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二十七章偶遇病弱少年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24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珍珠剛邁進藥鋪,一小夥計便迎了上來,瞧她隻身一人,身後也沒跟著大人,便道:“小姑娘,這是藥鋪,你是要看病還是抓藥啊?”

  “這位小哥,我想問問,你們這有花椒麼?”珍珠臉上掛著笑容,態度從容的問著小夥計。

  小女孩聲音清脆悅耳,臉龐帶著天真甜美的笑容,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大堂邊待客的座椅上,坐著一位穿著湖藍色雲紋直綴,身披狐裘的少年,只見他五官俊秀氣質清貴,端是個俊美少年,可惜臉色蒼白臉頰微陷,一付久病纏綿的模樣。

  此時的他微微倚靠在座椅上,雙目注視著大堂中央,個子嬌小的女孩正抬頭和夥計說著話,臉上帶著微笑聲音清脆可人。

  “花椒?本店自然是有的,只是你光要這一味藥麼?”夥計疑惑的問道。

  “是呀,我只要一些花椒,可以嗎?”珍珠眨了眨眼睛微笑著,依舊一付天真無邪的樣子。

  年輕的夥計撓撓頭,有些為難:“那你等會兒,我問一下掌櫃的。”

  福安堂的劉大掌櫃從小女孩一進門便注意,見女孩口齒清晰落落大方,便從櫃檯後面走了出來。

  “小姑娘你為什麼只需要這一味花椒呢?”劉掌櫃臉上帶著笑,並沒有因為珍珠衣著樸素而輕怠於她。

  珍珠心裡不由點頭,要知道越是知名的店鋪越不會出現店大欺客的現象,越有年份的老店越需要維護自身的聲譽。

  “這是我們劉掌櫃。”夥計說道。

  “劉掌櫃,你好。”珍珠笑著微微躬身,她不大懂得這地方的禮節,只能這般問好,“我家買花椒不是用做藥材的,是用來做調料的,可以賣一些給我嗎?我有十文錢。”

  劉掌櫃訝異,花椒除濕止瀉、健胃殺蟲,他知道西南地區因潮濕悶熱,所以有拿花椒做為調料的習俗,可在本地花椒基本只做為一味藥材,這小丫頭衣著不顯,聽口音也不像外地人,想來應是附近村落的農村女娃,居然會用花椒做調料。

  劉掌櫃心裡好奇便問了出來:“你怎麼知道花椒可以用來做調料?你家都拿來花椒做些什麼菜?”

  珍珠看著一臉好奇的劉掌櫃,也不藏私大大方方的說道:“就是用來悶魚悶肉用的,可以去除腥味。”

  劉掌櫃聽了正欲說話,一旁走近一個小夥計,附耳說了幾句。

  劉掌櫃微微驚訝,眼光飛快的掃過大堂一邊,他很快調整好表情,溫和地對珍珠說道:“小姑娘,我去給你拿花椒,你先到這邊坐一下。”

  說著不等她出聲,便把她領到了大堂邊上的座椅旁,邊上坐著的正是身披狐裘的病弱少年。

  珍珠沒有坐下,只是看著走進藥廚詳裝忙碌的劉掌櫃有些疑惑,好吧,就等他一會兒,要是不賣給她就算了,只能去別家藥鋪買了。

  一轉頭,卻被一片清朗溫潤的目光所吸引。

  面色蒼白的俊美少年,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珍珠略一愣神便移開了目光,英俊帥氣的男人對她沒什麼吸引力,在現代,各色高顏值的男明星不勝枚舉,看多了也就那樣,再說沒事盯著別人的臉看也是件很不禮貌的事情,特別是這樣一臉病容也遮掩不住通身富貴的貴族公子。

  她只想安安靜靜悠閒自在的活著,和高門大戶富貴人家打交道,規矩多不說,各種心機還不能少,要不啥時候被坑了都不知道,她還是老實的爭取做個富貴閒人來得逍遙自在。

  可惜,事與願違,她越是不想理病弱少年,少年越是對她感到好奇,女孩只瞧了他一眼便移開了視線,少年感到挺稀奇,看看嬌小玲瓏的女娃又有些莞然,於是開口:“小妹妹,能問問你買花椒做什麼菜麼?”

  聲音溫柔玉潤,猶如玉石之聲。

  珍珠轉頭望向他,心裡感歎這少年不僅長得好看連聲音也這麼好聽,可惜是個病怏子,冬天還沒到,厚厚的狐裘就穿上了身,體虛畏寒。

  珍珠咧嘴一笑,依舊一付稚嫩不知事的樣子,微微歪著腦袋說道:“這位哥哥,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反正她才十歲,裝嫩裝得光明正大,嘻嘻。

  “是啊,你怎麼自己來藥鋪買花椒?你家大人呢?”少年看著眼前笑容可愛的女娃,估摸著應該才八九歲吧,這麼小居然自己出來買東西,也不怕拐子拐走。

  “他們在前面等我,我買完花椒就回去了。

”珍珠眨巴著眼睛繼續裝可愛。

  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不時忽閃著,少年倒是被小女娃萌了一下,剛想開口說話,喉嚨裡癢意襲來咳嗽隨之而來。

