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十八章霜月往矣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1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這能有什麼不願意的,總要新人換舊人。”女子笑然道,“現在找好繼承人,總比到頭來,青黃不接的好。你說是不是?”

  男子一笑,道:“你到看得開。”

  “原本是看不開,不過到了這個位置,也就看開了。”女子歎了口氣,淡淡笑道,“其實我也挺羡慕阿葭的,她有夢想,有愛人,還有孩子……可是我……”

  “你還有我。”男子淡淡接道。

  女子一愣,呵呵笑了,道:“你呀,說這種情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這麼嚴肅,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

  “我不希望這些事會傷害到你,所以你不願意,可以直說。”男子道,“苗子雖然少,也不至於世上獨一份。別處找找,肯定還有。”

  “算啦,再找還要浪費時間,還不如用這些時間好好享樂。”女子笑然道,“而且我很好奇,你怎麼會為了一個孩子,特地跑到這裡。肯定還有其他理由吧。”

  男子沉默。

  “不能說的理由?”女子眼睛微微眯起。

  男子輕歎,道:“我不想騙你,的確是有其他理由,但是我不能告訴你。不過還是謝謝你,願意陪我跑這一趟,幫我打掩護。”

  “道謝這種事也太生疏了,真不愧是你的風格。”女子舒服地靠在他肩頭呵氣,道,“我說,幫你打掩護是無所謂,可是你要完不成事,不會死罷?”

  男子笑笑,道:“誰知道,伴君如伴虎。”

  “若有那時,我要與你同罪哦。”女子笑道,“你可別幫我開脫,知道嗎?”

  男子默然許久,笑了一下,道:“好。”

  至夜,靜謐無聲。

  月色如洗。

  月色如煙。

  月色如白玉盤。

  月色如……

  啊——睡不著!

  輕雅在床上翻來覆去,抱著輕音,怎麼呆著都不舒服。

  好緊張啊,明天要為了聖樂坊的事,去演出什麼的。睡不著,緊張得肚子疼。

  不行,一定要睡著,不能因為自己的緣故,耽誤了夏泠芊的事。

  睡不著……

  啊!!!

  吱呀,門被推開了。

  輕雅嚇了一跳,一下子就坐了起來,猝不及防一陣頭暈,又栽倒躺回去。清醒了一下,再次坐起來,一驚。

  夏泠芊一臉憂鬱,緩緩走到床前。

  稍微……有點……嚇人……

  輕雅趕緊從床上爬起來,關心地問道:“芊芊,怎麼了?”

  “睡不著。”夏泠芊弱弱地說道。

  輕雅一愣,勉強地笑笑,道:“嗯,我也睡不著。要不,我們到外面聊聊吧。”

  “外面好冷,你這個笨蛋。”夏泠芊撇嘴,靠邊坐在他的床上,抬頭看他,道,“我有話想跟你說,你聽聽好嘛?”

  輕雅呆了呆,也坐到床上,看向她。

  好奇怪的夏泠芊,都不像她了。從沒見過她這樣柔弱的樣子,以往,她都是很強勢的感覺。但是眼前的這個夏泠芊,弱得可憐。

  輕雅伸出手,輕輕按在夏泠芊頭上,摸了摸。

  夏泠芊微微一震,抬眼看向輕雅。

  莫名讓人震撼的目光,輕雅嚇得縮回了手,又被她握住。

  她的手好冰。

  輕雅怔了怔,握住她的手,捂暖,微笑道:“想說什麼?說吧,我在聽。”

  夏泠芊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笨蛋,如果可以,你和我一起去聖樂坊好不好?”

  輕雅一呆。

  “聖樂坊,挺好的。只要進去了,基本上就算衣食無憂了。”夏泠芊淡笑,回憶般說著,“那裡的人也很好,大家都很和善,經常會互相走動,分享一些趣事。偶爾有些爭吵,也都是無關緊要的事,差不多就過去了。我最喜歡的,是那裡的點心。那些都是禦膳房的大廚做的,可好吃了。我現在都記得那種味道,甜甜的,軟軟的,特別好吃。女子住所後面,還有一片小花園,有好多好多漂亮的花,也可以自己種花。看上去可漂亮了。還有……”

  輕雅靜靜聽著夏泠芊說了好多聖樂坊的細節,慢慢的,心中的疑惑漸漸升起。

  “你為什麼知道得這麼清楚?”輕雅輕聲問道。

  夏泠芊的話戛然而止,目光悲傷淒涼。

  輕雅努力壓抑著驚訝,溫和著語氣道:“你以前,在聖樂坊呆過?”

  夏泠芊安靜了片刻,忽然歎氣,道:“我的母親,曾經是聖樂坊的中領舞。”

  “夏姨麼?”輕雅完全想像不出來,夏氏跳舞的樣子。

  “不。”夏泠芊弱弱的道,“夏氏只是我母親的一個丫鬟。我母親原是富家小姐,因為喜歡跳舞,所以加入了聖樂坊。那時候,我母親和嬛姨關係很好,只可惜,母親比起嬛姨略遜一籌,所以嬛姨是上領舞,我母親只是中領舞。”

  “你是說今天看到的那個在跳舞的人?”輕雅奇怪道,“你認識她,為什麼還要費勁加入聖樂坊?直接跟她說不就好了。”

  夏泠芊呆了呆,歎氣,道:“之前我又不是因為實力才進入聖樂坊的,現在我母親也不在了,我當然要憑實力加入聖樂坊。這樣才能名正言順。”

  輕雅不懂,道:“所以,到底發生過什

麼事?”

