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十九章老宅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2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珍珠對李氏倒是有些刮目相看,沒有過多的擔心或者責備,當然也可能是她口不能言的原因,無論如何,她寬容的態度讓珍珠感到心安。

  “娘,這蛇是放在家裡煮?還是拿到奶那邊煮嗎?”珍珠問。

  李氏面露難色,她也挺怵這些爬行動物的,即便是死了,依然不敢把它剝皮吃肉。

  珍珠把李氏的為難看在眼裡,於是笑嘻嘻地解圍道:“還是拿到老宅去煮吧,奶老拿東西給我們家,這也算回禮了,這麼大一條足夠我們兩家吃了。”

  李氏聽她這麼一說,還真可以算回禮,拿去老宅煮,別人先不說,她大嫂臉色應該會好一點,於是笑著點了頭。

  雨一直稀稀拉拉的下著,珍珠坐在屋簷下分撿著蘑菇,這半天功夫姐弟兩居然采了大半筐蘑菇,蘑菇特有的鮮美純粹的菌香撲鼻而來,把完好的蘑菇放在簸箕上,破損殘缺的放到另一邊,晚上先把受損的蘑菇吃掉。

  雨天,空氣潮濕,不利於蘑菇的晾曬,珍珠分析完有些發愁,蘑菇太多吃不完,沒太陽又不能曬乾,靠風乾的話時間長不說還會發黑,她倒是聽說過蘑菇是可以烘乾的,可是現在又沒有烘乾機,喲,真傷腦筋,放鍋頭裡烘?溫度太高直接熟了。放炕上烘?炕上溫度有多高?她一個南方人哪知道北方的炕是腫麼回事喲。

  “姐,有兩隻兔子老在撞欄杆,怎麼辦?”平安急衝衝的從雞舍裡跑了出來。

  唉,她就知道,三天沒出籠的兔子肯定煩躁起來了,放下手裡的蘑菇,琢磨了一會兒對平安說道:“它們這是被關得不耐煩了,平安,咱家那柴房空地挺多的,你去把柴火堆在一邊,打掃一下空地,然後輪流把兔子放出去活動半個時辰。”看他聽得仔細,不禁莞爾一笑補充著:“記住,看一看柴房有沒有漏洞,省得兔子跑了出去,那窩剛出生的小兔子就別放出來了。”

  “嗯,嗯,知道了,我這就去把柴房掃乾淨,姐,還是你有辦法。”平安興奮的連蹦帶跳的跑遠了。

  珍珠想了想,進屋裡從空間拿出一把青菜,避開了打掃柴房的平安,給籠子裡的兔子投喂起來。

  籠子裡的兔子如餓虎撲食般,紛紛湧動,沒多會兒,手中的青菜便一掃而空,珍珠計算著吃過青菜的兔子,補足了分量。

  吃完青菜,原本躁動的兔子果然安靜了許多,珍珠長長籲了口氣。

  半個時辰後,雨勢漸停,珍珠拿著裝滿蘑菇的籃子打算去趟老宅,家裡一個口不能言,一個又幼小不知事,都是沒主意的,她去老宅看看,向老人尋問一下關於用炕烘蘑菇的事可行不可行,胡家老太太明理知事,應該能瞭解她的意思。

  “平安,你把兔子放柴房裡關好,我們先去老宅,一會兒他們該做晚飯了。”珍珠喚著一個下午都在搗騰兔子的平安,這小子自打聽了她的話,便一刻不停的伺弄著兔子。

  “哎,姐,我馬上就來。”說著泥猴一樣的平安從後院鑽了出來。

  “……”珍珠看著他滿身滿臉的灰一陣無語。

  無奈,放下籃子,找來一棒子“啪啪啪”的給他拍灰,再讓他去洗了洗臉,和李氏打了聲招呼後,珍珠提著一籃子蘑菇,平安則用一小籮筐提著蛇一起朝老宅走去。

  走在大小不一滿是坑窪的石子路上,珍珠跟著平安頗為好奇的四處打量,農村房子的格局都大致相同,錯落有致的分佈在道路兩旁,此時已接近傍晚,多數人家都升起了嫋嫋炊煙。

  當經過一戶小院時,院裡傳出了聲音:“喲,這不是珍珠嘛?聽說從山上摔下來了,這麼快就好了?”

