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八章歲月相逢(3)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18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念兒想著小姐近日定是因為泰山封禪的事情攪得心緒不寧,所以才忘了她的事情,於是臉紅著扭扭捏捏的開口道:“小姐……您忘了今天是日子了……”

  楚瀾裳正疑惑著,今天明明是十三啊,忽的恍然大悟過來:“瞧我這記性,把這麼重要的日子都給忘了,念兒,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記得早些回來。”

  “嗯,小姐,十裡鋪的夜市有賣石榴的,等念兒回來買給你。”念兒笑著傾身輕輕抱了抱楚瀾裳,於是像個小兔子一樣蹦蹦跳跳的跑出了門,餘下楚瀾裳坐在親臺上目光空洞的望著她離去的方向無奈的笑著。

  說到念兒在自己身邊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八年來兩個人一直都在這泰安城過著隱世般的清靜生活。可是自從四年前開始,念兒每個月十三的晚上都要出一次門,起初的時候楚瀾裳還有些好奇,但是念兒卻從來不說,隨著楚瀾裳的淡泊,這種好奇心也久而久之的散了去。

  “莫不是,認識了哪位元官家?”楚瀾裳竟被自己的心中突兀的想法怔了一笑。

  其實也莫怪楚瀾裳這樣想,念兒生性伶俐,天真可愛,心靈手巧不說相貌又極為出眾,十七八歲本來就是嫁娶不須啼的年紀,就算有了戀人也不足為奇。想到這裡,楚瀾裳不禁琢磨著,念兒的終生大事,自己卻要給她好好的擇一處歸宿。

  其實楚瀾裳說念兒心靈手巧絲毫未加吹噓,這麼多年,自己的飲食起居都因念兒的精心佈置而面面俱到,從自己的妝容發飾,到隨身飾物,包括自己四季的服裝,都是念兒親手縫製,雖然楚瀾裳雙眼看不見,但是她卻能夠強烈的感受到念兒做出的首飾和衣裳一定是美到極致的。

  楚瀾裳的雙手正欲扯過薄紗將琴台蓋上,無意中卻摸到了身下的蒲團之旁的一樣異物。輕蹙柳眉之際,楚瀾裳將其握在手中輕輕摸著,輕柔的觸感仿佛入手即化,上面還帶著一絲馨香,料子裡面則是一些堅硬的棱角,於是唇角便再度湧起一抹無奈般般的笑容。

  “念兒這丫頭啊,真是馬虎的緊,還說要買石榴回來,錢袋掉在這裡都渾然未覺。”楚瀾裳淡笑著呢喃,隨即抓起念兒隨身的那枚秀了雙碟的百褶綢縐紗荷包,拾起了身邊的玉杖便趿著輕盈的腳步尋了出去。

  天階月色,十裡鋪的夜市傳來陣陣的桂花芳香,夜市的攤位竟越發的熱鬧起來,商販們盡情的吆喝聲穿插在影影倬倬的客流之間,燈火闌珊,夜景繁華。

  黎曜塵從兗州府離去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晚。沿著街市上行直走了下了小橋,一路上荷風陣陣,感受著微涼的月色落在心頭,黎曜塵忍不住放慢了步履,隔著運河憑欄遠眺,看著遠處輝煌繁盛的景色,又想到了邢叔叔畫地為牢的仇怨。

  戰火重臨,就算奪回王權,受苦的還是百姓而已。

  黎曜塵的心中不禁染上一絲淒涼,史書只會為了那些在亂世中脫穎而出的英雄豪傑歌功頌德,又有誰會真的去描繪百姓苟延殘喘在戰火中的民生疾苦。一將功成,萬骨枯。

  黎曜塵恍惚之際,耳畔忽然又傳來了一陣陣激烈的吵鬧聲,黎曜塵不禁收回目光望向近處,只見不遠處的街邊,燈紅酒綠的淩波苑門口,一男一女似乎正在激烈的爭執著什麼。

  這淩波苑便是泰安城之內唯一一家的輕青樓,裡面大多都是苦命的女子,身不由己,流落紅塵。不同於世俗看待她們所生出的鄙夷的目光,在黎曜塵的眼中,只覺得那些女子身世可憐,所謂煙花之地,又有誰是出自眷戀才留在那裡的呢?

  湊過前去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淩波苑的少保正在拉扯著一位妙齡少女往店門裡面拖著,那位少女聲淚俱下的懇求著,那少保面目猙獰的呵斥:“你哭什麼哭,怪就怪你命苦,是他輸了賭債才答應我把你賣進青樓抵債的,父債子還,還是好好感謝你那個偉大的親爹吧。”

  少保粗暴的厲吼聲已經引來了一大片的圍觀群眾,眾人都認出了這位少保是鄉紳家裡的孩子,平日仗著老爹的勢力,在這一帶作威作福慣了。那小女孩跪趴在地上不住的苦求,兩道醒目的淚痕讓周圍的路人都不禁為之動容,可是那位少保偏偏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竟然女孩直接推到在地強硬的拖行。

  黎曜塵見了此景頓時有

些微微不悅的淡淡皺眉,正要出手制止的時候,人群中早有抱不平者圍住了那位橫行霸道的少保:“就算她的爹欠你錢,你也不能這樣報復在小姑娘身上啊?這世道難道沒有王法了嗎?”

