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十九章血之序幕(3)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2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黎曜塵的一席話倒是讓伴隨在君王身邊的那幾位高官有些意外,看著黎曜塵雖然年紀輕輕,談吐卻如此張弛有度,而且眉目之間散發著一種清泊高雅之氣,帶著一種出塵的尊貴,似乎真的如同李棠佑所言的那樣,在醫術方面的確有過人之處。

  “好!”楚光瀚微微勾起唇角,面對著隔著十幾級璧玉的臺階居高臨下的望著面前的黎曜塵道,“你說十成把握,朕便相信你的十成把握,就如你所說,今日你若救得了公主,你便是我大殷的功臣,若不然,所有與你有關的人都要死!”

  兩位宮女的指引之下,黎曜塵來到了楚瀾裳的寢宮門前,其中一人指著面前錦雕檀木的房門對黎曜塵禮貌的說道:“公子,這裡便是公主下榻的寢宮,此刻公主就在房中。”

  “有勞。”黎曜塵對著那位宮女淡淡一笑,便推開門緩緩步入,旋即帶起一片好聞的草藥清香。這座宮殿一見便是為公主量身定做,房中處處滲透著海棠的馨香,明媚的陽光自雕花的窗桕懶洋洋的斜射在錦緞似空中樓閣般的床幔之上,窗櫺側畔是梳妝的銅鏡,屋牆腳下是柳木的古琴。

  繞過碧綠色的雲緞水綢簾幕,黎曜塵朝著楚瀾裳的床榻緩步而行,一道藤青色彩繡綾裙的身影在面前一晃而過,黎曜塵的耳邊即刻響起一道清冽動人的聲音:“公子?”

  黎曜塵抬眼望去,站在楚瀾裳的床帳之前端著一盆清水面色微怔的看著自己的那位少女正是念兒,黎曜塵方才想起是那日在大街上為吹糖人的鄧老漢擺平誤解的少女。

  “原來您就是李大人口中的那位神醫……我想起來了,昨夜救了公主的想必也是您吧!”念兒的臉色本來一片荒蕪陰鬱之色,卻在見到那一襲熟悉的白衣之後浮現出兩腮會心的笑容,鼻翼周圍飄散著一陣淡淡的黃芪清香。念兒的心中不知怎的,在看到黎曜塵的那一刻便有了把握,公主已經有救了。

  然而念兒的話語對黎曜塵來說卻有些陌生,黎曜塵原本已經很震驚原來那日大街上偶遇的少女竟是公主身邊的侍者,卻在聽聞念兒那句“昨晚救了公主”的話語之後心中疑惑萬千,黎曜塵回想自己都沒有見過當朝的公主,又何來救治一說,想必是這位少女認錯了人。

  救人心切的黎曜塵沒有再繼續耽擱,幾步跨越到了楚瀾裳的窗前,對念兒柔聲問道:“臥床于此的可是公主殿下?”

  “正是,神醫大哥哥,我知道您一定可以治好公主的!”念兒的一臉祈求和希冀的看著黎曜塵純淨如同一顆澄澈的琥珀一般柔和俊秀的輪廓。

  “曜塵自當盡力。”黎曜塵淡淡的笑著回應道,話語之間已經輾轉來到了楚瀾裳的床前,卻在看到那位因為服下止痛的藥劑而陷入的身影之後深深的錯愕在了原地。

  美玉螢光般的容顏就像透明的水晶將晨曦的微光色散,紗衣絲帶散落在點綴著繁花珠寶的身側,哪怕只是靜靜的昏迷著也難以阻止她身上散發而出的動人的靈韻。

  “裳兒……”黎曜塵的心中仿佛廣廈傾倒一般面色愕然的呆立在原地!

  想到昨夜站在人群中默默的看著才華橫溢的她親自為那位小姑娘解圍,二人因緣相識,以至之後的種種……

  不是沒有懷疑過裳兒的身份必然不一般,黎曜塵卻從來沒有想過,她竟然是就是那個數年之前叱吒疆場將大明頃刻之間覆滅的永翌公主,楚瀾裳!

  邢叔叔說過,有生之年,誓殺此人!

  黎曜塵自幼從刑瑛的口中聽到過無數關於她的傳說,其中全部源自刑瑛對她的恨之入骨,現如今,機緣巧合之際,自己卻在無形之中救了她,又出現在這裡再次為她救治。

  身為醫者,黎曜塵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他人掙扎在病痛之中,黎曜塵總是刻意的去逃避國恨家仇,不是因為他胸無大志膽小懦弱,只是因為他不忍心看到這個世界再次陷入無邊無際的戰火。

  他想要的,不是皇權的歸屬,而是世間的安寧。

  短暫的相識,黎曜塵對楚瀾裳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之感,裳兒的內心純淨美好,這世間疾苦諸般,便不應該由她來承受。

  不忍心看到她的痛苦,希望她的雙眼有朝一日重見光明,這樣的心情,即使在親眼見到了她公主的身份之後也不曾有過絲毫的減退。

  “神醫哥哥,你怎

麼發呆了?我家公主的病症究竟如何治法?”念兒見到黎曜塵有些渾噩的目光佇立在原地卻沒有絲毫的動作,不禁有些焦急的小聲催促道。

  “抱歉,想點事情。”黎曜塵蹁躚一笑,從懷中取出針袋平鋪在面前的方案之上,一邊在事先準備好的水盆裡面洗淨雙手,一邊柔聲問道:“姑娘如何稱呼?”

