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妖心鑒

第一卷初聞異界 第二十九章司徒河嶽

書名:妖心鑒 作者:故作玄機 本章字數:252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0


  “在下令狐漢,特向閣下請招!”先前上臺的那個人沉聲說道,在他說完之後,台下眾人發出了一陣唏噓聲。

  林無夜看著那位體型極為雄壯的人,也是吃了一驚,本以為上臺後,第一次的對手會是一個身材中等的人,可眼下,他看不出這個人哪裡蕭條,而且看著他渾身如同鋼鐵的肌肉,林無夜心中也是一寒。

  雖然本體不是由他所控,但眼前的這一幕來看,沒有一番苦戰那是不可能的了。

  “閣下,看好了!我這一拳名曰幻拳,有影無痕!”說著,令狐漢紮了一個馬步,握起了自己的拳頭,猛然對著眼前空氣揮動了幾拳。

  轟~

  拳影無痕,帶起了一陣罡風,吹到了林無夜的眼前,儘管不是很強烈,卻也感到了其中蘊含的力量,要知道演武台足有三百平米,能夠從一端把拳風打到另一端,要需要多大的力量。

  “哈哈~”令狐漢發出一聲大笑,隨後冷眼看著林無夜,帶有挑釁的語氣說道;“怕了吧!如果知道怕了,那麼就給我滾下演武台!”

  “哦~異界中的人,都這麼倡狂嗎?”林無夜心中發出一陣冷笑,此時看著眼前的令狐漢,就如同看著白癡一樣。

  忽然,一件讓林無夜感到羞憤的事發生了,這副軀體竟然真的往台下走去,而且不是本體的意志,而是靈屍的主人,葉淩萱親口下的指令。

  “這個女人,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事!她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羞恥嗎!”林無夜深感憤怒,可是礙於無法開口,只能這樣看著,自己與擂臺邊緣越來越近。

  要說現在最吃驚的還是屬於令狐漢本人,要說之前的那一番話,只是他的一番挑釁,可是看到林無夜竟然真的走下擂臺,倒是讓他有些驚愕,難道對方真的連一戰的能力都沒有嗎?

  “沒想到閣下還被我說中了,真是一個孬種,也對!像你這種人只能自己滾下演武台,哦!不對!像你這種孬種,連上演武台的資格都沒有!還不趕緊滾下去!免得弄髒了演武台!畢竟大家還要參與大會呢!”

  令狐漢說著,言語變得更加粗魯,不斷的諷刺著林無夜,他後面的話語,很快就讓台下之人感到了不悅。

  “令狐漢,跟垃圾費什麼口舌!直接送他下去不是更好!”

  驚愕,令狐漢的話就已經跟毒刺一樣,狠狠紮進了自己的心裡,可沒想到竟然還有更惡毒的話語在後面,林無夜心中憤然,若不是自己無法完全掌控這具軀體,他早已經出手打人了。

  這時林無夜目光穿透了人群,但卻不是看著罵著自己的人,而是不斷尋找葉淩萱的身影。

  “那個女人,難道一點心都沒有嗎!就這樣看著自己被罵,而不動於衷嗎!”

  愕然,場中並沒有發現葉淩萱的身影,一時間對於別人譏諷的眼神,他感到自己身心奔潰,且難言的痛苦。

  “大黑!對於這樣的主人,你不覺得痛苦嗎?”林無夜暗歎道,希望這個本體能夠感受到什麼,可是看到腳步即將邁入演武台下後,一瞬間萬念俱灰。

  忽然,腳下一頓,林無夜瞬間被驚醒。

  “我……不甘心!”

  “什麼!”林無夜深感驚愕,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但在腳步即將邁出演武台後,身體忽然就停了下來,而且響起了微乎其微的話語。

  “我……不甘心!”

  驚愕,這個身體的主人竟然跟自

己說話了,但是林無夜也注意到了一點,那就是說話的聲音,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過熟悉了,就好像在哪聽過一樣,不過令狐漢卻並不打算給林無夜思索的機會。

  “孬種,還不自己滾下去!”令狐漢怒斥道,眼神極為凶怒。

  剛才自己離獲勝僅差不到一步,眼看就要贏了,結果呢!對手不但沒有走下去,反而停下了腳步,而且背對著自己,還保持著剛才的動作,難道最後只是自己被對方耍了嘛。

  這時不僅令狐漢動怒,就連之前罵著林無夜的人,臉色也是一陣黑,難道之前都是這個小子在演戲,主要就是為了打自己的臉,而讓別人笑話的嗎?

  “豈有此理!令狐漢!如果你不能把他打下來,那麼就讓我們請你下來吧!不過他下來的是演武場,而你則不是了!”一位年輕的修士沉聲道。

  聽到那位修士的話後,令狐漢也是臉色微微一變,雖然他與那人並不熟悉,但看到其穿著後,隱隱約約之間,就猜到了什麼,此時如果不按做的話,那麼事態對他反而有所不妙。

  “在下知道了!”令狐漢傳音道,之後怒髮衝冠便運起了真勁,頓時層層白霧圍繞在他的身邊,聚而不散。

  “臭小子!乖乖的給我滾下去吧!”

  令狐漢腳下一動,一個暴足,直逼林無夜而去,速度之快,演武臺上只看到一道影子。

  “寰宇真勁!”

  轟~

  氣息的波動如水,在他身上傳開,形成了一個保護圈,雖然看似只是一片水幕,但具體威力,只有令狐漢清楚。

  “哼!這套功法,就算是地仙境的高手,也會被我擊退,何況你一個年輕人,就算真的有實力,可站在擂臺邊緣,也只能被我撞飛!”令狐漢一笑,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到來。

  “下去吧!”令狐漢笑道。

  忽然,原本不動的林無夜又動了,只是這次,他並不是繼續邁出那一步,而是腳下一擺,竟直接擦著令狐漢身上的水幕而過。

  “這怎麼回事!難道他是有意而為的!”令狐漢頓時一驚,正要停下步伐,忽然只覺得腳下一空,頓時身形往前一傾,摔倒在了地上。

  等他緩緩爬起來的時候,周圍的人看他的眼神都變了,眼中只有鄙視的神色。

  他回頭一看,只見林無夜完好的站在了擂臺上,而他卻是已經落下了演武台,按照規則,他已經輸了。

  “我竟然敗了,而且敗得如此荒繆!”令狐漢滿臉不可置信,仿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這時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人,緩緩從他面前走過,在經過他的面前時,那黑袍人卻是對著他說出了一句別有深意的話。

  “有時候,示弱也是一種戰略!”

  聽到那句話,令狐漢頓時兩眼微微一怔,此刻一想想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但說到底還是他心高氣傲了。

  若不是他一心瞧不起林無夜,也不會如此敗的徹底!

  唰~的一聲清響,倒是那黑袍人揭下了身上的黑袍,從容的走向了演武台。

  眾人只見他穿著一席樸素的服裝,在身後還背著一具木質人行傀儡,他有副清秀的臉龐,但是眼睛看起來卻是有些邪魅,台下只有少數的人認得他是誰,倒是穆蒼生看到他後,蒼老的面容,輕微的觸動了幾下。

  “在下司徒河嶽,還請閣下賜教!”那人說著,便取下了背後的人形傀儡,嘴角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微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