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十五章彭大強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17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這些日子平安每天晚上都睡的香甜,一覺起來更是精神十足,虛弱的身體似乎變好了許多,從前因體弱時常感覺困乏無力,現在已經漸漸沒了那種感覺。

  這不,今天他早早睜眼起了床,眼看著秋雨濛濛涼氣襲人,他便擔心起兔子來,於是一起床就跑去看兔子了。

  輕手輕腳的打開雞舍的門,姐姐說兔子最受不得驚擾,大喊大叫會嚇到它們,姐姐交代的話他記得很緊。

  四個兔籠挨個查看,等他看到第四個兔籠,也就是專門關那只孕兔的籠子,發現它肚皮附近好幾隻幼兔蠕動著,平安驚喜的張大嘴巴,忙鑽出雞舍,急切的朝珍珠呼喊起來。

  “平安,怎麼了?”珍珠幾個健步跑了過來,上下朝他打量了幾眼,看著沒事才和聲問道。

  “姐,你快看,那只母兔生小兔了,好幾隻呢!”平安滿臉笑容的指著兔籠,他第一次看見剛出生的兔子,感覺很是新奇。

  “哎,還真是呢,不過,平安,小聲些,小兔子剛出生,不能嚇著它們。”珍珠豎起食指噓了一聲,探身觀察,母兔側躺在乾草堆上,身旁躺著幾隻幼兔,灰灰萌萌的很像小老鼠,數了數,應該是五隻小兔。

  小心的走到門邊,拉過平安,細細囑咐道:“小兔子剛出生不要去摸它,等會打掃乾淨後,放一些平常它愛吃的野菜在一旁,記住不能碰到生水,今天下雨翻風天氣更涼了,好在籠子裡提前放了好多乾草,今天兔子只能關在籠子裡啦,嗯,希望它們不會造反,姐先洗臉去了。”珍珠無奈的搖搖頭,兔子喜歡戶外活動不喜歡被關著,唉,希望明天能天晴吧。

  秋雨稀稀拉拉的下了一整天,珍珠一家只能呆在屋裡。

  李氏冒雨喂好家裡的豬和雞,手頭暫時也沒了活計,於是端著板凳坐在門邊的光亮處納起了鞋底,一家人的鞋都損耗得快,珍珠腳下也只有一雙可以穿的鞋,看著女兒腳下破舊的鞋子,李氏抿緊嘴巴加快了手裡的動作,得在入冬前把兩孩子的鞋趕制出來。

  好在最近她晚上睡得香甜,白天的精神很不錯,手上就多了幾分力氣。

  珍珠盤腿坐在炕上手裡拿著幾張李氏珍藏的花樣子,看著樣子描的應該是鴛鴦或者喜鵲之類的喜慶動物,還有桃花或者梅花的花樣子,簡單樸素,珍珠看著老舊的圖案暗自感歎:咱這是從電腦繡花返古回手工繡花了。

  左挑右撿的從中找了張最簡單的,打算入鄉隨俗練練手,畢竟在古代,女紅算是女人的必備技能,先不說要學得多精通,好歹也不能一竅不通吧。

  一旁的平安百無聊賴的在鋪蓋上翻著跟鬥,珍珠便邊做著刺繡邊和他絮叨著一些養小兔子的注意事項,順便和他探討起兔子糞便養蚯蚓的可行性,平安聽完一咕嚕坐直了身子,欣喜的說道:“這個好,要是能養地龍,每天喂雞吃一些,雞下蛋可勤快了,我這就去挖個坑。”說完便要下床。

  珍珠一把拉住他,好笑的點點他的腦袋道:“急什麼,下雨呢,挖啥呀,再說,不能光放兔子便便,還得摻點牛便便和雞便便,得想一想放多少比較合適,不能光一味的蠻幹,放得合適地龍才能養好。”

  說完看了一眼窗外,接著道:“現在天氣變冷了,估計也不好養,冬天下雪地下結冰更養不活,還是等明年開春再試試吧。”

  平安聽完不由撅起了嘴,歎聲道:“離春天還有好長時間呢。”

  他眼珠一轉,又有些崇拜的看向珍珠,說道:“姐,你咋這麼厲害,懂得這麼多東西?誰告訴你的呀?”

  珍珠手上的動作隨著話語頓了一下,不過她早已從原來的記憶裡搜尋出藉口,續而雙手依舊不慌不忙的穿插於花棚子中,表情淡定的說道:“以前聽彭爺爺說的,平安還記得他嗎?”

