一塊巨石急速滾落,由於當時風急雨驟,走在前面的胡長林並沒有發現危險,當落在後面的胡長貴發現這巨石滾落的瞬間,一把推開了他大哥,而他自己則沒來得及躲遠,被同時滾下的碎石擊中了腦門,鮮血瞬間就染紅他的眼睛,“撲通”一聲便倒下去了。

  胡長林一個踉蹌躲過了巨石,回過頭卻看見滿臉鮮血的胡長貴倒地不起,驚嚇之餘,轉身背起胡長貴便朝村裡的林大夫家奔去,當時唯一慶倖的是村裡的林大夫住在村頭。

  這一場意外的災難給胡家帶來了沉重的打擊,特別是對胡長林來說,他家大姐因為嫁得遠一年也難得得回家一次,所以剩下的兄弟兩人感情一直很好,這樣的意外,要不是因為他堅持要趕路也不會發生,更何況當時要不是長貴推了他一把,他是生是死還不一定呢,胡長林一直很是內疚自責。

  胡長貴左腦門被砸了一個大窟窿,傷口一直延續到眉毛,後來傷口好不容易好了,可原本濃眉大眼的小夥子也生生毀了,留下了一大塊坑坑窪窪難看的傷疤,所以一直親事困難,本村及附近的村落都找不到願意嫁給他的人家。

  當然,也不單單是因為相貌的問題,更多的是為了給胡長貴治病買藥,胡家借了不少外債,這個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就更窮了。

  一直等到胡長貴快二十歲的時候,王氏帶著他出了一趟遠門,回來時就帶著李氏了,對村裡人的說法是外面親戚介紹的無父無母的孤女,事急從權就在外成親了,沒有辦酒席,只給村裡人發了喜糖。

  胡家老二娶了個啞巴媳婦,消息像長了翅膀般,傳得沸沸揚揚,村民們一時議論紛紛,時常圍著胡家的院子想看看不會說話的新娘子,李氏剛到胡家那陣子,白日裡連房門都沒敢邁出幾次,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敢走出房門透透氣。

  胡家老宅建在靠村頭的位置,往來村民眾多,胡家只得緊閉院門出入低調,一直等到李氏生下胡珍珠的時候,村民的風言風語才漸漸少了些。

  珍珠長到三歲的時候,王氏做主把胡長貴兩夫妻分了出去單過,在村尾找來塊地建房子搬了進去,此後,胡長貴兩夫妻的生活才平靜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