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一章一別江湖(1)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26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史書如是記載。

  五國亂世,兵荒四起,硝煙層出不窮,黎民塗炭不斷……

  殷國君主楚鐘仁親率仁義之師,平四海,定天下,建朝綱,終成一代霸業。

  定康六年,七月初十。

  明國帝都,日月城。

  本是無月的暗夜,漫天的火光映亮了城牆的牆垛,呼嘯的鐵蹄在城外肆意的踐踏著,漫天遍地都是飛舞的火箭,刺耳的喊殺聲似乎將星空撕開一道深不見底的裂口。

  一面是洶湧如同海潮般的沖車和雲梯,一邊是密集如流星一樣的滾木礌石。

  慘叫聲,嘶吼聲,鮮血飛濺聲……

  守城的殘卒早已渾身浴血,攻城的大軍卻前赴後繼,擂鼓聲震天,火光的映照下,整座城池仿佛在遍佈鮮血的大染缸裡面暈染過一遍。

  浴血奮戰的士卒從城樓的護牆上絡繹不絕的隕落,肉體墜入大地,粉身碎骨化為亡靈,淒慘的畫面慘不忍睹,戰爭還在繼續,雙方人馬隔著險固的城牆奮力拼殺,兵刃交接後沒入肉體的哀鳴不絕於耳。

  一名攻城的士兵揮舞著長矛沖上了城樓,轉瞬間被一位守城的士兵一刀斬下了頭顱,飛湧的獻血將星光灌溉成一片鮮紅,那位守城士兵又在下一瞬被數道利箭穿胸而過……

  血腥而悲壯的畫面在城牆的四方同時上演,彼時整座日月城已經被四面合圍,城中斷糧月餘,每個人都明白,這一戰意味著必敗,而所有的士兵此刻都已經視死如歸。

  裝備上的差距,士氣上的差距,實力上的差距,讓這一場戰爭從開始便失去懸念。

  城外十裡,裝備精良三軍方陣嚴陣以待,望著前方漫天的火光隨時準備策應,為首的大將身披金甲手持長刀,一臉運籌帷幄的姿態,回蕩在耳邊的喊殺聲湧入他的耳廓仿佛化為了世間極美的樂章。

  日月城是明國王權所在的最後一道屏障,這一戰結束,宣告著一個舊時代徹底的終結,另一個嶄新的輝煌時代徹底崛起,而他,將成為開國元勳,世世代代蒙受皇恩,榮華富貴萬世不竭。

  攻城的沖車終於撞開了早已搖搖欲墜的城門,信號兵揮動著手上染血的旗號,螢光色的信號彈奏響在夜空,正在幻想著自己榮耀加身的錦繡前程的大將軍見到了信號彈,一抹狠厲的獰笑慢慢漾開在他的嘴角。

  手中長刀揮舞,大軍如鋪天蓋地的洪水浩浩蕩蕩的發起衝鋒……

  明國皇宮,靖炎殿。

  身穿龍袍的男人默默的站在純金的龍椅之前,落寞的身影顯得孤寂蕭索,佈滿血絲的目光滿是淒涼的望著宮外火光彌漫的天空。大殿的門口,十幾名持刀的御前侍衛瑟瑟發抖的全神貫注屏息以待,他們的臉上無一不刻滿絕望。聽著交戰的拼殺聲,外面的軍士似乎已經無法抵擋那些鐵蹄的踐踏,很快,整個皇宮都會陷落。

  大殿的正門被猛地推開,一位銀袍銀甲的將軍率領幾名渾身染血的殘兵面色倉皇的來到了皇帝身前,紛紛跪拜在地。

  “陛下,敵軍很快就會攻到這裡,卑職懇請陛下移駕。我等誓死定當護衛陛下周全。”為首的將領語氣焦急的說道。

  皇帝一臉淒涼的苦笑:“自古成王敗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跑的掉嗎?”

  “陛下!”兩行清淚在將領的臉上滑落,看著錦繡江山落入他手,他的心中浮現起無邊的仇恨和不甘。

  “刑將軍,事已至此,朕早已無話可說,只是想不到,大明國百年基業,卻毀在了朕的手上……”皇帝說著,仔細的打量著這座宮殿的磚瓦牆柱,每一幅壁畫,每一道佈景,微微抬起頭,臉上竟默默的垂淚。

  士兵和侍衛們隨著皇帝的悲訴紛紛落下了淚水,皇帝輕輕閉上雙眼感歎著。

  “人生一世,那麼多人自詡英雄,追求至高無上的權力,可是直到你坐到了權力的最頂峰才恍然大悟,原來野心是這世上最可怕的洪水猛獸,刑將軍,你對大明忠心耿耿,大明卻負了你。”

  “陛下,陛下對臣知遇之恩,臣……萬死難報!”刑將軍的淚水在臉上縱橫。

  “從此世上再無大明。”皇帝說完便默默的走下皇位的階梯,亦步亦趨的朝著殿門的方向踱步而去,越過那些跪拜在地上忠義有加的身影,“大殷要的是朕的命,你們不必陪葬,刑將軍,你若當朕還是你的君主,就替朕完成最後一個心願,將晨兒……撫養成人吧。”

