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十五章不覺執念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2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按理說,那種琴是不能彈的,誰知道你撿了什麼古怪的東西,為什麼能彈。”夏泠芊不悅,道,“我還一直想問,是不是你有什麼古怪,我彈這琴就沒聲,你彈才有聲。”

  “嗯,是這樣的。別人彈都是沒聲的,只有我彈是有聲的。”輕雅說道,“以前也是這樣,所以他們都說輕音是廢物。其實不是的,它是好琴。”

  夏泠芊撇嘴,道:“都破成這樣,你說是好琴,誰信?”

  輕雅不去爭執。

  輕音的好,他自己知道,就夠了。

  夏泠芊見他不回嘴,好沒意思的快速解決了早飯,開始催道:“快點,快點……”

  輕雅尷尬了,趕快加快速度吃。

  也真是奇怪,以前吃東西是很快的,本來嘛,不吃掉就會被別人搶走。可是到了這裡,吃著吃著就想再添一碗飯,好像怎麼都吃不夠一樣。

  “算了,我先去練舞了,你吃好了自己過來。”夏泠芊不耐煩了,一個人跑出去了。

  輕雅繼續吃著,暗自鬱悶。

  她怎麼總是那麼精力十足,想跟上她的腳步,也太累了。

  一連幾日。

  上午,夏泠芊都在教輕雅基本常識,下午,夏泠芊自己練舞,輕雅生疏地勉強伴奏。

  正在練的這首曲子,叫洞仙歌。

  這曲子常用做填詞,也有配舞。夏泠芊主要練的就是這首洞仙歌中調,練這個,當然是為了去考官樂坊。

  還好這曲子比較慢,輕雅勉強能跟上。但這還遠遠不夠,夏泠芊依然不滿意。

  “笨蛋,官樂坊考核,需要一首指定曲目,一首自選曲目。你要是把自選曲目都演奏成這樣,是肯定沒辦法通過的。音要穩,要有氣勢,懂麼。”

  輕雅倦意連連,道:“這曲子,不適合女孩子吧?要不換個?”

  “你懂什麼,這是當下最流行的曲目,當然要學這個。”夏泠芊不悅道,“再說了,現在不是考慮適合不適合的問題,要找一首曲子炫技。那些軟弱無力的曲子,凸顯不出我的舞姿。”

  輕雅只好點頭繼續練著,哈欠連天。

  夏泠芊上下看著他,嫌棄道:“你又累了?”

  “能不能歇一會兒?”輕雅確實是撐不住了。

  “你怎麼老是要休息啊,這才練了不到半個時辰呢。”夏泠芊不耐煩道,“難道你不想考官樂坊了麼。”

  “想是想,但是考不過也沒什麼啊,這樣太辛苦了。”輕雅罷工了,坐到一旁休息。

  “什麼叫考不過沒什麼?!你這個人怎麼回事,這麼沒志氣。”夏泠芊怒然道,“你既然選擇了琴,就該好好學然後往上爬。不然等人家都把你踩到腳下,那時候再著急都晚了。”

  輕雅微微一笑,道:“我沒想過什麼往上爬,我只想和輕音一起好好生活,輕鬆簡單的過日子。現在這樣太累了。”

  “好好生活,什麼叫好好生活?難道現在這樣你就滿足了麼?”夏泠芊瞪他。

  輕雅點頭,這樣的生活,比以前好得不知道有多少。

  夏泠芊皺眉,“你說真的?”

  “嗯,”輕雅微笑,道,“現在的生活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好了。我偶爾會覺得,不去考什麼官樂坊也沒關係,輕鬆地活著就好了。”

  “你這樣,我無法贊同。”夏泠芊認真道。

  “嗯,因為芊芊比我聰明嘛。”輕雅微笑,道,“芊芊,你也別太辛苦,受傷了就不好了。”

  夏泠芊皺眉,道:“看著你這麼沒精神,我都沒勁頭了。罷了,休息休息!等下再練。”

  輕雅笑了一下,沉默地又開始擦琴。

  合目稍憩,甚是疲倦。

  從一開始夏泠芊興致勃勃地教學,到現在頻頻不耐煩地訓斥,僅僅過了數日。除了睡覺吃飯就是無盡的練習,練到要吐,也沒覺得有什麼長進。

  曾經悄悄問過夏姨,據她說,平時芊芊都在這樣練習的,而且全年無休。輕雅除了佩服只能佩服,同樣都是孩子,這樣的毅力,他真的沒有。

  以前沒想過會變成這般辛苦,輕雅不時在想,或許回去做個乞丐,都比現在舒服。

  不。

  不行。

  輕雅對曾經的身份不滿意到極點,乞丐和北陵都是過去,此刻,要在新的地方繼續活下去。

  是這麼說,但心裡猶在想著,比以前辛苦太多。

  “芊芊。”夏氏喚道,“該把這些繡活拿到絹羅鋪了,你和小雅一起去罷。”

  “知道了。”夏泠芊接過籃子,直接就遞給輕雅,“拿著。”

  輕雅懵然接住,道:“不練習了?”

  “練什麼習,有點輕重緩急好不好?”夏泠芊道,“不賣掉這些東西,咱們就沒飯吃。走啦,先去賣掉這些東西。”

  輕雅愕然,說得好有道理。

  敢情她也有事情是高於練習的啊,還以為她每天除了練習,都沒有別的事做。

  夏泠芊沒再多說,轉身出門,輕雅提著籃子,趕忙跟上。

  一出門,輕雅習慣性往鬧市的方向拐,卻發現夏泠芊走了另外一條路,不由得出聲喚道:“芊芊,上次走得是這邊。”

  夏泠芊看了一眼,道:“這邊走,會近一點。”

  輕雅一

呆,那上次為什麼要走這邊啊?

