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十二章封禪大典(2)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16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主動出示?”這次便換做黎曜塵不解了,思來想去也不記得自己到底給楚瀾裳看過什麼,楚瀾裳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疑問,便笑著繼續道:“剛剛你為那位小妹妹謀劃工作的時候,提到了府尹李大人,然後你說讓那位小妹妹拿著你的銀針去投奔李大人。試想如若不是醫師,怎麼會有男子隨身攜帶銀針呢?我猜想你拿出的那根銀針必然是平日針灸之用,甚至你曾經用那根針救治過李大人,所以你才會將那根針作為信物。”

  黎曜塵這一次完全的信服,眸光深處閃爍出百轉千回的欽佩除去那些令人驚豔的才華,楚瀾裳的內心竟如此聰慧,僅憑一些散碎的細節就能抓住如此準確的結論,常人尚且難以效仿,何況還是一位雙眼生疾的少女。

  一時間,黎曜塵對楚瀾裳頓時平添了一絲好奇,楚瀾裳的背後,究竟是一位怎樣的奇女子?而現在的他尚且未曾發覺,在心底更深處的角落之中,一顆不知名的種子,也在靜悄悄的萌芽。

  “心服口服,正如裳兒所言的那樣,我本是城外郊縣懸壺醫館的醫師。以前也來過泰安城裡面出診,所以這裡有些百姓也是熟識我的。”黎曜塵輕聲說著,這時二人已經輾轉著走下了小橋去到了運河的對岸,闌珊的燈火將楚瀾裳柔霞般的面目映照的異常美麗。

  “懸壺醫館……”楚瀾裳默念了一聲,旋即一笑,“那你一定很喜歡這份職業。”

  “是啊,能夠幫助別人驅散病痛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對我來說,看見患者痊癒的那一刻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黎曜塵輕聲笑道。

  楚瀾裳聽得出黎曜塵的心聲,想他年紀不過比自己略長幾歲,卻有如此良善的胸襟,教導他的人,想必是一位心懷蒼生的大賢者。想到這裡,心中對黎曜塵的好感不禁又增了一分。

  繁華的夜市上不斷有熙攘的人群摩肩接踵的穿過,黎曜塵擔心有人誤撞到楚瀾裳,便刻意小心翼翼將她維護起來。喧囂的聲音逐漸擴大,楚瀾裳受到人聲的干擾走的更慢了一些,黎曜塵從楚瀾裳的表情上就看得出她此刻很吃力的辨別方向,心中不禁劃過一道疼惜。

  “曜塵有些問題,可能會冒昧一些,不知裳兒姑娘可否相告?”黎曜塵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將內心的想法說出來,如若能夠爭取到楚瀾裳的同意自然是極好的。

  楚瀾裳駐下了腳步,面色平和的望著黎曜塵的方向:“我若知曉,必相直言。”

  黎曜塵略帶幾分為難的看著楚瀾裳,兩片纖薄溫潤的唇瓣微微一抿,片刻後輕聲開口:“不知裳兒姑娘的眼疾……具體是因何而起?”

  黎曜塵想著自己要表達的儘量婉轉一些,畢竟對方是一位女孩子,詢問的又是人家的隱私,如若輟詞不當,反而弄巧成拙。

  楚瀾裳本是略微好奇的望著黎曜塵的方向,聞言之後忽而恍然一笑,美若千樹萬樹梨花開般的笑容晃的黎曜塵眼前一亮,只聽她柔聲道:“我自降生起,便雙目失明,時至今日未果,時間久了,也習慣了。”

  黎曜塵忽而一愣,有些意外的同時更多的是一種連自己也無法注解的心痛。

  自降生起,雙目失明,時間久了,也習慣了……

  這麼多年,一個人活在孤零零冷冰冰的黑暗裡面,被上天無情的剝奪了看見光明的權利,卻能如此的泰然處之,堅強樂觀的活著。

  一個這麼美好的女孩子,卻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世界……

  “那裳兒的家人為何不去尋醫問藥?”黎曜塵的聲音忽然有些急切,甚至隱隱透露著一點怒意,實則義憤填膺于她的家人,在黎曜塵心中,始終是覺得她的家人放棄了醫治楚瀾裳的雙眼。

  “我的父……”楚瀾裳話到嘴邊頓覺有些不適,便及時改口,“我爹為了我的雙眼求了十幾年的醫,我並不是普通的眼疾,就連診治的醫師都無法解釋,更無法下藥開方。”

  黎曜塵聞言之後心中便疑問迭起,在他的認知裡,先天眼疾並非不治之症,卻為什麼尋醫數年不得治。想到這裡,黎曜塵不禁開口請求道:“曜塵不才,自知年幼,如今你我投緣,可否請在下為裳兒姑娘一診?”