  夏泠芊再三猶豫,再次歎氣,說道:“我……是我父母的私生女,他們是相愛的。我父親,是一個大官。具體是什麼官,我也不清楚。兩年前,朝中有個大官逆謀被抓,我父親遭受連帶,隨之,母親也被連帶。外人都不知道我,母親把我交給夏氏,讓她帶我離開了聖樂坊。夏氏很是衷心,帶我逃離了聖樂坊,流浪江湖。我們差不多漂泊了一年有餘,才確認擺脫了追兵,便在這裡住了下來。”

  “自小,我就隨母親一起練舞。我知道,自己有舞蹈天賦,而且我也喜歡跳舞。原本說,等我到十三歲,就去申請加入聖樂坊。沒想到,提前,我已經被迫離開了聖樂坊。但是我不想就這麼離開。我沒有錯,我只是想好好跳舞,讓所有人都看到。所以,無論如何,我要加入聖樂坊,我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我想,成為上領舞。”

  夏泠芊的聲音弱弱的,但是字句平穩確定,毫不猶豫。輕雅聽著,微微觸動。難怪,她一直拼命的練舞。難怪,她無論如何,都要去考官樂坊,去爭取加入聖樂坊的機會。

  她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從雲端落入泥沼,奮力掙扎。

  輕雅微笑,道:“你放心,我會幫你加入聖樂坊的。”

  “這個我不擔心,以我的實力,絕對會讓他們認可我。”夏泠芊筆直盯著輕雅,道,“笨蛋,你和我一同去聖樂坊,好不好?”

  輕雅不答,偏開了目光。

  夏泠芊依然盯著他,道:“為什麼?如果你不想加入聖樂坊,又為什麼要學琴?每天這樣的辛苦,你到底是為了什麼?”

  輕雅微微一笑,道,“我只想學一技之長,賣藝維生。”

  夏泠芊一怔,道:“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輕雅苦笑,道,“我沒有上過所謂的高處,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有什麼。”

  夏泠芊怔怔然看著他,無法理解。

  輕雅一笑,解釋道。

  “遇到輕音,是很幸運的事情。在旁人眼裡,它是一把破琴。但在我眼裡,它是珍寶。在我最迷茫的時候,遇到了它,所以我才決定,要成為一個琴師。呵,不過,我想成為的並不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大師,只想做一個可以靠賣藝糊口的江湖藝人。”

  “看過天下第一樂師,我更能確定,我想成為的,不是那個樣子。我所希望的樂律,也不是那個樣子。聖樂坊當真不適合我,我也沒興趣高攀。平常心地過好每一天,這就是我想要的。”

  夏泠芊輕歎,道:“你終究還是個笨蛋,不知所謂。”

  “芊芊,你放心。”輕雅微笑,道,“我一定會幫你加入聖樂坊的。”

  夏泠芊鼻子一酸,熱淚盈眶。努力控制著不讓眼淚流下來,但是話音已然顫抖,道:“我是真心希望,你和我一起加入聖樂坊。我……”

  怦然心動。

  夏泠芊沒說下去,扭開頭,臉上微紅。

  “好了,去睡吧,再不睡,天都亮了。”輕雅安撫地摸摸她的頭髮,笑然道,“你也別難過了,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再難過,就不漂亮了。”

  真是個笨蛋。

  夏泠芊眼淚止不住流下,忽然撲到輕雅懷裡大哭。

  輕雅嚇一跳,趕忙把輕音拿遠一點,以免弄髒。剛把輕音放好,再看夏泠芊,似乎哭得暈過去了。想了想,輕雅只好把夏泠芊抱到床上,讓她在這裡睡。想了想,輕雅獨自背起輕音,來到外面。

  外面,果然很冷。

  都沒有風吹,輕雅自己就打了個哆嗦。

  看來春日裡,暖和的也是日光。在這個沒有日光的夜,月色再好,也還是冷。

  輕雅本就睡不著,這麼凍一下,腦子更加清醒。

  反正睡不著,不如四處走走。來這裡也有好幾個月了,他都還沒有仔細轉過周圍的地方。

  信步街巷,這裡是廢棄的居民區。說是廢棄,裡面的傢俱尚新,似乎是建好之後就沒人用過。此處也沒人管,而且偏偏就靠近城門,似乎就是默許,外來的浪子遊人可以臨時居住在這裡。為了什麼?難不成是為了讓城內沒有浪人?

  說起這個,記得邯哥曾經說過,沒有流民乞丐,就相當於管制很好,官府的俸祿就會高。嗯,中陵的確管制很好,等級嚴明,而且沒有真正無所事事的流民乞丐。

  聽起來,這樣內外分城,帶著一種歧視感,其實不然。每個人周圍都是和自己相似的人,沒有那麼多的比較,也就沒有太多矛盾。反正大家都一樣,好好活著就行了。想去爭取的就去爭,不想的,也不會有人說,看人家如何如何的。

  輕雅沿路走著,來到了北城門下。

  大門緊閉。

  輕雅緩緩走近,伸手拍在門釘上。呵,這一手灰。輕雅皺眉拍拍手,抬頭,看看這個高大的城門。似乎都長了蜘蛛網,到處都是灰塵。他這樣靠近城門,也沒有衛兵來管。不,這面的城牆,都很少見有衛兵了。偶爾一兩個走過,也是迅速跑遠,去別處巡邏了。

  好像從那時開始,這城門就沒開過。

  北陵到底發生了什麼,至今也沒有其他消息,能看到的,就只有這個常閉不啟的城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