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二十二章血之序幕(6)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55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你我都是習武之人,用不著如此的轉彎抹角,那少年的武功如何你比我更為清楚不是嗎?”杜儒康將那片竹葉撕扯下來,橫在鼻下輕輕的嗅覺著竹葉之間的清香,不禁心怡的閉上雙眼。

  “杜儒康,你!”崔焱被評價自己的武功不如一位纖弱的少年,當即就有些氣急敗壞欲將大動干戈,這時他們之中那一位頭倌灰色布巾,身著藏青色琅琊紋官府的男子一臉鬱色的勸阻道:“誒呀我說你們能不能不要吵了!”

  這人便是光祿寺參知侍劉靖宇,現下卻不知為何,他勸阻的語氣之中竟然隱藏著一抹不安和焦躁,連同他的表情,凝重的眉目之間也始終醞釀著一抹散不開的愁雲,似乎被重重簾幕般的心事所困擾著。

  梁巍見狀便笑意闌珊的問道:“聽聞劉大人的話,似乎被心事所擾啊,這一路上觀大人情緒不佳,似乎自打來到了泰山,大人的臉色便越發的沉重了呢!”

  “哼,梁巍,你說盡了風涼話,今天當著我們幾人的面老夫倒是要問問你,八年前我們親手在這座泰山龍角峰之下造就的那一切,你們之中有誰敢說自己全然忘卻了!”

  幾人之間原本就冷若冰霜的氣氛卻因為劉靖宇這一番話更加的沉重陰森起來……

  梁巍和馬文忠瞬間臉色大變,迅速用眼色制止了劉靖宇繼續說下去,馬文忠面色驚惶的說道:“劉大人,當年那件事情我們幾個人說好了這一生都要隱瞞下去,我們所有人甚至都為此發過毒誓,我們都迫不及待的忘卻,如今你竟然還念念不忘的提及!”

  劉靖宇負手背對著所有人,毫無任何語氣的冷哼道:“冥冥之中一切的因果早已經註定,若不然,為何你我幾人時隔這麼多年竟然還會因緣際會的同時來到這裡?”

  聽聞到這裡的崔焱立即勃然大怒道:“劉靖宇!你再敢多說一句,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就像我當年對那些人一樣!”

  劉靖宇回過頭,默默的對著崔焱哼道:“崔焱,反正這裡四下無人,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你知道嗎,從那件事情之後,我整日都活在恐慌之中,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我早就已經厭倦了,就算我現在官拜三品,位高權重那又如何,只要我一閉上雙眼,那一幕幕的情景就會不斷的在我的眼前浮現……”

  “你!”崔焱怒目圓睜的欲將沖上前去動手,卻在動身的前一瞬被一直靜默不語的杜儒康伸手攔住。

  “休要攔我,今日這廝的語氣,有朝一日早晚會背棄我們幾人當初的盟約,留下遲早是禍害,今日看我如何斬草除根!”崔焱右手握著劍柄面色冰冷的同杜儒康僵持著。

  杜儒康沒有再去理會崔焱的怒吼聲,而是將冰冷的視線轉移到了劉靖宇的臉上,喉結微微的滾動著,發出了幾絲猶如鬼魅哀嚎般陰森可怖的聲音:“劉大人,今日之言,杜某只當是劉大人的戲言,當年的那件事,如果我們之中有誰膽敢洩漏半句……”

  說著,杜儒康的手掌忽然用力,須臾之後再度鬆開,其餘人的視線皆是一驚,那幾片被杜儒康攥在手中的竹葉竟然在頃刻之間化成了細沙般的碎末。

  “都給我聽好了,這件事情關乎到皇上的地位,就算到了死,我都不許任何人說出半個字!”杜儒康的聲音猶如一隻只尖銳的利矢刺穿在場所有人的心,大家望著那幾片被內力震碎的竹葉心中不約而同的紛紛一顫。

  直到杜儒康風雲莫測的身影離去了好久,其餘幾人才慢慢從驚悸之中回過神……

  楚瀾裳的寢宮之中,念兒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興高采烈的給楚瀾裳梳頭,心滿意足的看著楚瀾裳一頭晶瑩的青絲被自己的一雙巧手宛轉成精美的髮髻,透過面前的銅鏡望著鏡中遺世獨立的粉黛佳人,念兒只覺得就像見到了人世間最為動人的良辰美景,心曠神怡。

  “念兒可是有什麼高興的事情?”楚瀾裳不禁莞爾道,聽著念兒一路哼著揚州小調,一邊給自己梳頭,情緒似乎也被她所感染。

  “小姐的眼睛好了,念兒自然是高興的緊啊。”念兒俏皮的眨眼道,私下裡的時候,她還是願意稱呼楚瀾裳為小姐。

  楚瀾裳掩唇飾笑,眉角彎起了一道靈韻般的弧度:“念兒這話,倒仿佛是自己的身體痊癒了一般。”

  念兒編好了髮絲,將鏤金菱花的翡翠玉簪綰在楚瀾裳的頭上,嘴上邊說道:“那當然啦,誒對了,小姐,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好東西。”

  楚瀾裳還未等來得及開口去問,就聽到念兒噌噌噌的腳步聲,輾轉幾番之後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身邊笑顏逐開的道:“小姐,你看這是什麼!”