  “對啊,冤有頭債有主,誰欠你錢你找誰去,在人家小姑娘身上撒氣算什麼英雄好漢?”

  另有一位年長的老者心疼的道:“這要娃娃年紀這麼幼小,你竟然狠心將她送到這裡,豈不是折損了小娃娃大好的年華嗎?”

  少保被眾人圍堵勸誘,心煩的將周圍人斥開,大聲吼道:“王法就是她爹欠我錢,我就要她來還,就算到了府尹大人那裡,也是我站在得理的一方!”

  眾人不敢言而敢怒的紛紛瞪著他,這少保看著跪倒在地上的小女孩兒,又看了看周圍滿腔熱血卻又無可奈何的群眾們,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戲弄這小女孩兒的心思,心中便道:這夜色正長,將這小丫頭換了銀子之前,剛好做一個娛樂消遣,也可以堵住悠悠眾口,令這群人心服口服。

  這樣想著,少保動作誇張的抹了一下鼻子對眾人道:“你們說我不講道理,那好,今晚本少爺就給這個小姑娘一個機會。如若她把握住了,那麼非但我不把她送進青樓,就連她爹欠我的賭債我也分文不要了。”

  眾人一聽紛紛眼前一亮,又擔心其中有詐,紛紛道:“我們這麼多雙眼睛在這裡,你的話出口便要說話算話,否則府尹大人那裡你必然失勢!”

  少保一聲冷笑:“本少爺一向說話算話,你們大可放心,來人啊,給本少爺準備筆墨!”

  本欲親自出手的黎曜塵遂見到了這樣的劇變,不禁也產生了一抹好奇之心,倒要看看這個少保在故弄什麼玄虛,如若能夠心平氣和的圓滿解決了此事,對黎曜塵來說自是極好的。

  青樓裡面陸陸續續的出來一些身穿糙布衣衫的下人們,手中持著筆墨紙硯,還有一張方桌,規規整整的擺放在淩波苑的門口。這少保見一切都打點妥當,便對著眾人說道:“古有莊子逍遙一遊,更有鯤鵬水擊三千里,所謂鵬之背不知其幾萬里,可以說,這篇文章裡面所描繪的鯤鵬是這個世間最大的生物了。”

  少保說的頭頭是道,人群中有不乏經綸者竟然覺得有些驚奇,這看似地痞一樣的少保竟然還知道莊子的逍遙遊,想不到其貌不揚,卻還有幾分墨水。

  少保來到方桌之前,將白色的宣紙慢慢的鋪展開來,旋即譏笑著對著跪在地上的小姑娘說道:“丫頭,本少爺今晚就給你出一道題,我要你在這白紙上畫下一匹馬。”

  人們聞言不禁開始唾駡連連:“你這人當真過分,人家小姑娘衣著清貧,想來定是生於貧寒之家,哪裡懂得什麼繪畫,你這分明就是強人所難啊。”

  少保聞言斜睨了一眼出言的人,此刻得意之際不禁陰陽怪氣的說道:“我話還沒有說完,這匹馬這小丫頭可以畫,你們之中若是有人願意幫忙,我也算這小丫頭贏。”

  眾人聽了少保的話不禁松了一口氣大笑:“這話你怎麼不早說呢,你當真是覺得我們泰安城中竟無人舞文弄墨嗎?”

  當即就有幾名翩翩公子形象的人自告奮勇過來為小姑娘解圍,可是沒等走到桌案之前卻被少保抬手攔住:“你們先別急,我的規則還沒有說完。我要你們畫馬,但是有一個小要求,我要你們將這匹馬畫的跟逍遙遊裡面的鯤鵬一樣大!”

  少保這句話瞬間驚悚了眾人,圍觀者們不禁開始大聲斥吼:“你這人簡直不可理喻,鯤鵬形如千萬裡,你這張白紙不過半尺見方,就算一匹馬畫滿了一張紙,怎麼能夠跟扶搖而上幾萬里的鯤鵬相比呢?”

  眾人紛紛激憤不已,覺得這位少保分明就是在無理取鬧,這時少保面對眾人的斥駡非但無動於衷,反而得意洋洋的大笑:“反正機會我是給了,把握得住還是把握不住,就要看你們這幫人的了,本少爺的時間很寶貴,半柱香之內你們如果畫不出,哼,到時候誰再攔著本少爺的財路,休怪本少爺不客氣!”

  隨著少保最後一個字的出口,他的身邊忽然聚集了幾名手持棍棒的打手,香爐被駕了出來,計時已經開始了。可是人群之中眾人紛紛絞盡腦汁都想不出來,在半尺見方的白紙上畫出鯤鵬一樣大的馬,這怎麼可能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