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三章自學入門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輕雅只是腦子裡想了想,話已經從嘴裡溜了出來。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這是程琴師,真真正正的大師!你一個小屁孩胡說什麼,大師怎麼會彈錯。”

  茶館小二見輕雅沒有非要進去,而是很乖的呆在旁邊不顯眼的地方,原本不想過問了。然而他竟然在這裡胡言亂語,真是太過分了。這程大師,也算是城中有名的琴師,這小屁孩就會亂說。

  輕雅怔了怔,道:“應該是彈錯了呀,感覺很不舒服呢。”

  “去去去,不懂還在這裡胡扯,趕快走!”

  小二不爽,直接拿了旁邊的笤帚趕人,一下子就打到輕雅背著的琴上。

  輕雅也不高興了,一邊護著輕音,一邊爭辯道:“我又沒說錯,你憑什麼說我?再說了,我說那麼小聲,是你非要聽到。我又沒要說給你聽!”

  “別吵!打擾程大師撫琴!”

  小二揮舞著笤帚打輕雅的腿,讓他快走。

  輕雅躲避著笤帚,心裡忽然就不爽了起來,伸手一把抓住笤帚,用力一扭,小二立刻放開了手。輕雅把笤帚丟到一邊,繼續在茶館牆根坐了下來,心裡越發恨乞丐。

  如果不是乞丐,就不會受這樣的歧視。

  還有,等下一定要換身乾淨的衣服。在這裡,都沒有穿著破爛衣服的人,大家都穿得乾乾淨淨的。輕雅看著他們,心裡就覺得比他們矮了半頭,自慚形穢。

  茶館小二站在一邊捂著手腕,有點傻,沒想到這個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孩子,居然有這麼大手勁。一呆之後,也不敢再說什麼。

  周圍的人都好淡定。

  輕雅一邊聽著曲,一邊注意著周圍的人群。剛剛明明發生了小衝突,都沒有人駐足觀看,還是各忙各的,光亮的外面,不像小巷子那樣溫馨,有一種冷的感覺。

  匆忙而過的人群,凸顯著,他一個人孤零零的事實。

  茶館內,一曲畢。

  “怎麼回事,方才吵吵嚷嚷的。”

  輕雅聞聲回頭,見是剛才那個撫琴的程大師,有些呆。是個中年大叔,看上去很老,面目一看就帶著兇惡的感覺。輕雅瑟縮了一下,這個人不太好說話的樣子。

  小二連忙笑臉相迎,道:“方才有個孩子胡鬧,還請程大師海涵。”

  程琴師看了輕雅一眼,冷哼道:“那個孩子,說的可是你?”

  輕雅怔然片刻,起身禮貌應道:“我本想進去聽曲,可這人不讓,所以只能坐在外面聽曲。”

  “哦?”程琴師瞥了一眼輕雅背後的包袱,道,“你有琴?”

  輕雅乖乖應道:“是,我想找個師父學琴。”

  “你的琴,拿出來看看。”程琴師道。

  輕雅依言解下琴包,拿出輕音來給程琴師看。

  程琴師看到輕音,頓時冷笑道:“你從哪裡撿來的垃圾,還當做寶貝一般,我還當是什麼好琴!就你這琴,別學了!還不如去彈棉花來得舒服!”

  輕雅還沒解釋輕音的妙處,程琴師轉頭就回去了,只留下聲音在外面。

  “你這個不懂琴的人,是不會瞭解琴之奧妙的。”

  輕雅愣住。

  火氣上來了。

  到底誰不懂琴?!

  輕音看上去是磕磣了點,但是只要聽過就會知道,這個琴是很好很好的。之前邯哥聽了,都大為驚歎,說這琴能響簡直是奇跡。

  輕音是特別的,以貌取琴還會彈錯音的笨蛋大師,才不要理他!

  輕雅也沒在留,轉頭就走。

  詢問了一圈,北陵城中,似乎沒有第二個琴師。

  嘿,這麼稀奇,如此大的城裡,竟然只有一個琴師。

  輕雅在城中轉了差不多一圈,還真是,除了茶館,都沒有聽到第二個琴聲。這下可糟了,若要學琴,恐怕真要找那個程琴師才可以了。

  難道真要找那個笨蛋學琴?

  才不要。

  跟他學琴還不如自己研究。

  突然,烏雲密佈。

  轉眼,暴雨如注。

  輕雅來不及趕回小巷,只能先跑到隨便一個房檐下,避雨。

  雨滴落在房檐,雨滴落在地面,雨滴落在樹葉,雨滴落在蓑衣……雨滴落在不同的地方,發出了不用的聲響。偶爾還會伴隨風聲,飄搖吹散,零落各處。

  輕雅出神地看著,這雨,仿佛一首美妙的樂曲。

  敲打在不同的地方,演奏出不同的音高。刨去一些淩亂的雜音,這是,一首很自然的樂曲。

  雨落。

  輕雅席地而坐,拿出輕音,手覆弦上。

  耳中聞雨聲,指間扣弦音。

  雨聲如何,琴音如何。

  輕雅分毫不差的模擬了雨聲,還選擇了自己認為悅耳的旋律,組成整首樂曲。

  曲罷,音收。

  輕雅揚天一笑,問輕音道:“你認為如何?”

  輕音無聲,似乎在笑。

  很快,雨過天晴。

  厚重的烏雲忽然間散開,陽光灑下,彩虹繽紛。

  “哇,好漂亮。”輕雅興奮地指著彩虹,道,“輕音,你快看,好漂亮。”

  輕音依然無聲,靜然安好。

  輕雅對著彩虹許願,道:“願與輕音,攜手同行,不離不棄。”

  輕音琴頭上的雅字微微亮了一下,無人看到,很快消失。

  回到小巷子,已經臨近天黑。

  還

好,自己在巷子中的小地方,也是在斐大戶的屋簷下,沒有被雨淋濕。哎,真是入秋了,雨水多的都可以成災了。輕雅收拾著自己的破地方,稍微整理的整齊一點。

  “小雅?”

