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十二章重新開始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76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素白色的荷包用金絲繡著雲紋圖樣,一看就是那麼的奢侈。

  輕雅搖頭不接,道:“我不會換琴的。輕音是最好的,我不需要其他的琴。”

  師玨笑了一下,這孩子真有個性。隨手把荷包放到輕雅懷裡,道:“你拿著這個,算是信物。等你想去聖樂坊了,就拿著這個,來找我。我這些日子大概都在中陵,偶爾到周邊轉轉,臘月才回中都。你想好了,隨時可以來找我。我帶你去聖樂坊。”

  輕雅拿起荷包就想還回去,可是轉頭看了看夏泠芊,心裡一軟。方才師玨隻字未提夏泠芊,但是夏泠芊才是真正想去聖樂坊的人。如果留下荷包,讓夏泠芊帶著荷包加入聖樂坊,應該也可以吧。

  “好吧,等我想去了,會再找你。”輕雅說道。

  師玨笑笑,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夏泠芊,思索了一下,笑道,“我還有事,你們繼續。”說完,轉身離去。

  那個目光……夏泠芊一個寒顫。

  他肯定知道什麼,他肯定知道!夏泠芊有點慌,被抓住了,肯定要被殺掉的!不好,要快跑……

  “芊芊。”

  夏泠芊一愣,呆呆望向輕雅。

  輕雅把荷包往夏泠芊面前一遞,道:“你拿著這個,去聖樂坊吧。”

  “什麼?”夏泠芊道,“你沒聽玨大師說麼,他是想讓你加入聖樂坊,他在邀請你加入聖樂坊!”

  “他說,這個荷包是可以加入聖樂坊的信物。”輕雅微笑,道,“你拿著這個,應該也能加入聖樂坊的。”

  夏泠芊心動了。

  的確,只要拿著這個信物就可以。況且有沒有寫名字,說一定要誰加入。可是這樣……

  “笨蛋,你不去聖樂坊麼?”夏泠芊問道,“你把機會讓給我,你呢?”

  輕雅微笑,道:“一直想加入聖樂坊的人是你,我一直說的是要幫你加入聖樂坊。現在有這個機會,當然是你去。反正我也並沒有想加入聖樂坊。”

  “你在說什麼啊,你個大笨蛋!加入聖樂坊,那麼好的事,為什麼不去?你知不知道,聖樂坊是多麼的好,無論是待遇還是條件都比這裡好太多!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怎麼可以不去聖樂坊……多好的機會你……”

  你卻要讓給我。

  夏泠芊說不下去了。

  不願意,一個人加入聖樂坊,也不願意,看他一個人加入聖樂坊。

  好想,兩個人一起……

  “芊芊,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是不喜歡師玨那個人。”輕雅微笑,道,“就算他是天下第一樂師,又能怎樣。就會說輕音的壞話,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想怎樣?”夏泠芊呆然問道。

  “我?還是按原定計劃,去考官樂坊。”輕雅微笑道。

  夏泠芊看著他的臉龐,忽然道:“我和你一起考官樂坊。”

  輕雅一頓,道:“你有機會去聖樂坊,就沒必要去官樂坊了,這是你說的。”

  “我改主意了。”夏泠芊笑眯眯道,“我不要一個人去官樂坊,我寧願和你一起考聖樂坊。”

  “別這樣,我還不一定會考過呢。”輕雅道,“如果考不過,我就離開這裡,到別處看看。天下那麼大,我都還沒有看過。我不想在一個地方耗太久。”

  “那,我就和你一起走江湖。”夏泠芊任性道。

  輕雅笑然搖頭,道,“你這樣,夏姨怎麼辦?”

  “誰管她。”夏泠芊任性道,“沒有我,她就可以過上太平日子了,有了我,才是給她添麻煩。”

  輕雅怔了怔,她吃錯藥了。

  “嗯,就這麼決定了。”夏泠芊對著天說道,“以後,笨蛋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咱們要一直在一起,不離不棄。”

  輕雅茫然看向她,她在跟誰說話?

  夏泠芊看向輕雅,笑眯眯的。

  輕雅垂下頭,輕撫輕音的傷痕。

  “這個荷包怎麼辦?”

  輕雅想了想,如果夏泠芊不想去的話,這個留著就沒用了呀。

  “先看看裡面有多少銀子。”

  夏泠芊興沖沖拿過荷包,打開來看。還真不少,有十枚銀豆子。這大司樂可真是大方,給了這麼多銀子。

  “這麼多,留下是不是不太好?”輕雅呆了呆,道,“要不我還是拿去還給他吧。”

  “笨蛋,你怎麼不光笨,還傻啊!”夏泠芊不悅地戳他額頭,把錢袋子收到自己懷裡,道,“你知不知道,考官樂坊,要添置好多東西。尤其是你,要買一身新衣服。看你這身衣服,都穿了多久了,一直沒換過。我也要添置一身舞衣,官樂坊是很嚴格的,穿成這樣肯定不行。你也是,就算不想換你的琴,為了考核,不買也要租一把新的琴,第一印象很重要。”

  輕雅聽了,有些頭暈,道:“你說慢點。”

  “這些不夠,還有呢。”夏泠芊道,“你識譜太慢,咱們要提前去打探好考核都有哪些必考曲目,然後你先提前學了。這樣抽籤的時候,你看到歌名,就知道要演奏哪個了,反正你會的,你都能背下來。我倒是不需要什麼特別的,無論他考什麼曲目,我都會。去

年我就是吃了舞衣的虧,我根本不知道要自備舞衣,這才落選的。今年可不能這樣了,咱們要準備充足。”

