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二十八章血蓮現世(6)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52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這……”崔焱被楚瀾裳這樣一問,登時有些無言以對,卻還是硬著頭皮不得不說:“回稟公主,末將來此的時候,劉大人已經身亡,可是黎曜塵就站在他的身邊,末將斷定黎曜塵殺害了劉大人正打算潛逃!”

  “這便是了。”聞言後楚瀾裳蹁躚一笑,猶如七彩的蝶翼嬉戲於花蕊之間,盡是一道淺笑便極盡了芬芳怡人,“將軍既然未曾親眼所見,得出的結論便是推斷。”

  崔焱聽聞楚瀾裳話裡話外都是包庇黎曜塵的語氣,不禁有些焦慮的進諫道:“回公主,末將雖然是推論,但是證據確鑿。這次身為行宮的偏僻地帶,古井之處有如此的隱蔽難尋,屍體藏在井口之側斷然不會為他人輕易察覺,而我等來此之際,竟然發現黎曜塵就在劉大人的屍體旁邊,若說是巧合,未免太過牽強。”

  楚瀾裳聽聞他的話語,臉上笑的不疾不徐:“將軍的論據卻有充分之處,但是,瀾裳這裡,也有幾處證據,證明兇手不是塵哥哥,可否請將軍聽瀾裳一言?”

  崔焱聞言不禁有些訕訕而笑,拱手道:“公主何必如此嚴重,倒是折煞末將了,公主有何吩咐儘管賜教,末將定當洗耳恭聽。”

  楚瀾裳微微頷首,旋即將面容轉向身旁楚光瀚的方向:“瀾裳勞請皇兄,可否差人將劉大人的遺體查驗一番,說不定會有所發現。”

  被楚瀾裳這麼一經提醒,楚光瀚這才恍然大悟道:“倒是皇兄糊塗了,這麼重要的事情理應一開始就差人查辦。來人啊,按照的公主的吩咐,立即對劉大人的屍首進行查驗!”

  聽聞旨意之後,儀仗之中早有專人出列,來到了劉靖宇的遺體之前,開始對著他的屍身查看起來,過了許久,現場的諸多血跡都已經乾涸變黑,然而那種血腥彌漫的氛圍卻依舊揮之不去。

  “回稟陛下,劉大人身中十二處創傷,皆為尖銳利器割劃戳刺所至,由於現場並未出現兇器之類的物什,卑職推斷應該為極其鋒銳的匕首一類造成。由於傷口下落順序難以判斷,因此只能猜測劉大人的致命傷在脖頸,心口以及腹部這三處傷口其中之一。”那位負責驗屍的宮人結束工作之後便跪在楚光瀚身邊說道。

  劉靖宇死的如此淒慘,在場的人們甚至忍不住心中作嘔。

  “到底有多麼深刻的怨恨,在殺人之後還要你如此瘋狂的肆虐他的遺體……”楚光瀚望著井口旁邊那具屍體,語氣頗為感概的說道。旋即吩咐宮人,前去準備擔架,將劉靖宇的屍體收殮入棺。

  楚瀾裳聽罷了那人的講述之後,便對崔焱開口道:“將軍可是知曉了劉大人的死因?”

  “劉大人被利器所殺,看他的傷口便可知曉。”崔焱如實道,卻不解楚瀾裳為何要這麼說。

  這時楚瀾裳便道:“皇兄,眾位大人,大家可還有所回憶?今夜是兗州李大人為皇兄及眾位大人設置的接風宴。到場的除了我皇兄之外,更是你們這一群位高權重的大臣,所以為了處於安全,幾乎所有人在入場的時候,都被御前侍衛嚴格的檢查過隨身之物,甚至於每個人都被搜過身。”

  楚瀾裳說到這裡的時候,杜儒康緊鎖的眉目忽然湧出一抹讚賞,心想楚瀾裳果然善於抓住重點,她在這裡輕輕提出的一句,卻勝過崔焱誣陷黎曜塵的千言萬語。

  “反向而思考,也就是說,今夜能夠參與到宴會的人,都是經過侍衛的搜查並確認無誤的人,那麼請問將軍……塵哥哥又是如何躲過數十人的耳目將行兇的利器帶進宴會之中的呢?”楚瀾裳清潤的嗓音就像百靈鳥的歌喉一般溫婉動人,所言出的話語卻又如此犀利的字字珠璣。

  “這……”崔焱面對楚瀾裳的提問竟然不知該如何回答,剛剛驗屍的下人也說過在周圍並沒有發現兇器。

  黎曜塵看著楚瀾裳婉轉於眾人之間的翩然倩影,想到她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清白才不惜孤注一擲的面對這裡的群臣,黎曜塵的心中感激之餘,卻又參雜一種深深的感動。

  “而這只是其一。”楚瀾裳始終面含微笑,“將軍再請想想,劉大人的屍身之上十二處傷口,瀾裳雖然目不能視,卻也能夠清晰的聯想到現場的場景是如何的淒慘而血腥,行兇途中必將鮮血四濺,而將軍請親自對塵哥哥檢查一番,他的衣襟之上,可曾渲染了半點的血跡?”

  楚瀾裳的這句話讓在場眾人不得不佩服,若是關於兇器的說法尚有幾分勉強,也許是黎曜塵用了什麼手法瞞天過海,又在行兇之後將兇器埋藏,可是現下的黎曜塵一身皎潔如月的白衣分毫未染,翩然之姿靜靜佇立月下,莫說血跡,就連清塵都不見絲毫。

  “這……”如若說剛剛崔焱只是無言以對,那麼此刻的崔焱便已經是面紅耳赤了。

  “將軍請再

想一想。”楚瀾裳複又道,“將軍方才言明,塵哥哥行兇于此,全因此處位置隱蔽便於全身而退,那麼瀾裳請教將軍,屍體的方便便是一口古井,如若當真為了隱藏行兇,何不將屍體投入井中,豈不是更加不已察覺?”

