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十六章暖之初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告示的事,一回家就跟夏氏說了。

  夏泠芊開玩笑道:“說不定笨蛋因為太笨了,瘟疫都傳染不到他。”

  夏氏仔細想了想,擔憂道:“芊芊,小雅,你們兩個,從現在開始,不許說小雅是北陵來的。”

  “為什麼?”夏泠芊吃了一驚。

  “芊芊,無論別人問,還是你主動說,都不許說小雅是北陵來的。”夏氏難得擺出嚴肅的表情,叮囑道,“小雅也是,不許再說自己是北陵人。”

  “為什麼?”輕雅迷糊了。

  夏氏看看兩個孩子,輕歎一聲,只好解釋。

  “既然告示說了,北陵正在發生瘟疫,所有北陵的人,都會被當做危險人士。小雅雖然不是瘟疫感染者,但畢竟是北陵來的。倘若官家當真以此為由抓了小雅,我們也無可奈何。”

  “官家就這麼不講道理麼?”夏泠芊道。

  夏氏輕歎,繼續說道。

  “北陵瘟疫,中陵就在南方不遠處,處境相當危險。官家為了救百姓,必定要隔離北陵人。倘若有漏網之魚,一旦瘟疫波及中陵,恐怕中陵百姓也會死傷大半。為了全城百姓而枉殺北陵數人,輕重立顯。所以為了不被枉殺,從此刻起,誰都不要再說小雅是北陵人。若是非要說的話,就說是南陵人罷。”

  夏泠芊撇嘴,道:“什麼為了全城百姓,官家根本就是在不停的枉殺。明明沒有任何關係,就非要說有關係,然後抓起來就殺掉。哼,一幫沒腦子的狗官。”

  “芊芊。”夏氏皺眉。

  夏泠芊偏頭不語。

  夏氏輕歎,柔聲問輕雅,道:“小雅,記得了嗎?以後若有人問起,你就說你是南陵人。”

  輕雅呆呆點頭,道:“記得了。”

  “嗯,真乖。”夏氏笑了笑,準備晚飯去了。

  夏泠芊兀自生氣。

  輕雅看了看她,小心地問道:“你在氣什麼?”

  “和你無關!”夏泠芊說著,一個人跑到空地上去練習了。

  輕雅呆了呆,了然無趣,自己回了房間,默然發呆。

  為了全城百姓枉殺數人麼。

  輕雅的腦海中迴響著這句話,心裡有些明白這個意思。就好像抓到一個罪犯就要懲處一樣,官家做的,就是保護這個城池的安寧。倘若有人有瘟疫隱患,當然,除掉比留著好。留著,萬一真的爆發了瘟疫,可就真的糟糕了。

  只是,作為可能枉死的一方,心裡不太好受。

  明明不是我的錯,為何要我死。

  輕雅輕歎。

  總有那麼多事無可奈何,但生活依然要繼續。過去既定,能改變的只有將來。如果有一日,他也站在官的位置,應該就不會被枉殺了。

  若想成為一個官,最快的途徑就是……

  “芊芊,我們繼續練習吧。”

  輕雅抱著琴跑到空地裡,仔細識別著譜子,為夏泠芊伴奏。

  夏泠芊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怪哉,這孩子突然怎麼了。只是片刻,突然就變成了積極好學的好孩子了。

  一首曲子迴圈了三遍,輕雅都沒有叫苦,乖乖跟著夏泠芊繼續練習。夏泠芊旋轉著看他,笑了笑。不管是什麼原因了,能一起練習,就好。

  冬去春來。轉眼三月。

  輕雅的獨奏算不上好,不過當伴奏的話都可以順下來了,僅僅是表現力稍微差點。

  夏泠芊的舞步也很熟練了,練習很是繁重,總算效果挺好。

  二人配合一曲,也算流暢。

  “差不多該來了吧。”

  休息的時候,夏泠芊喃喃自語。

  “什麼該來了?”

  輕雅仔細擦著琴,隨口問道。似乎,輕音身上的傷口又小了些,已經長好的地方也開始有了光澤。每天這樣輕輕的擦拭,輕音也很舒服的樣子。因為每次給它擦琴弦或者琴身,就會感覺到一種溫馨的氛圍。

  “聖樂坊的人啊。”夏泠芊托腮望天,道,“每年差不多這個時候,皇家聖樂坊就會派人出來到處查看。挑選好苗子進到聖樂坊學習進修。所以說——”

  夏泠芊故意拖了長聲,側目看輕雅並無反應,笑著用手指戳他,道:“你聽我說啊。”

  “我有聽,可是你沒有說啊。”輕雅無辜地應道。

  夏泠芊輕笑,道:“咱們去環街賣藝吧。”

  輕雅怔怔,道:“要去了嗎?可是錢還夠花的呀。”

  夏泠芊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你根本沒聽我說話吧,誰說是為了錢。”

  “不然幹嘛要去那裡,走過去好遠的。”輕雅無辜地說道。

  要知道,他們住在靠近北城門的地方,到環街要穿過整個外城,要走半個時辰的。平時走到絹羅鋪,再往那邊走,從感覺上來講還可以接受。但是連續走上半個時辰,想想就心累。

  “笨啊你!當然是要表演給聖樂坊的小樂正看,說不定就會被選中呢。”夏泠芊好笑,道,“這幾天我去關注下動態,如果他們來人了,你就跟我一起過去表演。如果能直接被選中,那就不需要考什麼官樂坊了,直接進聖樂坊,多好。”

  輕雅疑惑,道:“你不是說聖樂坊比官樂坊厲害,你連官樂坊都考不上,怎麼能期望被聖樂坊的人選中

?”

