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初至 第二十八章閑言

書名:農女珍珠的悠閒生活 作者:千墨 本章字數:32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02


  三人在城門口搭上了一架騾車,車不進望林村,只搭到村口,一人兩文錢。

  珍珠第一次坐這樣的板車,一開始感覺還挺新奇,心想這就是最初級的公共汽車呀。

  可沒過多久她就變了臉色,這時候的馬路多是用土夯築而成,基本上就是東一個坑西一個凹,珍珠一路從左晃到右,又從右晃到左,偶爾碰到塊石頭還顛上幾顛,等到望林村口下車的時候,珍珠也差不多吐了。

  胡長貴一路憂心的看著珍珠被晃得慘白的小臉,等車一停便扶著珍珠下了車,讓她坐在路旁的石頭上緩緩氣,手有些笨拙的幫她拍拍背。

  胡長林倒有些幸災樂禍的笑著她,說她總是一付老成在在的樣子,卻不成想坐個騾車居然坐到想吐,果然還是小姑娘呀。

  珍珠白了一眼咧嘴直笑的胡長林,也沒反駁,她算是看出來了,她這大伯表面老實憨厚其實心裡住著個老男孩,時不時的跑出來調皮一番,這樣想著,珍珠心裡一樂,暈車的感覺頓時減輕許多。

  胡長林被她笑得一陣莫名,想起最近珍珠雖然有些古怪,但人卻膽大聰明不少,今天掙的這些錢可不就是全靠她的功勞,小姑娘臉皮薄,自己實在不應取笑於她,於是,他有些懊惱的賠笑道:“珍珠啊,這官道坑坑窪窪甚是不平,其實大伯也被晃得頭暈。”

  說著撫額一付頭暈的樣子。

  頓時,珍珠被他拙劣的演技弄得“噗嗤”一笑,正欲開口說話,官道與村口的岔道上拐進一輛牛車,車上坐著一老一少兩男子,車頭趕車的老者看見村口的三人,熱情的招呼著:“長林、長貴,你們在這幹啥呢?”

  “喲,是趙三叔,我們在這歇歇腳呢,你和鐵錘這是打哪回啊?拉了這麼些東西?”胡長林出聲寒暄著。

  趙三是望林村長趙文強的表親,家境殷實兒女眾多有田有牛,算是村裡的大戶,趙姓是望林村的大姓,三分之二的村民都姓趙,所以村長的位子一直是趙氏家族擔任著。

  “這不是入冬了嘛,今年我家秋糧打得多,所以拉了一批去鎮上賣,買回來一些棉花細布,家裡娃多冬衣得提前準備。”趙三趕著牛車晃悠悠的走近。

  胡長林看著走進近的大黃牛,眼神透著羡慕,他摸了摸健壯憨實的牛背,道:“真羡慕你老人家呀,你家地多田肥,糧食自然打得多,這大黃牛健壯厚實也能幫上你不少忙吧。”

  對於長年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來說,能買上一頭健壯的耕牛是多麼讓人羡慕的事情。

  “哈哈,大黃確實是家裡的好幫手,要沒它我家那十五畝地哪能耕得完。”趙三摸摸黃牛背,又笑著說:“長林,你兄弟兩一起買上一頭牛也合用了,自己不用那麼辛苦了。”

  “唉,一頭牛至少也要七八兩銀子,哪有那麼容易。”胡長林歎了口氣,再看著從板車上下來的身材扎實的小夥:“鐵錘,這才多久沒見,個頭咋竄得這麼高了,長得比你爺都高半個頭了。”

  “嘿嘿,長林叔,我這不是正長身體麼。”趙鐵錘是趙三的大孫子,今年也才十五歲,身材結實個頭也高。

  “喲,你都不知道,這小子現在可能吃了,一餐最少得吃兩大碗飯,這飯量老趙家的糧食都快給他吃光了。”趙三假意抱怨著孫子,其實心裡高興得很。

  趙鐵錘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著。

  兩家人閒聊寒暄了一會兒,趙三便邀請他們三人一同坐牛車進村,胡長林婉言謝絕,趙三住村子東邊,進了村便要拐彎走小道,他們回去得走直道,不順路。

  於是,趙三趕著牛車先走了。珍珠歇了一會兒也緩了過來,三人背起籮筐朝村裡走去。

  村口有棵合抱粗的百年老榕樹,長勢非常旺盛,遠遠看去就像一把綠色的大傘般,枝繁葉茂四季長青,榕樹下不規則的石凳圍成了圈,農閒時,此處便是村民們的聚集處。

  這個時辰已是正午過後,樹下稀稀落落地坐著不少歇腳閒聊的村民,三五成群的圍在一起閑嘮家常。

  遠遠的便有眼尖的村民看見了他們,還未等他們走近就招呼起來。

  “長林,趕集回呀?”