  這一刻,就連黎曜塵自己都說不出緣由,其實從看到了楚瀾裳的那一刻起,黎曜塵就迫切的

希望她能夠重見光明。因此,在他提出要為楚瀾裳診治的時候,語氣中多了一種莫名的急切,甚至是渴求。

  聞言後的楚瀾裳先是一愣,自古都是病患有求於醫者,楚瀾裳今日竟然經歷了一出醫者有求於病患的事例,還真教她覺得有些新奇。然而更多的卻是感動,自從隱居兗州之後,楚瀾裳每日研習茶道音律書畫花鳥,雖然生命中缺少了光明,可是有念兒陪在身邊,她依然覺得生命度過的很充實,甚至覺得,就這樣淡泊於物外的靜靜度過一生也並非不可。

  然而今日,一位相識須臾的少年竟然會這麼坦誠的待她,甚至主動相求為她治療雙眼。

  思及此處,心中不禁一道暖流劃過,欲將開口言謝之際,眼底深處忽然扯出一道劇烈的疼痛。楚瀾裳表情瞬間大變,一片蒼白,難過之餘抬起手捂住雙眼,手中的玉杖隨之傾倒在地發出一聲脆響。

  眼部的疼痛以迅雷之勢蔓延全身,楚瀾裳痛苦的揉著雙眼,裹在羅裙中的嬌軀不禁因為劇痛而微微顫抖起來,呼吸也跟著凝重起來,這般痛苦的模樣讓黎曜塵跟著緊張起來。

  “裳兒姑娘,你怎麼了?”面對楚瀾裳突如其來的痛苦表情黎曜塵一臉關切的上前查看。

  楚瀾裳緊緊的捂著自己的雙眼,白玉潤色般的十指因為雙眼不斷湧出的痛楚,連同聲音都不見了往日的音色:“眼睛,疼……”

  楚瀾裳的雙眼並非是普通的失明,詳細的病因就連宮內諸多的太醫都束手無策,根本沒有人知道楚瀾裳的雙眼究竟是如何失明的。而且她的雙眼不僅是失明而已,從小的時候雙眼便會時隔百日左右產生劇痛,每次劇痛沒有定數,或許持續半柱香的時間,或許一連幾日痛不欲生,且無任何的徵兆。

  眼痛症觸發的時候,雙目赤紅如血,痛到極致如萬箭穿心,更有如喪魂蝕骨之痛,那種貫徹肺腑的痛苦就像一場沒有盡頭的噩夢。每次疼痛發作的時候都讓楚瀾裳猶如掙扎在刀山火海一般生不如死。

  強切的劇痛讓楚瀾裳腳步都變得飄忽虛浮起來,幾欲栽倒之際被眼疾手快的黎曜塵一把攬在懷中,動作輕柔的抱著她不盈一握的軟軀,此刻黎曜塵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瀾裳的病情上。

  當看到楚瀾裳的雙眼泛著血光一般的赤紅以及她痛徹心扉的表情的時候,黎曜塵的心中頓時湧出了一股難以名狀的痛苦,就連環抱著她腰身的雙手都不由得微微的顫抖起來。黎曜塵行醫多年,心知這種症狀必是眼疾復發,只是這種病症他也不曾見過,慌忙之際立即抓穩了楚瀾裳的手腕,右手中指穩穩的覆在了她的脈心。

  此刻的楚瀾裳因為痛苦已經幾乎失去了語言的能力,她的十指緊緊扣著自己的眼眶,口中不住的發出痛苦的低吟,卻在意識朦朧之際倒在了一片溫軟的懷抱之中,她的意識已經模糊不清了,只是憑藉本能的對身後那個陌生的懷抱產生了一絲異樣的眷戀。

  “內虛外實,浮而無力,動而中止……怎麼會出現如此紛亂的脈象……”黎曜塵自問研習醫術並非一朝一夕,先後更有高人指點迷津,可是如今看到楚瀾裳眼疾發作,一時間竟然讓他不知如何診斷。

  “好疼……”楚瀾裳的聲音已經出現了濃濃的哭腔,因為痛苦而凝結出的淚水輕輕的撲簌在眼角,打濕了她纖潤動人的睫毛,可見她正在怎樣的劇痛之中掙扎著。黎曜塵溫潤的面色此刻已經被焦慮和擔憂所填滿,看著懷中人痛苦難忍的表情,黎曜塵恨不得將她此刻所有的疼痛都包攬在自己身上。

  可惜他們此刻身處街市,而並非懸壺醫館,一切醫療用具都不具備,看著楚瀾裳此刻痛苦的表情,黎曜塵覺得就算此刻攔下馬車前往醫館也不過是杯水車薪不能應急。

  心中忽然想到了什麼,黎曜塵抬首一望,不遠處的長樂醫坊依舊燈火輝煌,玄金的牌匾在兩側的大紅燈籠映照下煜煜生輝,門前的兩座石獅威武的昂首於月下。

  長樂醫坊的坊主同邢瑛頗有深交,黎曜塵出診泰安的時候也時常拜訪,如今將楚瀾裳安置在那裡,醫材藥物一應俱全,就算不能根除頑疾,至少能夠讓她暫時脫離病痛。

  黎曜塵心中有了作數,不覺心頭一緩,覆在楚瀾裳的耳邊輕聲道:“冒犯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