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十章天賦異稟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2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她果然是在意這個的。

  輕雅笑然,道:“我認為挺好。你的舞姿,不遜於那個什麼上領舞的。”

  夏泠芊一笑,道:“你個笨蛋,還挺會哄人的。”翻了個身,對著天花板,道,“等我把高飛的譜子弄到,咱們練那個。”

  “嗯,反正玨大師沒在,咱們慢慢練,等練好了,再去表演。”輕雅微笑,道。

  “你可真是夠笨的,那個消息一聽就是騙人的啦。”夏泠芊道,“樂曲,不該為誰而演奏,而要為心而演奏。玨大師總是這麼說的。所以肯定是啦,如果聽到這話,就走掉了,肯定直接被淘汰了。”

  “可是你跳了一遍就走了,也差不多。”輕雅呆呆道。

  “算是吧,不過不走也不合適,都沒人看,一個人好尷尬。”夏泠芊微微皺眉,道,“笨蛋,你上次是怎麼做到,一首那麼短的曲子,瞬間就吸引了那麼多人?”

  輕雅搖頭,道:“我不知道。”

  “……雖然我也預料到答案會是這樣,但是你總是做了些什麼吧?”夏泠芊道,“那首曲子,出自哪裡?我以前好像都沒聽過。”

  “那叫暖陽,我自己寫的。”輕雅淡淡道。

  夏泠芊一怔,到:“你自己寫的曲子?”

  “對。”輕雅微笑,道,“我一開始還沒接觸過這麼多,不知道外面還有這麼多曲子。那時候我就想要那種暖暖的曲子,所以寫了這首暖陽。”

  “有譜子嗎?”夏泠芊問了,才想起來,“哦對,你識譜還不是很俐落。”

  “嗯,沒譜子,不過我都記得。”輕雅微笑,道,“我寫的曲子,不會忘的。”

  “譜子才不是為了怕忘才寫成譜子,是為了要傳下去。”夏泠芊搖頭,道,“像上古時期,那些曲子都沒有譜子,僅靠口耳相傳,到如今已經失傳大半。所以想讓曲子流傳下去,最好還是要把它們記成譜子,至少還能多留一陣子。”

  輕雅微笑,道:“能留多久是多久吧,沒差。”

  夏泠芊怔了怔,無奈笑道:“真是笨蛋,明明曲子很好聽。”

  也就是說,自己沒有吸引力麼。

  夏泠芊扯過被子來,蓋住自己的臉。好丟人,自己就這樣不被人注意麼。明明不該是這樣的,明明,應該會有很多人來看,然後順利加入聖樂坊的。

  怎麼會不順利。

  這一定不是真的。

  輕雅撫琴,一首蝶戀花。

  嗯?夏泠芊聽著,似乎比剛剛熟練了不少。他這麼厲害?每次演奏都會稍微精進一些。

  “不對。”輕雅自己說著,“這樣不對。”

  夏泠芊轉頭看他,驚訝地發現輕雅完全沒被打擊,而且迅速進入狀態,開始練習她說的蝶戀花。就是啊,她這樣瑟縮,當真很可笑。

  “到空地繼續練習吧。”夏泠芊站起來,笑然道。

  輕雅微笑,點頭。

  翌日,不清楚夏泠芊用了什麼方法,弄到了玨嬛版蝶戀花·高飛的琴譜和舞譜。接連幾日,兩個孩子都在練習這首曲子,努力模仿大師的模樣。

  同時,環街傳來消息,師玨是當真離開不在。表演的孩子們都走了,環街又變成了正常的賣藝演出。

  聽到這個消息,夏泠芊很是失落。

  輕雅為了哄她開心,特地跑去買了糖畫給她,道:“芊芊,不急,咱們還有機會,先考官樂坊。”

  夏泠芊吃著糖畫,心情好了些,但還是有些沒精打采。

  輕雅不希望她這樣傷心,於是繼續出去買糖畫,哄她開心。夏泠芊每天吃著糖畫,練舞的心情才好些,吃完了,又變成蔫蔫的樣子。輕雅不忍,每天都會跑一趟,買糖畫給她。

  然而這樣買零食不過一月有餘,在夏泠芊吃膩之前,錢包先空了。輕雅看著僅剩的三枚銅錢,想了想,決定到環街區賣藝。

  一大早,夏泠芊還在睡覺,輕雅拿著琴和籃子,到環街賣藝。

  至於位置……果然還是那個。

  傳說中的“畢露怯”。

  輕雅也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就這樣坐下,拿出琴來。

  耳邊,縈繞著那段熟悉的旋律,熟悉到吐。

  師玨版蝶戀花。

  流行曲。

  輕雅終於有些明白,什麼叫做流行曲。

  就像這樣,不止是整個環街此起彼伏這個曲子,全城各處都縈繞在這個調子之下。從家裡走到這裡,半個時辰的路程,路人談論的是這首曲子,隨口哼唱的是這首曲子,念叨著還是這首詞。

  果然是大師效應,輕雅苦笑,當真無奈。

  誠然,這首蝶戀花被玨大師演繹得入木三分,非常好聽。但是……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好吧,怎麼還是這個旋律?聽這麼久說這麼久,難道都不覺得厭煩嘛?再說這流行,總該有風頭過的時候吧。但是看現在這狀況,這股流行風完全是旋風,趕都趕不走。

  輕雅呆坐在原地,怔怔地,手指習慣性演奏出了這首蝶戀花。這陣子練得實在是太熟了,連琴弦都不用看,腦子都不用動,光憑身體記憶,就能演奏出來。

  叮。

  有人打賞。

  還說道:“厲害啊,這麼小的孩子,都能演奏出玨大師這首蝶戀花。雖然味道差了幾

分,不過就這年齡來說,也算可以了。”

