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十八章狹路相逢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27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兩人一蛇就這樣對峙著,過了一會兒,蛇似乎感覺沒了危險便又遊移著向前行,一旁的珍珠則趁機跨出一大步,瞄準蛇脖子咬緊牙關猛的一叉。

  耶!中了!珍珠頓時心花怒放,雖然碰到蛇的時候它向前跑了一點,但依舊叉中了。

  “快、快、快,平安,快動手!”珍珠激動的喊著。

  平安迅速的跑了過來,可這個時候,黑斑蛇卻把頭和尾巴都順著樹叉卷了上來,用石頭沒法砸,平安急得團團轉:“姐,這該怎麼辦呀?它全卷上去了?”

  在蛇把身體盤卷上樹叉的時候,珍珠便嚇得臉色發白,差點就把手裡的樹叉丟掉,好在,樹杈夠長,蛇腦袋沒夠到她的手,她緩了緩緊繃的神經,手上繼續使力壓著,四下環顧一番說道:“平安,去拿兩根木棍,用一根把它壓下去,然後用另一根敲它的頭。”

  平安一聽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兩人費了一番功夫終於把蛇敲死了。

  “哎喲,額滴神呀,累死你姐我了。”珍珠放開手裡的樹叉,就這一會兒時間,她感覺自己細胞都嚇死了幾千個。

  “姐,你可真聰明,這樣都可以叉到蛇,這也是彭爺爺告訴你的嗎?”平安眼裡閃著星星,感覺自家姐姐簡直無所不能。

  “呃…不是的,這是姐自己想到的,平安,你看,這丫枝是不是剛好可以把蛇卡住,只要蛇動不了了它就不危險了。”珍珠沒把樹叉叉蛇的辦法往彭大強身上推,她心裡打著小算盤,得慢慢的幫自己塑造一個比較聰明機智的形象,以後家裡她才能爭取到話語權。

  平安撿起樹叉仔細看了好幾眼,再對準已經不動的蛇試著叉了幾次,然後露出笑臉:“姐真聰明,這都能想到,反正我就想不出這樣的辦法。”

  珍珠笑笑不語,心裡嘀咕著:姐這三十年可沒白活。

  她把平安筐裡的蘑菇撿到自己筐裡,然後讓他背著蛇,再割些草把蛇蓋住,兩人便往松林邊上走去。

  松樹林下因為松葉豐富,蘑菇的種類繁多,每次大雨過後,村裡空閒的大人小孩都會一大清早的上山採摘,望林村附近群山眾多,三兩人成群採摘,勤快的人們總能載滿而歸,當然,富裕的人家並不會特地上山採摘,因為近山,蘑菇能賣的價錢並不高,多數人都是晾乾了留著冬天吃。

  松林下能吃的蘑菇不少,松茸、紅蘑、牛肝菌等等,珍珠其實有些記不清,但經過平安的指導,很快,食用蘑菇的種類她都能分辨出來了,隨後兩人也不多話,埋頭采著蘑菇。

  好一陣子後,珍珠站起動了動身體,苦著臉喊道:“哎喲,我的腰喲,累死了,平安,先歇會兒,蹲得腿都麻了。”

  “姐,我不累,我把這些采完先,天不早了,我們得回去了,娘會擔心的。”平安邊采邊應著。

  “……好。”珍珠有些汗顏,這小子是個孝順的孩子,時刻都能記得家中的母親,她撓撓頭沒說話,穿來的和本土的果然還是有區別的。

  天色有些陰霾,秋風微起,松樹林裡光線越發顯得暗沉。

  珍珠這才後知後覺的感受到天氣的變化,她連忙催促起來:“平安,好像準備要下雨了,我們趕緊下山了。”

  兩人匆匆的背好籮筐,一路埋頭急趕,快到山腳岔口的時候,遇見了同樣下山的趙氏姐妹趙彩霞和趙彩鳳。

  兩人看見她們,同樣一怔,趙彩鳳還退後兩步,躲到了趙彩霞身後。

  趙彩霞圓臉杏眼,長相在望林村裡算是頗為出挑,此時她高挑的眉毛帶著些許倨傲,上下打量著珍珠,眼中流露出幾分詫異,“胡珍珠,你的傷這麼快就好了?命可真大,那天不是摔得挺厲害的嘛?”

  珍珠撇了一眼她們,就是這兩姐妹發現了那窩野雞蛋,隨後慫恿胡珍珠下坡去拿,那傻姑娘就這麼一命嗚呼了,才有了如今的她。

  雖說不能把責任全部推到她們身上,可畢竟是因她們而起的,珍珠不想與她們過多牽扯,一把拉過平安,腳下生風般越過她們,直徑向家裡跑去。

  趙彩霞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一溜煙跑得老遠的胡氏姐弟,皺眉惱怒說道:“他們倆跑什麼呀?真是有娘生沒娘教的賤丫頭,跟她說話居然還不理人。”

