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四章樂戶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7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輕雅無所謂地瞥了程琴師一眼,程琴師更是咽不下這口氣。

  “小子,今天你是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程琴師一把抓住輕雅的衣領,拎到自己面前,盯著他的眼睛,“這是作為琴師的自尊,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臭小子有什麼能耐,竟然能招攬如此多的聽眾!”

  輕雅不及防被拎起,輕音從懷裡滑落掉在地上,還好,摔在了他更換了的軟墊子上。看到輕音被摔,輕雅的臉色也不好看了,伸手握住程琴師抓著自己衣領的手,目光泠泠。

  “放手,不然讓你有陣子不能彈琴。”

  “你說什麼?”

  程琴師目光更厲,不過是一個小孩子,居然敢這樣跟自己說話,活膩歪了吧。一用力,把他拎得更高,推撞在牆上,怒氣滿溢。

  “臭小子,掂量下你自己的身份。不要以為換層皮就能裝成平民百姓。你就是個乞丐,最低賤的乞丐。你憑什麼這樣跟一個琴師說話?你有什麼資格?!”

  輕雅懶得多言,手上力道一擰,頓時讓程琴師松了手。輕雅滑落到地上,手仍未松,依舊扣在程琴師手腕上。

  “我已經手下留情,你再惹事,那我也只能得罪了。”

  程琴師臉色驟變,只是手下留情,就把自己的手腕扭痛脫力,恐怕他真的能扭斷自己的手腕,這樣就真的不能彈琴了。然而礙於面子,現在退,也不太合適。這麼多人看著,還是自己帶來的人。如果這時候慫了,他們會怎麼看自己。

  輕雅也是絲毫不讓,淡淡望著程琴師讓他先退走。

  一時間,竟然也能僵持不下。

  “好了,我來說句公道話。”

  人群忽然散了些,讓一個人走了進來。輕雅看過去,其實不用看,都知道來的人是邯哥。跟著程琴師來的都是一些衣著乾淨的尋常人,見到乞丐到來,自然退避。這麼一讓,邯幾步走到僵持二人近前,輕輕拍了拍輕雅的手,讓他放手。

  輕雅收回手,低頭抱起輕音檢查。

  還好是軟著陸,沒有磕壞哪裡。心裡還是不舒服,下次應該準備更厚的墊子,萬一哪次磕壞了,那可怎麼是好。

  “你是什麼人。”程琴師冷冷看著邯,問道。

  邯笑了,道:“看不出來?我是乞丐。”

  “我眼不瞎,用不著你說。”程琴師冷冷道,“我說的是,你憑什麼過來插嘴,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

  邯笑了笑,道:“我是這巷子的地頭蛇,你在我巷子裡,欺負我小弟,我自然要管。而且你注意你的態度,不要說得好像身份比我們乞丐高出去多少是的。據我所知,閣下似乎是樂戶戶籍。說白了,也和乞丐差不多,是低於平民的賤民。就算你再囂張,也改變不了賤民的事實。沒資格在這裡教訓我小弟的,是你。”

  眾人一片譁然。

  其實大家都知道,樂戶是低於平民的賤民,多為罪人犯女。只是沒想到,這位程師父是樂戶。要知道,樂手並不一定是樂戶。江湖人沒有戶籍,自然不存在樂戶。還有部分官吏在皇家聖樂坊以及各個官樂坊任職,屬於官籍。少量樂手屬於民籍,那是相當少的數量,比官籍還少。

  至於樂戶,一定是樂手,而且是那種非常低賤無法翻身的樂手。

  有些樂戶假裝自己很高貴,其實依然還算卑賤樂戶,畢竟是犯過事的。

  程琴師臉上掛不住了,沉聲道:“我現在雖是樂戶,但將來會成為官籍。但是你們這些乞丐,終究就是乞丐。”

  “以後的事,還不存在。那些不存在的事,說起來沒有價值。”邯笑笑,道,“不過既然你與小雅是平級,那麼若要約戰,請自帶戰書。就這麼隨便的說了一句話,也太隨便了。”

  “我才不跟他比,沒意義。”輕雅忽然插嘴道。

  邯向輕雅使了個眼色,才繼續向程師父說道:“刻意的鬧事就算了。別以為這巷子偏僻就沒人管,下次若再要鬧事……”

  邯吹了個口哨,立刻有不少兄弟圍了過來,一個個看上去都很健壯。

  程琴師看了看這陣仗,自知不敵,當下也不再廢話,轉身就走。跟著他來的那些人,也都緩緩離去。

  輕雅似乎聽到,他們離去的時候,說著樂戶云云之類。心中不免有些感歎,卑賤的人,不管是誰,都變得很可憐。

  那個程琴師也是個可憐人,只是碰巧這個人也挺可惡的就是了。

  邯再次吹了個口哨,兄弟們散去,巷子中,只剩下了輕雅與邯。

  “邯哥,多謝。”輕雅禮貌地道謝。

  邯輕歎,看著輕雅,就忍不住臉紅,道:“沒事就好。”

  輕雅笑了笑,道:“不過邯哥,我可沒想跟他比。說實話,他的確水準很高,而我就是個自學水準。”

  “輸贏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要去比。”邯道,“你若選擇要成為琴師,日後少不了這種比試。輸贏就像你說的,又不會掉塊肉。但是,可以少一個蒼蠅。”

  輕雅一愣,笑了,道:“已經知道結果的比試,蠻無聊的。”

  “還未可知。”邯道,“你總是演奏這一首曲子,想必也該煩了。不如趁現在,去學個新曲子。出其不意,或許能攻其不備。”

  輕雅猶豫,道:“新曲子麼……雨落是

我自己想出來的……”

  “那就再想一個。不然你這麼演奏下去,怕是聽眾也會煩了。”邯善意地提醒,道,“該說的我都說了,剩下的你自己掂量罷。”

  輕雅目送邯離開,輕歎一聲。

  “我也知道煩了啊,可是還有什麼曲子,我都不知道啊……輕音,你說呢?”

