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十三章情難舍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3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夏泠芊頓時感覺冷水澆下,一個激靈清醒了。

  哎呀,怎麼跟著輕雅的話,就忘記了這個最要命的事。已經被玨大師發現了,如果不走,命都沒了,還考什麼樂坊。

  “為什麼要跑?”輕雅疑惑道。

  “笨蛋,你忘啦,我說過的,我母親的事!不是給你講過的!”夏泠芊著急道,“我們是從聖樂坊裡逃出來的,如果被抓到,就是死罪。現在已經被玨大師發現了,他只要通知官兵,我們就逃不了啦!”

  “哦,這個啊,沒事。”輕雅摸了塊點心,邊咬邊說道,“師玨沒有想報官。”

  “你能肯定?”夏泠芊皺眉,道。

  “嗯。”輕雅道,“我現在想了想,那天你拉著我去聽表演的,然後在環街稍停的時候,師玨就已經看到我們了。我當時不知道他是師玨,那時候他們就在不遠處看著咱們。”

  “他們?還有誰?”夏泠芊一驚。

  輕雅想了想,應道:“不知道,是個女子,就站在師玨身後,可漂亮了。”

  “那應該就是嬛姨了。”夏泠芊猶豫道,“可是那時候就知道了,但不代表以後不會告發啊,總歸是個隱患。”

  “他不會的。”輕雅道。

  夏泠芊一滯,皺眉看向輕雅。

  “小雅,話可不能說滿。牽扯到罪人,就是要命的大事。馬虎不得。”夏氏連忙道,“芊芊,跟我去收拾東西,咱們準備走。”

  夏泠芊猶豫了片刻,轉向輕雅道:“要不,咱們先走吧。到別的地方,再去考官樂坊也不遲。”

  輕雅搖頭,道:“那太浪費時間了。芊芊,師玨是有些古怪,但他不是壞人。”

  “你也就見過他這一面吧,就能確定?”夏泠芊不信,道,“笨蛋,我給你說。官家的事,遠沒有你看到的那麼簡單。俗話說,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玨大師是好人,他也必須要揭發我們。”

  輕雅聽著,一臉茫然。

  夏泠芊輕歎,認真道:“我是逃犯。如果讓他抓到了,他就叫治理有方。如果讓別人舉報了,他就叫監管不力。我早晚會被舉報的,比起讓別人舉報,不如玨大師自己舉報來得方便。”

  “芊芊,不是的。”輕雅道,“師玨沒有那麼想,你看他的樣子還不明白嗎?他沒有惡意。”

  “不把惡意表現在表面,對於他這樣的官家,是很正常的。”夏泠芊道,“笨蛋,你太容易相信旁人了,玨大師真的不像你看到的那麼簡單。”

  繼續爭辯,毫無意義。

  輕雅微笑,道:“要走的話,你們走吧,我在這裡等著官樂坊考核。”

  “你跟我們一起走。”夏泠芊說道。

  輕雅搖頭,道:“我不想逃跑,也沒必要逃跑。”

  “你怎麼……”夏泠芊著急地跺腳,“你真是個大笨蛋!你這是在賭命。”

  “我沒有。”輕雅目光清澈,道,“你不信我,可以走。”

  夏泠芊猶豫了。

  “芊芊,這可不能猶豫。”夏氏發覺不對,趕忙勸道,“命就一條,不能胡來。”

  “夏姨,我不走了。”

  “芊芊!”

  “以前總是跑呀跑的,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又要跑……我不想這樣。而且……”夏泠芊看了眼輕雅,微笑道,“我相信笨蛋,他不會騙我。”

  “芊芊!”夏氏懊惱地喚道。

  這孩子,為了男孩子,居然可以不要命嗎?早知道,真不該默許他們在一起。

  “哎呀!浪費太多時間了!”夏泠芊忽然叫道,想了想,又坐下來吃糕點,“笨蛋,今天算了,明天咱們要加倍練習,一定要趕上官樂坊的考核。”

  “嗯。”輕雅應聲,微微一笑。

  的確不能再浪費時間了,還有好多事要做。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

  練習的日子顯得枯燥無聊,不過因為有兩個人,所以感覺還好。夏氏每日提心吊膽地擔心官府會來抓人,一直把一些貴重物品打包,以備有變。兩個孩子辛苦練習,夏泠芊已經把舞蹈動作都順下來了,但輕雅還是沒有找到自己的風格。

  夏日炎炎,夏泠芊在街道上練舞,輕雅在房檐下看著。

  一曲舞畢,汗流浹背。

  “為什麼非要到這邊來練舞,都沒個陰涼。”輕雅遞給她毛巾和蜂蜜水,疑惑道。

  空地那邊雖然也沒有多少陰涼,但是好歹有些植物,稍微感覺涼快些。這邊大馬路,只有光禿禿的黃土地,熱都熱死了。

  “這裡寬度,和舞臺差不多。在這裡跳舞,就會注意到,不要走太偏。”夏泠芊解釋道,“我一般都是在空地練的差不多了,再到這邊來試一下走位。”

  “原來如此,難怪我那天會在這裡見到你。”輕雅感歎道。

  夏泠芊莫名其妙,道:“啥時候的事?”

