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章風輕而雅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8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這個東西,好像在對自己說話。

  他忽然有這種感覺,但實際上,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可是就這樣拿了起來,也不知道能做什麼。放下,又捨不得。

  這算不算是一見鍾情?

  他就這樣抱著琴,傻傻地站在垃圾堆前。

  “喂,你別撿那種東西,沒用的。”邯走了過來,好心提醒道,“這東西完全都廢了,沒用,快丟了罷。”

  他搖頭,扭開了身子,不讓邯碰這個琴。

  邯一愣,還沒說什麼,就聽那邊喊道。

  “銀子!這裡有銀子!啊,不止是銀子,還有珠寶!哈哈哈,發財了!”

  邯趕忙丟下他,也過去爭搶。

  “邯哥!您都拿了那麼多了,給別人留點行不行?”

  “搶到了!搶到了一顆珍珠!我嘞個乖乖,這麼大,得值多少錢!”

  “哎,這邊還有!”

  眾乞丐依然在垃圾堆裡蜂搶,搶到瘋狂。不知為何,今日的垃圾堆裡,居然有著這麼多寶貝,而且是真金白銀的寶貝!

  他默默站了一會兒,轉頭離開。

  這不是他要離開,好像有種感覺,是琴要他離開。

  也是,這裡也沒什麼可待的。

  獨自回到了巷子中,他一直乞討的小地方。真是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他離開了這麼會兒,空空的破碗,還有墊地的破布,都沒人動過。

  “呦呵,回來了,撿到什麼寶貝了?”

  他抬頭,見又是那幾個小混混。沒說什麼,默默地放下琴,隨意地走到小混混們面前。

  小混混剛吃過虧,心有餘悸地後退幾步。

  “退什麼!咱們有了厲害的東西,不怕他的!”

  混混頭說著,嘩啦亮出一把小刀,指著他的鼻子,道:“怎麼樣?這可是真的刀,怕了吧。”

  怕?

  他盯著那把小刀。

  那可真是一把小——刀。混混頭握著刀柄,前面露出來的刀刃,還沒有刀柄長。看上去特別想是大人拿了個孩子的玩具,怎麼看怎麼搞笑。

  他大步上前,一把抓過去。刀刃從指縫劃空,他的手一把握住混混頭的手。和之前一樣,用力一扭,混混頭痛叫一聲,刀就脫手了。

  他淡淡地看著他們,道:“被你們欺負,也有幾年了。你們要知道,人都會長大的。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孩子,不會任你們欺負了。”

  混混們傻眼,互相看了看,帶著老大灰溜溜逃走。

  他偏頭,看看地上的琴,有種它在笑的感覺。

  不知為何,他再次把琴抱起來,席地而坐。好輕,似乎沒什麼重量。也是,木頭都破成這樣了,能有什麼重量。

  伸手在琴弦上拂過,從低音到高音,音色乾淨通透,完全不像是壞掉的東西。

  嗯?

  他再次撫弦,當真不是自己聽錯,而是當真琴音非常好聽。

  真是奇怪了,這麼好聽的琴,怎麼會被丟棄?

  啊,也對,連夾層的金銀珠寶都被丟棄。這樣好聽的琴有著這樣殘破的琴身,怕也是讓新的斐老爺看不順眼了。

  唉,大戶人家,就是奢侈。

  “琴寶寶,你原來的主人不要你了,我要你,如何?”

  他呆然說完,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傻透了。琴就是個木頭,跟它說話,能有什麼反應。難道無聲,就代表默認了麼。

  嘩啦。

  琴從他膝上微微滑偏,正好琴頭沖著他。琴頭上刻著一個“雅”字,應該就是這琴的名字。

  他忽然就開始鬧彆扭,什麼嘛,這個琴都有名字,為什麼他沒有名字?

  “輕……雅……”他喃喃自語,忽然靈光一閃,“要不這樣好了,我叫輕雅,你就叫輕音,好不好?”

  琴無聲,但是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彌漫了出來。

  “你看,你是被主人丟棄了,我應該也是被父母丟棄了。咱們都是被丟棄的可憐人,所以呢,咱們就該互相照顧。”輕雅微笑,道,“我們都姓輕,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琴似乎是想了想,沉默了下來。

  “嗯,就這麼定了。”輕雅很開心,道,“輕音,以後就多多指教了。”

  琴依舊無聲。

  輕雅好奇地研究了起來,道:“你應該是怎麼演奏的呢……”

  感覺琴好想哭。

  夏日過去,秋風緩來。

  輕雅每日除了等待施捨,就是研究如何演奏琴。一個人埋頭瞎研究,完全沒有進展。從那日都過了許久,傳出來的依舊是不成調子的零散琴音。

  “小雅。”邯走過來,道,“還在弄琴?”

  邯知道這琴能彈出聲音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不過他也不懂,無法判定到底是何緣故。輕雅從不讓旁人碰他的琴,生怕把那琴弄壞了。

  要邯說,這琴恐怕已經壞的不能再壞了,除非是有人能弄斷這金屬琴弦。

  輕雅見是邯,才點頭,道:“很奇怪呢,總是感覺怪怪的。要怎麼樣才能演奏出一首曲子呢?”

  邯注視著輕雅,很快臉紅,道:“小雅,要不你去外面走走,看別人是怎麼演奏的,如何?”

  “外面?”輕雅猶豫道,“巷子外面嗎?”

