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四章一別江湖(4)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16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然而回過頭,卻看見身後除了一排排的人山人海,根本沒有半個可疑的人影,愁眉不解之間,忽聽到人群之後傳來一陣淡然清雅的聲音:“已經有錯,卻又知錯不改,明知是錯,卻又一錯再錯,今日若不是姑娘靈秀慧眼,豈不是白白冤枉了一個好人?而你非但毫無悔意,竟然妄圖對姑娘發難?”

  少女拍撫著驚魂未定的心口,正想著剛剛不知是什麼人出手相助的時候,人群之後竟然傳出一道這樣的好聽的聲音,少女的面色不禁癡凝,這聲音潤雅如璞玉,明澈如清泉,聆聽在其中,就好像身著幽林竹海之內,手握一杯香茗,倘佯在燕歸葉落之間,身心都得到舒緩。

  少女自服侍小姐至今,已有五六春秋,她一度只覺得普天之下只有小姐的聲音是最美的,如今竟然能夠聽見這般至美至雅之音,如笙竹餘音,似篳篥繞梁。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那一襲白衣屹立于人群之後,隨著一陣當歸黃芪般的草藥清香,白衣的少年緩緩踱出人群,人們望著驚世駭俗的少年竟然紛紛驚豔,勝雪的白衣之內仿若天山雪蓮一般的冰肌玉骨,一對炯炯神韻的明眸如玉石一般溫潤輕柔,清秀的劍眉柔和中蘊藏著堅韌,纖薄的雙唇帶著一種渾然的純淨,言談之間,嘴角始終暈散著那一抹醉人的淡笑,看著他的笑容,恍如落霞與孤鶩齊飛。

  氣宇不凡的少年讓王掌櫃瞬間沒了氣勢,茶盞撞在後背到現在還酸麻不止,王掌櫃雖然不是練家子,但見少年款款而來的步履輕盈而不失矯健,加上剛剛擲出茶盞的手法,定然武功不俗,自己若再膠著下去必然吃虧。

  少年一路來到少女的面前,目露關切的問道:“姑娘安恙?”

  少女見了這人,雙目不禁微微發愣,少年談笑中眸間始終散不去那一股靜雅,宛若清雪拂塵般的氣質更是令她驚豔不已,只是這麼靜靜的看著少年的笑容,恍如風煙俱淨,天山共色,近距離的望著少年精緻無暇的面龐,皚如山上雪,皎若人間月,這般驚似天人的容貌,少女的腦海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家的小姐,原來世間除了小姐之外,竟然真的還有如此聖潔不染的人。

  “多謝公子相救。”少女滿懷感激的微微屈膝道。

  少年觀她並無大礙,於是轉過頭再次看向了王掌櫃,彼時王掌櫃兇相畢露,早已淪為了眾矢之的,周圍的百姓不斷的指責痛駡,王掌櫃卑躬屈膝的橫臥街頭。

  少年見狀,便上前勸解了眾人,待王掌櫃起身之後柔聲道:“你身為一店之主,更是家中的頂梁,妻兒的顏面,如今為了私利卻不惜誣陷他人,送官法辦事小,怕的是你日後如何面對鄰里,如何面對家人?”

  王掌櫃一聽,心痛和悔恨的淚水順著臉頰淌了下來,坐在地上鬼哭狼嚎:“我也是被一時鬼迷了心竅啊,倘若再給我一次機會,定然不會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啊。”

  這少年見王掌櫃也是誠心悔悟,心中頓生惻隱,於是對周圍的人群拱手道:“各位鄉親,容我一言,王掌櫃毀老伯的清譽,本來理應送審,但是好在挽救及時,誤會得以及時理解。想來王掌櫃若真是有意悔改,晚輩願以個人名義,請求大家給他一個機會。”

  眾人觀這位少年不禁貌色不凡,而且所據談吐字字珠璣,三言兩語之間竟豎起一道無形的威信。人群中有熟悉的人早已認出了少年的身份,不禁驚呼道:“這不是懸壺醫館的黎公子嗎?”

  甫一出口便惹來陣陣驚歎,在場人中就算不識得者也聽過少年的名字,於是紛紛肅然起敬。

  然而看著少年企圖原諒王掌櫃,人群中自有替鄧老伯忿忿不平者:“你說原諒就原諒,那老伯蒙受的冤屈豈能這樣一了百了?我們要給老伯討個說法!”

  隨著這人的呼聲,四周漸也跟著吆喝起來,少年面向人群再次一笑:“晚輩這裡,倒是有一個主意,既能讓王掌櫃和鄧老伯消除彼此的誤會冰釋前嫌,又能讓王掌櫃的聲音更加紅火,鄧老伯的生活更加富裕。”

  眾人聞言紛紛好奇,若是有這樣一箭雙雕之美,要他們原諒王掌櫃卻也不難。

  少年笑道:“今日之事,全因王掌櫃嫉妒鄧老伯的技藝高超,那如果,王掌櫃肯花費傭金招聘鄧老伯作為你茶點鋪

的糖人師傅,是不是能夠幫助兩位解決所有的難題呢?”