  “長林,發財了,都買了些什麼呀”

  “長林,下次去鎮上打散工帶上我家漢子。”

  異口同聲的都是喚著胡長林。

  珍珠和胡長貴不

約而同的往後退了幾步,珍珠不大記得這些村民,也不喜歡湊這些熱鬧,她轉頭看胡長貴,發現他她爹頭低得更下,一張臉全部用頭髮遮掩起來,僂著背一言不發的待著,珍珠看著心不由一抽,這是受了多少閒言碎語啊,把人打擊得連頭都不敢抬。

  珍珠冷冷的掃了幾眼那些圍觀著她們,並指指點點的人群,心裡怒哼了一聲,拉過他爹撥開人群,大步的走了。

  “哎,珍珠,等等大伯,哎,我先走了,得空再聊啊。”胡長林與相熟的村民打了招呼,拔腿追了上去。

  胡長林自然知道胡長貴受到的待遇,當年長貴為了救自己而受的傷,他怎會不難受,可嘴長在別人身上,哪能管得住呀,也不能因為這樣和村裡的人都斷絕來往,要知道遠離人群孤立的生活可不是件好事,有家有娃的,以後男孩要娶妻生子,女孩也要擇人待嫁,這些都離不開村民,再說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碎嘴愛說是非的。

  一路沉默回到了老宅,王氏笑著迎了上來,卻見三人臉色都不怎麼好,便出言安慰:“一次沒賣出去也不打緊,等集市的時候再去,那會兒人多一定能多賣幾隻。”

  “呃,娘,兔子都賣出去了,這是賣兔子的錢。”胡長林從懷裡掏出錢袋遞了過去。

  王氏接過,還挺沉,看來賣了不少錢,於是疑惑道:“兔子都賣了是好事,珍珠,你臉色咋這麼沉呀,是受啥委曲了,告訴奶,奶給你做主。”

  珍珠看著王氏擔憂的表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這麼大一個人卻為了這些閒話影響了心情,有句詩詞不是這麼說麼: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自己境界不夠啊,小小的磨礪算什麼,只要自家實力夠強大,一切流言蜚語便都是紙老虎。

  珍珠打起精神,看了一眼旁邊有些瑞瑞不安的胡長林,微微笑了起來:“奶,沒事,就是坐車回來給晃的,那路一坑一窪的晃得人難受。”

  她左右搖晃動作誇張的比劃著。

  王氏恍然,心疼的摸著她的頭:“可不是嘛,咱們那條官道可真該修修了,上次奶坐車去鎮上,也被晃得難受。”

  “他爹,你們回來了,咋樣了?兔子賣出去了嗎?”梁氏小心的從西屋探出頭。

  “哎,不是讓你待屋裡別亂動麼,咋又出來了,待會兒回屋再說。”胡長林嘴裡輕斥著,手腳卻飛快的跑過去小心翼翼地扶住著她。

  珍珠放下背籮:“奶,二姐呢?”

  “翠珠和平順都在你家裡呢,幫著平安喂兔子,這都過了響午了,你們吃過飯沒有?”王氏看著胡長貴問道。

  “沒呢。”胡長貴道。

  “哎喲,就知道你們不會在外面吃,好在我留了飯,快,洗洗手先吃飯。”說著快步跑到廚房端菜去了。

  經王氏這麼一提醒,珍珠才驚覺他們三人這大半天才吃過一個饅頭,頓時有種饑腸轆轆的感覺。

  一碗飯下肚後,珍珠才籲了口氣,王氏飯食做得好,一盤辣椒炒酸菜酸辣爽口,水煮的南瓜咸淡適宜,很合她的口味,就著酸菜她都能吃下一碗米飯。

  “奶,你炒的菜真好吃。”珍珠放下碗後真心稱讚著。

  王氏正在一旁的矮桌上數著銅錢,聽了這話樂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咧著嘴角笑道:“好吃就多吃些,只可惜今天沒買肉,這酸菜裡再加些肥肉就更好吃了,你大伯剛才買回來的肉,等晚上奶多炒一盤給你家送過去啊,長貴,你也多吃點。”

  說起肉,珍珠想起自己筐裡的豬下水,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回家自己弄,家裡靠近水源比較方便,豬下水需要清洗多次才能洗乾淨。

  “奶,今晚別煮太多菜了,等會兒我在家弄幾樣新鮮的吃食,我讓二姐給你們端過來。”珍珠笑著提前預告,她也不怕做不好,獨自生活多年,做飯的經驗還是不少的,只要把豬騷味清理乾淨,做出來的味道差不到哪去。

  “喲,我們珍珠會做菜了,這可是件大好事呀。”王氏喜笑顏開的說著,又對坐在旁邊的胡老爺子笑著:“行,今天,奶和爺就等著吃珍珠做的新鮮吃食了。”

  旁邊,剛放下碗筷的胡長林聽了這話不由嘴角抽了抽,心裡嘀咕著:什麼新鮮吃食,不就是豬下水麼,臭哄哄地能有啥好吃的。這話他當然不會說出口,只能偷偷瞄一眼珍珠,心裡腹誹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