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十三章封禪大典(3)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44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言罷左手順著楚瀾裳的肩胛穿過,右手穿過她的腿彎將她整個人橫抱在懷中,然後直奔長樂醫坊而去。碰巧一位布衣夥計走出門外準備打烊,遠遠便認出了黎曜塵,於是熱情的打招呼:“黎公子,這麼晚了還在城中逗留?喲,懷中這位是……”

  情勢緊急,黎曜塵沒時間敘舊,只要略帶歉意的說道:“曜塵失禮,勞你幫我們準備一間診房,這位元姑娘需要急診。”

  夥計從黎曜塵的表情上就看出了時態的緊急,於是收起了臉上的笑意一絲不苟的開始張羅起來:“黎公子,請隨我來。”

  黎曜塵抱著楚瀾裳快步跟上夥計的腳步,楚瀾裳窩在黎曜塵的懷中,雙眼的劇痛讓她的意識早已經渙散,根本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哪裡,更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經歷什麼,只是下意識的覺得身下的懷抱是那麼的安逸舒適。

  穿過一道梭形的回廊,黎曜塵隨著夥計來到了一間乾淨的診房之內,屋內燈火通明,窗明几淨,隱隱還有一絲淡淡的決明子的味道。黎曜塵輕車熟路的將楚瀾裳輕輕放在診房內的竹床上,此刻的楚瀾裳因為痛苦早已經面無血色,雙眸緊緊的閉合,額角的汗珠不斷的落下,打濕了鬢髮,更有幾率散亂的髮絲濕噠噠的貼在額角。

  “當歸散,杏仁湯,荸薺汁,地膚子。”黎曜塵將楚瀾裳安置妥善之後便面容沉著的對身後的夥計言道,同時動作飛快的引火張燈,將隨身的針包取出,將所有的銀針放在燈火上逐一熏烤。

  夥計飛快的記下了黎曜塵吩咐的藥物,然後沖出診房開始準備。黎曜塵端坐在竹床之前,似雪的白衣恍如一輪皓月,清澈如水的雙眸深深的落在楚瀾裳的臉龐,左手在烤針,右手的中指始終懸落在楚瀾裳的脈心時刻關注她的脈象。

  夥計飛快的備好一切重返診房之中,隨之一道前來的還有長樂醫坊的坊主孫仁。

  “曜塵,聽說來了棘手的病人,情況怎麼樣了?”孫仁步履急切長驅直入的來到了竹床之前,見到楚瀾裳的第一眼,哪怕是這副怏怏病態也宛若繡幕芙蓉。儘管殘喘在竹床之上,卻難掩腮凝新荔般的絕美膚色,以及鼻膩鵝脂樣的柔橈輕曼。

  孫仁在見到楚瀾裳的第一眼無疑被深深驚豔,但是作為一名醫者自然以治病救人為本份,因此他迅速將注意力轉移到楚瀾裳的病情上。

  “孫伯,我從未見過如此離奇的脈象,列缺氣機上逆,通裡沉而不遲,六律失調,虛實不穩,此等眼疾非同小可,至少我迄今為止未曾遇過。”黎曜塵專注的診號著她的脈心,柔色氤氳的眸光卻深深凝起一抹愁雲。

  竹床上的楚瀾裳似乎被疼痛折磨至極,雙眸緊緊閉合,一排瓠犀瓊琚般的素齒緊緊咬住下唇,許是因為疼痛著實難忍,眼角處竟生生落下了兩行清淚。

  “可有診治之法?”見到楚瀾裳痛苦不已的模樣,就連孫仁都不禁為之動容。然而他雖然是黎曜塵的長輩,卻自知醫術遠在黎曜塵之下,如若這種病情連黎曜塵也束手無策,那麼換做自己也只能是徒勞。

  隨著楚瀾裳的面色逐漸蒼白,汗水和淚水齊齊落下,黎曜塵的整顆心都深深的糾團在一起。可惜眼下,他連楚瀾裳究竟是什麼病都不知道,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姑且一試,但願能夠暫時緩解一下楚瀾裳的痛楚。

  “孫伯,勞您幫我準備麻沸散,我要親自施針。”黎曜塵一邊說著,便微微傾身將楚瀾裳纖弱盈巧的嬌軀勾攬在懷中,儘量讓她以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自己的懷裡。

  夥計見狀便將手中的幾味藥劑遞到黎曜塵的手中,黎曜塵將藥劑混勻後親自喂楚瀾裳服下。孫仁便對那位夥計使了一個眼色,夥計會意的退出診房前去準備麻沸散。

  服下藥劑之後的楚瀾裳似乎減輕了一些眼部的疼痛,但是淚水卻依舊不斷的流淌,這副嬌弱無助的模樣竟深深的刺痛進了黎曜塵的心中,望著她煎熬在痛苦中的表情,黎曜塵真希望這一刻能夠代替她承受所有的疼痛。

  “曜塵,這位姑娘究竟是何人,為什麼年紀輕輕竟會患上這樣的疑難雜症?”孫仁並未見過楚瀾裳,但是憑藉第一眼的賞識,他卻能夠從楚瀾裳的身上感受到一種深奧的貴族氣質,這般華美的女子決計不會屬於尋常百姓家。

  黎曜塵心不在焉的搖了搖頭,此刻他一心掛記著楚瀾裳的病情,對孫仁提出的問題也不過是囫圇吞棗般的對答:“我也只知她名喚裳兒,我們因為一切機緣剛剛相識。”