  說著,便將手中之物放到了楚瀾裳的手中,前一瞬還有些錯愕的楚瀾裳在接觸到掌心之後,皎若弦月的絕色容顏之上立即浮現出了一道澄

淨而明媚的笑容:“好大的石榴啊。”

  楚瀾裳的手中正捧著一顆碩大飽滿鮮紅欲滴的大石榴,從石榴上散發出的陣陣誘人的甜香讓人倍感心清氣爽。楚瀾裳將石榴抱在懷中,就像愛撫小動物一樣用自己茭白的手掌溫柔的撫摸著,兩道粉腮咧開一道有著幾分孩子氣的笑容,豔若桃李,美的念兒都不忍移開視線。

  “還是我昨晚去十裡鋪的街市上買來的,我就知道小姐喜歡,我幫你剝開。”念兒無比欣慰的看著楚瀾裳滿足的笑容,然後十分體貼的將楚瀾裳懷中的石榴拿在手上,從根須處一點點的剝皮,露出了團簇在皮下的一個個晶瑩剔透的果粒。

  “小姐嘗嘗甜不甜,我之前詢問過黎醫生,雖然你現在在服藥,但是石榴不用忌口的。”念兒嘿嘿的笑著說。

  “嗯,好甜!”楚瀾裳將果粒含在口中,輕輕吮齧著裡面的甜汁,只是覺得宮中的禦果都不及念兒買來的石榴甜。念兒除了有一副好手藝之外,特別會買水果,她挑出來的水果總是又大又甜,而她最會挑選的就是石榴了。

  念兒看著楚瀾裳就像一位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樣,粉嘟嘟的笑臉可愛的讓念兒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於是拄著下巴坐在楚瀾裳的身前笑嘻嘻的說道:“只怕甜的不止是這顆石榴吧……”

  “唔?”楚瀾裳輕輕的咀嚼著口中的果粒,動作端莊而優雅,聽聞念兒的話語之後卻有片刻的怔忡,“念兒所指的是什麼?”

  “嘻嘻,小姐自從相識了那位神醫大哥哥之後,整個人都容光煥發了許多呢……”念兒眉梢含笑轉彎抹角的說道,“念兒都要吃醋了呢,念兒陪著小姐這麼久了,也不見小姐笑的這般開心過,如今遇到了大神醫,倒是將小姐哄的天花亂墜似的。小姐位居九五之下,竟還一口一個塵哥哥……莫不是,小姐鍾情了此人?”

  楚瀾裳聽著念兒的話,兩片嬌嫩如同牡丹花蕊一般的粉黛忽的被一片嫣紅暈染,剝下了兩顆石榴粒兒徑直的朝著念兒的砸過去,嘟著粉嫩欲滴的雙唇嬌嗔的說道:“不許胡說,什麼……什麼鍾情什麼的……你都是從何處學來!”

  念兒巧妙的偏身躲過,如今見到楚瀾裳這副栩栩生動嬌若鈴蘭的羞顏,只覺得整顆心都軟化了一灘水,若不是二人之間有主僕之分,念兒或許真的忍不住將楚瀾裳抱在懷中在她的臉上啾啾的親兩下。

  “小姐臉紅啦,莫不是被念兒說中了心事,念兒要去啟奏陛下!”念兒蹦蹦噠噠的笑起來,雀躍的樣子就像一隻興奮的小兔子,一邊拍手一邊笑盈盈的歡呼。

  明知道這丫頭是在故意取笑自己,可是楚瀾裳的臉色還是忍不住紅透一片天,便將手中的石榴粒兒一股腦的全砸過去:“教你不許說,還敢亂說,看我不砸你!”

  “啊,小姐惱羞成怒開始體罰念兒啦,救命啊!”念兒捂著頭一路躲避,兩個人的歡聲笑語充滿了整座寢宮。

  兩人的歡鬧最後以念兒的求饒而告終,楚瀾裳坐在座椅上,念兒便一下下的為她重新疏離有些散亂的髮絲,夾竹桃狀的白玉梳輕輕劃過楚瀾裳的發梢,帶來一陣陣的清涼,讓楚瀾裳覺得非常的舒服。

  “不過小姐,念兒真心覺得那位大神醫是一個很好的人啊,你看他跟我們又不認識,昨夜幫你治好了眼睛又付清了醫藥費,結果什麼話都沒有留下就默默的離去,今天又為了小姐的眼疾奔波了這麼遠。”念兒發自肺腑的說道。

  想到那陣充盈在鼻翼之間的草藥清香,想到他為了自己的雙眼而立下的那句鄭重其事的承諾,不久前黎曜塵那般溫柔的環抱著自己,楚瀾裳的心頭忽然劃過了一道道涼絲絲的甜。

  “念兒說的不錯,塵哥哥,確是一位好人。”楚瀾裳提及到黎曜塵的時候,碧霞雲海般淨美的臉上浮出了一絲無法抑制的羞紅。

  念兒心知楚瀾裳有著超凡的聰慧,然而她更知楚瀾裳內心似透明的水晶一般純淨美好,甚至對待男女之情也全然沒有半點概念,雖然此刻心中對黎曜塵充滿著歡喜,怕也只是一位小妹妹對待大哥哥的那種依賴和崇拜之情多一些吧。

  念兒不禁有些氣餒的想著,公主十六歲的年華,若是能夠有一位似黎曜塵這樣的人去疼她愛她,那念兒的心中可以說是了無遺憾了。

  就在二人各自心事之際,共門口傳來秀女恭敬的聲音:“奴婢拜見公主,皇上說了,晚宴將至,命奴婢前來邀請公主殿下準備入席。”

  “嗯,好的,我這便出門。”楚瀾裳隔著紅漆的大門說道,便在念兒的攙扶下從梳粧檯前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直到這一刻,楚瀾裳都仍然沒有想到,這看似平靜的封禪大典內含數之不盡的風起雲湧,就連即將開幕的盛大晚宴之內,都隱藏了令人心驚膽戰的血雨腥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