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十章歲月相逢(5)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18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這一筆,不僅是少保,就連圍觀的眾人也紛紛訝然一片,馬蹄下麵點了一個點兒,卻說這是鯤鵬一般的駿馬,這完全沒有任何的邏輯啊。

  少保氣的差點掀翻了桌椅,指著楚瀾裳叫駡道:“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戲弄我,區區一個黑點又能代表著什麼,來人啊,給我……”

  “公子切莫小看了這一點。”楚瀾裳淡靜的笑語道,“我點的這一點,不是普通的一點,而是……”說著,楚瀾裳便伸手指向東方,在那裡,一座逶迤的峻峰若隱若現,同時楚瀾裳緩緩出口,“泰山!”

  “泰山?”眾人隨著楚瀾裳的話語紛紛一怔之際,倒是人群中的黎曜塵最先明白了楚瀾裳的深意,不禁對著她又多一絲欽佩,如此的機智過人,這樣的奇女子,別說當今天下,就算是縱觀歷史,又有幾人?

  最早那位發話過的老者卻是捋著鬍鬚哈哈大笑:“妙哉,妙哉,姑娘聰穎之至,老朽這一把年紀,到了今天才算開了眼界,這一匹鯤鵬馬名副其實!”

  “先生可否明示,姑娘此舉究竟何意啊?”人們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時老者便手執畫卷展開在眾人面前諄諄解釋道:“大家請看,單看這一匹馬,不過是尋常的駿馬,然而就在這馬蹄之下竟然衍生一座泰山,正所謂一葉障目之理,駿馬將泰山踏平腳下,天下第一的高山在這駿馬的淩駕之下竟然微乎其微,你們說說,這豈不正是扶搖而上,九萬里嗎……哈哈哈哈。”

  “哦,以泰山之小,烘托駿馬之大,姑娘真是慧海無邊,我等自愧不如啊。”一位書生模樣的人朝著楚瀾裳的位置拜謁下去,身後的人群中爆發了陣陣的掌聲和歡呼,整條街都響徹了人們對楚瀾裳的欽佩和稱頌。

  這時人們便將目光投向了少保,那位書生道:“既然少爺有言在先,我們這麼多人在此處見證,這一局明顯是這位小姐技高一籌。少爺還是自便吧。”

  “對對對,放人,說了話不能不作數!”人們的氣勢越發的膨脹起來,這位少保竟然緩緩的蔫兒了下去。

  楚瀾裳輕輕的握著小丫頭的雙手柔聲道:“已經無事了,妹妹且離去吧。”

  “姐姐……”小丫頭淚眼朦朧的雙膝跪地,“姐姐對我恩同再造,我願為姐姐當牛做馬報償恩德。”說著,還準備叩頭下去,卻被楚瀾裳抬手攔住。

  “我們萍水相逢,我也只是舉手之勞,天下善人何其多,就算今天沒有我,你也會遇到其他的貴人。”楚瀾裳淡淡一笑,不自藻飾的美顏竟讓這位少女面目羞怯,頓時無暇以對。

  這時這位少保被眾人指責,眼看到手的鴨子飛了,全是因為楚瀾裳的攪局,心中不禁怒聲恨意,氣急敗壞之下,對身後的一位打手悄悄使了一個眼色,打手會意。這時少保當著眾人的面一聲大吼:“都給我安靜,你們好好看看輸的是誰,半柱香的時間早已經過去了,是你們沒有在半柱香之內畫出,不算贏!”

  說著,便指著身邊的香爐,那縷長香早已香消玉殞,徒留一絲香灰在壇中。

  聞言之後楚瀾裳的臉色不禁也顯現了一絲變動,難道真的是自己無形之中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但是她明明應該將時間掐算到位了的,怎麼會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呢?

  眾人尚且震驚在少保的出爾反爾之中的時候,一群打手早已經圍了上來,楚瀾裳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玉杖。她在此隱居數年,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她也希望隨著自己心性的淡漠,能夠逐漸忘卻宮廷和朝野帶給自己的那一切。

  難道今晚,她真的要破例一次,為了這個小姑娘亮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嗎?

  就在楚瀾裳思索猶豫之際,一名打手早已經欺身而上,危急之際楚瀾裳不顧自己安危將那少女緊緊摟在懷中,隨著眾人的一聲驚呼,傳到楚瀾裳耳朵裡面的竟是一聲來自那位打手的慘叫聲。

  “發生了什麼事?”楚瀾裳眼睛看不見,但是周圍的騷亂卻讓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詢問那位小姑娘。

  小姑娘恍惚之際,就見到眼前仿佛一道白影劃過,那一刻周圍眾目睽睽,但是竟無一人看清黎曜塵如何的動作,瞬息之間就從人群中站在了楚瀾裳的身前,人們就只看到那位打手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卻不知黎曜塵是如何出手。

  望著面前那一道聖潔不染的白衣,小姑娘只覺得仿佛見到了仙人,勝雪的白衣在月色之下衣袂微揚,如此皎潔如明月般的美少年,在場的所有女性都不約而同的心馳神往了一番。

  “有人……有人救了我們……是一位白衣的公子……”小姑娘在楚瀾裳的耳邊輕聲的細語道,語氣之中盡是對黎曜塵的癡迷和崇拜。

  “白衣……公子?”楚瀾裳尚且疑惑之際,鼻翼間竟然飄來一絲淡淡的當歸黃芪的清苦味道,不禁想起了幾日前念兒對自己說過的話。

  是他?

