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二十四章血蓮現世(2)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34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曜塵見過聖上,公主,眾位大人。”黎曜塵的聲音如春雨潤肺,聽在人們的心中就像久旱的土地終於得到了甘霖的潤色,溫柔動聽,勝似天籟。

  原本面對此情此景意興闌珊的楚瀾裳在聽到了黎曜塵的聲音之後,粉嫩欲滴的兩腮之上忽然湧起一抹歡喜的紅潤,這一幕偏偏被侍立在她身旁的念兒盡收眼底,心中篤自的暗笑道,公主莫不是心有所屬,又怎麼會在聽到人家的聲音之後就如此的歡欣雀躍?

  就在堂中的不少百官一邊震驚于黎曜塵的一表人才一邊兀自的揣測黎曜塵的身份背景的時候,楚光瀚輕聲的介紹道:“眾愛卿皆知,我的皇妹,永翌公主先天患有一種疑難的眼疾,今日封禪之際臨近,這是普天同慶的盛會。朕本與眾愛卿共賞泰山之際,卻傳來公主眼疾復發的噩耗,病症之苦令朕痛心疾首,就在朕無計可施之際,是兗州的李愛卿向朕推舉了曜塵,結果,公主就在黎神醫的妙手回春之下病痛痊癒了。”

  楚光瀚說話之間嘴角始終暈散不開一道隱隱的笑容,端坐在距離王座最近端的蘇定坤見狀不禁再度仔細的打量了一遍站在他面前的黎曜塵,充滿詭譎的雙眸不知道在沉思著什麼。

  所有人都看得出皇上是真的龍顏大悅,而這一切的功臣就是現在站在這裡的這位名喚黎曜塵的少年。

  “誒呀,黎神醫年紀輕輕竟有如此高深的醫術,真是皇上之幸,公主之幸,我大殷天下之幸。”蘇定坤在聽聞楚光瀚的話語之後忽然站起身端著手中工藝精緻的四羊方尊對著黎曜塵道,“小神醫,你挽救了公主就是挽救了我大殷,這一杯酒就由老夫為天下蒼生致謝於你。”

  在座的朝臣哪個不知道右丞蘇定坤的大名,在朝廷之中的黨羽眾多,勢力獨霸,文臣武將皆有他的心腹,原本眾位大臣們對著黎曜塵只是好奇以及讚賞,這一刻聽到蘇定坤都這麼說了,哪有心思審美,趕緊站起身盲目追隨。

  轉眼之間,此起彼伏的起座聲交響在大殿之內,連同殿外露天場合的州官見狀也忙不迭的起身,眾位官員都是笑臉逢迎的端著手中的觥籌一臉謙卑的看著黎曜塵,不絕於耳的附和著蘇定坤的話語。

  黎曜塵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即便面對這般推舉之景,心中依舊未曾誕生半分的驕縱或者顛狂,他的心靜的就像冬三月裡湖面的冰河,潔淨出塵的不染一粒塵埃。

  “曜塵多謝皇上以及眾位大人的厚愛,只是曜塵從不飲酒。”黎曜塵面對左右各鞠一躬,碧波如鏡的雙眸環繞著一股淡淡的寧和,然而他的目光,自始至終卻都沒有離開過楚瀾裳的臉。

  黎曜塵幾乎從不染指這一類的場合,今日能到此出席,也絕不是因為皇上的聖旨勒令他必須出席。之所以他會破例的出現,便只是因為眼前的佳人。

  望著她被一襲精美的華服所包裹,她神色嚴凜的坐在皇上的身邊,得天獨寵,羨煞旁人。可是,她的臉上卻沒有絲毫與之相關的欣慰感,她安靜的不發一言,就像一隻精美的木偶被主人手中的死前牽絆在身邊一樣。

  黎曜塵忽然想到了黃昏之際在玉皇頂的封禪台之前楚光瀚親口對他說的話。

  面前這個男人,為了權利,甘願去犧牲一切。

  那麼是不是代表,楚瀾裳也是他的一張手牌呢?如果需要的時候,他是不是也會毫不猶豫的捨棄楚瀾裳,為了成就他所謂的宏圖霸業?

  滿堂文物的敬酒竟然都被黎曜塵聲色不驚的謝絕了,場面竟然一時之間有些僵持,蘇定坤顯然也有些意料之外。握著四羊方尊的手不經意的狠狠一道用力,臉上卻依舊蕩漾著和顏悅色的笑容。

  “哦,原來小神醫的生活作息如此考究,倒是老夫唐突了,罷了,這杯酒就算做老夫的自罰。”蘇定坤身為右丞,在人際之內斡旋自然遊刃有餘,僵硬的場面經過他的化解倒也舒緩了幾分冷落的氣氛,其餘眾臣見狀依舊跟著笑呵呵的附和著。

  楚瀾裳雙眸輕眨,卻能夠聽到身邊的楚光瀚用力握緊方尊骨節交錯的聲響。

  心中便忍不住輕聲歎息,天下明明早已平定,這深宮之中卻依舊滿載著這些別出心裁的勾心鬥角。這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插曲,其用意楚瀾裳卻聽的一清二楚,黎曜塵救了自己深得皇帝的賞識,蘇定坤以此為藉由在皇帝之前帶頭敬酒,乍一看這似乎是君賢臣忠歲月靜好的一幕,殊不知這只是蘇定坤以黎曜塵為引子在敲山震虎。

