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十四章各有心思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1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3


  夏泠芊好笑,道:“但是先放回去再來一趟,就太麻煩了,還是拎著吧。”

  唔。

  輕雅想了想,的確如此。

  有些吃力,還是帶著這些東西,跟著夏泠芊往內城走。

  中陵樂坊。

  輕雅走到門口的時候,還在想,人應該不是很多,樂坊門前都沒有像鬧市那樣排到大街上的隊伍。然而一進門,輕雅瞬間就驚呆了。報名的人居然在大堂內拐了好幾個彎,還有專門的人負責盯著隊伍。粗略的數了數,嗯,站在這裡的,就有數十人。

  “這麼多人報名啊?”

  輕雅悄悄問夏泠芊。

  “這多嗎?不多吧。”夏泠芊略略看了一眼,隨意道,“報名持續七天,這已經第三天了,峰頭都過去了。不過報了名,還不知道會不會被選中。沒被選中,相當於白砸錢。”

  “啊?”輕雅疑惑道,“什麼意思?”

  “就是說,你報名了之後,不知道會經歷一個什麼樣的審核,然後審核不過的就不能參加考核。具體是什麼審核標準,我也不知道。反正到最後能參加最後考核的,不會超過五十個人。”

  夏泠芊拖著輕雅站到隊尾,張望了一下行進速度。還好,進度挺快,不會等很久。

  輕雅看看這個樂坊,地方還挺大的。

  這裡貌似是樂坊對外演出的大堂,他們正在舞臺這邊排隊登記報名。那邊,設置了休息等待區的茶座。茶座零零散散坐著幾桌人,看他們衣服和包袱上繡的名字,似乎是民樂坊的字樣。

  “那些,是民樂坊推薦的樂手和舞伶。”夏泠芊解釋道,“不過他們的優勢就是,只要報名就一定會通過的。可是咱們報名,就跟買獎券一樣,說不定會不會中呢。”

  “那些就是民樂坊的人啊。”輕雅偏頭看了看,道,“還是感覺你漂亮。”

  夏泠芊笑了,道:“你怎麼就這句。”

  “事實啊。”輕雅說道,“你看他們,長得好嚴肅。”

  夏泠芊笑了笑,道:“他們是樂戶,都是一些罪人的親屬,或者後人。長成那樣,也是正常。”

  “所以說,他們都是壞人?”

  輕雅稍稍皺眉。

  “有句話說的,一人樂戶,世代賤籍。他們可能不是壞人,但他們祖上是壞人,傳到他們這裡,就只能這樣。”夏泠芊笑道,“不過自聖樂坊建立之後,開始允許這些賤民通過考核,改為正戶,或者進入官籍。其中,最初犯罪的那一代人,是不允許改變戶籍的。之後的兒女後代,是可以參加考核的,但也只允許從事樂戶相關行業。如果能考入官籍,那麼之後的子女就可以恢復正戶,重新開始生活。這些人,應該就是樂戶後代。”

  輕雅聽了直犯迷糊,道:“樂律很賤嗎?我不覺得。”

  “這個也要看怎麼說,古有周禮雅樂,唐有教坊樂府,再有優伶藝妓。說是樂律很賤,我倒覺得,是人越來越笨了。庸俗的愚民無法欣賞那種高雅的藝術,只能聽這些市井小調取樂,顯得樂律很賤,但是不能說,那種高雅的藝術就不存在。”夏泠芊道,“玨大師就一直堅持雅樂,聖樂坊每年也會舉辦祭祀大典,任何樂律在他的演繹下,都會變得高雅。或許就是這樣吧,賤人聽賤樂,高人聽藝術。”

  輕雅想了想,道:“也就是說,聖樂坊是藝術,民樂坊是小調。所以說,現在官樂坊算什麼呢?半俗半雅?”

  “噗……什麼半俗半雅。官樂坊也是雅樂,只是規格沒有聖樂坊那麼高。畢竟是地方樂坊,規制要超過皇家樂坊,那還得了。”夏泠芊道,“民間樂坊也不都是小調,一樣有好聽的樂曲,不過分地方。有些樂坊就很賤,做的就是紅倌生意。有些樂坊是平民的音樂愛好者,那些就是純粹表演樂曲沒有其他。反正不管怎麼說,我是不會蹚渾水的,我也不許你蹚。”

  “什麼叫蹚渾水?”輕雅呆然問道。

  夏泠芊認真道:“就是說,哪怕你去做江湖藝人,也不要去加入賤的樂坊。江湖藝人不算任何戶頭,是完全自由的散人。那樣,比樂戶好很多。”

  “哦,這樣啊。”輕雅呆呆的。

  夏泠芊笑了,道:“瞧你那笨呆模樣,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要清楚些。糊裡糊塗的,還不知道會走到哪兒去呢。”

  江湖藝人。

  輕雅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

  會考官樂坊只是一時衝動,現在後悔,之前的努力好像就白費了。再說,反正考一次又不會死,還滿足了好奇心,稍微花點錢也沒啥,以後還會賺回來的。

  隊伍行進很快,後面排隊的人還挺多。

  不多時,輕雅和夏泠芊都報了名,還有住址,等待准考通知。

  累死了。

  輕雅除了隊伍,就找了個位置坐下休息。一直拎著重物排隊,太消耗體力了。趕快休息休息,實在是撐不住了。

  “你一個男孩子,這麼嬌弱可怎麼得了。”夏泠芊輕笑,還是拿了茶水給他,“喝點茶,休息休息。”

  輕雅摸過來茶杯,喝了一口,就噴了,道:“什麼東西這麼難喝,就沒有白水嗎?”

