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二十章生財之道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20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沒事最好,以後小心些,你現在也是大姑娘了,得穩重些。”胡老爺子雙手不停頓的編著籮筐,頭也不抬的說著。

  “知道的,爺,你累了吧,先歇會兒再編吧,今天我和平安逮了條黑斑蛇,還采了好多蘑菇,等會兒奶煮好就可以吃了。”看到放置在一旁的編好的籮筐,估計這一整天老爺子一直都這樣坐著,看著老人凹陷的臉頰,僵直的坐姿,珍珠的心揪了一下。

  “爺不累,等把這邊弄好就行了,你們膽子不小啊,還敢捉蛇,不錯,不過,小心別讓毒蛇給咬著了。”老人有些“恨活兒”的毛病,依舊低著頭一刻不停的擺弄著手裡的竹篾。

  “爺,我知道那蛇沒有毒,姐才敢捉的。”小傢伙有些傲嬌的揚起頭,然後像竹筒裡倒豆子般劈裡啪啦的把她們捉蛇的經過告訴了老爺子。

  “能想到這樣的法子,珍珠倒是很聰明呀,平安,你也很勇敢。”胡全福看著珍珠笑了笑,手裡的活停頓了一下,笑意撐著滿臉的褶子。

  “湊巧而已。”珍珠傻笑著回應。

  爺孫三人說笑著,王氏走了進來,看見老人手裡的動作臉沉了下來:“你這死老頭子,早讓你歇會兒,怎麼又編了起來,這從早編到晚要不要命了。”

  “這不是還剩手裡這點活麼。”胡老爺子訕訕的放下手裡的竹篾,朝王氏討好的一笑。

  珍珠心裡暗自稱奇,還真是一物降一物啊,這倔強的老爺子也只有這強勢的老太太才能降得住。

  王氏虎著臉把屋裡的籮筐和竹篾全都收到了另一屋,轉向珍珠的時候才換臉笑道:“珍珠啊,今天你們在奶這吃飯啊,蛇肉在鍋裡燉著呢,一會兒就能吃了。”

  “奶,你給我們盛一碗帶回去就可以了,娘還在家等我們呢,就不在這吃了。”隨後左右看了一眼,只見老爺子和平安說著話,於是話語一轉輕聲說道:“奶,和你商量個事,看看能成不?”

  於是把用炕能不能烘乾蘑菇的問題拋了出來。

  王氏先是驚奇的看了幾眼珍珠,隨後沉思了一會兒,又伸手摸摸炕上的溫度,才謹慎的回答:“這雖然沒試過,但照你這麼說應該能成,可以先試試看。”

  珍珠欣喜,只要王氏支持她的主意,這結果就不言而喻了,笑言:“奶,如果能成,那可是好事,你想想,這蘑菇現在是怎樣的價錢?冬天又是個怎樣的價錢?不過,我們家裡就一個炕,還沒開始燒呢,能在你這屋這先試試麼?估摸著烘上半個時辰應該可以脫水了,溫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這溫度就不好掌握呀。”

  “這有啥難的,那是你沒燒過炕,多燒幾次就能摸著門道了,這幹蘑菇冬日裡價錢確實比現在多上不少,這些天沒有太陽曬不了蘑菇,如果能烘乾確實是好事。”王氏頓了一會兒又悄聲問道:“這也是那個說的?”

  “呃,就是當故事說過,也沒特意的說。”珍珠含糊應著,“說是有些品種能烘乾,有些品種不能。”

  王氏點點頭應道:“行,奶等會兒就試試看,也就半個時辰的事,要是成了可得記你一功了。”

  “哪能呀,這不都是奶的功勞嘛,我啥也沒做。”她笑嘻嘻的回著。

  “你這小猴精兒,奶還能吃了你的功勞不成。”王氏也樂呵的伸手點點她的頭,看著孫女日漸白皙的臉龐又交代道:“珍珠,以後不要向別人說彭大強的事情,她那個外侄媳婦可是個混人,要是聽說彭大強教你這麼多本事,那可不得了,胡攪蠻纏撒潑打滾可她的看家本事。”

  說起彭大強這個外侄兒,原本也是個老實本分的,可偏偏娶個了潑辣無賴的厚臉皮婆娘,彭大強過世前就買好了棺材,又給了他們錢銀辦身後事,可彭大強走的時候他那侄媳婦便耍賴說沒拿過這樣的錢銀,便把彭大強家裡的東西能賣的賣能拿的拿,最後還想把老房子賣掉,就是不肯花錢雇人下葬,最後還是村民們看不過眼請來了村長,在村長的威壓下才勉強披麻戴孝的把程式走完,而他那侄兒從始至終一直低著頭沒敢出聲。

  珍珠心下了然,當即點頭應著:“知道了,奶,以後有什麼主意都是我自己琢磨出來的,我可聰明了,是吧!”