  “姐,咱們還是快回去吧,娘不是說了嘛,讓咱們先離她們遠些,省得她家把珍珠掉下山坡的事情算到咱們身上。”趙彩鳳和趙彩霞有五分相像,只是個頭矮

人也單薄些,性子沒有趙彩霞潑辣。

  “呸,她掉下山坡為什麼怪我們,我們只不過告訴她野雞蛋的位置,誰讓她自己貪心,明知道斜坡陡峭也敢下去,還敢怪我們,再說,她家那個啞巴娘能說些什麼,她那爹也是個一棍子打不出屁的憨人,怕他們幹啥。”趙彩霞撇撇嘴很不以為然。

  “可是,她奶厲害呀,那臉一板,連娘都害怕呢。”胡老太太王氏終年板著一張嚴肅的臉,村裡的小孩就沒有不害怕她的。

  “…她奶厲害又怎樣,又不是我們害她的。”趙彩霞聲音也弱了下來,嘴裡卻依舊不吃虧,“走啦,管她們幹什麼,一家窮酸樣。”

  趙家算是胡家的近鄰,同樣住在村尾,不過兩家相處得並不怎麼友好。

  趙氏姐妹的老娘田氏田貴枝是個嘴上沒門栓的人,每日裡就喜與人說長道短道人是非,特別喜愛戳別人家的痛處來體現她自己的優越感,趙氏姐妹也隨了田氏的性子,總是以一種看笑話的心態時不時的嘲諷著胡家,母女三人在胡家人眼裡,就是惹人厭煩的存在。

  以往的珍珠沉默少言,每次她們總會以“啞巴生了個半啞巴”來譏諷她,而現在的她一個成人的靈魂實在懶得與她們計較,遇上了能跑就跑,實在沒閒心和她們打嘴扙。

  “兩個討厭鬼。”珍珠嘟囔著,最近耳目聰明,雖然隔了挺遠還能聽見了趙彩霞和趙彩鳳的聲音。

  “姐,她們真的好討厭,上次我和二牛上山碰到她們,硬要和我們在一處挖野菜,一路唧唧歪歪,煩人死了。”平安一臉氣憤,七八歲的男孩喜惡分明,厭煩寫在了臉上。

  “別理她們,就當她們在放屁,以後看見了就離她們遠些,有些人就是喜歡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對付這種人的方法就是忽視她們的存在。”珍珠拍拍他,有些人你越生氣她就越高興,你不理她,沒有著力點她就蹦噠不起來了。

  “嗯,後來我們就跑到別的地方挖野菜,姐,你不知道,那個趙彩霞笑二牛長得又黑又醜,說他以後娶不上媳婦,又說我又瘦又矮是個病鬼,還說我們家就是因為我老是生病才這麼窮的,……姐,你說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可是我最近都沒有生病了。”平安說著有些哽咽。

  珍珠停下腳步,心疼的拉著他的手,安慰道:“平安,她說的當然不是真的,我們家現在雖然有些困難,但是我們即不偷又不搶,靠自己的勞動生活,不要害怕別人說些什麼,窮不是誰的錯,只要我們好好努力,總有一天日子會好過的,你看,我們現在只要把兔子養好,家裡就有了進項,以後日子會越過越好的,至於那個趙彩霞,咱甭搭理她,她家那幾個向來說話討人嫌。”她細心寬慰著他,在這天真活波的年紀不應該承受著這樣的生活壓力。

  “嗯,姐,我知道了,我一定把兔子養得肥肥的,以後賣掉就可以掙錢了。”平安神情堅定的點頭。

  姐弟兩相視一笑,眼看天色越發陰沉,便加快腳步回家去了。

  果然,到家沒多久雨便“劈啪劈啪”的下了起來,姐弟兩站在屋簷下都有些發愁,老是下雨兔子就不能出來活動,兔子不能蹦達興致就不高了。

  兩人回到家時已過了飯點,李氏連忙招呼兩人吃飯,水煮南瓜、酸菜悶黃豆、水煮青菜,珍珠一掃桌面頓覺嘴裡發苦。

  她算是看出來了,她這個娘也是個不善於做飯的,雖說家裡清貧能做的菜式有限,可天天做出來的菜就是一個基本款式,用水悶熟加鹽加油,至於配菜什麼的,大蒜,菜園裡有,但沒見怎麼用過;蔥花,菜園裡有,做面的時候用過一次;辣椒,菜園裡有,一次也沒見用過……

  珍珠滿頭黑線,看來想改善伙食還是得自力更生呀,雖然她的廚藝也不見得有多好,但,好歹多幾樣菜式吧。

  珍珠夾了筷酸菜放進嘴裡,嗯,王氏醃制的酸菜還是不錯的,看來胡家老宅的吃食應該做得比較好,想起筐裡還有條蛇,她眼珠瞄過一臉溫和的李氏,斟酌著開了口:“娘,今天我們在山上打了條黑斑蛇。”

  李氏訝異了一下,連忙比著手勢尋問她們有無受傷。

  “娘,我們沒被蛇咬,這種蛇沒毒,和上次爹捉的那條一樣,姐可聰明了,用一根樹叉把蛇叉住,蛇動不了,後來就被我敲死了。”平安一臉驕傲的挺起小胸脯。

  李氏眉目含笑,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