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二十五章血蓮現世(3)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27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黎曜塵的目光順著大殿看向了外面的露天場地,被一群官員圍在人群之中灌酒的李棠佑笑的一臉意氣風發,黎曜塵的心中不禁有些心疼,身在官場,卻不得不笑臉逢迎著那接踵而至的虛偽,黎曜塵真的寧願做一位默默無聞的江湖郎中。

  楚瀾裳出席到現在尚未怎麼動筷子,事實上這裡的美味佳餚對她來說太過於奢華和油膩,皇兄一心嚮往權謀,定然不知她一向素食,每逢夏季時節甚至一日三餐都以水果為主,這裡的山珍海味她著實無福消受。

  待到這一組前來王座之前敬酒的官員離去之後,楚瀾裳抓住了一個機會在楚光瀚耳邊輕語:“啟稟皇兄,瀾裳有些疲乏,可否恩准瀾裳先行回到寢殿?”

  “瀾裳,可是這宴席上的料理做的不合胃口?”楚光瀚溫柔的目光落在她潤如嬌露般的臉頰上,口氣之間盡是濃濃的寵護。

  “只是瀾裳身體欠佳,不能伴皇兄左右,且請皇兄贖瀾裳離席之罪。”楚瀾裳柔聲說道。

  楚光瀚思及楚瀾裳的雙眼剛剛脫離病痛,著實應該好好休養一番,便差遣侍立在楚瀾裳一側的念兒護送公主回寢殿歇息。想了想,複又對殿下安靜落座的黎曜塵說道:“曜塵啊,公主的眼疾初愈,身體尚且需要好好調理,你便隨著公主一道離去,多開一些補氣養元的方劑。”

  習慣獨善其身的黎曜塵對這樣的場合著實難以應付,此刻聽到楚光瀚的話語之中只覺渾身上下如臨大赦一般輕鬆愉悅。於是翩然起身,對著楚光瀚深深一躬道:“草民領旨。”

  庭院之中的月色如明湖碧波,繁星點綴著頭頂的天幕猶如一道藍黑色的棋盤,這裡畢竟位於傲徠峰之下,海拔的高度讓這裡的夜間有一絲淡淡的寒意。

  假山林立的花園之內開滿了嫩蕊嬌豔的迎春花,滿園都是舒雅的幽香。楚瀾裳和黎曜塵二人相伴靜靜的散步在假山小景之間,褪下了那一身繁重的盛裝,此刻楚瀾裳一身綠蘿浣花裙,美如一道碧霞般的錦緞。偶遇一間石磯亭台,漢白玉的圍欄,四面翠障壞饒,佳木青蔥,石階的縫隙之間還團簇著花斑一樣的綠蘚。

  來到了亭內,黎曜塵體貼入微的攙扶著楚瀾裳坐下,心中寬慰,甚好這石坐上鋪就著花絨的蒲團,不必擔心裳兒沾了涼氣。

  落座之後黎曜塵依舊牽掛著楚瀾裳的雙眼,便開口柔聲問道:“裳兒的雙眼此刻感覺如何?”

  “此刻已然無礙,塵哥哥的醫術果然高明。”楚瀾裳朝著黎曜塵的方向委婉的一笑,如藤蘿掩映般楚楚動人,看的黎曜塵心中竟是莫名的一跳。

  “塵哥哥自幼便是兗州人士?”楚瀾裳比較喜歡這種安靜恬淡的氛圍,身邊又是自己所喜歡的人,因此話題也逐漸豐富了起來。

  黎曜塵聞言便有了恍惚的沉默,回想起剛剛楚瀾裳對自己歉疚於她昨夜隱瞞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其實黎曜塵從未因此有過絲毫的埋怨。

  他自己又何曾對楚瀾裳言明過自己的身份呢?

  前朝太子,儲君,本應繼承大明皇位的人,卻隱姓埋名的來到了這裡成為了一名鄉野醫匠……大概,楚瀾裳的心中一直都覺得他是因為二人之間的身份地位存在懸殊,可是黎曜塵深知根本不是如此,他們之間,不是懸殊,而是完全對立的二者,就像黑暗和光明無法相融。

  憑藉黎曜塵的本心,他是希望自己和楚瀾裳之間儘量少一些牽扯和瓜葛,倘若真的有朝一日,楚光瀚知道了他和刑瑛的身份,那麼邢叔叔很有可能因為他的一時大意而遭受滅頂之災。

  可是另一方面,他完全不理解自己的內心為何會油然而生出對楚瀾裳如此熱烈的親近感,他近乎瘋狂的執著著想要親手為楚瀾裳帶來光明。

  “是的,我在兗州長大,我自幼便是孤兒,是義父將我撫養長大。”黎曜塵將自己的身世過往一語帶過,他知道楚瀾裳的聰明才智,因此在她的面前他必須要謹言慎行,稍有一個偏差可能就會在無形之中透露給她自己的資訊。

  “孤兒……”楚瀾裳的面色有些微怔,旋即改口道,“塵哥哥,我不是有意……”

  “裳兒莫往心裡去。”黎曜塵的聲音依舊舒緩溫潤,“失落確實有過,可是至少我並不是一無所有,我鑽研醫道,也是為了盡己所能去幫助身邊的人。”

  楚瀾裳的笑容複又浮現在嘴角,這時便聽聞黎曜塵輕聲問自己:“裳兒身為一國公主,又

是先帝獨寵的掌上明珠,那裳兒的母妃是否為當今的太后娘娘?”

