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十一章一曲千貌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9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素衣人這才發現,自己跟著這孩子到了鬧市,頓時有些不適。

  擁擠的人群嘈雜的話語,無序而紛亂。素衣人稍嫌髒地讓了讓,退到角落。剛退,卻見輕雅也走了過來。正要喚他,又見他越過自己,拐到了後面的無人小巷。

  原來這邊還有路。

  素衣人驚奇著跟著穿了過去,這邊,人就少多了。

  “你為何要跟著我?”輕雅微微皺眉,道,“不許跟著我。”

  素衣人笑笑,道:“你家在那邊?”

  “你想做什麼?”輕雅警惕地問道。

  素衣人笑道:“別怕,我不是壞人。我認為你很有天賦,想跟你好好聊聊。”

  “難道壞人還會在自己腦門上寫著壞人嗎?”輕雅加快了腳步,道,“我才不信你,不跟你說了。”

  輕雅加快速度跑掉。

  素衣人笑了笑,緩步繼續跟在他後面。孩子就是孩子,自己一步的距離抵他幾步,緩緩跟著,也不怕丟。一路行至無人處,有大片空房,遙遙聽到人聲。走近,素衣人一愣。

  沒想到,她也在這裡。

  “笨蛋,你跑到哪裡去了。”夏泠芊小委屈地湊過來,道,“出去了都不說聲。”

  輕雅微笑,一遞糖畫,道:“給你的。”

  夏泠芊笑著接過,看看糖畫,猶豫著說道:“我聽夏姨說了,你為了給我買這個,錢都花光了。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就別買了,費時費力。不過你放心,我會打起精神來,咱們繼續練習。”

  輕雅微笑,到:“那就好。”

  夏泠芊笑了,道:“好!那咱們今天繼續練習。我已經把舞都練好了,你幫我伴奏。”

  “好。”輕雅應聲。

  “走,我們去空地……”夏泠芊一把拖住輕雅的手,呆了呆,發現後面有人,道,“你是誰啊?”

  素衣人一怔,笑然道:“我是師玨。”

  呃……

  夏泠芊瞬間呆住,他是師玨?真的假的?

  輕雅看了她一眼,小聲問道:“你以前……沒見過他?”

  夏泠芊呆然搖頭。

  人家是大司樂好吧,她一個私生女,怎麼可能會見過大司樂。再說了,她母親也不過是中領舞,見過大司樂的機會都不多,更別說她了。

  “你真的是師玨?”輕雅疑惑地問道。

  “如假包換。”師玨一笑。

  兩個孩子面面相覷,不知真假。

  “你是師玨,那你剛剛怎麼沒有說。”輕雅奇怪道,“我還以為你是什麼怪大叔。”

  “笨蛋!注意你的語氣!”夏泠芊連忙拉住他,道,“要尊稱玨大師。”

  “起了名字不就是為了叫的麼。”輕雅呆然道。

  師玨笑笑,道:“不錯,名字就是為了叫的。我允許你,直呼我的名字。不過,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叫輕雅,叫我小雅就好了。”輕雅呆然說了。

  “哦,小雅。”師玨又轉向夏泠芊,道,“你呢?”

  “我叫……”夏泠芊呆然開口,急忙刹住。

  等下,他這是試探還是怎樣?雖說她們是沒見過師玨的,但不代表師玨不知道她們。師玨可是大司樂,掌管聖樂坊所有事務。何況還有嬛姨在,難說他是不是知道。

  夏泠芊嚇了一跳,趕忙跑回房間,找夏氏去了。

  師玨笑了一下,道:“女孩子,還害羞了。”

  “不是,是你長得太嚇人,把她嚇跑了。”輕雅直接繞過他,去了空地準備練習。

  師玨揚眉。

  還是第二次見,聽到他的名號不為所動的人。

  跟著輕雅走到空地,花香怡人。師玨隨意坐在旁邊的石礅子上,輕輕呵氣。這裡的環境不錯,挺舒服的。就是沒有樹來乘涼,等到盛夏的時候,就熱了。

  輕雅見他跟過來,皺眉道:“我不會去聖樂坊的。”

  師玨輕笑,道:“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呢。”

  “芊芊說了,你就是要找有天賦的苗子,帶回去聖樂坊養。”輕雅皺眉道,“我不知道你看中我了什麼,反正我是不會去聖樂坊的。”

  師玨笑然,道:“這件事先不提,我想再聽一次你的蝶戀花。”

  輕雅看了他一眼,道:“不要。”

  師玨道:“你演奏一遍,我就可以給你指點,難道你不想有所進步麼?”

  “我才不要,我不喜歡你的風格。”輕雅直接說道,“我承認,你演奏的蝶戀花是很好聽,可是我不喜歡,震得我胸口疼。我喜歡那首曲子,但是討厭這個風格。”

  原來如此。

  師玨一笑,取下背上的白玉琴,道:“曲子,不止如此。同一首曲子,在演奏的時候,可以千變萬化,並非只有單一風格。”

  輕雅目瞪口呆,這人居然也背著琴,他怎麼都沒發現?而且這琴也好奇怪,為什麼是白色的?要不是琴弦是金色的,差點就以為是他衣服的一部分。

  “你要來聽嗎?”師玨抬頭,看向從窗子往外看的夏泠芊。

  夏泠芊瑟縮了一下,想了想,道:“我也要聽。”於是一溜小跑跑到空地,坐到輕雅身後,托腮看著,“你是真的玨大師,只有玨大師有白玉琴。”

  師玨一笑,道:“御賜白玉琴,世間僅此一琴。”

  “然後呢,曲子不是單一風格?”輕雅只是好奇後

續。

  師玨一笑,道:“譜子既定,但情感多變。一首曲子可以演奏出多種風格,比如這首蝶戀花。”

