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八章找茬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6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會是會,不過現在能彈的就一首。”輕雅應道。

  “一首就一首,彈來聽聽。”夏泠芊坐到一旁,托腮看著他。

  輕雅想了想,於是端坐床上,將琴穩穩放在膝上,伸手撫琴。

  暖陽。

  一瞬間,就能溫暖心扉的樂曲。

  夏泠芊一下子就被打動,那樣的溫暖,一瞬間驅散所有寒冷。而且,這種暖的感覺,並不是說樂曲本身有多精妙,僅僅是帶來的感覺很美妙。而這樂曲,就是很簡單的音符,都沒什麼技巧。要說,隨便個人,都能彈出來就是了。

  曲罷,音收。

  “哇,小雅很棒嘛。”夏氏走了過來,讚歎道,“小雅,你來中陵,是不是也要考官樂坊的?”

  輕雅怔了怔,道:“那是什麼?”

  “官樂坊就是中陵樂坊,你不知道嗎?”夏泠芊說道。

  中陵樂坊?

  輕雅似乎想起來了。

  對了,他就是要過來考中陵樂坊,考上那裡,就會當官了。但是……輕雅對那些官有抵觸心理,希望這裡的官能像邯哥說的,會好些吧。

  “他就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笨蛋。”夏泠芊嫌棄,道,“一問三不知,還能幹嘛?”

  “別這麼說,小雅只是沒緩過勁兒來。”夏氏溫柔一笑,對輕雅道,“小雅,你先好好休息幾天吧,別想那麼多。很多事要慢慢來,急不得。”

  輕雅微笑,點頭。

  夏泠芊不高興,偏過了頭。

  埋頭睡了一中午,輕雅復活。

  下地稍微活動了下腿腳,輕雅環視著這個屋子,到處都是新鮮的。原來尋常人家的屋子裡面,是這個樣子的。輕雅第一次進到房間裡,躺在床上,當真有些受寵若驚。以前,他只在斐大戶的垃圾堆裡見過這些傢俱。現在,這些傢俱都好好的擺在房間裡。沒那麼奢侈,倒也溫馨。

  忽然有些捨不得出去,好想這樣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房子,休息。

  輕雅來回打量著房子,舒服地笑著。

  “大笨蛋。”夏泠芊冷冷道,“你幹什麼這樣看我家,想打什麼壞主意?”

  輕雅搖頭,微笑道:“這裡很好。”

  “廢話,這裡當然好,還用得著你說。”夏泠芊驕傲道。

  輕雅笑笑,忽然發現,這間屋子兩旁的屋子,都是沒有人的。嗯?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輕雅迷糊了,最近的錯覺好多,需要平靜一下,好好休息休息了。

  夏泠芊不爽地上下打量著輕雅,這笨蛋到底要做什麼啊,亂看女孩子家裡,都不臉紅。

  “小雅,起來啦?不再休息會兒?”夏氏拿了家裡的吃的,熱情地分給輕雅,道,“吃吧,吃飽了,多休息,就能很快好起來的。”

  輕雅有些尷尬,好像和乞討一樣,白拿人家的吃的。

  “多有打擾,我……能為你們做些什麼嗎?”輕雅不好意思道,“雖然我可能也幫不了什麼忙……”

  夏氏笑了,道:“你一個孩子,還是多休息吧。我們也並不需要你做什麼,行走江湖,誰都有可能遇到困難,到時候能互相幫助就好了。”

  那不太好吧。

  輕雅只是想了想,還沒來得及說出口。

  嘭——

  房門被一腳踹開,幾個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明顯是小混混。

  “誒呦,在呐。”一個混混隨手拿起旁邊的窩頭,邊吃邊說,“你們娘倆又該交保護費了,趕快拿出來吧。”

  夏氏趕忙迎了出來,道:“現在?這還沒到一個月呢……”

  “這麼大的雪,天氣又這麼冷,當然吃的就多。吃的一多,錢就沒了。”混混手裡拿著木棍,輕輕敲打夏氏的肩膀,“我們可是看你倆乖,還這麼聽話,才沒有動粗。不給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好的好的。我馬上準備。”

  夏氏慌張地從家裡的米缸裡面,翻出藏著的錢匣子,數出錢來,交給混混。

  混混接過,掂了掂,吹了個口哨,道:“不錯,就知道你聽話。好了,我們走了,下個月見。”

  “萬分感謝。”夏氏連忙行禮。

  夏泠芊咬牙,不甘心地哼了一聲。

  輕雅小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看不出來?明著打劫唄。”夏泠芊特別生氣,努力壓著聲音說道,“就是欺負我們打不過他們,每個月都來收什麼保護費,煩得很!”

  啊,果然就是混混。

  欺軟怕硬的貨色。

  “嗯?”

  混混正要出門,忽然停了下來。轉頭,看到了站在床前的輕雅,笑容咧了一下。

  “還有何事?”夏氏只能賠笑。

  混混唏唏笑道:“你們有三個人,卻給我兩人份的保護費,這個不太合適吧。”

  夏氏一怔,連忙賠笑道:“瞧我這記性,差點忘記了。”說著,趕忙又到米缸裡面去翻錢匣子,數錢。

  這個有點過分了。

  輕雅輕歎一聲,向混混們走了過去,道:“我和這家人沒關係,要出什麼保護費,也該我自己出。”

  混混一聽,只要有錢拿,管他誰給的,便說:“也行,拿來吧。”

  輕雅從懷裡拿出銅錢,遞到空中。混混伸手來接,毫無防備。輕雅微笑,伸手一把扭住混混的手腕,

用力一扭,逼他鬆手。

  “啊——”