  他就是要利用百官隨著他的動作一起

敬酒,進一步想著皇帝潛移默化的炫耀自己的宮廷勢力,不得不說,蘇定坤這一招棋走的即穩健有成功。

  楚瀾裳就算遠在兗州,宮廷之事倒也略知一二,蘇定坤近幾年的勢力愈發壯大,先帝崩殂之後更加勢不可擋,可以說此刻的蘇定坤已經深深的威脅到了楚光瀚的統治地位。

  楚瀾裳心中不禁苦笑,這些安享於權利頂端的權貴者,只顧著以天下為局進行殊死的對弈,陷身進欲望的漩渦之中,真的不知何時是盡頭。

  “哼!”就在蘇定坤帶頭飲酒之際,一聲劇烈的拍桌聲響起,本就脾性暴躁的崔焱幾杯酒下肚之後更加借酒壯膽,當著皇上和眾位朝臣的面就開始發飆。

  “黎曜塵,你以為自己是一個什麼東西,你歪打正著的救了公主殿下又如何?我們這麼多高官重吏給你薄面,你卻隨手摒棄,你這廝到底有沒有將皇上放在眼中!”崔焱怒斥著黎曜塵,說到了激動處一隻腳竟然踏在面前的酒桌之上。

  這崔焱第一眼看到黎曜塵就覺得礙眼,被他一招制服本就擠壓了滿腹的火氣,如今見他救了公主得到了陛下的賞識,心中更是妒意橫生,正愁無處發洩之際,黎曜塵竟然為自己找到了一個這麼絕佳的藉口。

  蘇定坤放下方尊之後,冷眼旁觀著大鬧宮殿的崔焱,心中卻是一副猶自看好戲的心態。這崔焱和杜儒康是一丘之貉,那杜儒康口口聲聲忠君愛主,他倒要領略一番杜儒康如何處理這個酒後鬧事的將軍。

  楚光瀚的眼色有些凜冽的微微眯起,整個人因為崔焱的無禮而散發出一股隱隱的寒意,就在在場眾官員因為崔焱的發狂而不知所措之際,杜儒康端著璧玉螢光盞緩緩起身笑道:“呵呵,大家都見到了,崔將軍不勝酒力,有些微醺。劉大人,還請勞煩你將崔將軍扶送會寢殿之中。”

  杜儒康明明是眼含笑意,分列在他座位左右的馬文忠和劉靖宇卻明顯感受到了一股渾身顫慄的陰冷。劉靖宇聞言立即起身攙扶住張牙舞爪的崔焱:“崔將軍,下官這邊送你回房歇息。”

  “你給我放手,本將軍的海量豈是爾等所能估量出的?都給我放手,今日我非要好好教訓一番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崔焱在大殿中旁若無人的釋放著口中的豪言壯語,眼見著力量文弱的劉靖宇根本掌控不了他的蠻力的時候,一隻寬厚佈滿硬繭的手掌輕輕的壓在了他的肩上。

  杜儒康親自將手落在了崔焱的肩胛之上,落在旁人眼中只是猶如鴻毛飄落一般輕盈的動作,竟然能夠立即止住了崔焱的躁動。

  “崔將軍,今日陛下在此,你我同僚把酒言歡好不暢快,好端端的何故醉的如此厲害?”杜儒康滿眼含笑的問道,然而距離他們最近的劉靖宇卻能夠清楚的看到杜儒康眼中一晃即逝的寒意還有殺氣。

  劉靖宇不禁渾身瑟縮的一震,杜儒康這句話似乎顛沛著一種玄異的魔力,竟然能夠如此不動聲色的壓制住崔焱的狂亂,隨著他的這一道目光,就連崔焱本人也是在須臾酒醒了七分。

  杜儒康再度對劉靖宇輕輕的施加了一道眼色,後者立即會意,拜別皇帝之後,便抓住這個機會將崔焱硬生生的拖拽出大殿,剛剛那陣不小的插曲也隨著這一幕而淡泊於酒席之間。

  “呵呵,黎神醫不必在意,崔將軍今晚定是不勝酒力,這才導致胡言亂語口出不敬,這杯酒杜某自罰,權且當作賠禮。”杜儒康不聲不響的回到座位上之後,便端起面前的杯盞敬向了面前的黎曜塵。

  黎曜塵謙遜翩翩的一笑置之,躬身回禮,杜儒康將手掌落在崔焱肩上的那一幕卻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映在別人眼中也許看不出任何端倪,只道是杜大人的親和降服了崔焱,但是黎曜塵畢竟是習武之人,一眼便領略盡了那一掌所蘊含的力道,猶如泰山壓頂一般,崔焱是活生生的被杜儒康壓制動不了了的。

  杜儒康的官袍和頭飾明明是一介文官,武功竟然如此深奧,而且黎曜塵能夠有所直覺,這個男人十分的善於隱藏和忍耐。還好裳兒在平定天下之後選擇獨善其身的歸隱田園,若不然,身在爾虞我詐的朝堂,又拿什麼同這幫心機深重的人明爭暗鬥。

  宴會的大殿再度恢復了剛剛的談笑風生,文武大臣們輪番向皇帝敬酒,除了一些官員私下的敘舊之外,宴席之間也有許多官員紛紛來到黎曜塵的桌前向他敬酒。黎曜塵淺笑著一一回應,然而看著在場的人之間虛偽醜惡的嘴臉,仿佛連帶這裡的空氣都沾滿了諸多的污濁。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