  黎曜塵儘量收攏自己的語氣,讓楚瀾裳聽起來覺得他是一個對宮廷之事一概不知的普通百姓。果然,聽聞黎曜塵的問題之後楚瀾裳噗哧的笑出來:“裳兒卻想不到,塵哥哥也會如此的天真麼?”

  “誒?裳兒是公主,難道裳兒的母妃竟不是太后麼?”黎曜塵明知故問的問道。

  “當今的太后娘娘是皇兄的母妃,也是我父皇在位時的皇后,瑾萱娘娘,裳兒的母妃是涵妃,曾是我父皇寵極一時的愛妃,可是我卻未曾見過她,聽曾經的宮人講述,母妃在產下我之後不久便得了重病薨逝了。”提及了自己那位素未謀面的母妃,楚瀾裳的表情上有了一絲傷懷的曲折。

  果然如此……楚瀾裳的講述未曾出乎黎曜塵的意料,看來楚瀾裳心性淡漠對權謀大統無欲無爭確實是一個不幸中的萬幸,庭院深深的宮闈之中埋葬了太多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了。黎曜塵在診斷出了楚瀾裳的病情之時便心知肚明,如今看來,當年那位涵妃娘娘想必也不會是重病離世,否則在楚瀾裳飲用的母乳之中又怎麼可能存有劇毒以至雙目失明呢?

  黎曜塵的心中曾經因此而深深掙扎,他不知道應不應該將自己知道的這一切告知楚瀾裳,可是又一想,楚瀾裳本意淡出政治舞臺,她的心性天真爛漫與世無爭,哪怕知道了這一切,也只會徒添痛苦和煩惱。

  這天下間,再無其他,比好好活下去更值得人們期待的事情了。

  忽然一陣帶著些許涼意的夜風略過了亭中,楚瀾裳下意識的伸手撫了撫肩袖,黎曜塵心疼她受了涼,便將自己身上被的白衣輕輕解下披在她的身上,同時動作輕柔的攔住她嬌柔的肩側,是以傳遞一些體溫。

  “裳兒快到了服藥的時辰了,我便送你回房,這裡有些涼,只適合小敘片刻。”黎曜塵的聲音極盡了溫柔,在他將白衣披在楚瀾裳的肩上的時候,楚瀾裳便感受到了一股潺潺流水般的瑩瑩暖意和煦在自己的周圍,帶著淡淡的草藥馨香,舒服極了。

  心下感動的接受了他的關懷,楚瀾裳在他的擁扶下乖乖的起身,兩人這便離去。

  行宮深處的古井之旁,本就是一處偏僻的不易令人察覺到的角落,行道樹茂密的枝葉又成為天然的屏障將這裡掩護的極佳,於是便有兩道鬼鬼祟祟的人影相伴在此處。

  燈火照耀不及的地方,只能憑藉依稀的星光看清這二人大致的輪廓和身上分別穿戴的官服,赫然是剛剛被杜儒康驅離大殿的將軍崔焱和陪同他的劉靖宇。

  經過夜風的吹拂,崔焱身上的酒氣早已殆盡,此刻的他一面活動著剛剛險些被杜儒康廢掉的肩膀,一面橫亙著怒意的臉色低吼道:“哼,杜儒康又算得了什麼,莫不是仗著自己武功高強,當年衝鋒陷陣,哪次不是老子殺的人最多!”

  劉靖宇面色冰冷的瞥了他一眼道:“看來你受到的教訓還是不夠,你還看不出嗎,這次的封禪就是皇上和蘇右丞之間一次針鋒相對的較量,你我自當安分守己,坐井觀天的看著,哪一方得勢,我們便歸順哪一方,而你卻偏偏在這種時候節外生枝。”

  崔焱重重的一拳垂落在古井邊沿的轆軸上,目露凶光的說道:“我總覺得那個黎曜塵身份詭異,而且出現的也太過突然,你說會不會是當年在這裡……”

  崔焱的話語似乎如一只毒蠍的尾螯一般徑直的刺入劉靖宇的內心,聞言後的劉靖宇臉色瞬間一片煞白,語氣慌亂道:“斷不可能!一千四百三十一人,你我仔細的清數過!”

  劉靖宇據理力爭,但是面孔之中的震顫卻出賣了他心中的惶恐和不安,他並沒有全然的底氣。甚至可以說,他有一種瀕臨死亡的直覺,自從來到泰山行宮之際,他的心中總是被一種隱隱的憂患所襲擾。

  “我自當盯緊此人,如有半分異動……哼,我寧可錯殺,絕不放過!”崔焱狠狠的從牙縫裡面將這幾個字擠出來,右拳因為過度發力的緊握骨節都已經泛白。

  “封禪之際,你最應該小心的不是什麼黎曜塵,而是公主!”劉靖宇冷言道,“公主聰慧過人,一旦被她察覺到當年的蛛絲馬跡,你我休矣!”

  崔焱冷哼一聲,不知可否將劉靖宇的話語記在心中,便踏著沉重的腳步離去,井邊的落葉被他的腳步踐踏著,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猶如厲鬼在午夜的哀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