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二十七章血蓮現世(5)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20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望著這具驚悚可怖的屍體,黎曜塵的心中在刹那之間閃過了無數種念頭。

  在皇上的行宮竟然有朝廷命官被殺,事態的嚴重性已經讓黎曜塵緊急的重視起來,當務之急,一定要將此事儘快通知李大哥。

  可是就在黎曜塵準備轉身去尋的同時,洶湧的火光自身後將這裡團團圍住,數十名身穿黃馬褂的御前侍衛腰間挎著金刀,手中高舉著熊熊燃燒的火把,在這樣的夜晚顯得尤為緊迫。

  “迅速將這裡團團圍住!”崔焱的聲音緊隨其後的傳來,黎曜塵從屍體旁起身,輕輕用手去遮擋住了一些面前刺眼的火光,透過指尖的縫隙卻看到了為首的人正是聖恭閣大閣領杜儒康。

  隨同一道前來的還有梁巍和馬文忠,杜儒康面色略顯一絲驚懼的低頭看著面前不遠處那具慘不忍睹的屍體,如不是那人穿著眼熟的官袍,杜儒康幾乎辨認不出那就是劉靖宇。

  “大膽賊子,竟然膽敢在天子座下行刺朝廷命官!”崔焱的狂怒聲響徹整座後園,隨著他將腰間的寶劍拔出,其餘所有的侍衛紛紛拔刀相向,黎曜塵一瞬之間淪為了眾矢之的。

  馬文忠和梁巍看著劉靖宇的屍體,兩人竟不約而同的身體一顫,隨即各自用驚恐至極的目光看著直到此刻面容依舊寧靜沉著的黎曜塵。

  杜儒康抬手攔住了欲上前將黎曜塵捉拿的崔焱,他的右拳此刻用力的握緊,每個人都感受到了杜儒康的臉上那一股氣勢磅礴的殺氣,杜儒康冰冷的望著黎曜塵:“你還有何話說?”

  黎曜塵波瀾不驚的面容平靜的望著杜儒康及其身邊數人,現實彎身一鞠隨後便道:“回稟大人,草民原是來此尋回公主遺落之物,卻在此處發現了劉大人的遺體,草民發現之時,劉大人已經被殺。”

  “一派胡言!”崔焱大吼著將劍刃直指,“劉靖宇明明就是死在你的手上,剛好我們來的及時,這才沒有讓你在行兇之後順利的逃之夭夭,黎曜塵,你已然犯下死罪,如若不乖乖束手就擒,本將軍這就將你當場法辦!”

  黎曜塵的面容逐漸沉靜下來,無故被人冤枉,他的兩道俏眉有些不悅的微微彎起。

  再次直視杜儒康,黎曜塵依舊面不改色:“大人,草民所言,句句屬實。”

  “鐵證如山還敢巧言令色,看我拿你歸案!”崔焱說罷,舉著長劍就沖向了黎曜塵,然而就在與此同時,另一隊更為繁縟的隊伍順著回廊的月門來到了這裡。

  “皇上駕到!”又是那位老公公尖柔的聲音。

  隨著一群宮人和侍衛的身影先行邁進,人群最中央便是被眾星拱月的楚光瀚。杜儒康等人見狀紛紛跪倒在地,場面這才稍有緩解。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跪伏在地的眾人齊呼道。

  龍袍加身的楚光瀚邁著威儀凜凜的步伐來到了眾人面前,身側是看似恭敬的伴隨左右的蘇定坤,這種時候蘇定坤自然要站出來為天子代言:“是何人在此喧嘩吵鬧,打擾了陛下的清靜啊?”

  杜儒康跪在原地拱手作揖道:“啟稟陛下,是臣等一時疏忽……這行宮之中,似乎出現了圖謀不軌之人!”杜儒康意有所指的說著,視線還不忘瞥了瞥古井附近的黎曜塵。

  楚光瀚示意眾人平身的同時,視線略過古井,映入眼簾的那一幕讓他的目光瞬間浮上一絲陰霾,開口的語氣也夾雜著難掩的怒意:“誰來給朕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竟有朝廷命官在朕的身邊遇刺!”

  穿著厚重甲袍的崔焱躬身道:“陛下,真相已然明瞭,我和杜大人來此之際,剛好看見了黎曜塵行兇之後欲將逃離現場,臣等正欲將其繩之以法!”

  楚光瀚狠厲的目光旋即瞪向獨自站在古井旁劉靖宇的屍身側畔的黎曜塵:“崔將軍所言可是真的?”

  “回皇上,我只是為了取回公主的物什,途經此地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劉大人的屍體,杜大人一行人也只是與草民前後將至。”黎曜塵輕聲的為自己辯解,然而此時他已然成為眾矢之的,在場眾人竟無一人站出來為他辯護絲毫。

  “休得胡言,你明明是行兇之後準備潛逃,幸而為我等察覺,否則若是遺漏了你,豈不是將皇上公主的安危棄之不顧?”崔焱目光眥裂般咄咄逼人的說道,轉而又面向楚光瀚,“陛下,此人來歷不明,圖

謀不軌,此刻若不除之以絕後患,恐會危及陛下呀!”