  “記得,住在大溝渠邊上的彭爺爺,以前經常講故事給我們聽,還給我們糖吃,可惜他身體不好走了。”平安臉上帶著惋惜,他很喜歡那位眼裡帶著善意的老人。

  “是呀,彭爺爺是個好人,以前我總是帶著你去大溝渠附近打豬草,每回看見我們都讓去他院子裡歇歇腳,他老人家年輕的時候跑過很多地方,懂得東西可多了,你那會兒小還不記得事兒,彭爺爺說過很多他年輕那會兒走南闖北的故事,可

有意思了。”珍珠慢條斯理的說著,瞧見平安聽著出神,笑著繼續說道:“他老人家說過,南方那邊養兔子可是圈地養的,找塊坡地建起高牆,在裡面搭幾個小窩棚,還可以種些兔子愛吃的野菜和草,這樣不用怎麼理會兔子,它們都能自己長大,是不是很神奇。”

  平安聽得入神,不由點頭說道:“嗯,真的好神奇,還可以這樣養兔子,可是我怎麼不記得彭爺爺說過這些?”他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珍珠掩唇一笑,道:“那會兒你才四五歲,就是個小跟屁蟲,哪會記得這些,你能記得有個彭爺爺就不錯了。”

  平安懊惱著皺著小臉,轉而又期待的看向珍珠說道:“姐,那彭爺爺都說了些什麼故事,你講給我聽好不好?”

  “這一時半會的,哪裡記得那麼多,等我想起些什麼再告訴你吧。”手裡的線上下揮動著,不知情的人看見了還以為是個針線高手呢,其實她不過是詳裝忙碌而已,細看花棚子裡的針腳,歪歪斜斜慘不忍睹。

  “那好吧,那你記得哦。”平安有些失落,彭爺爺講的這些故事自己居然一點也沒記住,真是太鬱悶了。

  珍珠輕瞄一眼他有些蔫蔫的小臉,吐吐舌頭移開了視線。

  不是她不想告訴他,事實上她記憶中關於這位彭爺爺的事情也很少,她只是拿他來做藉口,要不無法解釋一個普通的農家女娃為什麼會懂得如此多的事情,反正老人家已仙逝,誰也不能去求證了,就讓她借一借他的名號用用吧,珍珠心裡為自己的主意點了個贊。

  彭爺爺名彭大強,一生經歷頗為坎坷,幼時父母雙亡家無恆產,十來歲的時候便為了生計,離開望林村四處奔波,挖過溝渠做過苦力也當過學徒,後來跟著行腳商人走南闖北的混了幾年攢了些銀子,便在鎮上娶妻生子安頓了下來,每年靠著賺取南北貨物的差價日子過得也算小有家產,可惜天有不測風雲,他們一家乘船出行的時候遭遇暴雨襲擊,整個船都被巨浪打翻了,除了幾個水性特別好的人獲救外,其餘的都遇難身亡了,這其中就有他的妻子女兒兒子。

  彭大強水性一般但幸運的抓住了一塊浮木,所以被沖到岸邊獲救,卻在聽聞妻子兒女都沒能獲救後嚎啕大哭失魂落魄,昏昏沉沉的回到家中便一病不起。

  親人離世的巨大打擊摧垮了他的身體,久病纏身渾渾噩噩的沒過幾年便家財散盡,最後他免強打起精神賣掉鎮上的住宅,一個人回瞭望林村的祖宅,花錢把老舊不堪的老宅翻修一遍便住了下來,可惜身體一直不好,加上沒有了生活的動力,沒幾年便離開這個世界了。

  這些都是在彭大強離逝後,珍珠從村裡人議論紛紛的閒言碎語中聽來的。

  彭大強在村裡還有個遠房侄子,偶爾會過去幫忙幹點粗活,但畢竟離得比較遠,也就三五天才跑一趟,遇上農忙十天半個月也去不了一趟,胡家離彭大強家還算近,胡長貴便時常給他家送些柴火或者幫忙挑幾擔水,不過胡長貴是個鋸嘴葫蘆悶性子,每次把柴一放把水一擔說上幾句就跑了,以至於每次珍珠經過大溝渠附近時,彭大強總拉著她們進院歇歇,時常給些點心糖果,偶爾嘮嘮家常講講故事,可惜以前的珍珠也接了她爹的性子寡言少語,反倒是平安活波好動言語也多些,一老一少還能多說些話。

  珍珠回憶著彭大強坎坷的一生不禁有些唏噓,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靠著自己的打拼好不容易娶妻生子過上了好日子,卻不料造化弄人,一家人天人永隔,最後只落得孤苦無依淒涼離世。

  生命裡最重要的不是金錢、權利或地位,而是親人,健康和朋友,沒有家人和健康再多的金錢又有什麼用。

  不期然的想起她老爸老媽,他們應該還好吧?應該從她離去的悲傷中走出來了吧?這般想著,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掉下來。

  側過身子,避開平安的視線,珍珠用衣袖擦了擦眼淚,平緩著上湧的傷感,家裡有哥哥姐姐照料著,不會有事情的,她反復做著心理建設,手裡的花棚子都快被她捏得變形了。

  良久,珍珠轉頭看著有些昏昏欲睡的平安,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有緣成為今生的家人,那麼這些親人便是她這輩子的溫暖與責任了,所以,加油吧!胡珍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