  混混一聲哀嚎,手裡的錢都掉到了地上。其他混混一看不對,立馬把輕雅圍了起來,舉著棍子要打。

  混混真是到哪裡都一樣,輕雅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被這樣亂棍毆打。那時候自己還小,無力反抗。可是被打了這麼多次,也長記性了。怎麼打會疼,怎麼打會沒作用,因為他長期被打,親身感受,所以對這些瞭若指掌。

  一棒子揮下來,輕雅抬手觸到棍子,順力一頓,就抓住了棍子。握緊棍子,猛然一旋,混混立刻痛到鬆手。輕雅奪了棍子,接著身高優勢,直接往幾個混混的胯間打去,很快,幾個混混就痛得滿地翻滾。

  混混頭目一看不對,立刻換了只手,朝著輕雅撲過來。

  輕雅一抬手,棍子直指頭目眉心,道:“出去打,我不想弄壞房間裡的東西。”

  混混頭目一驚,趕忙停下,差點,就直接戳到眼睛了。

  輕雅一指地上翻滾的眾人,淡淡道:“你們也出去,這裡不該是你們來的地方。”

  混混們狼狽地爬出房門。其中一個不服氣,一下子沖過來要奪輕雅手裡的棍子。輕雅鬆手讓他奪去,側身,抬膝。混混是從上往下撲過來的,奪了棍子心裡頓時放鬆了些。

  呯——

  混混的鼻樑正正撞在輕雅的膝蓋上,直接把鼻樑骨撞折了。輕雅當沒事一樣,被他們打慣了,這點撞擊根本不算什麼。混混劇痛地捂住鼻子,只得鬆開了棍子。輕雅再次拿起棍子,一指。

  “我說,出去,聽不見麼?”

  混混們乖乖出門,站到雪地上。

  輕雅也走了出來,淡淡道:“來,打吧。”

  打吧?

  混混們艱難地互相對視,這還怎麼打?一方毫髮無損,一方已經各自負傷。好像唯一能站起來的是混混頭目,然而這頭目也只剩下一隻手了。

  混混頭目只得服軟,道:“真是抱歉,打擾了。我們走。”

  說是這麼說,混混們也只能艱難地挪動步伐。輕雅這幾下雖然都不致命,但是真的很痛!能好好在走的頭目,手腕已經腫了一大塊。

  “等下。”輕雅淡淡道。

  混混頭目渾身一震,轉身客氣道:“還有何事?”

  “不打的話,就相當於認輸,按規矩來講,你們的錢財要交出來。”

  輕雅淡淡陳述。

  混混頭目一怔,不敢相信地說道:“你要我給你錢?”

  “不止是你,是你們。”輕雅淡淡道,“弱肉強食,你們先來找茬,我沒把你們打殘,已經夠給面子的了。”

  混混頭目火了,這就一個孩子而已,居然口出狂言?!

  這可不能忍。

  混混頭目大叫一聲,向輕雅撲了過去。

  唉,若要偷襲,就不要吼一嗓子好不。

  輕雅輕鬆閃過一撲,在頭目反應過來要回頭之前,反手用木棍往回一戳。一下子,正好戳到混混頭目的腰眼上。本來感覺沒用什麼力氣,但是頭目瞬間就撲到在了雪地裡,似乎是痛到連反應都沒辦法反應了。

  有這麼誇張麼,這裡的混混也太脆弱了。要是在北陵,這種都算不上打架,只是鬧著玩的級別。

  輕雅直接伸手去翻混混頭目的口袋,還不錯,找到了錢袋。轉頭,看向其他幾名混混。沒有多說半個字,混混們主動上繳了錢袋,拖著混混頭目狼狽的走了。

  算他們懂規矩。

  輕雅一點都不同情他們。

  “小雅,你沒事吧?”夏氏見他們走了,過來問道,“有沒有受傷?”

  “沒事。”輕雅隨口應著,把錢倒出來清點。

  呵,真想不到,這些混混看著挺肉,還挺富裕。輕雅捏著錢袋裡面的散碎銀子,兩眼放光。這東西,可是很少見的。要知道,輕雅的收入基本都是銅錢,還是第一次有捏在手裡的銀子。

  “哼,這麼點錢就看癡了,真是笨蛋。”夏泠芊不爽道,“你會武功,為什麼不早說?”

  “這不是武功,只是單純的自保罷了。”輕雅說著,把錢袋裡面的錢按數目裝好,自己留下三十個銅錢,其他的都給了夏氏她們,“這個給你們。”

  夏氏不接,道:“這些是你的錢,你自己拿著吧。”

  輕雅怔了怔。

  夏泠芊哼了一聲,一把拿過錢袋子,說道:“好了,這錢就算我們救了你的報答。你趕快走吧,該幹嘛幹嘛去。”

  輕雅尷尬了。

  初到中陵,實在無處可去。說實話,他根本還沒想過那麼多。

  夏氏見狀,解圍道:“小雅,你可是還沒有住處?”

  輕雅尷尬點頭,道:“我是……流浪至此,還沒地方住。”

  “那你……”夏氏的話說了一半,夏泠芊立刻插嘴,道,“那你就去旁邊隨便找個房間住吧,反正這一大片都沒人,隨便住。”

  “芊芊。”夏氏皺眉,道,“他一個孩子,和咱們一起住,也能有個照應。”

  “不可以!他是男孩子,我絕對不要和他住一起!”夏泠芊生氣道,“反正這一片是廢棄住宅區,隨便住哪裡不都可以。要是覺得沒辦法照應,讓他住我們隔壁也可以啊,為什麼非要住在一起?房間就那麼小,難道讓他和我睡在一個床上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