  孫仁自然瞭解黎曜塵的秉性,這孩子宅心仁厚,心中又全無半點心機,良淳敦厚,舍己待人。但是有的時候,定要分清主

次輕重,如若按照一己之意胡亂行事,很有可能會惹禍上身。

  “曜塵,我知道你救人心切。可是眼下這位少女來歷不明,又身染重疾,我觀此人樣貌驚俗,必是生於高幹貴族之家。聽伯父一句勸,你若醫的好自然皆大歡喜,你若沒有全勝的把握,小心惹禍上身……”孫仁的人生閱歷畢竟老練一些,他所擔心的是一旦黎曜塵醫療不當反而致使病情加重甚至危急生命,日後這位姑娘的家人來討說法他們根本無力應對。

  “今日救人之舉實屬曜塵一人之過,孫伯放心,無論結局為何,曜塵定然會保醫坊清白無染,護得孫伯一家周全。”黎曜塵頭也不回的對孫仁說道,心中卻升起一道悲涼,眼前的楚瀾裳尚且掙扎在病痛之中,身為醫生的孫仁竟然已經為自己考慮後路了……

  “誒呀,你這孩子,我們都是醫師,誰不希望這天下能夠多一人脫離病痛苦海……”孫仁正打算苦口婆心一番的時候,診房的房門被輕輕推開,夥計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麻沸散走了進來。

  “黎公子,藥已經備好,請公子診用。”夥計將藥碗拿到了黎曜塵的面前。

  黎曜塵臉上露出一道笑容:“有勞,還請你結算一下這些醫具藥劑,所需的診金黎曜塵隨後奉上。”

  “這……”夥計有些為難的看著自家坊主,心想著黎曜塵怎麼說也是同坊主有深交之人,來這裡診病也不能真的要人家的錢吧,可是孫仁此刻全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只是目光深沉的看著竹床上的楚瀾裳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黎曜塵將麻沸散喂楚瀾裳服下,服下之後的楚瀾裳逐漸脫離的疼痛,雙眼的淚水緩緩的凝滯,兩道煙柳般的秀眉也緩緩舒展,表情從痛苦的糾結轉變為一種沉重的困倦。

  黎曜塵滿意的看著這一幕,手中握住了四根熏烤得當的銀針,也不管此刻楚瀾裳是否聽得到,便俯下身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裳兒別怕,針療能夠暫時祛除你的疼痛,可是關於你的病情還需要我日後仔細鑽研一番,不過請相信我,一定會找到治好你的方法。”

  說著,便伸出右手,動作輕柔的擦拭著楚瀾裳的臉龐,將她散亂在額角的髮絲仔細的梳理到耳後,然後用自己的衣袖慢慢擦乾她臉上的汗跡和淚水,然後從左手中抽出第一根針順著楚瀾裳右眼的眉梢凹陷出精准的懸落。

  “絲竹空,承泣,瞳子膠,魚腰……”黎曜塵的口中輕聲的低喃,每說出一個穴位,便隨之輕輕懸針而入。他的神態異常的專注,訓練有素的手法讓身邊的孫仁和醫坊夥計眼花繚亂。此等施針的手法,不僅需要驚世駭俗的天賦,更需要精通醫道者夜以繼日的更正指點。

  自眼痛症病發之後,楚瀾裳的意識便立即處於一片混亂的渙散之中,她對自己的接下來的經歷沒有任何的預知,也不記得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只記得那種火辣辣的痛楚順著雙眼一直蔓延到全身。直到後來一個溫軟舒適的懷抱將她承受其中,她蜷縮在那個美好的懷抱裡面,雖然疼痛不已,心中卻沒有半分的恐懼和慌亂,直到後來朦朦朧朧之間似乎來到了某處陌生的地方,到處都充滿著草藥的味道,記憶的絲線便斷裂在這裡。

  楚瀾裳想起了很小的時候,每次眼疾發作,都是父皇將她呵護在懷中,她眼痛欲裂,可是深埋在父皇的懷抱卻為她平添了許多的溫暖和力量。

  即使身染這樣的頑疾,即使從未見過一絲的光明,楚瀾裳也不曾怨憤過任何。她反而覺得這是上天對她的一絲憐憫,倘若真的看見了,望著那些湮沒在歷史歲月中血流成河屍積如山的片段,她自知會比此刻的眼痛痛苦百倍。

  生逢亂世,她沒有選擇,上天許下她無雙的智謀,她自然順應天意,那段黑暗而殘酷的歷史理應被終結,否則這個時間將永無寧日,為了更多的人擁有一個太平興盛的未來,楚瀾裳義不容辭掛帥出征。

  她七歲奉帥印,戎馬數載,五國之中誰人見了她的旗號都會不戰自降。

  短短數年時光,她便幫助父皇一統江山,終結亂世,可是她深深的明白,那些戰火紛飛的軍旅歲月,她雖然未曾親手殺死一兵一卒,無數的千軍萬馬卻紛紛因她而隕落,戰火中的生靈塗炭,她莫辭有罪。

  這世間的因果早晚會應驗,楚瀾裳早已看透自己的命格,因此即使生活在漫無邊際的黑暗裡,她也全然沒有任何奢望,反而選擇默默的承受一切。

  所以,楚瀾裳最後只向楚鐘仁求了唯一一道聖旨,准許她隱居市井,她寧願做一名尋常女子感受人世間的生老病死,也不願再度淪為皇族爭權奪利的傀儡而任人宰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