  夏泠芊做了個鬼臉,道:“因為不一樣啦。官樂坊主要是找一些有底子的人去演出盈利。聖樂坊呢,雖然也有這樣的考核啦,不過他們每年也會到各地去是找小孩子,帶回去培養。然後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了,他們找的條件就是不能超過十三歲的小孩子,正好,咱倆都夠資格。所以,等他們來了之後,咱們就要去環街演出,看看能不能被選中。”

  “哦——”輕雅反應了一下,道,“表演洞仙歌麼?”

  “對。”夏泠芊笑眯眯道,“還不錯,在他們來人之前,咱們已經練好了。”

  輕雅想了想,道:“小樂正是什麼東……是什麼人?”

  “你說話可小心點,他們都是當官的,你不能亂說。”夏泠芊說著,介紹了一下所謂的聖樂坊。

  聖樂坊,全名皇家聖樂坊,就是皇家設立的樂坊。那裡聚集的都是真正的大師級樂工。聖樂坊大司樂,統領整個聖樂坊,有兩名少司樂輔佐管理。同時,這三人,也是天下前三的樂師。其下,有樂正若干,分上中小三個等級。其中,小樂正負責每年到各地選苗,被小樂正看中的孩子,就可以直接跳過所有繁瑣的過程,直接加入聖樂坊。

  加入聖樂坊之後,自然是學習和各種考核。優勝劣汰,直到二十歲之後畢業基本都可以成為很好的樂工。就算沒有好到天下聞名,區域聞名還是可以的。也就是說,如果被選成苗子後順利畢業,前途絕對一片光明。

  輕雅眨眨眼,道:“好複雜。”

  “不複雜了好不好,我還沒說聖樂坊裡的其他職位呢。”夏泠芊笑吟吟道,“反正現在也不用管其他職位,只要管小樂正就好了。”

  “也對,”輕雅想了想,應道,“不過要是占位演出的話,恐怕就要早點睡了。到時候肯定人很多,要是去晚了沒位置,就錯過了。”

  “嗯,這是個問題。”夏泠芊沉吟片刻,道,“我去查下這次的小樂正能待幾天。聽說去年的時候,待了一旬。今年的還不知道。”

  輕雅一怔,道:“你去年也去了?”

  “沒有,去年這時候我還沒來呢,我也是後來聽說的。”夏泠芊想不出所以然,聳肩,道,“先這樣吧,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快點來練習。”

  “好。”輕雅應得乾脆。

  手觸琴弦,心頭一撼。

  有一種感覺,仿佛在訴說,不要去聖樂坊。

  不要和那些人牽扯上關係,那樣不好。

  誰?

  誰在說話?

  輕雅茫然抬頭,沒有人說話,也沒有聽到聲音,只是一種感覺。唔,好吧,他又出現幻覺了。

  “笨蛋,你在幹嘛?快點開始。”夏泠芊站在那邊吼道。

  “抱歉。”輕雅應聲,撫琴。

  樂之動人,舞之輕靈。

  三月,春意盎然。

  天氣正好,風和日麗。

  屋簷下,幾盆月季開得漂亮。

  輕雅蹲在花盆前,托腮看著那一朵朵盛開的月季,心裡放鬆了許多。還以為那幾個空盆是幹嘛用的,原來是養花的。這花開得還挺漂亮,粉嫩嫩的,黃燦燦的,像夏泠芊穿的裙子一般顏色。

  “小雅,你這麼蹲著不累麼?”夏氏走了出來,看他如此這般,只有好笑,“喜歡的話,可以搬一盆去你房裡,可以慢慢看。”

  輕雅立刻搖頭,道:“我不會養這些,放在我那裡,就會死掉的。”

  夏氏微笑,道:“不必這麼緊張,這些花很好養的,澆點水,曬曬太陽,就好了。”

  “可是那天,我還看到夏姨拿著剪刀給它們剪枝。”輕雅說道。

  夏氏道:“這花不剪枝也能活,只是剪完了可以好看些。”說著,輕歎一聲,“讓這些花自由生長挺好,可惜我看到了,忍不住就想剪一下。也不知道,這花是否想這樣被修剪。”

  似乎話裡別有所指,輕雅想了想,卻沒想明白。

  夏氏一笑,道:“怎麼沒見芊芊?”

  “哦,她去探消息了,說是確認下小樂正什麼時候會來。”輕雅答道。

  夏氏笑笑,道:“小雅,若是能被聖樂坊選中,你會去嗎?”

  “芊芊肯定會去的,我感覺得到,她特別想去聖樂坊。進官樂坊,也是為了要進聖樂坊的。”輕雅應道。

  “我不是說芊芊,我問你。”夏氏微笑,道,“看你的樣子,似乎並不想去聖樂坊呢。”

  輕雅尷尬了一下,這都能看出來?

  “你可能不喜歡聽,但是我不得不說,這是個機會。無論能不能去,都要好好表現一下。”夏氏溫和地說道,“芊芊身姿敏捷,有學舞的天賦。你樂感很好,有學琴的天賦。不出意外的話,你們應該都能被選中。到時候不去,可以說,他們也不會強迫。但是你可不能在表演的時候,不好好演奏呢。”

  輕雅想了想,聽明白了,笑然道:“夏姨,您放心,我一定會幫芊芊選上的。”

  夏氏笑笑,果然是個好孩子,一點都不笨。

  “小雅!”夏泠芊突然跑了過來。

  “怎麼了?”輕雅奇怪道。

  “別說話,你快跟我來。不然就來不及了。”夏泠芊一把拉住輕雅,轉頭就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