  “大哥哥叫我念兒便可,我是公主身邊的侍僕,大哥哥,您知道公主的雙眼究竟病在哪裡嗎?為何每隔百日便有眼痛之狀,為何遍訪宮中的御醫都無人斷診此症?”念兒望著床榻之上楚瀾裳略顯憔悴蒼白的面孔,心中不禁萬分疼惜的問道。

  “公主之眼疾,乃睫膜陰蝕,目障二火熾盛所至,我們之所以能夠見到景物,皆因視網之上的投影,集訊於腦海。公主自幼失明,乃乳食內傷,母血濕熱下溜,十月懷胎,積毒成翳匯總於眼底。我昨日為公主號脈,發現公主的體質偏陰,有寒水逆流之勢,實則是睫膜潰瘍,遇光而阻,以至腦海之中無法成像。”黎曜塵坐到了窗前備好的榆木雕龍的方凳之上,望著楚瀾裳的臉色背對念兒一一解釋道。

  念兒只是一個年幼無知的懵懂少女,諸般醫療術語如何聽懂,黎曜塵一番話她卻聽了一個雲裡霧裡,黎曜塵將楚瀾裳的瑩白細膩如藕荷般的手臂輕盈的握在掌心,一枚彎鉤銀針將她的脈心封住,頓時,楚瀾裳的手腕以上逐漸顯現一股青黑色纏繞於臂彎。

  “我所言的便是病理,念兒姑娘非醫道之人自然不理解,解釋的再清晰一點就是……公主的母妃在懷上公主之後被人下了一種慢性劇毒,導致公主自娘胎之內就已經失明了雙眼!”黎曜塵一邊淡淡的聲音說道,一邊將楚瀾裳的另一隻手也握過來,照樣用鉤針封住她的脈心。

  “神醫哥哥的意思……”念兒卻因為黎曜塵這一番話深深的驚愕,黎曜塵只是雲淡風輕的說出了公主的病因,然而這背後竟然牽扯出了一個如此驚人的真相!

  “難怪許多御醫都無法診治公主的病症,皆因公主的體質與這樣的病理存在根本性的矛盾,我能夠想到的原因便是,公主自降生之後飲用的母乳之中,也摻有了一種毒性!”黎曜塵說著,心中都跟著難受起來。

  究竟什麼人要如此的殘忍,偏偏通過這種慘無人道的方式去報復一個尚未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然而此刻更多的則是對楚瀾裳的心疼,身份顯赫又如何,名垂青史又如何,她的孤獨,她的不安,她的痛苦,何曾有人親身的瞭解過?

  “神醫哥哥請慎言!”念兒急忙止住了黎曜塵的話語,念兒雖然身份卑微,但是宮中的深奧和忌諱卻是一清二楚,公主的母妃是先帝最為寵倖的愛妃,如果楚瀾裳的病情真的如同黎曜塵所言,那麼一定是關係到皇室尊嚴的內幕,如今皇上就在泰山行宮之內,一言一語如果出現不得當之處,很容易觸怒龍顏!

  “念兒只想問一句,我家公主的病情可有醫治之法!”念兒不想關心那些消逝於過往的深宮之內的爾虞我詐,她只想知道怎麼做才能讓楚瀾裳脫離苦海。

  “如果沒有醫治之法,今日我便不會出現在這裡了。”黎曜塵的臉上淡淡的一笑,便起身對念兒說道,“念兒姑娘,接下來的治療需要你的協助。公主千金之軀,曜塵不敢冒犯,勞煩你將公主的身姿扶正在床上,同時為公主穿戴打理整齊。”

  念兒不知道黎曜塵要做什麼,但是對他的話語一一照辦起來,待到一切妥善之後,黎曜塵便重新做到楚瀾裳的床邊,讓楚瀾裳背對著他,手中拿著十二枚銀針。

  “公主的雙臂為何凝聚出這般烏黑?”這時念兒見到楚瀾裳的雙臂自手腕起紛紛被一股詭異的黑色渲染,不禁心中擔憂的問道。

  “我接下來要施展的,是我師父留下的一套獨門的施針絕技,黃道十二宮鉤針刺絡法,是以封住任督二脈,致使氣血靜止,將體內的濁氣囚困於一點,對人體的後腦十二處大穴加以封絕,獨留一處死穴用以排除濁氣。”黎曜塵一邊解釋著一邊將手中的銀針一枚一枚的施放在楚瀾裳的後腦,“公主雙臂上的黑色便是濁氣的具象化,應該是長年累月隱匿在體內的毒素,公主之所以每隔白日便有眼痛症發作,正因為這些濁氣在體內週期性的肆意徘徊,每每經過心穴四周便會引發眼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