  崔焱眼巴巴的看著楚瀾裳一點點的羅列出思路清晰的條條框框,此刻的他完全不知該如何回復,只好訕訕萎縮了剛才的氣勢。

  “所以說啊,黎醫生根本就不可能是兇手!”這時站在楚瀾裳身後的念兒兀自開口說出了心中醞釀已久的真相,接著意有所指的道,“說道嫌疑的話,我自己的劉大人之前是和崔將軍一同離席的,而劉大人剛剛被殺,崔將軍就緊隨其後的出現在這裡,如若說是巧合,未免也太過匪夷所思。”

  站在人群之後的李棠佑聞言不禁低頭默默嗤笑,這小丫頭好生的伶牙俐齒,雖是公主身邊的一介丫鬟,言辭卻如此犀利。這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句提醒,不但將黎曜塵的嫌疑盡數洗清,反而讓栽贓他的崔焱陷入進退兩難的地境。

  果然,隨著念兒的話語,在場不少官員紛紛帶著些許質疑和疏離的目光看著崔焱,崔焱剛剛被楚瀾裳反駁的體無完膚,心中正愁怒火難消,此刻竟然被一個小丫鬟刁難至此,當場便發作了情緒:“好大的膽子,我等官員正在陛下面前商議要事,你一個身份卑微的丫鬟竟然膽敢肆意插言,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是想受罰嗎?”

  許是被怒目圓睜的崔焱驚嚇,念兒有些怯怯的往楚瀾裳的身邊挪了挪步子,臉上還有一點淡淡的委屈,楚瀾裳挺身將念兒護在身後,面容平靜的望著崔焱的方向道:“念兒乃是我身邊的丫頭,便是有了失禮之處失言衝撞了將軍,也是瀾裳疏于管教,將軍若要責罰,便連同瀾裳一併罰了去。”

  面對楚瀾裳明顯的維護,崔焱就算再如何的氣焰囂張此刻也猶如虎落平陽,慌忙笑臉逢迎道:“哪裡哪裡,是末將失言,末將失言……”

  楚光瀚冷冷的看著一群宮人在清理現場,心中甚是煩悶,此事本來很簡單就得以解決,不過只是將黎曜塵抓起來問罪而已,如今經這一段插曲,自己斷然不能再為難於黎曜塵,可是這件案子便成了楚光瀚如鯁在喉的一根刺。

  “到底是何人如此的大膽,竟敢于封禪祭天之際,在朕的眼皮地下刺殺朝廷命官!即刻傳朕的旨意,將封禪儀式延後推遲,如若找不到真凶,朕便一直留在這泰山行宮之中!”楚光瀚面露慍色的說道,在場眾多官員紛紛噤若寒蟬,誰都不敢在此刻多說半句免得惹禍上身。

  楚瀾裳感受到現場氛圍逐漸僵硬下來,此刻必需有一人踴躍而出,而且這件事必須要有人解決,在天子身邊殺害了一位朝廷三品大員,如若是有意為之,顯然已經威脅到了帝位的統治。

  於是在所有官員都垂頭喪氣的退避三舍之際,楚瀾裳眾望所歸的道:“皇兄莫擾,此案尚有諸多懸疑,請許給瀾裳些許時日,勢必徹查此案,還原泰山一片清平樂土。”

  杜儒康看著楚瀾裳那一副運籌帷幄處亂不驚的氣概,眼前仿佛再度浮現了當年叱吒疆場的戰場公主的身影,心想楚瀾裳果然是大殷的鎮國之寶,如若不是被傳統的觀念所囚禁,他或許會擁護楚瀾裳奪得帝位。

  “好!”蘇定坤立即發言,“公主如此深明大義,實為我大殷之幸,此案由公主殿下全權調查,相信距離水落石出也只是時間問題,臣等定當鞠躬盡瘁為公主辦案效盡犬馬之勞。”

  隨著蘇定坤的帶頭,複有數名官員隨口齊呼,一齊推舉擁護楚瀾裳徹查此案,然而就在楚光瀚微微皺眉以示心中不悅之際,古井便處理屍體的宮人忽然發出一聲慘叫,驚悚了此處的眾人。

  “聖上在此,何事如此驚慌?”杜儒康橫眉冷對的怒斥道。

  “陛……陛下,這,這是……”那位宮人面色煞白的指著劉靖宇的屍首,深處的手指還不住的顫抖著,似乎見到了什麼意想不到而又驚恐至極的事情。

  楚光瀚皺著眉踏步上前,眾官員紛紛隨後,這一幕讓站在井邊的黎曜塵也不禁疑惑的望過去。然而就在楚光瀚的步履接近劉靖宇的屍首之際,整個人竟忽的停住腳步!

  “這……這怎麼可能……”楚光瀚難以置信的看著劉靖宇血孔遍佈的屍體,早已被不知名的利器戳穿,血腥和腐屍的味道撲面而來,月色仿佛變的猩紅,然而……他所驚詫的卻不是這一切。

  楚光瀚透過那些琳琅滿目的血痕,看到了劉靖宇身上那件藏青色琅琊紋的官服上,一朵詭魅而恐怖的血色蓮花悄然綻放,盛開的花蕊仿佛死神不斷滴血的嘴角,月色在這一瞬間忽然驟然變冷,所有看到這朵血色蓮花的人心中都不約而同的產生了一絲寒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