  她一付厚臉皮的樣子惹得王氏繃不住臉的笑了起來。

  “沒錯,可不就是個聰明的皮猴子麼

。”捏捏她的臉蛋,樂不可支的笑著,隨後看一眼正和老爺子玩的歡的平安,又提醒:“記得告訴平安,他人小不懂事別說漏嘴了,我也會告誡翠珠的。”

  珍珠收起笑臉沉穩的點了頭。

  “好了,我去看看肉燉好了沒有,一會兒天該暗了。”王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些心急的向外走去。

  “奶,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平安,你在這和爺說說話,一會兒好了我叫你。”珍珠緊跟著王氏出了正屋。

  還沒走到廚房,陣陣肉香味便撲鼻而來,珍珠下意識的吞咽著口水,摸摸空蕩蕩的肚子,覺得自己前肚皮都快貼到後肚皮上了。

  剛想進去瞧上兩眼,一旁西屋的門突然打開,一個穿著寬鬆長襖的圓臉婦人扶著門走了出來,珍珠一愣神,那婦人扯了扯嘴角說道:“珍珠來了,好些天沒見你了,聽說你從山坡上摔下來傷得挺嚴重的,還請了大夫去瞧,現在看著怎麼好像沒啥事呀?”

  “哦,伯娘好,我沒摔狠,就是磕破了頭,出了不少血,我娘擔心,所以請了大夫來看看。”婦人開口說話珍珠才想起,這是胡家老大的媳婦梁氏,這會兒正以高齡產婦的姿態懷著她人生的第四胎。

  “嘖,農村娃子,哪個不是磕磕碰碰長大的,也就是你娘覺得你金貴,可破點皮也要請大夫。”梁氏撇撇嘴,家裡都窮得叮噹響了,一個丫頭片子磕破點皮出點血也要請大夫瞧,這二弟妹呀,真是不知所謂,哼。

  “老大媳婦,你不好好躺床上休息跑出來幹什麼,大夫可交代了頭三個月得小心養著,你咋這麼不省心。”王氏聽到聲音探出身子,眉頭緊皺看著梁氏。

  “娘,我都躺一天了,這不是聽說珍珠和平安來了麼,我就出來看看。”梁氏立刻收起了心思,小心的陪著笑臉,雖然婆媳相處了這麼些年,她還是挺怵她婆婆的。

  王氏在胡家一向是說一不二的主,胡老爺子和胡家兄弟又都向著她,所以梁氏從來不敢挑戰婆婆的威嚴,就算婆婆明顯偏心幫襯著胡家老二,她也不敢在明面上表露出一絲不滿,好在婆婆不是個胡攪蠻纏不明是非的人,也不會端著架子故意折騰她,這比村裡好些被婆婆折騰得不成樣子的媳婦們處境好多了。

  “這地還濕著呢,你別瞎動,拿個矮凳坐門邊就行了,一會兒飯好了翠珠給你端過去,今天珍珠他們捉了條黑斑,咱家也沾點光吃頓大肉。”王氏叮囑著大兒媳婦,兒子不在家,老頭子腿腳不好,梁氏又要養胎,一家子都要她來操持,她也累得夠嗆,好在翠珠能幹,幫了不少忙。

  “奶,蛇肉燉好沒?還加柴不?”平順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他一直賴在裡面,以幫忙燒火的名義,實則聞著肉香口水氾濫。

  “不加了,再悶一會兒就行了,你可別偷吃啊,這肉煮透了才好吃。”笑駡著回到了廚房。

  “這孩子咋跑裡面去了,平順啊,快出來,別給你奶添亂。”梁氏坐在門口喚著。

  “我不出去,我又沒添亂,我在幫忙呢!”平順大嗓門的回道。

  “這倔孩子,你奶還能少你肉吃不成。”梁氏嘀咕著,見一旁的珍珠朝廚房探了探頭,眼珠微轉詢問道:“珍珠啊,你咋這麼大膽,這蛇都敢捉了,家裡是沒有糧食麼?”

  珍珠回頭看向梁氏,可能是因為懷著孕臉上顯得有些腫脹,膚色略黃頭髮有些散亂,一雙眼珠子不停的轉動打量著她。

  珍珠暗自皺眉,這梁氏在胡老太太面前謹慎溫順,面對她的時候卻總是話裡帶著探究或者帶著刺,想起某星說的一句話:哎喲喂,我一看小丫頭片子還有兩幅面孔。只不過這裡的小丫頭片子變成了老丫頭片子而已,呵呵。

  這麼想著珍珠心裡不由一樂,看著梁氏的眼神也沒了惱意,人嘛,說到底都是自私的,只是自私的程度不同罷了,王氏私下時常補貼二兒子,梁氏心裡有意見很正常,親兄弟也得明算帳,更何況是早就分家的兄弟。

  “伯娘,我家糧食今年足夠了,你放心,奶私下沒給我們糧食,這蛇是湊巧捉的。”珍珠笑嘻嘻的回著。

  “哎,這孩子咋這樣說。”梁氏輕聲斥著,一臉緊張的瞧著廚房的方向,見沒人聽見才舒了口氣,緩聲道:“伯娘這是關心你家,沒別的意思,你別誤會啊。”

  珍珠但笑不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