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二十一章血之序幕(5)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2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一番言談,楚瀾裳的表情早已愕然,心中洋溢出一片溫暖的同時連同雙目都隱約有了一些濕意。想到他們初識,黎曜塵沒有因為她的雙眼有疾而嫌厭疏遠,反而對她的雙眼發自內心的關心,甚至主動提出醫治她的雙眼。

  如今她的身份明朗,黎曜塵依然初心未泯的為她設身處地,楚瀾裳的雙眼不禁流露出慰藉的笑容,心中對黎曜塵的親近感便更甚了一些。

  黎曜塵見到她的笑容,只覺得整顆心間都被一層輕柔的暖意所包裹,隨即輕輕抬起手指將楚瀾裳額前略顯散亂的髮絲輕輕疏離一番,便柔聲詢道:“裳兒的雙眼可還有何處不適?”

  楚瀾裳抿唇淺笑著搖了搖頭,頭飾上的水晶珠花隨著她的動作嘩啦啦的響動,閃動的光暈更突顯了幾分生動:“塵哥哥的醫術確有妙手回春之勢,之前雙目灼痛難耐,此刻竟連一絲餘痛都感受不到了。”

  聽到楚瀾裳確實脫離了病痛,黎曜塵的心中也跟著歡愉一番,這時便聽到楚瀾裳問道:“塵哥哥,裳兒卻還有一事未明。回顧以往,我的眼痛症持續時間雖然長短不一,卻未曾有過這般,昨夜你明明幫我醫治,而今又何故復發?”

  提及楚瀾裳的病情,黎曜塵的眉色之間幻化出一抹沉重:“裳兒有所不知……你的眼疾,怕是有惡化之兆……”

  黎曜塵的聲音帶著一抹難掩的沉痛和沙啞,楚瀾裳的雙眼是孕育在胎腹的時候中了毒導致先天性的睫膜潰瘍,後又因為待哺期飲用了摻有毒性的母乳,這才導致每隔百日的眼痛症。而今,毒素在她的體內日積月累,深入臟腑之中,已經對生命造成了一種隱患。

  黎曜塵痛定思痛,終於還是決定將楚瀾裳真正的病因所隱瞞,或許就如念兒所顧慮的那般,深宮之中的爾虞我詐根本不是他們這樣的人能夠左右得了的,就算他將真相大白於天下,也只會平白無故的招惹那些血雨腥風。

  楚瀾裳聽到黎曜塵的確診之後,臉上也並未有過絲毫的惶亂之色,這般沉靜的面對反而令黎曜塵的內心更加心如刀絞。

  楚瀾裳自然聽得出黎曜塵語氣中的恐懼,畢竟是自己的身體,楚瀾裳也不可能一點把握都沒有,莫不是真的危急到了生命,黎曜塵如此高明的醫術怎麼可能會出現這般的惆悵?

  可是縱然知道自己將不久于人世,楚瀾裳的內心依舊未曾有過半點的波瀾,唯一的遺憾,或許就是從來沒有將過自己的父皇,念兒,以及……眼前的黎曜塵……

  “那塵哥哥可知,裳兒還有……”楚瀾裳本欲詢問一下自己的時限還能支撐多久,卻被黎曜塵急切的語氣所打斷,同時整個身體被緊緊擁進一處溫柔的懷抱之中:“裳兒!踏遍天涯海角,我也一定醫治好你的雙眼,這是我與你立下的誓約。”

  被黎曜塵略顯粗暴卻又這般在意的摟在懷中,楚瀾裳不覺有些微微紅了臉頰,卻在聽到黎曜塵的話語之後再一次呆怔,雙手有些笨拙的回應著黎曜塵的擁抱,楚瀾裳感動之餘不禁輕聲的呢喃著:“塵哥哥……”

  就在時光仿佛凝滯在緊緊相擁的二人身畔的時候,宮門外傳來一道尖銳的傳訊聲:“聖上駕到!”

  黎曜塵适才清醒,卻在回顧起自己剛剛的動作的同時臉上一片火燒雲,黎曜塵翩翩少年,也不過是二十有一的青澀年華,男歡女愛之事更是從未歷經過,常年習醫的他甚至未曾有過任何的耳濡目染,只是單純的覺得男孩子和女孩子相處應該以尊重為基礎界限而保持一些距離,可是自己剛剛竟然因為一時的激動和疼惜將裳兒……

  “裳兒,皇上到了,我需在此接駕,你慢慢坐穩一些。”少年的臉上保持著純稚的羞紅,動作依舊溫柔的將楚瀾裳扶穩,這才離開她的身邊踱步到門旁緩緩跪下。

  吱呀的開門聲響起,在一片秀女宮人的簇擁之下,一襲龍袍的楚光瀚面色急切幾乎健步如飛的沖進房中。剛剛念兒來啟稟的時候,說是公主的治療已經結束了,楚光瀚包括正在行宮朝殿之上靜候的大臣們都難以置信,尤其是吳軫,簡直無地自容一般。如今楚光瀚看到楚瀾裳真的面色如常儀態溫婉的端坐在床邊,心中的雀躍之情自然難以言喻。

  “草民參……”

  “平身平身!”