  蘇定坤面色一片死寂的盯著這一幕幕,心中看好戲的成份倒是佔據了絕大多數,不過此時此刻,就連他都不禁心生好奇,劉靖宇到底會被何人出於何故謀殺於此呢?

  楚光瀚視線冰冷的瞪著黎曜塵:“朕再問你一句,劉大人究竟是否為你所殺?”

  黎曜塵此刻依然心如死灰,自己誤入於此,被人平白誣陷,在場的一個個所謂棟樑之臣,卻也不過是一群混淆是非黑白不辨之徒。如今自己就算再如和勉強去解釋,在他們眼中也只是一種狡辯,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費唇舌呢?

  想到此處,黎曜塵似有些疲憊的輕輕歎了一口氣,晶瑩潤澈的雙眸平靜的看著楚光瀚道:“我解釋有用何用,你說是,便是吧。”

  蘇定坤聞言立即慍怒橫生的指著黎曜塵斥道:“大膽刁民,竟然對皇上如此語出不敬,無論劉大人的死與你是否有關,單憑這一點便可治你的罪!”

  楚光瀚的面容不禁再度冰冷下幾分,目不轉睛的盯著黎曜塵,卻在同崔焱吩咐道:“崔將軍,命你即刻收押此人,嚴加審問,務必將劉大人遇刺一案徹查無遺。”

  “諾!”崔焱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指令,心中一片雀躍,正當他欲將持劍逼近黎曜塵的時候,忽然聽到回廊處傳來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隨之是一道充滿急切的呼喚:“住手!”

  眾人的視線隨之望去,便見到在念兒攙扶之下的楚瀾裳快步的走向這裡,二人之後則是一路尾隨的李棠佑。剛剛正是李棠佑聞訊之後火急火燎的去了楚瀾裳那裡報信,李棠佑深知官場黑暗,黎曜塵內心單純無欺,哪怕真的淪為那些道貌岸然之人爭權奪勢的犧牲品也斷然不會知曉,他更知此刻能救黎曜塵的只有楚瀾裳一人。

  “裳兒……”黎曜塵看著楚瀾裳身影,緊繃的目光無形之中柔化了許多,卻在看見她一路疾馳以至紅潤嬌喘的面色時,心中萌生了一絲憐意,她的雙眼明明不便,走的這般快,總是身邊有人攙扶,若是路上傷到哪裡該如何是好。

  “瀾裳?”楚光瀚見到她的時候,臉上所有的狠厲兇惡之色斷然不復存在,立即化為了一位溫容盡寵的兄長,來到了楚瀾裳的面前,動作溫柔的將她從念兒的手中攙扶過來。

  “裳兒眼疾初愈,理當多多休息才是。”楚光瀚溫儒軟語的說。

  “封禪臨近,行宮之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瀾裳身為公主責無旁貸,又怎能在這種時候把攤子丟給皇兄一人呢?”楚瀾裳一路走來許是真的勞累了許多,話語之間的吐納都顯得尤為急促。

  她剛剛已經聽聞李棠佑講述了大致的經過,不禁為此驚心動魄,想到黎曜塵的為人那麼清雅高貴,遺世獨立。縱使含冤,也斷不會為自己辯駁,倘若自己真的晚來片刻,事情的後果她便萬萬不敢想像。

  “瀾裳,切莫憂心,關於此事朕的心中已然有了定奪,正欲將疑凶關押盤問。”楚光瀚如實言道。

  “皇兄請聽瀾裳一言。”楚瀾裳目光急迫的望著楚光瀚面容的位置,水潤瑩透的眸色猶如珠落玉盤一旁楚楚動人,此刻卻帶著焦慮,“皇兄如何斷定,塵哥哥是殺人兇手的?”

  楚光瀚聽聞自己的妹妹如此親昵的稱呼黎曜塵,心中不禁閃過一絲鬱鬱寡歡的不快。想來自己的妹妹確實很喜歡這個少年,其實平心而論,楚光瀚對黎曜塵並無偏見,他的醫術高明,救了楚瀾裳,而且他為人優雅穩重,心思細膩,楚光瀚本身年長於黎曜塵,像他這樣的人倒也見得不多。

  可是楚光瀚身在權利的巔峰,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就如今夜,劉靖宇是黎曜塵殺的,他便是兇手,劉靖宇不是黎曜塵殺的,他也是兇手!

  同樣的情景落在了蘇定坤的眼中卻又是另一番思索,楚瀾裳用兵如神,如今的這天下依舊姓楚,七成離不開她所營造的威懾力,而今見了她對黎曜塵這小子有一股莫名的親密感,那麼自己若是能夠牽制了黎曜塵,豈不是間接控制了楚瀾裳?

  “瀾裳,這是杜大人和崔將軍等人親眼所見。”楚光瀚解釋道。

  “哦?”楚瀾裳的表情彌漫過一絲淺淺的疑惑,緩緩的轉向崔焱的方向問道,“瀾裳斗膽問一句,將軍可是親眼所見塵哥哥親手殺害了劉大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