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大殷盲探

幽冥血蓮 第三十章殺機重重(2)

書名:大殷盲探 作者:七瓣雪 本章字數:306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短暫的沉默之後,崔焱便自顧的回答道:“三位大人莫要苦思,其實答案早就擺在這裡,根本就沒有什麼兇器!”說著,崔焱便將冰冷而充滿深意的目光投到了杜儒康的臉上,“在我們這裡,有一個人的武功,不就已經臻至化境,指氣成劍,殺人於無形……唔……”

  崔焱話語說到一半,咽喉忽然被杜儒康死死的扼住,杜儒康雙目猩紅面色駭人,掐住崔焱的虎口使勁了極大的氣力:“崔焱,你是在說,我是兇手?”

  其餘兩人見到這樣的場景完全不知該如何處理,紛紛目瞪口呆的靜坐在座位上,崔焱雙手有氣無力的抗拒杜儒康的雙手,本就醉酒酡紅的臉色因為呼吸不順變的一片透紅,他聲音奄奄一息的說道:“今日……在龍角峰……劉靖宇提起了當年之事,你……你怕他洩露出去,這才在晚上……滅口。今日宴會,便也是你……遣他送我……回來……”

  崔焱雖然身為武將,平日作風五大三粗,此刻卻言辭鑿鑿,字字珠璣,而且說的十分的合乎情理。以至於,一直默默旁聽的馬文忠和梁巍分別將驚恐和難以置信的目光投向了此刻死死扼制住崔焱的杜儒康。

  “杜大人,難道真的是……”馬文忠不禁站起身雙股戰戰的後退拉開了和他的距離。

  杜儒康怒極的面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重重的鬆開手將崔焱甩開到一旁,惡狠狠的語氣說道:“我不管你們此刻的心中是怎麼想我,但是你們記得,我不會殺他,更不屑於去殺他。”

  說罷,杜儒康便冷冷的轉過身背對著三個人,送客的意味已經十分的明顯,其餘三人分別對望一眼,整座房間仿佛都回蕩著杜儒康的怒火,三人只好悻悻離開。

  隨著關門聲,一直垂袖立于房中的杜儒康皺緊了面色,帶著幾分掙扎不安的閉上了雙眼,旋即便狠辣異常的再度睜開。

  三人從杜儒康的房間撤出來,崔焱走在路上還有些東倒西歪的,脖子上都出現了明顯的淤痕,回想自己剛剛險些死在杜儒康手上,崔焱重重的一哼道:“這麼明顯你們還看不出來嗎,杜儒康如今重臨泰山,在我們面前假裝淡忘了一切,殊不知當年的重重依舊歷歷在目,劉靖宇就是因為今日在龍角峰失言,這才讓杜儒康動了殺念!為了死守當初的那個秘密,他斷然也不會留下我們!”

  梁巍聞言則有些擔驚受怕的說道:“崔將軍,依您只見,我們應當如何……杜大人的武功我們都是知曉的,他若誠心殺我們……”

  馬文忠此刻的心緒已經完全慌亂了,他的步履看起來都無法穩固,話語間都充斥著牙齒打顫的聲音:“要,要不……我們將當初的前因後果向聖上和盤托出……總比劉靖宇那樣死的不明不白要好啊……”

  “馬大人,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梁巍算起來比他要沉著幾分,當即駁斥道,“當年的事件若是曝光於天下,你以為聖上會放過我們?我們只會死的比現在更慘!”

  馬文忠聞言早已雙膝發軟的癱靠在回廊的石柱上,瑟瑟發抖的道:“進一步退一步都是死……這次封禪之旅註定成為你我的葬身之所?”

  “倒也未必!”崔焱說話的時候手掌緊緊的握著腰間的劍柄,梁巍幾乎下意識的會意了他眉間流露出的那一股濃重的殺氣,當即有些驚悚的問道:“崔將軍的意思難道……”

  “不然我們還能怎樣?”崔焱淡淡的回首望向杜儒康房間的那個方向,“我們若不殺他,遲早會死在他的手上,這件事斷然不能讓皇上得知,而你我活命的唯一機會……就是在他動手之前,先行除掉他!”