  跪在地上的黎曜塵尚未來得及出口說完,就被楚光瀚無所顧忌的打斷免了禮節

,楚光瀚從頭至尾甚至沒有看過他一眼,仿佛完全忽視了黎曜塵的存在。

  “瀾裳,你的眼痛可是痊癒了?”楚光瀚坐在床頭將楚瀾裳輕輕的攬在臂膀之內。

  “多謝皇兄掛記,我已然恢復如初。”楚瀾裳低聲回道,她的聲音本就如綠竹箜篌一般動聽,然而此刻印在黎曜塵的耳中,卻暗覺楚瀾裳語氣中的疏遠。

  “哈哈哈,好!”楚光瀚端詳著楚瀾裳逐漸恢復紅潤的面色龍顏大悅,視線轉而投到門旁處安靜侍立的黎曜塵身上。心情好了,看待他人的目光自然也和善了許多,楚光瀚目光深邃的望著面前一襲白衣宛如雀羽仙姿般的黎曜塵,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輕飄飄的溫柔,一介草民,卻有如此秀雅莊重的氣質,而且觀其面色,的確一表人才。

  “你叫黎曜塵,對麼?”楚光瀚從床邊緩緩起身,面對著黎曜塵道。

  黎曜塵拱手敬道:“回稟陛下,正是草民。”

  楚光瀚略帶幾分莫測的笑意淡淡說道:“你可知,公主的病情,就連當朝的御醫院首座都奈何不得,而你卻能夠治出療效,朕卻好奇,你究竟有什麼良妙之方?”

  “只是略進綿力。”黎曜塵的聲音清淡,對視著楚光瀚的目光卻清淡如雲絮。

  楚光瀚大笑道:“好一個黎曜塵,自古君無戲言,朕剛剛親口對你承諾,你若治得好公主的眼痛,你便是我大殷的恩人,如今你做到了這一點,朕也要兌現自己的承諾。黎曜塵,你說吧,想要朕怎麼賞賜你?”

  黎曜塵面色平淡的聽聞楚光瀚的話語,深深揖道:“回陛下,行醫道者,自當身懷懸壺濟世之仁心,對曜塵而言,最大的賞賜莫過於親手幫助患者脫離了病痛,看著他們一點點的康復,便是曜塵全部的心願。”

  黎曜塵的一番話清晰的印刻在楚瀾裳的心中,感動之情便又多了一分,所謂醫者仁心便是這般。想到黎曜塵不僅心懷善憫,卻又如此的淡泊名利,無欲無求,楚瀾裳自問視名利一向如同虛有,可是同黎曜塵相比,卻稍遜一籌。

  楚光瀚聽聞黎曜塵的話語之後竟有了片刻的錯愕,他不理解這世上竟有人面對天子的賞賜都會無動於衷?旋即又爽朗一笑道:“黎曜塵啊黎曜塵,無論醫術還是人品,你今日當真是讓朕開了眼界。好,原定今日中午的接風宴因為公主的病情而擱置到晚上,距今還有幾個時辰的時間,朕便命你陪朕一起同游泰山,晚宴之際你必須到場,朕要在文武百官之前親自對你進行表彰,這可不是賞賜,而是聖旨!”

  這裡的山峰如同古代龍首之上的犄角,險峻之色令攀登之人目不敢視,茂林修竹將這裡圍繞成一片不近凡塵的仙境,往來於此的山風呼嘯著,落英繽紛的桃樹齊發競豔,將這裡點綴的如同一片輝煌於天幕之間的滄海。

  幾道形形色色的人影相伴著來到這龍角峰之上,隔著西邊的的南天門眺望著萬仞之上的雲海,僵冷而蒼白的氣氛一時之間縈繞在這處險峰四周。

  深青色官袍的馬文忠雙手互相穿插進廣袖之內,面色散漫的散步在峰頂的石階之上,隔著一片濃重的雲層望著湛藍的天際,似乎在對著身後的幾人兀自的言語著,又似在喃喃的自語:“吳軫那老傢伙在御醫院混了大半輩子才熬到了首座一職,救治了那麼多的王子皇孫皇上都沒有看在眼裡,而今卻因為公主的雙眼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年搶盡了風頭。”

  身後一位身著杏黃色官袍,兩頰留下兩抹柳葉須的禦史梁巍仿佛笑裡藏刀般的回應道:“只怪吳軫生不逢時啊,對公主的病情無計可施的話,就算曾經救過先帝都沒用。你看那小少年多會把握時機,一介草民而已,竟然被恩准同皇上一起同游泰山,連同我們這些朝廷命官都被擱置出來自助遊覽。”

  崔焱聞言怒哼一聲,身上的鎧甲都隨著他肌肉的顫抖而發出咯咯的響動:“一個紊弱小郎中而已,陛下不過是一時的恩典罷了。”

  兀自在一旁的石階之間把玩著一片竹葉的杜儒康聽聞崔焱的話語之後,深不可測的表情之上忽然湧起一抹嘲弄:“崔將軍還是收回這妄論為好,莫不是忘了,剛剛正是這位紊弱的少年,一招之內竟然制的將軍聯手中的劍都無法出鞘了?”

  崔焱被杜儒康堵的一陣臉紅,悶哼好幾聲道:“杜大人是認為本將軍的武功不敵那個臭小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