  邯點頭,道:“外面很大,有很多不一樣的事物。我記得,城裡有個茶館。總會有人撫琴助興。你或許可以去哪裡

看看,說不定能知道些什麼。”

  輕雅依然猶豫,從有記憶開始,自己所在就一直是這個小巷子的中間。外面是什麼樣的,不知道。因為不知道,有一種恐懼的感覺慢慢澹開。

  邯認真,道:“你不是說,不想這樣一輩子做乞丐麼。出去看看吧,如果你能成為一個琴師,也就不需要再這裡乞討度日了。”

  輕雅目光一亮,道:“真的?”

  “真的。”邯應道,“雖然這條路很難走,但你還小,只要耐心走下去,就算到不了巔峰,也不會再是一個乞丐。”

  輕雅聞言,十分興奮,然而很快,目光又黯了些。

  外面啊,輕雅曾經跑到巷口,悄悄張望隔壁的巷子裡,那些討厭的小混混。猶記得,那邊的巷子,比這裡更加陰暗。有人打人,有人被打,有人被搶,有人被偷……完全不像他所在的這條巷子,有邯哥在,沒人敢鬧事。

  “邯哥,外面……是什麼樣的?”

  輕雅還是有點怕,如果外面都是那樣打來打去的,該是多恐怖。

  “外面很漂亮,很不一樣。”邯說道,“你應該還不知道,這裡是北陵城,是個偏城。雖然東西是沒有太多花哨,也算還好吧。大家都很和善。看咱們每日得到的施捨,就能看出來,還是好人多的。”

  “但是那邊的巷子……”輕雅小心地指了指隔壁巷子。

  邯笑了笑,臉紅著說道:“有光鮮亮麗的地方,自然也有這些驅不散的陰霾。小雅,你不用管他們。找到你自己要走的路,自然就離開這個圈子了。”

  輕雅呆了呆,微笑道:“我不太懂呢,多謝邯哥指點。”

  邯輕歎,道:“不必。我們都是不得已,被迫成為了乞丐,唯你不同。雖然你生來就是乞丐,但你仍有選擇的餘地。小雅,去外面看看,別怕。”

  輕雅點頭,微笑。

  嘗試邁出第一步,果然很難。

  輕雅跟著邯走到巷口,眼前是一個岔路。一邊,通向隔壁巷子,那是更加陰暗的地方。另一邊,通向城區鬧市。稍微要走一段路,就可以看到尋常百姓的生活了。

  “嗯?這個巷子,並不是尋常百姓的巷子?”

  輕雅有點懵,一直以為大家都差不多,什麼百姓大戶,都是一樣的。

  邯笑了笑,解釋道:“大戶和百姓完全不同,這裡是大戶的巷子,平時很少有尋常百姓走過。大戶的話,這一片都是他一家的。而百姓,都是一人一間那種,不是這種大院落。”

  原來……如此。

  完全分不出來。

  輕雅深吸一口氣,還是朝著鬧市走了過去。

  邁出幾步,回頭,邯已經回去了。輕雅心慌了起來,還是不敢這樣走出去。努力地緩了幾口氣,平復了下心情,咬咬牙,還是往前走去。

  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尋求陪同也太傻了。

  輕雅伸手,摸到了自己背著的輕音。

  其實會拿上輕音,只是害怕自己不在的時候,有人會過來把它弄壞,或者以為是廢物乾脆丟掉。現在發現背上的輕音,心中頓時就安穩了下來。

  怕什麼,還有輕音陪著自己。

  輕雅頓時鼓起勇氣,大步向城區鬧市走去。

  好明亮,好耀眼!

  輕雅忍不住用手臂遮住眼睛,這才穿過最後的路口,怔怔站在鬧市一角。

  哇!

  好棒哦!

  眼前的鬧市,有好多人,有好多攤販,有好多好多以前沒見過的東西。輕雅心中一陣猛烈的跳動,邯哥沒有騙他,這裡真的是有好多有趣的東西。

  眼花繚亂,五光十色。

  輕雅左看看右看看,什麼都好奇,什麼都想去嘗試一下。在鬧市中隨處走走,好像沒逛多久,可日頭已然悄悄劃過正午,跌向未時。輕雅怔了怔,努力回想,似乎本來是過來——

  啊,差點忘記,去茶館,聽說那裡有會演奏琴的人。

  輕雅正要問茶館的方位,就聽到空中傳來悠揚的琴聲。

  這聲音,是琴。

  輕雅辨別了聲音方位,快步跑了過去。已經耽擱了這麼多的時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茶館。

  茶香淡淡,琴聲涼涼。

  輕雅在門口跳腳張望了一下,正好,從門口可以看到,茶館中央,坐著的那個撫琴人。

  太好了,還來得及。

  輕雅舉步就要往門裡走,被門口的小二攔阻。

  “哪裡來的小乞丐?去去去,走遠一點,別打擾我們正常生意。”

  小二低頭,一臉嫌棄地看著輕雅,隨手拿下肩頭的抹布撣了撣,趕他退步。

  “我是進來聽曲的,不行嗎?”輕雅說道。

  “你,聽曲?你懂什麼叫曲麼?”小二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要能說上來,這程琴師演奏的什麼曲目,我到可以考慮放你進去。”

  輕雅不知,只能搖頭。

  “什麼都不懂,還想聽曲?”小二冷冷道,“小乞丐,我告訴你,就你這身衣服,不可能進的了茶館。你呀,還是蹲牆根討飯去罷!”

  輕雅聽了,氣不打一處來,這不是欺負人麼。算了,不讓進去聽,在門口聽也是一樣的。輕雅默默蹲在茶館外,聽著裡面的樂曲。

  這才叫樂曲,好聽。

  嗯?似乎。

  “彈錯音了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