  輕雅微笑不語。

  夏泠芊也不追問,喝光蜂蜜水消了暑,忽然道:“笨蛋,下午咱們去官樂坊報名,順便添置新衣。你得跟我一起去。”

  “嗯?這麼快就要報名了?”輕雅有些尷尬,“我還沒有彈會呢。”

  “不急,只是報名,考核還要下個月。”夏泠芊道,“不過臨近考核就要多休息了,狀態不佳,會影響臨場

發揮的。”

  輕雅點頭,道:“你好好休息,我再練練。”

  夏泠芊噗嗤笑了,道:“放心,不會讓你一個人練的,我會陪你。”

  “你還是休息吧,萬一熱中暑了怎麼辦。”輕雅關心道,“夏姨準備了很多消暑的物什,可是沒能買到冰,吃著還是很熱的。”

  “哎呀,往年我都是這麼練過來的,沒事的。”夏泠芊笑道,“不過現在太熱了,還是趕快回房間裡比較好。等日頭過了,咱們去報名。”

  “嗯,聽你的。”輕雅點頭。

  夏泠芊練得累了,一進房間就撲到床上睡了。

  輕雅怔了怔,發現夏氏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有些尷尬,於是就從房間裡出來了。

  想了想,輕雅走到了空地,坐在石墩子上發呆。

  外面炎熱,房檐之下,還算涼些。

  輕雅拿出琴來想練習,忽然想到夏泠芊睡了,不能打擾,於是就只能繼續發呆。

  房檐下,花開豔麗。

  一隻蝴蝶似乎是熱蔫了,暈暈乎乎飛過來,一下子撞在花朵上,摔在葉子上,翅膀微弱地抖動。

  嗯?

  輕雅被吸引,忍不住轉頭過去看。

  無風,花枝不動,蝶亦不動。

  不會是就這麼撞得暈過去了吧?這蝴蝶也太笨了。

  輕雅托腮看著。過了好一會兒,蝴蝶似乎恢復了,翅膀也立了起來,撲拉了一下,繞著花盤旋飛舞,然後落在花蕊上,吸食花蜜。似乎是吃飽了,蝴蝶再次飛起來,繞著花繼續轉。好幾個花盆好幾朵花,可那蝴蝶偏偏圍著那一朵轉。

  啊,蝶戀花。

  輕雅呆呆看著,心裡升起一種暖暖的感覺。蝶戀花,很執著。無論花有沒有反應,都一直喜歡那朵花。就好像這只蝴蝶,一直繞著那朵花在轉。

  原來如此。

  輕雅心中有所觸動,對,這個感覺,是他希望的那種蝶戀花。

  “笨蛋!”

  思路被打斷,輕雅微微皺眉。

  “笨蛋!”

  夏泠芊左右看看,發現輕雅,幾步跑過來,一把拖住他,“好了,差不多要去報名了,走了走了,不要偷懶。”

  “嗯。”輕雅應聲,心不在焉。

  “拿著這個,順便去吧這次的繡活賣了。”夏泠芊把籃子塞給他,想了想,臉紅著把一個小布偶塞到輕雅手裡,道,“這個,是夏姨幫咱們繡的,一人一個。”

  “這是什麼?”

  輕雅疑惑地看了看,好像是個鳥。

  夏泠芊哼聲轉頭,撐開紅油紙傘,道:“給你了就拿著,不許丟了。”

  “哦。”

  輕雅不太喜歡弄這些小東西,但抬頭看夏泠芊執傘盤旋,瞬間看癡。她的那個掛在胸前的扣子上,輕雅想了想,也把手裡的這個掛到自己的衣扣上。再看夏泠芊,真的很美。尤其是笑起來之後,美得不行。

  看到輕雅胸前的小鴛鴦,還有自己的小鴛鴦,夏泠芊心裡歡喜。這笨蛋,當真不知道也不會追問,就傻傻的有樣學樣。真是笨得可愛,想想都能笑出來。

  “不走麼?”輕雅道。

  “走啊,跟來。”

  夏泠芊忍住笑,頭前帶路。

  倆孩子走到城裡,自然先去絹羅鋪賣繡活。輕雅和往常一樣在門口等著,腦海中回想著剛剛蝶戀花的場景。

  蝶戀花而花無情,感覺好悲傷。微涼的感覺,都可以拿來消暑了。

  有趣。

  “一幫白癡!”

  夏泠芊出來了。

  輕雅回頭去看,迎面而來是那個裝得滿滿的大籃子。勉強接住籃子,再看夏泠芊,嚇了一跳。這小臉氣得,顏色都不對了。

  “怎麼了?”輕雅問道。

  夏泠芊啪地撐開紙傘,不悅地拖著輕雅就走。

  “一幫白癡,真當我沒見過是不是?我以前見過的可多了,店裡都沒有!這種料子居然還拿來騙人,真當我不懂是不是!哼,別怪我砍價這麼狠,是他們先騙我的。”

  看樣子,是買衣服的時候,鬧了不愉快。

  輕雅微笑,道,“結果呢,買了什麼?”

  “三彩輕容紗和素織蝶紋綺。”夏泠芊抱怨道,“輕容紗都不是我喜歡的那家織的,就是本地人織的。不過算了,總比拿其他品種好得多。這店老闆,一開始還用次等花織紗來騙我,說是輕容紗。呵呵!賣了這麼多次繡活,還真當我們是白癡是不是。平時繡活就沒要他高價,現在買個舞裙還想騙我,做夢!這種紗,我知道全過程的成本,直接殺到底價。我看他下回還敢騙我!”

  輕雅呆了呆,道:“你這樣,店老闆會不會不收夏姨的繡活了?”

  “現在不是他想不想收的問題,而是別人點名要夏姨的繡活,他能怎麼辦?”夏泠芊撇嘴,道,“你拿好了,沉的都是金銀絲,我的舞衣沒多重。對了,你不是說還要麻布衣,給你買了件新的。你這件趕快丟了罷,太髒了。”

  “嗯?還買了啊。”

  輕雅翻翻籃子,不錯,這麻布還挺厚實。

  “當然要買啊,不然怎麼見人。”夏泠芊白了他一眼,道,“這邊,到進門的地方登記,我們去內城報名。”

  “慢點走。”輕雅費力道,“這麼多東西,很沉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