  “蝶戀花,出自梁簡文帝的‘翻階蛺蝶戀花情’,通常是用來講述愛情故事。嬛兒乖張,填詞高飛,就稍顯霸氣了,所以我在演奏的時候,選擇了一種比較有震撼力的演奏方式。”

  師玨撫琴為例,聲聲震撼,撞擊人心。

  “但是這並不是固定的。一般來說,這首蝶戀花是婉轉抒情的風格。”

  師玨手上一變,琴聲訴訴,宛若為愛癡狂,言說不盡。

  “當然,也可以輾轉多變。”

  師玨立手,指尖揉撚著琴弦,琴聲糾結,宛若糾葛難斷。

  “還可以輕鬆愉快。”

  師玨快速撥弦,手指在琴弦上跳躍,琴聲點點,宛若歡喜雀躍。

  “同樣,也可以低沉莊重。”

  師玨指扣雙弦,琴聲翁然,瞬間感覺氣勢磅礴,隆重許多。

  曲罷,音收。

  師玨淡笑道:“同一首曲子,可以隨詞隨心,變化風格。你不喜歡這個風格,無所謂,只要能找到你喜歡的風格,演奏出來,就好了。畢竟樂曲,不該為誰而演奏,而要為心而演奏。”

  無人回應。

  輕雅聽得入迷。

  夏泠芊也是如癡如醉。

  師玨一笑,五指扣弦,翁然一聲,驚然夢醒。

  “啊,”輕雅愣了愣,道,“原來如此,還有這麼多種風格。”

  “好厲害。”夏泠芊也低聲讚歎。

  師玨笑然,道:“小雅,你彈下我聽,我可以給你指點。”

  輕雅猶豫半天,默默拿出琴來。在他面前演奏,還不知道要被說成什麼樣子。不過難得有人說要指點自己的技法,就彈一下也沒關係。

  剛拿出琴來,師玨便說道:“你這琴,該換了。”

  輕雅頓時皺眉,冷冷道:“不懂就別亂說,這琴好得很。”

  “琴身都裂了,音色也就那麼回事。”師玨笑然,道,“換一把琴,應該會好些。”

  “不換。”輕雅抬頭,道,“在我聽來,輕音的音色就是最好的。我不許你說輕音的壞話。”

  師玨道:“就算你現在不換,日後也會換的。一把琴保養得再好,也不可能用一輩子。你若想一直與琴為伴,就要懂得這種離別。”

  “如果輕音壞掉了,我此生再不碰琴。”輕雅直接頂回去。

  師玨失笑道:“你這孩子,怎麼不聽勸?我看你這琴,撐不了太久。琴身上已有細裂,再用不了一個月,細裂變成開裂,聲音就真的不能聽了。”

  細裂?

  輕雅低頭看琴,還真是。原本那麼大的裂口,現在長成只是一點點細裂。是真的,這個琴在一點點的長好。就是似乎,這個外形和撿到的時候不太像了,顏色和花紋都有區別。神奇的琴,難道是活的不成?

  “玨大師,那個不是細裂,那個原本是開裂,然後變成現在的細裂的。”夏泠芊說道,“笨蛋的琴挺特別的,剛見到的時候破的一塌糊塗,現在反而變好了。”

  師玨搖頭笑道:“這如何可能,琴只會越來越破,怎麼能反過來長好。”

  “是真的,我親眼見到的。”夏泠芊篤定道,“而且笨蛋這個琴特別奇怪,別人彈都是沒聲音的,就他彈才有聲音。”

  輕雅輕輕掃弦,聲音清澈空靈。然後把琴往師玨那邊一推,示意他彈下。

  “哪有那麼神奇的琴。”師玨說著,伸手要彈。

  “汝莫碰吾。”

  誰在說話?

  師玨呆住,腦海中突然感覺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音色稍顯沙啞,態度冷淡。

  這是誰在說話?

  不,不對,不是誰在說話,沒有任何地方傳出聲音,而是有一種感覺直接進入腦海,感知到了一種聲音的感覺。

  “吾輩存世,何止百年。爾等凡胎,休得妄言。”

  是這琴,這琴在說話。

  師玨怔了怔,伸手要摸琴弦。忽然間,似乎有道利風打在手指上,把自己的手彈開。

  這琴有古怪。

  師玨笑然,道:“不知是哪位高人,還請賜教。”

  輕音道:“師玨小兒,手下敗將。天下第一,憑你也配?”

  師玨一怔,道:“前輩識得在下?”

  輕音不說話了。

  師玨皺眉。

  若要說手下敗將,平生他只輸給過一個人,但是那個人的樂器並不是琴,而是琵琶。他並沒有印象見過這個琴,為什麼這琴會這麼說?

  “你在跟誰說話?”輕雅奇怪道。

  明明是讓師玨試琴,為什麼突然自言自語起來了。

  師玨一愣,道:“你沒有聽到?”

  “聽到什麼?”輕雅茫然。

  師玨一呆。

  輕雅疑惑地偏頭,問夏泠芊道:“你有聽到什麼嗎?”

  夏泠芊也是搖頭,道:“我只聽到玨大師自言自語啊。玨大師說前輩,哪裡有前輩啊。”

  師玨也迷糊了,難道是自己臆想的幻覺?抬手觸碰琴弦,輕弄。

  無聲。

  果然如他們所說,這琴的確是古怪。

  “小雅,你這琴,很古怪,最好還是換了。不知道的異物,不要帶在身邊,以免招來災禍。”師玨說著,拿出荷包,遞給輕雅,道,“我這裡還有些銀子,你拿去換個琴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