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十章病恙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夏氏尷尬地笑笑,小聲道:“芊芊,別說這麼多。”

  “我又沒有說錯。世上最好的樂坊,是皇家的聖樂坊,其次是這些混官籍的官樂坊,最差的是這些沒品位的民樂坊。”夏泠芊道,“流浪藝人什麼的,那就是一些胡亂彈曲子的笨蛋,自以為是。樂器哪兒有那麼簡單,隨便玩幾年就能成大師了啊?太屎差不多。”

  夏氏皺眉,這孩子,還是這麼倔脾氣。

  輕雅微笑,道:“想學也要慢慢學,一步登天也是不行的。我也沒想混什麼官籍,先自己慢慢學著,其他的,都可以慢慢來。”

  “慢慢來,慢個屁!”夏泠芊不悅道,“時光一去不復返懂不懂?很多事,過了那個年紀,就沒那麼好學了。你別以為你還是個小孩子,不小了。現在不著急學,等年紀大了,就晚了。”

  輕雅恍惚了一下,年紀麼,他都不知道自己多大。

  “笨蛋,還沒問過,你多大了?”夏泠芊咬著筷子問道。

  輕雅慌了,報出了自己能想到的數字,道:“九,我九歲了。”

  “九歲?”夏泠芊追問道,“幾月生日?”

  輕雅想了想,說道:“九月。”

  夏泠芊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怎麼了?”輕雅疑惑。

  “芊芊是臘月生日,馬上就九歲了。”夏氏微笑,幫她說道。

  “哎呀,你為什麼要告訴他?”夏泠芊不滿意道,“他就是個笨蛋,不需要知道這些的。”

  “害羞了?”夏氏逗她。

  夏泠芊頓時臉紅,道:“我害什麼羞?!我可什麼都沒有想,你不要亂說。”

  輕雅茫然看著她們說話,不明所以。

  夏氏微笑,道:“小雅,你不用急。既然已經在中陵了,就先花些時間把中陵各處轉轉,再決定要怎樣。”

  輕雅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今日不知明日事,或許這一點朦朧的未知,也是一種值得期待的事情。

  然而,一覺醒來,忽然就病了。

  輕雅很是鬱悶。

  只要從床上坐起來,就一陣頭暈目眩,就這麼躺在床上,又好像沒事人一般。

  這這這……這很尷尬。

  輕雅無力地躺在床上,呆呆望著天花板發呆。

  從出城的時候開始,就一直不順利呢。好不容易到了中陵,就遇到暴雪。好不容易遇到了個好人家,居然又病了。扶額,原來自己是這麼脆弱的麼?一直以為自己是很堅強的呢。

  日復一日,坐在那方寸之地,面對無盡的等待,都能有所期待。

  如今,只是微微小病了一下,心裡就不舒服了呢。都說萬事開頭難,可是這開頭,感覺也太難了一點,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輕雅獨自苦笑,再這樣下去,可怎麼是好?

  窗外,傳來夏泠芊的聲音。她在哼著什麼調子,聽上去在一蹦一跳的,氣息不穩。

  輕雅默默的聽著,很快發現,那是一直在重複的旋律。他躺在床上,不知道夏泠芊在做什麼,只能聽到她斷斷續續地一直哼著這首曲。

  還挺好聽的。

  輕雅把琴抱過來,豎著放在自己身上,就這樣躺在床上,抱琴撫弦。

  屋內一聲琴音,卻是外面的調子。

  輕雅對著天花板發呆,耳中仔細辨別著聽到的音高,然後在琴弦上彈出來。一遍試彈過,輕雅繼續又彈了一遍。這次,不是跟著外面的旋律,而是自己找到了節拍韻律,彈奏。

  那是一首曲子。

  並非斷續的單音。

  曲罷,音收。

  呯——門被大力撞開,夏泠芊沖了進來。

  “喂,你個笨蛋,剛剛是你在彈琴嗎?”夏泠芊奇怪的沒看到人,又往裡面跑,看到了床上躺著的輕雅,繼續說道,“笨蛋,問你話呢,應一聲。”

  輕雅本就不舒服,被這麼一鬧更是頭疼。勉強地笑了笑,輕雅虛弱地應道:“嗯,是我彈的。”

  “你怎麼會彈這個,你不是說你只會那一首曲子麼。”夏泠芊不悅,道,“你到底還隱瞞了多少事?”

  輕雅微笑,虛弱應道:“我不是會,我是聽你哼的調子,才照著彈的。我沒有瞞你。”

  “怎麼可能,聽我哼就能彈,那也太天才了。”夏泠芊根本就不信。

  輕雅苦笑,事實如此,不信又能如何?

  他不太對。

  夏泠芊仔細打量了一下輕雅,猶豫著伸手去試探他額頭的溫度,一聲驚呼,道:“哎呀,你發燒了,這麼燙。”

  輕雅暈暈的,道:“什麼叫發燒?”

  “你……你這個笨蛋,連發燒都不知道!”夏泠芊呆了一下,趕忙跑了出去,“夏姨,笨蛋發燒了,怎麼辦?”

  “發燒了?”夏氏趕忙走進房間,查看情況,“哎呀,還真是。小雅,你感覺怎麼樣?”