  “陛下,陛下

……”刑將軍跪著雙膝在地上攀爬,想要勸說皇上離開皇宮,可是望著皇帝毅然決然的背影,他的心底僅剩徒勞的歎息和滿懷的心痛。

  太子宮御花園,血紅色的海棠花如同此刻徜徉在周圍的血海,遍佈血污的屍體堆中,邢瑛將年幼的太子緊緊壓在身下,四周是堆積如山死狀淒慘的屍骨,整個宮廷此刻都已經淪陷,淒厲的夜空被血色和火光染紅。

  屠殺還在繼續,刀光劍影之中,不斷有身影在一片恐慌的慘叫聲中接連的傾倒……

  他躲在邢瑛的腋下瑟瑟發抖,瞳孔中倒映出的慘像讓他幼小的心靈逐漸的分崩離析,沒有親身經歷過之前,他從不知道,戰爭原來是這麼可怕的東西,看著那些昔日陪伴著自己的宮人在一瞬間血流成河化為烏有,他仿佛在那一瞬間變成了一具失去魂魄的木偶。

  邢瑛滿目恨意的看著外面屠殺的慘景,滔天恨意的驅使下,下唇已經被他的牙齒咬出一道深刻的血痕,摟緊了懷中的太子,他在少年的耳邊輕語:“殿下,今日血海深仇,你一定要銘記在心,楚家……是我們大明不共戴天的仇人,有朝一日,你一定要讓他們為今日之舉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日月城一戰,明國徹底土崩瓦解,大殷蕩平了南征的最後一個強敵,從此掃並四合,逐鹿中原,一統江山。

  十日後,殷國君主楚鐘仁順天意繼九五,改國號殷,定年號正順,史稱,殷太祖。

  八年後,殷國帝都,瓊花城。

  繁華的宮闈,笙歌燕舞,陡峭莊嚴的圍牆之內是數之不盡的瓊樓玉宇,又是一年春暖花開時,宮中的海棠花殷紅一片,如此繁花盛景,堪比天上人間。

  樂師奏鳴青銅號角,文武群臣沿著宮苑的左右兩側有秩序的入朝參聖。

  六尺寬的朱漆沉香木大門,鏤刻著栩栩如生的金龍,楠木的殿門莊嚴宏偉,雄麗的金匾上書著精美的正楷“順德殿”,沿著內嵌金珠的碧玉長階進入金黃色琉璃瓦的大殿之中,四角高聳的蟠龍金柱雕鏤著遠山黛隱般精美細膩的圖騰花紋。

  滿朝文武相繼入殿,巨大的黃金熏爐之上是一排排溫潤閃耀的白玉階梯,兩側檀香木雕的的扶手繡著龍鳳呈祥的徽文,位於大殿主位的金漆雕龍寶座上,一位身著錦繡龍袍的王者正襟危坐,莊嚴肅穆的目光將台下群臣的卑微與恭敬盡收眼底。

  太祖皇帝崩殂,太子即位至今剛好一年,殿內此人便是先皇楚鐘仁的長子儲君,現大殷孝武帝楚光瀚。

  上朝的鐘聲緩緩奏響,殿內外群臣面向聖君匍匐而臥,口中齊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呼聲之嘹亮擎天撼地,上達雲霄,下抵深谷,三千寰宇盡囊其中。

  端坐龍椅上的王者雙手微抬起,面向群臣道:“眾愛卿平身。”

  “謝陛下。”隨著滿朝文武的又一聲呼喚,跪拜在地的身影依照座次緩緩起身。

  楚光瀚的眉目之間閃過一絲悅色,面向群臣道:“承蒙先帝天恩,自朕登基以來,四海升平,天下成一統之大趨,朝廷勵精圖治,一面減緩賦稅,一面大量引入賢臣良將造福社稷,眾位愛卿為我大殷江山屢建功勳,當屬勞苦功高。”

  群臣紛紛垂首,內閣宰輔蘇定坤跨步出列道:“臣等世受皇恩浩蕩,理當為江山社稷肝腦塗地以報聖恩。”

  楚光瀚眼含淡笑:“蘇愛卿言重了,朕仍屬年少不經事,多數朝政事務還望眾位元愛卿多多直言善諫,共同扶持我大殷江山。”

  又一片萬歲的齊呼聲中,楚光瀚點名詢道:“聖恭閣杜愛卿何在?”

  一位身穿黑色正三品官服的中年男子邁出群臣之列,躬身禮敬道:“陛下,臣在。”

  此人便是大殷朝廷最高執政機構“六閣”之一聖恭閣大閣領杜儒康,健碩威武的身軀一身錦帽華服之下,嚴肅的五官嵌著凜然的雙目,兩鬢的長髯如兩道微波中的綠柳,明明是一位文官,身上竟難掩那一種肅殺之氣。

  楚光瀚側目道:“為慶先帝庇佑,朕欲親臨封禪大典,為我大殷子民祭天祈福。如今再過半月,便是朕登基正滿周年,朕問你,封禪大典相關事宜可否妥當?”

  杜儒康再拜頓首:“啟奏陛下,兗州使月初來信,封禪大典相關事宜均已盡數穩妥,泰山行宮,封禪台相繼竣工,如今兗州上下大小官吏只待天恩臨幸,此次大典萬民矚目,必將載入史冊永世流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