  夏泠芊看到他呆傻的樣子,噗嗤就笑了,道:“好啦,過來啦,這邊真的比較近。上次我只是想逗你玩,才走的那邊。”

  輕雅見她笑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也跟著笑了,道:“你果然還是笑起來更好看。”

  夏泠芊笑笑,走過來拉著他的手一起走,道:“好了,快走罷。快去快回,還要繼續練習呢。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耽擱在這種事情上面。”

  說著,拖著輕雅快步前行。

  這邊的道路果然清淨許多。

  一路上,什麼人都沒有,最後穿過一個小巷,回頭,就是絹羅鋪。

  輕雅呆了呆,原來如此。那邊的街道兩邊都是門口,這邊的街道兩邊都是光禿禿的牆,那邊是鬧市,這邊是冷巷。算算時間,從家裡走到這裡,節省了一半的時間,挺不錯的。

  “好了,回去了。”

  夏泠芊已經迅速的送了貨物,拿了之前的錢,從絹羅鋪裡出來了。

  輕雅抬頭看向她,但夏泠芊在看別的東西。輕雅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是街對面畫糖畫的攤子。

  “你要那個?”輕雅問道。

  夏泠芊猛然回過神兒來,哼了一聲,道:“我才不要糖畫呢!”

  輕雅笑了笑,道:“喜歡哪個?我買給你。”

  夏泠芊一怔,道:“你有閒錢買這個?”

  “算是吧。”輕雅笑了笑。

  之前攢了不少零錢,到這邊都還沒用過。誰讓那時候運氣,剛來就打劫了混混的錢袋,現在都還沒花完。而且糖畫啊,看上去好好吃。

  “那,我要那個蝴蝶的。”夏泠芊說道。

  “好的。”輕雅應聲。

  輕雅撥開人群,走到攤子那邊,兩文錢,買了兩個糖畫,艱難地擠了回來,遞給夏泠芊一個。

  夏泠芊愕然,兩個蝴蝶的糖畫,不由得笑了起來。

  “回去了。”

  輕雅說著,就咬了一口自己的糖畫,把觸角咬掉了。

  嗯,好甜。

  夏泠芊條件反射,拿著糖畫遠離他,道:“你直接就吃啊。”

  輕雅怔了怔,道:“這個不是吃的麼?”

  是吃的,但是好歹拿著欣賞一陣再吃。你這樣和直接買一個波板糖有什麼區別。

  這話,夏泠芊只是想了想,沒說出口。這個笨蛋,人雖然笨了點,還是挺貼心的。想要這個糖畫很久了,可惜一直沒有閒錢來買,沒想到最後是讓他給自己買了一個。

  “那你吃吧,我等回去了再吃。”夏泠芊說完,轉頭往回走。

  輕雅默默跟上。

  一手拎著籃子,一手拿著糖畫,還背著琴。夏泠芊忍不住悄悄回頭去看,這個笨蛋,真是笑死人了。再看看自己手裡的糖畫,心裡很開心。本來,她是打算等考上官樂坊有了月錢,就拿富裕的錢來買這些零食。現在拿了,心裡卻是別樣的感覺。

  如同兩隻蝴蝶。

  輕雅慢悠悠走在後面,慢慢吃著糖畫。第一口甜,第二口甜,多幾口就膩了。只有糖實在是太甜了,果然適合拿回家慢慢吃。

  不經意間,目光一掃,輕雅看到旁邊有寫著“北陵”二字。

  嗯?

  不由自主停下了腳步,走了過去。

  似乎是一張貼了有幾日的紙,然而除了北陵二字,其他的他都不認識。寫了北陵的什麼事麼?

  “笨蛋!你怎麼走這麼慢?”

  夏泠芊走出去老遠,看到輕雅沒跟過來,又尋了回去。沒想到,他不止走得慢,還直接站住了。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那是告示欄上張貼的其中一張告示。

  “看啥呢?”夏泠芊莫名其妙,他又不認識幾個字。

  “芊芊,”輕雅抬手一指,“能幫我看下,那張紙上寫的什麼嗎?”

  “笨蛋,這叫告示,不叫紙。”夏泠芊說著,還是幫他看了一眼,念道,“中陵以北,北陵為中,有乞兒邋遢,引發瘟疫氾濫。今,北城門關閉,嚴禁出入。凡北陵人不得入城。凡城中之人不得北上。凡有違令者,格殺勿論。景旺十三年臘月初八。”

  “什麼意思?”輕雅沒聽懂。

  夏泠芊看看糖畫,耐心解釋道:“用人話說,就是北陵的乞丐太髒,引發了瘟疫,現在禁止通行了,就這樣。”

  “哦。”輕雅皺眉,又把罪過丟給乞丐。

  “臘月初八。”夏泠芊念叨了一下,忽然道,“哎,笨蛋,你好像是臘月初六到的中陵吧,你出來的時候,那邊瘟疫了?”

  輕雅茫然搖頭,道,“沒有,那邊好好的,什麼事都沒有。”

  “也是啦,要是你感染了瘟疫,早就死了。”夏泠芊一笑,道,“你還真是幸運,走了才發生瘟疫。算是死裡逃生呢。”

  輕雅茫然點點頭,心裡忽然一驚。

  那邯哥,還有其他人,他們怎麼樣了?

  念頭一閃而過,輕雅呆了呆,應該沒事的罷。乞丐本來就生活得相對邋遢,對這些瘟疫也有一定的抵抗力。猶記得小時候經歷過一次瘟疫,死的最多的就是尋常百姓家的孩子,其次就是富家孩子,而他這個乞丐孩子一點事都沒有。

  所以肯定沒事的。

  輕雅默默重複了一遍,肯定,沒事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