  “以眾欺寡就算了,偏偏還是兩位柔弱少女?”黎曜塵的目光無形中自帶一抹逶迤的震懾,生性溫柔的他,鮮少會有如此慍色,看來是這位少保的確觸怒了他。

  “你是哪來的?還敢壞我的事?”少保勃然大怒。

  黎曜塵順著那位躺在地上哀嚎不斷的打手身上摸索一番,然後取出了一小段清香,展示給眾人:“各位,剛剛這個人說半柱香的時間已經過了,其實是他的手下暗中做了手腳折斷了一截。”

  眾人紛紛恍然大悟,對少保的鄙視早已不言而喻,這少保見大勢已去,不禁對黎曜塵更加的心生恨意:“敢斷老子的財路,今晚叫你見閻王,給我往死裡……”

  少保說著卻早已兀自驚呆在了原地,剛剛躺在地上哀嚎的明明只有一個打手,就在他寥寥數語甚至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說完的時候,所有的打手竟然全都躺在地上開始哀嚎了,這裡數十雙眼睛,竟然沒有一個人看清黎曜塵的動作,仿佛黎曜塵根本就從未離開過原地半步。

  “你你你……是人是鬼?”少保完全傻在了原地。

  黎曜塵輕輕勾出一抹淡笑,抬手之際指尖瞬間凝聚一抹淩厲的劍氣直沖少保的面門,那少保不過凡人一個,當即嚇暈了過去,畫面之滑稽不禁讓圍觀的人們紛紛大笑,繼而開始為黎曜塵的救人之舉股鼓掌稱讚。

  黎曜塵不去理睬那些被他教訓之後的嘍囉們,回身來到了楚瀾裳和那小姑娘的身旁柔聲問道:“你們沒事吧?”

  黎曜塵的聲音帶著璞玉一般的柔和,如同淨水中的漣漪緩緩暈散,楚瀾裳聽著他的聲音,腦海中不知為何竟然憑空浮現出了一張和黎曜塵相差無幾的容顏。

  “我沒事,多謝公子!”小姑娘作勢就要跪拜下去,卻被黎曜塵一手扶住。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倒是姑娘你,以後有什麼打算?”黎曜塵的問題不禁觸及到了小姑娘的內心深處,她的父親整日酗酒賭博,母親也早已改嫁他人,天下雖大,她卻早已無家可歸,想到這裡,小姑娘情不自禁的潸然淚下。

  少女悲慘的身世感染了周圍的人群,楚瀾裳握緊了手中的玉杖,心中卻是一片歎息,自己雖然救得了她一時,更需想個法子給她一份穩定的生活,不然到了日後,還是一樣被惡霸欺淩。

  就在這時,楚瀾裳聽聞黎曜塵的聲音響起:“我有一去處,兗州府尹李大人愛民如子,府中丫鬟正好空閒一處職位,你帶著我的銀針去見李大人說明來意,他一定會收留你。在那裡,雖然是下人,但是工作並不是很累,李府上下的氛圍也十分融洽。工作之餘,你還可以為自己積攢下一些積蓄以作將來陪嫁之用。”

  黎曜塵的話語早已讓小姑娘涕泗橫流,今晚接連受到了楚瀾裳和黎曜塵如此傾囊相助,她的心中除了感動之外早已再無其他。

  小姑娘拜謝過兩位恩公,然後連夜趕路投奔李府,圍觀眾人看到這樣皆大歡喜的結局之後也各自笑談著散去。剛剛還水泄不通的街道,瞬間變得空闊通明,井然有序起來。

  楚瀾裳聽聞之後也不禁為小姑娘有了一個新家而產生喜悅之情,心下不禁對這位白衣公子更加多了一絲好感。這時忽然感到有人來到自己的身邊,黎曜塵撿起剛剛楚瀾裳一時慌亂丟在地上的玉杖遞給她,柔聲道:“姑娘,這是你的。”

  摸到了自己的玉杖,卻在交接直接不經意的觸碰到了黎曜塵的清潤的手指,楚瀾裳不禁面露緋色,幾欲掩飾下來便答謝道:“今晚多謝公子解圍。”

  這一刻的來臨,全然在他和她的意料之外,卻又仿佛命中註定,他們不知道,正是這一場看似平淡無奇的交匯,從此改變了他和她整整的一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