  “邯哥。”

  邯頗為吃驚地看著眼前的輕雅,仿佛跟換了個人似的。一身乾淨的衣服,梳理得乾淨整齊,活脫脫是個尋常人家的孩子,還是很斯文很書卷氣的那種。真是不可思議,只是改變了裝束,原來那種可憐兮兮的樣子就不見了,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乞丐。

  輕雅見邯不說話,微笑道:“我到鬧市去了,也看了你說的那個撫琴人,不過和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可能我只想要一種簡單歡樂的樂曲,而不是那種大師級曲目。”

  邯的臉頰通紅,道:“小雅,你這樣好漂亮,花了多少錢?”

  “全部,我有的積蓄,都用掉了。”輕雅微笑,應道,“還給輕音買了個擦琴的帕子。這個帕子比較軟,不會弄疼它。”

  邯目瞪口呆,道:“可是你這樣,萬一明天討不到食物,要怎麼辦?”

  “不會的,我有輕音幫我。”輕雅微笑,應道,“從明天開始,我也要賣藝。邯哥不用擔心,我可以的。”

  邯看著輕雅,心中擔心萬分。這孩子到鬧市都看到了什麼?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你可千萬小心,別被旁人騙了。”

  “嗯,我知道。”

  輕雅微笑,心裡卻在盤算著,剛才的雨落,如果拿來賣藝,真的能有那麼多人來聽麼?

  其實心裡沒底。

  可是想想那個古怪的程琴師,忽然覺得,沒問題。應該還是會有很多人聽這個曲,至少,這首雨落,不會比那個人的曲子差。那個彈錯音的笨蛋。

  邯想了想,還是提醒道,“小雅,真的沒人跟你說了什麼吧?你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輕雅笑了,搖頭道:“沒有,都是我自己想的。邯哥不是說過,自己的路要自己選。這就是我選的路,無論如何都會走下去的。”

  邯哥歎氣,道:“好吧。不過有事要說,我不允許,有人在我的巷子裡鬧事。”

  “好。”輕雅應道。

  邯無奈,獨自離去,心中卻是喜憂參半。

  原本這孩子不清不楚,無來由無身世,生怕會突然引發什麼衝突。現在他決定離開乞丐圈,到別的地方,應該是高興的。但是這樣小的孩子走江湖,邯心裡清楚的很。真正能活下來的,寥寥無幾,大部分孩子在長大之前,就被殺害了。

  輕雅是個好孩子,如果就這麼死了,也怪可惜的。

  罷了,還是稍微觀察一下,稚子無辜。

  翌日,輕雅當真開始演奏那一曲雨落,算是賣藝。

  上午表演,下午就休息了。

  起初,只是寥寥數人路過,偶有駐足欣賞。之後,人數漸漸多了起來,有不少是聽說巷子裡有個能用琴來模仿雨聲的孩子,特地趕來聽曲。

  打賞的人也漸漸增加,輕雅的碗裡有了比往日更多的零錢和食水。

  這日,輕雅清點了上午的收入,把錢裝好,把食物吃掉,仔細地擦拭著輕音。

  一陣寒風拂過,是天寒了。

  輕雅扯過來棉大衣披上,繼續小心地擦拭著輕音。

  似乎有一種錯覺,輕音身上的傷口慢慢在長好。一些細小的傷痕已經不見了,只有開裂較大的傷痕還在,但是那些傷痕也小了許多。

  輕雅揉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看向輕音。

  等下,不是錯覺,傷口是真的在慢慢長好。奇怪了,怎麼會這樣?琴是這樣會慢慢長好的嗎?

  “喂。”

  輕雅仔細檢查著輕音的傷口,著實沒有聽到。

  “喂!”

  輕雅嚇了一跳,抬頭,發現是程琴師。他來做什麼?來的還不止是他,這人後面跟了一大串黑壓壓的群眾,很快就把巷子堵住。

  “我叫輕雅,叫我小雅就好了。”

  輕雅不悅,自己已經有了名字,居然叫他喂,也太過分了。

  “臭小子,本大師沒空跟你說笑。”程琴師冷冷道,“此時此刻,你我二人比較琴藝,可有異議?”

  啥東西?輕雅一臉懵逼,莫名其妙好不?

  “我幹嘛要跟你比?還有,你讓這些人站到路邊去,這麼多人,堵路了知道不?”

  程琴師冷冷垂目,盯著輕雅,道:“你不敢比?”

  “為何要比?對我有好處麼?”輕雅直接頂回去。

  這人好奇怪啊,突然出現就說要比賽,理由都沒有還自說自話。不過也是了,一個自大的琴師,還要他怎樣?難不成還指望他能好好解釋事情始末?

  輕雅收回目光,繼續擦琴。外面的這個琴師,著實讓人討厭。

  “你不敢比,便是輸了。”程琴師冷冷道,“我就當做你承認,你不如我。”

  輕雅驚訝道:“那又如何?難不成我會掉塊肉?”

  程琴師咬牙切齒,這孩子居然不應戰也不怕激,真是古怪。

  自從輕雅在表演雨落之後,雖僅有一首曲子,卻奪走了不少聽眾。程琴師在茶館裡演奏,看著台下聽眾少了也就罷了。後來,甚至聽到有人在茶館中談論雨落,然後在他演奏期間起身離開。

  這便不能忍!

  一個臭小子,憑什麼有如此人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