  輕雅笑了笑,道:“好,聽你的。”

  “當然要聽我的,現在錢袋歸我管。”夏泠芊笑眯眯地搖著手上的素白荷包,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你還沒吃早飯吧。我叫夏姨做了點心,你先去吃點,咱們再繼續練習。現在可要抓緊時間了,之前浪費了太多時間。”

  “嗯。”輕雅微笑。

  夏泠芊笑笑,跑去房間裡拿點心。

  日過午時,天氣正熱,日光正盛。

  輕音忽然蒙上一層光暈,不知在做什麼。

  輕雅怔了怔,低頭看它,不由自主地,雙手把輕音捧著,遞到陽光下。

  日光灼灼。

  輕音被日光包裹,無法直視。

  少頃,光芒消失。輕雅連忙把琴抱回來,仔細查看。

  這……輕音怎麼變成這般模樣?

  琴身原本是棕色樹木色,如今突然變成了赤烏色。琴徽看上去仿佛白色液體,但摸上去是鑲嵌在琴身中的。琴弦依舊閃著銀光,但稍微換個角度,又感覺這琴弦是透明的,可以直接看到琴身。整個琴煥然一新,外形也稍有改變,輕雅差點就認不出來了。

  琴頭,那個“雅”字毫無變化。

  輕雅撫弦,錚然一聲,聲音嘹亮。心中正想著,這聲音太大太亮了,伸手再撥弦,聲音忽然就變得輕柔了些。一聲琴音,能傳到好遠的地方。

  似乎,是重生了。

  輕雅笑笑,原本也沒有希望它能如何,但現在變得嶄新,心中更是歡喜,立刻拿出帕子小心擦拭。不管它變成什麼樣,它都是自己的輕音,不會變。

  “笨蛋!吃點心。”夏泠芊捧了一大盤子點心出來,往石礅上一放,目光一掃輕音,訝然道,“這琴哪裡來的?”

  “這是我的輕音。”輕雅一邊擦拭,一邊應道。

  “輕音?”夏泠芊不相信地眨眨眼,道,“我剛剛進去之前,它不是這樣的吧?”

  “不是,不過剛剛就變成這樣了。”輕雅仔細擦過一遍,滿意地撫弦試音。

  夏泠芊愣了愣,自己先拿過一塊點心來壓壓驚,道:“笨蛋,你就不奇怪,為什麼這個琴會突然變了樣子?還有,為什麼這個琴的傷口能長好,為什麼只有你才能彈出聲?”

  輕雅茫然,道:“需要奇怪嗎?”

  “當然,這很奇怪好不好?!普通的琴都不是這個樣子的。如果壞了就真的壞了,怎麼可能長好,那就是個木頭,又不是活的。”夏泠芊說道。

  輕雅想了想,道:“奇怪了又能怎麼樣?它就是這個樣子的,我不可能因為它奇怪就拋棄它啊。”

  “但是你也聽到了,方才玨大師說這琴有古怪。”夏泠芊擔心,道,“萬一,這個琴真的是大凶之物,招來什麼麻煩怎麼辦,你會死的。”

  “不會的,我們有同樣的姓氏,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它是不會害我的。”輕雅微笑,道,“輕音,你說是不是?”

  輕音無聲。

  靜然無聲,兩個孩子就這麼看著琴。

  “暈,我真是跟你在一起都呆傻了,居然和你一樣期待它會回答。一塊木頭罷了,怎麼可能會說話。”夏泠芊拿起一塊糕點,直接塞到輕雅嘴裡,道,“趕快吃點東西,如果真的聽到它說話,肯定是餓暈的幻覺。”

  輕雅吃著點心看著輕音,想了想,然後努力咽下糕點,說道:“師玨應該聽到他說話了吧。想起來,剛剛師玨的態度,就是在和這琴說話,還叫它前輩。”

  “你還真的直呼姓名啊。”夏泠芊驚訝道,“那是玨大師啊。”

  “他都說可以了啊。”輕雅說道,“而且我也沒覺得他哪裡大師了,就是個古怪的人。”

  夏泠芊搖頭,道:“你呀,還是見得太少。大司樂師玨大師,絕不是徒有虛名。剛剛他演示的那些彈法,都是基礎。你就是什麼都不知道,才說人家不好。”

  “我沒說他不好,我只是說他很古怪。”輕雅道,“你看,我在賣藝,他莫名其妙就盯上我,還跟著我,還說我有什麼……什麼音感來著,反正說了一大堆好話。對了,最後還留了錢,他就那麼肯定我去找他麼,也不怕這荷包被別人搶走怎麼辦。”

  夏泠芊呆了呆,道,“你去環街賣藝了?”

  “對呀,因為要給你買糖畫嘛。”輕雅說道,“然後就遇到了那個奇怪的人。”

  夏泠芊垂頭竊喜。

  “你有在聽嗎?我說他很古怪呢。”輕雅疑惑地看著她。

  “啊……哦,那個,我在聽。”夏泠芊忍不住竊喜,道,“不管他古怪不古怪,這些錢足夠咱們撐到官樂坊考核了。你也不用去賣藝了,就不會碰到他了。”

  輕雅想了想,也對。

  “芊芊,小雅。”夏氏走了過來,擔憂道,“我有事跟你們說。”

  夏泠芊轉頭,問道:“夏姨,出了什麼事嗎?”

  夏氏輕歎一聲,道:“芊芊,咱們還是趕快走罷。這裡待不下去了。小雅也是,趕快跑吧,若是他們來抓,恐怕會連帶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