  少年的話語讓眾人的眼前頓時一亮,這簡直就是成人之美的善舉,這樣一來,永樂茶點鋪就會因為鄧老漢糖人的加盟生意越來越好,而鄧老漢也會因為有了王掌櫃的庇護更好的發揮自己的長處,而且被王掌櫃收留之後,他的生活現狀勢必會提升一個層次。

  “好!”人群中有人鼓起掌,隨後大家紛紛鼓起掌。

  少年便笑著問那二人:“不知你們二位覺得意下如何?”

  王掌櫃和鄧老漢紛紛點頭贊同,鄧老漢更是對少年千恩萬謝,鄧老漢激動的對著少年不斷作揖:“今日多謝公子的一番成全,老朽無以為報!”

  “老人家您千萬別這樣。”少年急忙扶起了老人,隨後溫和言道:“晚輩不過舉手之勞,您真正應該感謝的是這位……誒?”

  少年本來想說若非不是剛剛那位少女解開了謎團,此刻二人勢必爭論不休,可是當少年回眸相視的時候,人群中哪裡還有那個翠綠羅裙的窈窕身影,眾人也才紛紛回神,剛剛只顧責備王掌櫃,那個姑娘什麼時候離開的竟然都不知道。

  “多好的姑娘啊,做了善事竟然不等一句道謝就全身而退,單是這份淡泊就足以讓我們稱頌了。”人群中不斷響起了人們對少女的感懷和欽佩。

  王掌櫃則更傾向于對少年的感恩,若非他的勸解,自己此刻早已經面見官府了,所以王掌櫃對少年如同看待恩公一樣:“敢問公子姓名出處,日後我定當拜訪以謝公子今日之恩。”

  少年淡雅的笑容如同荷塘間的粉瓣悄然綻放,便對王掌櫃輕聲謝絕:“晚輩成人之美,微微薄舉不足掛齒,你若真要謝我,便從此全心全意,做個好人吧。”

  言語之間,王掌櫃再回首,短短瞬息少年翩然出塵的姿影早已略開百步之外,眨眼之間竟然消失不見,空氣中只留下了一幫震驚不已的人群,以及那些清淡而舒心的草藥馨香。

  翡月樓,乃是整個兗州最大的酒樓,坐落在泰安城最繁華的街市中心,遠遠望去便見一座鶴立雞群的青堂瓦舍,勾棱簷角的搭繕極盡天工巧奪,瓊樓之上廊腰縵回,雕花的玉欄之內便是熱鬧的酒席,店小二激昂的傳菜聲在各個樓層之間回蕩,推杯換盞的交錯更是顯得這座歷史古城的繁華昌榮。

  頂樓之內最為僻靜的一處雅間之內,輕輕的撩開面前那扇水晶珍珠的簾幕,緩緩踏入如夢至幻的樓閣,周圍雕花的窗櫺都是上好的沉香海棠木,雅間之內鋪就著幻海明月般的金絲軟絝,軟絝之上刺繡著朵朵盛放的白蓮,連窗櫺前的紗帳都用銀線精心的編織著春波碧草,偶有暖風拂過雅間,在藍田暖玉的茶杯中片葉不沾身的略過,帶動一室的芳香。

  雅間外的扶梯上響起一陣急切而輕盈的腳步聲,雅間內的人遠遠便聽到了那對珊瑚耳墜兒叮噹作響的聲音,隨著她將手中的茶盞緩緩放在桌上,那道綠蘿一般巧笑倩兮的嬌美倩影早已踱至她的面前。

  “小姐,小姐,我真是太佩服您了,遠在這翡月樓的高間之上,竟然僅憑道聽樓下的那些細碎的爭執聲音就判斷了那王掌櫃掩人耳目的手法,天上地下,念兒只佩服您一人。”

  這名喚念兒的少女,正是剛剛言出驚人替鄧老漢解圍的女子,只是想不到,原來她的背後早有高人指點,竟然能夠端坐在危樓之內,憑藉市井上的爭吵間遙遙傳來的三言兩語就在須臾之間推斷出了整個事情的始末。

  面前的人伸出纖柔如同畫卷般的玉手一點點的在餐桌上摸著茶壺,摸到以後便輕輕為念兒斟茶以鼓勵她的勞頓:“我雖推理出了事實,但是若沒有你在其中機智的斡旋周轉,事情必然沒有這麼快就結束。念兒,你今日又多了一件善舉。”

  此刻剛好一陣微風漫進雅間,將她散落的鬢髮輕輕掀動,少女不經意的抬手撩起吹亂的髮絲,僅僅這一個動作,便讓念兒不由得因少女的優美而凝住了目光。

  少女的年齡比念兒尚要年幼一兩歲,此刻身著一襲芙蓉色錦絲廣袖羅裙,垂落直至腰間的秀髮如同錦緞的裙擺,束挽的髮髻邪映一隻柳葉珠釵,清雅華貴。鑲絲的領口之間若隱若現一點凝滯般的茭白,那是一種淩駕在所有高貴之上的淡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