  “咳~咳~咳~……”他轉過頭用手捂住唇,卻壓不住陣陣撕心裂肺的咳嗽聲,一留著山羊鬍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近,從懷裡拿出個小藥瓶,倒出兩顆黑乎乎的藥丸遞給了少年。

  “少爺,您先吃藥。”中年男子從桌上拿起茶杯遞到他唇邊。

  少年勉強壓住咳嗽把藥吃下,卻已咳得面無血色唇色發白。

  珍珠一旁看著不由心生憐憫,年華正當的少年卻被病痛折磨得瘦骨嶙峋,唉!有錢又能怎樣?有些病症還不是治不好,看他白裡帶青的臉色,應是病了很久的模樣。

  珍珠抿著嘴有些無奈,雖然她有心想幫他一把,可卻不能已暴露自己為代價,想想也沒什麼好辦法。

  少年吃了藥後,咳嗽勉強壓抑住,卻已沒了說話的興致,他這咳嗽次數越發的頻繁,馬老太醫的藥也逐漸壓不下去了,他摸著因劇烈咳嗽而疼痛不已的胸口,暗淡的眼神越發的寂寥。

  此時,劉掌櫃拿著包好的花椒走了過來,先擔憂的看了幾眼少年,才遞過紙包道:“小姑娘,給你,這是花椒。”

  “謝謝劉掌櫃,這是十文錢,夠嗎?”珍珠笑著接過紙包,拿出十文錢遞了過去。

  “夠的。”花椒並不算貴,西南地區種植得不少,只是路途遙遠,運費貴些,劉掌櫃看了一眼少年,見他默不作聲,也就收下了銅錢。

  “謝謝劉掌櫃,還有這位哥哥,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爹該等急了。”珍珠臉上帶著微笑,打著招呼。

  少年忍著難耐的咳嗽微微一笑,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和聲說道:“好的,小妹妹,注意安全,快些回去吧。”

  珍珠朝他咧了個笑容,轉身走了。

  邁過門檻,她的身形頓了頓,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神色寂寥的病弱少年,心中輕歎一聲,咬咬下唇,假裝往懷裡摸了摸,拿出一根空間產的白生生的白蘿蔔。

  轉身大步朝少年走近,支起笑臉脆生生的說道:“哥哥,這是我家種的白蘿蔔,可好吃了,送給你吧。”

  說完轉身就跑,她能做的只有這樣了。

  圓滾滾的白蘿蔔在桌上微微晃動,少年隨手抓起,看著消失在門外的身影,不由莞然。

  “這小姑娘挺有意思,居然送一根蘿蔔給少爺,這麼大個的蘿蔔她剛才是藏哪了。”劉掌櫃湊近瞧了瞧,不由“哈哈”一笑,“不過,這蘿蔔種得倒是很不錯,白白胖胖的看著倒是可愛。”

  一直站在邊上的中年男子,卻沒有露出笑容,只滿面哀戚的看著少年,眼睛透露出淒然不安,他家少爺娘胎裡帶來的弱症,身體一直虛弱多病,從小就是在藥罐子裡泡大的,夫人尋遍了天下的名醫也沒能讓少爺健康起來。

  前年的一場突發的風寒便差點要了少爺的命,那年夫人的眼睛都快哭瞎了,好不容易從閻王手裡搶回一條命,身體卻更差了,咳嗽斷斷續續的反反復複,為少爺看病的馬太醫專門特製了這種壓制咳嗽的藥丸,如今也越來越不管用了,這可如何是好呀,要是不能把少爺平安帶回京城,夫人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不同于中年男子滿臉的苦楚,少年因為收到白蘿蔔,沉悶的鬱氣反倒減輕了許多,他手裡輕輕摩挲著沁涼光滑的蘿蔔,感受著來自小女孩的善意。

  珍珠一路小跑回到了胡長貴身邊,胡長貴眼裡透著焦急擔憂,見她安然無恙才露出笑容。

  “珍珠呀,你膽也太大了,怎麼哪都敢去呀,看把你爹嚇得。”胡長林板著臉假裝訓斥著。

  “大伯,我就是去買個花椒而已,又不是去土匪窩,有啥可擔心的,人家還能吃了我不成,他們開門做生意,求得也不過是財,我有錢,人家自然賣給我啦,即便是他們不賣,我去問一下又不會怎樣。”珍珠一付少見多怪的表情,表示他們把事情看得太嚴重。

  被珍珠這麼一說,胡家兄弟互看了一眼,說得好像是他們太過膽小似的。

  胡長林“嘿嘿”的尷尬一笑,道:“你這小丫頭還有理了,也不知道跟誰學的,下次別這樣了,行了,咱們趕緊回去吧,正午都過了,到家都晚了。”

  胡長林活著稀泥快步向前,珍珠也不戳破,笑嘻嘻的跟了上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