  輕雅手指一顫,心頭不悅。

  這話說得一點都不像是讚揚,更像是可憐。

  的確,輕雅也承認,自己的樂曲比不上玨大師,但那又如何。他至少完整的演奏下來了,這和年齡沒有關係好吧。聽曲的人不懂,彈曲的人不悅。真是,不舒服的事情。

  叮。

  叮叮。

  叮鈴鈴鈴——

  輕雅機械地演奏著那一首蝶戀花,打賞之人越來越多。不用問,輕雅都能感覺出來,這些打賞並不是沖著演奏來的,而是沖著蝶戀花。稍稍瞥了一眼籃子,打賞的零錢數目客觀,還有三枚銀豆子。罷了,原就是打算借著大師情懷賺錢,不管演奏成什麼樣,不管自己喜不喜歡,有打賞果腹才好。

  當下不再多想,手指重複著同一首曲子,腦袋已然麻木。

  時過午時,行人漸少。

  輕雅演奏完當下這遍,心頭鬱悶得難過。唔,聽了這麼多遍曲子,果然還是會不舒服啊!

  煩躁,煩躁,煩躁!

  輕雅閉目,緩了緩,開始清點收入。零錢不少,還有銀豆子,機械地忙活了這麼一上午,也算可以了。收起這些零錢,包好琴,輕雅想起身要回家。不料,忽然之間一陣胸悶,輕雅一滯,跌坐回去。再次試圖站起,依然失敗,只能坐下。

  一手捂住胸口,自己,這是怎麼了?

  輕雅不理解,只是曲子罷了,怎麼會讓自己覺得這麼難受?難道自己說是不在意這些不喜歡,其實還是在意的麼?坐著還好,只要一想要站起來,胸口就憋屈難受。

  如果,有一場雨,淨化一下,該有多好。

  輕雅這麼想著,拿了輕音出來,起音。

  雨落。

  當真如沐浴暴雨之中的透心涼。

  輕雅覺得好像自己被淨化了一樣,不難受了,渾身清涼,很是舒服。

  曲罷,音收。

  輕雅站起來活動了活動,嗯,復活了,剛才的胸悶好像是幻覺一般,現在輕快的很。確認自己沒問題了,輕雅再次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攔在面前。

  輕雅抬頭,看到的是那人的腰帶。再抬頭,也就看到胸口。輕雅退了一步,這才看到那人的臉。

  好,高,啊!

  輕雅差點仰過去,忍不住又退了半步。眼前這個人,是個素衣善面的男子。輕雅疑惑地看看旁人,的確,就算是尋常大人,也沒有長這麼高的。再看看眼前的男子,這是人麼?輕雅低頭看看那人的影子,稍微松了口氣。還好,不是鬼,鬼沒有影子。

  “孩子,方才的曲子,是什麼?”素衣人問道。

  “就是曲子啊。”輕雅隨口答。

  “曲名呢?”

  “雨落。”

  “嗯?”素衣人思考了片刻,道,“我印象中,並沒有叫這個的曲子。”

  輕雅一笑,道:“這是我自己寫的曲子,你要聽說過才奇怪呢。”想了想,又補充道,“我才知道,這世上曲子很多,也不知道會不會和別的曲子雷同。但至少我不是故意抄襲的,這首曲子,是我聽雨聲,然後記下來的旋律。”

  “什麼?”素衣人一怔,道,“你說你是聽雨聲記下的旋律。”

  “對呀,我選了其中一個聽起來比較順耳的旋律,其他的感覺聽起來有些嘈雜就省略了。”輕雅微笑,道,“大叔,我還有事,要趕回去了,有人在等我。”

  “稍等,我還有個問題。”素衣人想了想,道,“你是能聽音高就能彈出來麼?”

  “嗯。”輕雅應聲,道,“啊不,如果超過輕音的音域就不行了。只要在音域內的,就可以。”

  “你可否做給我看?”素衣人道。

  輕雅望望日頭,道:“好吧,可以做給你看,不過就一會兒哦,我真的要趕回去呢。”

  說著,輕雅坐下,拿出了琴,道:“你想怎麼試?”

  素衣人思忖片刻,隨便哼了一段不成調的單音,道:“彈給我聽。”

  輕音微笑,準確按順序彈出了每一個單音。停下來,稍微想了想,再順一遍,稍微加了些音符,把不成調的單音順成了還算能入耳的旋律。

  素衣人大驚。

  這孩子不僅有絕對音感,而且有相當好的樂感,對和絃進行的感覺非常准。

  天賦異稟!

  這可真是難得的寶貝!

  “好了,我真的要回家了。”輕雅收拾了東西,起身告辭,轉身就走。

  “等下,我還有事要問你。”素衣人伸手去攔。

  “沒什麼好問的,我就會這些而已。”輕雅往家走。

  “等一下。”素衣人跟了過來。

  輕雅一怔,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真的不會其他的了,你沒必要跟著我吧?”

  “你很有天賦,你知道嗎?”素衣人就這麼跟著輕雅走,繼續說著,“你這個本領,可以說是萬中有一。好好學的話,必成大器。”

  “嗯,我知道。”輕雅隨口應道,“樂感很多人都有,又不只是我。”

  “你不只是樂感,你是天生的絕對音感。”素衣人說著。

  輕雅沒有在聽,只知道拿了零錢去買了糖畫,根本沒把素衣人的話當回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