  崔焱說完,便帶著幾分難解的醞釀神色先行一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聽懂了崔焱話語中的殺氣,馬文忠和梁巍二人神色倉惶望著他的背影。

  “他是動了殺心……梁大人這該如何是好啊!”馬文忠此刻已然六神無主,猶如抓住洪流中的浮木一般緊緊抓住了梁巍的衣襟。

  “他們二人相鬥,事到如今,你我也只好靜觀其變,好在公主殿下當眾接下了這個案子,哪怕這一切真的是杜儒康所謂,礙于公主的威懾,近期他斷然

不敢有所動作!”梁巍沉思著慢慢說道,“大人回房切記關窗鎖門,一切待到明日,你我再行分曉。”

  馬文忠想罷,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由於二人先行路過梁巍的廂房,因此二人便在他的房門口分別。馬文忠回到房間之後第一反應便是將門窗上的鐵閂一一鎖死,不知為何,他的腦海中劉靖宇的死相竟愈發的清晰起來,馬文忠在房內幾乎坐立難安,屋宇之外星點的風吹草動都會讓他瑟縮一陣。

  馬文忠回到床上,將自己整個人都蒙到被子裡,仿佛只有在這種黑暗狹小的空間之內才能獲得片刻的安全感。他的腦海中不知怎的就湧出了八年前的那一幕幕……似乎也是這樣的季節,那個夜晚他永遠都無法忘記,漫天的繁星幾乎都被罪惡的鮮血浸染的一片鮮紅。

  楚瀾裳從後園的古井回到寢殿,一路上都是沉默著的,回到寢殿也不見絲毫準備休息的跡象,只是坐在茶几旁的座位上淡淡的沉思著。

  念兒看出了她的情緒,今日黎醫生被崔將軍如此針對,公主若不在時限之內查出真凶,便無法給百官一個交代,黎醫生也會有危險。

  可是如今夜以深更,公念兒太瞭解楚瀾裳,倘若再不打斷她,她也許就會這樣沉思一整夜去思索案情。楚瀾裳的眼疾尚在複愈階段,念兒著實擔憂她的身子,便出聲提醒道:“小姐,念兒該服侍小姐寬衣休息了。”

  說了一句之後見楚瀾裳並未作何反應,念兒只好提高了音量再度重複一遍,楚瀾裳這才微微回神,望著念兒的方向輕輕一笑:“念兒若是覺得困倦便早些休息,有些事情,我此時若不予以理清,便無法進行接下來的調查。”

  念兒聞言便擔憂道:“小姐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念兒想,您不好好顧及自己的身體,念兒只會更加心疼……”說罷,念兒便來到楚瀾裳的身邊坐下,將她的素白若藕輕盈纖細的手臂緊緊抱在懷中,帶著幾分賭氣的孩子氣道:“今晚你若不休息,念兒便不休息,我就這樣抱著你坐上一夜。”

  楚瀾裳便噗哧的一笑,順著她的臉頰輕輕的捏了一下念兒的鼻尖:“你這丫頭啊……罷了,便隨了你的意。”

  念兒這才露出笑容,忙不迭的將楚瀾裳扶起,一同走向床沿,楚瀾裳被挽著手臂,肌膚觸及到了念兒光滑細嫩的手腕,便有些調皮的伸手在上輕輕揉了揉,半開玩笑道:“念兒的膚質倒是越發的細嫩了,過些年月,便成了風靡萬千的美人,我還真怕到時候提親的人踏破了我們家的門檻呢。”

  “小姐……”念兒聞言便帶著幾分嬌嗔的嘟唇喚道,臉色紅了大半,尤其被楚瀾裳輕輕摸到手臂的時候,楚瀾裳的指腹柔潤如瑩珠碧玉,還帶著些許的微涼,這樣摸著便舒服極了。

  楚瀾裳聽出了念兒口中的羞怯,便也不再逗弄她,乖乖坐在床沿任憑念兒為自己卸妝寬衣,解去了那些繁瑣而華麗的飾品。念兒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想到剛剛在出恐怖的案發現場,包括皇上在內,幾乎所有官員望著那一朵血色的蓮花倉惶驚恐的表情,心中的好奇便愈發的壯大起來。

  “小姐啊,念兒有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念兒一邊幫楚瀾裳接下裙裝的系帶換上睡眠用的褻衣,便懷著疑問淡淡的開口。

  楚瀾裳似乎已經猜到了念兒心中的疑問,故而輕聲答道:“念兒問的,可是那一朵血蓮的來歷?”

  “就是啊。”念兒給楚瀾裳換好了睡衣,耐心的幫她解下發飾梳頭發,“念兒看見今夜那些將軍大人們包括陛下和小姐您,在得知那朵血蓮的時候都出現了很意外甚至有些難以置信的表情。”

  念兒說道這裡,忽然聽到楚瀾裳輕輕的歎了一口氣,但見那張金枝玉葉般的面孔竟無端蒙上一絲愁雲,念兒心中的憂慮更甚,這時便聽到楚瀾裳語氣幽幽的說道:“念兒今日看到的那朵血色蓮花的圖案,或許就是前朝曾經令人聞風喪膽的幽冥血蓮。”

  “幽冥……血蓮?”念兒口中默念著這個聽起來就有幾分毛骨悚然的名字,“小姐,這究竟是何物,聽起來怎的如此駭人?又如何,竟與前朝產生了牽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