  輕音依舊無聲。

  輕雅微微抱怨地歎氣,道,“輕音,我是不是太喜歡你了,總覺得你在跟我說著什麼。你看,你就是一把琴,對吧,而我居然還會幻想著你的傷口慢慢變好……唉,我感覺自己快魔障了。”

  輕音自然無聲。

  又是寒風吹過,輕雅一個激靈。

  啊,時間這麼快,秋末了。

  轉眼,已經入冬。

  輕雅怔怔看著碗裡的打賞,都不用數,很明顯的,少了許多。

  也是,雨落是一首很涼的曲子,如今天氣更涼,當然沒有了聽眾。就算沒聽膩,也被冷跑了。

  看來要想辦法,再準備一首暖意的調子。

  唔……

  說起來,似乎有個把月沒見到程琴師了,偶爾去茶館溜達了一圈也沒見人影。

  總惦記著,擔心他什麼時候回來找茬,心裡也不太好受呢。輕雅長歎一聲,繼續抱過輕音來擦。望天,這人呐,心裡不能有事,一有事,就各種慌。

  早知道,那天就應該答應了他的比賽邀約。無論輸贏,至少有個結果。

  不會像現在這樣,成天惦記著。

  咦?

  輕雅依舊望著天,手指輕觸琴身。

  哎呀,這傷口真的是長好了呢,摸上去是光滑的。除了五個巨大的傷口還沒有完全恢復,不過比起剛撿到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大半。

  輕雅連忙低頭細看,他清楚地記得原先有小傷口的地方,已經長好,和旁邊都沒有色差,木紋也順了下來。可能也不是錯覺,整個琴身都變了點形狀,和最初撿到的那個模樣完全不一樣。要不是一直看著它在變化,輕雅怕是都認不出來這琴是輕音。還好,輕音琴頭上的“雅”字從未變過。

  果然,這個琴應該叫雅麼。

  不要,非要叫它輕音,要它和自己是一家人。

  日光下,輕音的弦閃爍反光。

  這東西是什麼材質的?輕雅不知道。不過輕雅知道,這東西可是比刀子都厲害。上回小混混留下的刀子,被輕雅不小心掉在輕音的琴弦上了。那時候,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等輕雅再看的時候,刀子已經變成兩半。

  乖乖,那他用手指彈的時候怎麼沒事啊。

  不清楚。

  這個琴有太多的迷。

  嗯……

  有就有唄,誰沒有點小秘密不是。

  再說了,至少到現在為止,撫琴的時候沒有發生過任何異樣。就算它有不同尋常,只要不是害自己的就行了唄。

  啊,不管怎麼說,日光下,這個亮閃閃的琴弦真好看。

  輕雅托腮,悠悠看癡。

  冬日的陽光,挺暖。就這麼呆呆看著,莫名一個下午就這麼過去了。

  日落的涼風,輕雅忽然驚醒。

  冷,熱,熱,冷……

  對了,需要的,就是這種暖暖的曲子,可以驅散冬日的寒意。

  腦海中回憶著剛剛那種溫暖的感覺,手指輕輕在弦上按撫。

  暖陽。

  有一種溫暖,可以驅散嚴寒。

  這種感覺,會通過溫柔的曲音,傳達到聽者心裡。

  不需要華麗的技巧,也不需要繁複的音符變化,只是簡單的一點,暖徹心扉。

  不錯。

  翌日,輕雅演奏的曲子,換成了這溫暖沁心的暖陽。

  聽者只是路過,便能感覺到身上暖暖的。冬日的寒冷,似乎不曾存在過。憑著這首曲子,輕雅的打賞終於又多了起來。

  嗯,果然,寒冷的冬日裡,這樣的感覺,當真暖了些。

  “臭小子。”

  輕雅呆了一下,不敢相信地抬頭,忽然就松了口氣。是程琴師啊,不管怎麼說,終於算是來了。再不來,心裡都要發毛了。

  “什麼事?”

  程琴師冷笑一聲,道:“如今,本大師也算是官家樂手了,說話客氣點。”

  “哦?”輕雅不信,道,“你當官了?”

  程琴師拿出腰牌,在輕雅眼前晃了一下,立刻就收了回去。輕雅根本都沒看清,就看不到了。仿佛好像大概可能隱約看到,木牌上似乎有“中陵”二字。

  拜託,要炫耀就擺出來讓人家看好不,這樣是在考驗眼神兒麼?輕雅學乖地放下輕音,省的又摔了。抬頭,看著這個找茬人,微微一笑。

  “怎麼,為了跟我比試,特地去當了官?還真是隆重。”

  程琴師揚眉,冷冷道:“開玩笑,跟你比試,丟份。告訴你臭小子,現在老子是官家樂手了,不稀罕和你這種人比試。你呀,就繼續當你的乞丐吧,我們已經沒有可比性了。”

  明白了,這人就是來炫耀的。

  輕雅依然松了口氣,心裡暗自下了個決定。若有比試,當應則應,不想比的,必定拒絕。像這種延遲發作的比試,可不能再有了,等著心累。

  嘩啦啦啦——

  巷口突然跑來一隊官兵,齊刷刷停在巷子中,把程琴師和輕雅團團圍住。

  這是怎麼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