  說話的是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站在院門邊,手裡還拿著青菜卻興致勃勃的打量著姐弟兩,珍珠想了一下沒記起是誰,便虛應著:“嬸子,我就只是磕了一下,早沒事了,我和弟弟要去奶家,先走了。”說完,不等她說話拉著平安便走了。

  “哎、哎,走這麼快幹嘛呀,跟嬸子說說話先。”婦人尖銳的嗓音回蕩在傍晚的小路上,珍珠皺起眉頭步伐更快的向前行。

  “她是誰呀?平安,姐好久沒進村裡,都把人給忘了。”珍珠詳裝糊塗問道。

  “姐,那是劉二嫂,最愛竄門子打聽事情到處說閒話了,你不記得了?她以前還經常和那個田貴枝一起說咱家的壞話呢。”平安厭惡的說著,這孩子很敏感,對

這些背後說人閒話的人都沒什麼好感。

  “啊,想起來了,原來是她呀。”珍珠假裝想起。

  “平安,對這樣的人不要太在意,舌頭長在別人嘴裡,她們說什麼我們管不了,我們怎麼做才是最重要的,有本事有能力的人是不會害怕別人的閒言碎語的,相信自己努力生活,用心把日子過好,別人說什麼都不重要,知道麼!”珍珠寬慰著他,無論在哪個地方總少不了在別人背後搬弄是非說三道四的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保持一顆平常心,別讓它成為生活的困擾。

  “知道了,姐。”平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珍珠笑了笑沒有再說話,有些事情總是要自行領悟的,道理說得再多,不如自己親身體會,想起以前一部電影的一句話: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上輩子就被這句話戳中要點,淚奔。

  “到了。”平安停在一院門外,朝裡看了一眼,高興的喊道:“奶!”

  “哎,平安來了,快進來,這個時候怎麼跑來了?家裡有啥事麼?”胡家老太太迎了過來:“珍珠也來了,快進來,這雨剛停路還挺滑的,你們小心些。”

  “平安,珍珠,你們咋來了?”翠珠聽聞動靜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奶,二姐,你們看。”平安獻寶一般把手裡的籮筐遞了過去。

  “呀,這不是黑斑嘛,老大一條呢,你們誰捉住的呀?膽子還挺大呀。”翠珠驚訝道。

  “是什麼?是什麼?姐,讓我看看。”一旁的屋裡沖出個皮膚黝黑的男娃,急衝衝的跑了過來,擠開旁人伸頭查看:“哇,蛇,今晚有蛇肉吃了。”

  “平順,先站好,沒看見你三姐和平安嗎?咋不叫人?”王氏虎些臉看著大呼小叫的大孫子。

  “呃,奶,我這不是先顧著看蛇了嘛。”胡平順撓撓頭腆著臉“嘿嘿”笑了一下,“三姐,平安。”

  “哎,平順,這是想吃肉了。”珍珠抿嘴一笑,打趣的看著平順。

  “可不是嘛,咱家好久沒吃過肉了,我都快饞死了。”平順咽著口水大聲說著。

  王氏臉上有些掛不住,沉著臉斥著:“餓著你了還是怎的,前幾日你姥來家裡才殺的雞,咋就沒肉吃了,這沒臉沒皮的也不臊得慌。”

  平順被訓得縮了縮身子,嘴裡嘀咕著:“是哦,姥姥來的時候殺雞來著,可咋感覺好像過了好久了。”

  珍珠看著心酸又好笑,看來這平順也是吃貨一個,不過半大小子吃窮老子,這樣的年紀正當長身體,每日裡總是青菜蘿蔔豆子南瓜的吃著,能不饞肉嘛。

  告知王氏她們的來意,順便把手裡的蘑菇也遞了過去,王氏倒也不推辭,她知道二媳婦膽小不敢侍弄這東西。

  “行,珍珠你們進屋裡和爺說說話,奶去把這東西弄好,一會兒好給你們端回去。”說著提起籮筐進了廚房,翠珠也跟著進去幫忙。

  “三姐,你這麼厲害?還敢捉蛇?”好奇的平順則領著她們進屋裡,以往看著他三姐瘦瘦小小不愛說話,沒想到卻是個膽大的。

  “碰巧而已,平順,你可別為了吃肉跑去捉蛇,好多蛇都是有毒的,被咬到可是要命的,知道不?”珍珠還真怕這熊孩子為了吃肉不顧危險跑去捉蛇。

  “哦,知道,我也不敢捉它。”平順扁扁嘴,他也害怕那些滑溜溜冰冷冷的動物。

  “爺,三姐和平安來了。”平順朝內屋喊了一聲後便跑到廚房看殺蛇去了。

  “哎,進來吧。”厚實沙啞的聲音傳了出來。

  屋內的炕上坐著兩鬢斑白的胡家老爺子胡全福,早年腿腳受過傷,這天一入涼腿腳便不利索,多數時間只能坐在炕上編些籮筐、簸箕之類的物件,等老大他們回來後拿去賣,可以添補一些家用,此時他手裡正拿著竹篾手法嫺熟的編織著籮筐。

  “爺!”平安因不時來往於兩家,與胡老爺子也算親近,沿炕邊坐下看著他編筐。

  “爺,你腿咋樣了?”珍珠關切的問道。

  胡全福抬眼看了一眼珍珠,心裡倒是有些奇怪,這小悶葫蘆也會關心人了,嘴裡回道:“沒事,爺這是老毛病,珍珠啊,你受傷爺也沒能去看一下,你的傷都好了?”

  “嗯,就是磕了一下,早好了,爺您別擔心。”珍珠忍著鼻酸回道,老人僂著背曲著腿雙手粗糙長滿老繭,卻還一刻不停的做著手裡的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