  “你這笨蛋,活該是個窮命。”夏泠芊笑駡道,“這

個是茶,尋常百姓都很難喝到。喝點吧,可以明目健腦的,說不定能治治你這個笨腦子。”

  輕雅撇嘴,勉強喝了一口,又苦又澀,實在是難以下嚥,怎麼品怎麼覺得比白飯難吃多了。但看夏泠芊俏皮嚴厲的目光,輕雅還是努力咽了下去,然後發現,喝下去感覺不錯,於是多喝了幾口。

  夏泠芊好笑道:“歇過來沒有?”

  “沒有。”

  輕雅很想努力站起來,但就是沒力氣。

  乾脆,往桌子上一趴,道:“我歇會兒,再回去,走不動了。”

  夏泠芊憋著笑,坐在他身邊,伸手戳他的臉,道:“小笨蛋,好嬌氣。你是個男孩子,不能這麼嬌氣,知道嗎”

  輕雅不高興,他只是累了好嘛,不是嬌氣。

  “你來了?”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

  輕雅趴著不想動,只是淡淡說道:“我不是來找你的,我只是……”

  話說了一半,忽然有一個明晃晃的東西伸到眼前,只聽一名護衛冷冷道:“無知小兒,怎麼敢這般對大司樂說話!”

  輕雅駭然一跳,還沒反應,就見叮地一聲,眼前的寶劍折斷。斷下的劍尖飛起,直接插到那個護衛的發冠之上。

  輕音道:“若再放肆,性命不留!”

  “來人,護衛!”發冠上插著斷劍的護衛大喊一聲。

  樂坊內,護衛頓時都沖了出來,把輕雅幾人圍了起來。周圍膽小的已經嚇跑,只剩下排隊的人還在遠遠觀望。

  “我什麼都沒做……”輕雅迷糊地做起來,一偏頭,怎麼會這樣?

  夏泠芊也是嚇了一跳,嚇得抓緊了輕雅的手。

  “退下。”

  師玨淡定地命令。

  護衛猶豫,道:“可是……”

  “嗯?”

  師玨雙目微張。

  “是!”

  護衛們齊齊退下。

  待人走盡,師玨淡淡一禮,道:“前輩,他人無知,還望海涵。”

  輕雅疑惑地看看師玨,小聲對夏泠芊道:“他又在自言自語了。”

  夏泠芊噓了一聲,小聲道:“他好像在跟你的琴說話。”

  “怎麼可能,琴就是木頭,哪會說話?”

  輕雅說著,把琴拿了出來。

  輕音道:“他人無目,力有不逮。稚子如玉,只待琢磨。”

  師玨笑然,道:“前輩放心,在下必定好生教養。”

  輕雅呆呆問道,“輕音,你在說話嗎?”

  輕音無聲。

  輕雅呆呆看看琴,又看看師玨,道:“你是不是犯臆障了。”

  師玨微微一笑,道:“琴之所言,沒有一定的高度,是聽不到的。是以,我能聽到他說話,但你不能。”

  輕雅一呆,簡直不可思議。這是他的琴哎,什麼叫他聽不到。

  師玨淡笑,道:“這幾日我也有查這琴的由來。古來有名之琴,不過號鐘,繞梁,綠綺,焦尾。但這四大名琴僅僅是琴罷了,並未聽說有任何神跡。像這把琴,還能傳達人言,還真是罕見的很。而且似乎這樣式,和那日所見,也有不同。小雅,你這琴的確特別。”

  輕雅摟過來琴,道:“特別就特別了,我的輕音,我才不換。”

  “你可以不換,不過這琴危險的很。”師玨道,“你剛剛看到了,一下斷劍,刺冠示威。這些,都是這把琴做的。你把它留在身邊,很難說,哪天傷的會輪到你。”

  “這不關你的事。”輕雅道,“我都說了,我不是來找你的。”

  “哦?”師玨道,“難道是來報名考核?”

  “對。”輕雅應道。

  師玨笑了,道:“我邀請你到聖樂坊不來,卻要自己考官樂坊?你可知道,這兩者之間,有多大的區別?”

  輕雅道:“不知道。”

  師玨目光一掃,看到兩個孩子胸前各掛著一個鴛鴦布偶,會心一笑,道:“只要你答應來聖樂坊,我也會讓她同你一起來。”

  夏泠芊有些發抖,悄悄躲在輕雅身後。

  輕雅聞言,是有些猶豫,但一看夏泠芊的反應,頓時拒絕道:“不要。”

  這孩子,真是奇怪。

  師玨見軟的不行,只能迂回說道:“小雅,不是我說,以你現在的技術,想考入官樂坊,很難。官樂坊選拔的都是一些學過的樂手,你這樣的初學者是進不來的。聖樂坊不同。聖樂坊選孩子,就是要從頭教起,不需要你有樂器基礎,只要你真心想學。”

  “我想學。”輕雅道,“但不想跟你學。”

  師玨一怔,皺眉,道:“你覺得我不配教你?”

  輕雅不答。

  這又不是配不配的問題,是風格的問題。這個人,給輕雅的感覺不好。明知道師玨一直在努力表達著親近,但是他那個外貌,總讓人覺得疏離。

  “玨大師。”夏泠芊小心開口道,“我們沒有冒犯的意思,只是覺得,不太合適。您是天下第一的樂師,當然沒有您做不到的事。但是我們,或許……”

  說著,聲音啞了。

  離天下第一很遠這種事,夏泠芊絕不想承認。那笨蛋是沒想過天下第一,但是她要成為的是天下第一的上領舞。一旦說出口,總覺得就再也達不到天下第一的高度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