  輕雅稍微動了動,艱難道:“就這麼躺著還好,一動就很難受。”說著,還是試圖坐起來。

  夏氏一把將他按住,還讓夏泠芊拿來枕頭被子,給輕雅墊好,說道:“小雅,你好好休息,別亂動。你也是,這麼冷的冬天,就這麼睡在光禿禿的床板上,也不說一聲。肯定是晚上著了涼,這才病了。”

  輕雅難受地點點頭,心裡卻在想著,他以前那樣睡在外面都沒事,如今在房間裡

居然還病了。

  好難受。

  夏泠芊端了熱水過來,有些緊張,小心地說道:“夏姨,他沒事吧?我可沒有欺負他啊,我來的時候他已經這樣了。”

  夏氏笑了,道:“他沒事,休息陣子就好了。你把熱水給他喝了,我去買點藥。”

  “哦。”夏泠芊松了一口氣,看著夏氏走遠,才把熱水碗往前一遞,道,“笨蛋,自己起來喝水。那麼躺著喝,肯定會嗆到的。”

  輕雅搖頭,道;“不想動。”

  “可是你發燒了哎,不趕快治好會死的。”夏泠芊想了想,忽然想到了,找來了中空的竹杆給他,“你用這個,躺著吸就好了。”

  “啊?”輕雅不懂。

  “真是受不了你了,簡直笨透了。”夏泠芊說著,還是給他做了樣子。

  忙活了半天,輕雅終於把水喝掉了,整個人都不好了。

  生病真難受。

  輕雅誰都不想理,只想安安靜靜的睡覺,說不定睡醒了就好了。

  夏泠芊見他要睡覺,於是把他的琴拿開一點,要給他蓋好被子。沒想到剛拿開琴,輕雅就驚醒了,一下子把琴搶了回去。夏泠芊毫無防備,手指都被扭痛了。

  “你做什麼啊,難不成你要抱著琴睡嗎?”夏泠芊皺眉,吹著自己的手指,“好痛哎。”

  “當然要抱著睡。”輕雅理所當然地抱過琴,閉著眼不想動。

  夏泠芊愕然地看著他,這人能做點證明他不是笨蛋的事麼?沒人會抱著琴睡吧,會把琴弄壞的。安靜的盯了一會兒,夏泠芊拿了水碗準備離開。可不能再這麼浪費時間下去了,要趕快練習。舞蹈這東西,若是隔了幾天不練,就會生疏了。

  推門,正好撞見個小混混。

  小混混一見夏泠芊,頓時向後喊道:“老大,人在這裡,昨天就是他們打傷了我們兄弟!”

  片刻,一大群人朝這邊走了過來,看樣子有十好幾個人。

  不好。

  夏泠芊見狀不妙,趕忙關上門,躲到屋裡。

  一眼,就看到輕雅蹙眉睡覺的樣子。這下可糟了,輕雅在生病,夏姨去買藥了,這裡就她還是好好的。可是就她一個人,怎麼能比得過那十幾個高大的小混混。夏泠芊急的團團轉,想找錢給他們,可是身上也沒有多少錢。唉,真是倒楣催的,這笨蛋怎麼這時候病了。

  “開門!”

  小混混開始砸門,咣咣的,好像整個房子都在搖晃。

  夏泠芊挪了一旁的櫃子抵住門,自己嚇得躲到房間裡。

  混混們不停的砸門,很快,有人從外面直接把門給踹掉了,再一踹,就把堵住的櫃子也踹開了。混混們走到房間裡,看到只有兩個小孩子,不由得放聲大笑。

  一壯大漢走到房內,混混們立刻安靜下來。

  “你們是被這倆孩子打傷的?”

  壯大漢說著,自己都不信。昨天的五個弟兄,各有受傷。小頭目右手腕被扭斷,腰椎受損,腰子都有出血。其中一個卒子,鼻骨被打斷了,眼睛也被震得有些模糊。其他幾個卒子,都是要害部分重擊,還好沒有實質性的損傷。要說是孩子打的,也太笑話了,那五個弟兄可都是精壯青年,不會武,可是也沒有菜到被孩子欺負。

  “老大,就是他,床上躺著那個。”混混指著自己的歪鼻子道,“就是他打的。”

  壯大漢瞥了他一眼,大步走到房間內,看了看小女孩,又看了看小男孩。疑惑地回頭,道:“真的是他們?”

  “就是他們。”混混肯定地說道。

  夏泠芊看著那些闖入的混混,當真十分害怕。回頭看看輕雅,不行,他生病了,不可能打敗這些人,但是也不能就這麼認輸。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夏泠芊忽然站出來,擋在床前。

  “你們想做什麼?別太過分!”

  夏泠芊大聲說道,帶著稚氣的聲音傳開,完全沒有任何威懾力。

  壯大漢淡淡垂目,道:“不管怎樣,你們打傷我們弟兄,就要受到點教訓。不然,我們如何在這裡立足。”

  “明明是你們搶劫,活該被打!”夏泠芊大聲道,“都是你們先挑事。”

  “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壯大漢皺眉,一腳踹開夏泠芊,伸手去抓床上睡著的輕雅。手還沒伸到,忽然五個指尖同時一痛,不得不縮回手來。壯大漢低頭查看自己的手指,仿佛被什麼割開了一樣,每個手指上各有一個小道。沒有流血,就是生疼。

  這什麼鬼?

  壯大漢不信邪,再次伸手,一下子,被抓住手腕。

  “你好吵。”輕雅迷迷糊糊,半醒沒醒,朦朧地看著壯大漢,“讓開,我要睡覺。”

  壯大漢不可思議地看著床上的小孩子,不是吧,他搞不清狀況麼?壯大漢一抬手,輕雅的手就軟軟的滑落了。感情這孩子就是個弱雞。壯大漢也不再多說,再次伸手要抓輕雅。

  這次,是手掌都在劇痛。

  壯大漢只好再次縮回手,皺眉看著這孩子。奇怪了,這是什麼情況?難道他身前有看不見的線,傷了自己的手?

  “不許你碰他!”夏泠芊奮力撲了過來,一把抱住壯大漢的腿,“你們都是壞人!我跟你們拼了!”

  “別礙事。”壯大漢隨便一踹,就踹掉了夏泠芊。

  “住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