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二十八章玩笑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85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4


  “這次我想換一個考核方式,不像以前那樣單獨演奏了,費時費力。”師玨道,“我是這麼想的,從長短調裡抽選三首曲目,然後直接讓所有人即興合奏。小雅就負責主旋律,引領整個樂團。”

  “不行的。”輕雅連忙搖頭,道,“我演奏的好差,不行的。”

  “沒關係,還有時間,我教你。”師玨淡笑,道,“芊芊也是,負責領舞,這些日子嬛兒負責教你。五日後,官樂坊的入職考核,就交給你們了。”

  輕雅和夏泠芊面面相覷。

  羽姝嬛笑然,道:“不用怕,這是咱們親愛的玨大師,想出來的整人方式。以後樂坊篩選人,多篩選樂感好的。樂感不好的,就自然被刷下。”

  輕雅想了想,道:“簡單的說,就是篩選有天賦的唄。”

  “咦?小雅還挺聰明的。”羽姝嬛贊許道。

  “那,那些純粹喜歡音樂,沒天賦的學習者,就肯定會被刷下去了?”輕雅皺眉,完全不合理。

  “非也。”師玨解釋道,“樂感可以後天培養,如果沒有樂感,再努力也不會有什麼成效。如果努力先培養好樂感,後面都比較好辦。我不否認努力,我只否認沒必要的努力。”

  被看穿了。

  輕雅沉默了。

  大師果然是大師,都知道他想說什麼。不過樂感那種東西,不入門的人能知道怎麼培養麼……果然就像羽姝嬛說的,根本就是在整人。

  怎麼辦哦?

  輕雅忍不住看向夏泠芊。

  夏泠芊也茫然地看向他。

  “好了,就這麼定了。”羽姝嬛笑吟吟說道,“你們倆也別互相拋媚眼了,這是個鍛煉能力的好機會,你們可不能錯過呀。”

  輕雅想了想,沒嘗試過的東西,試試也可以,於是先說道:“好,就這麼辦吧。”

  夏泠芊跟著輕雅,也同意了。

  正事談妥。

  羽姝嬛看著倆孩子胸前都掛著同樣的掛飾,不由得調笑道:“哎呀,這是我們芊芊寶貝喜歡那個笨小子,還是那個笨小子喜歡咱們芊芊寶貝呢?”

  夏泠芊聞言,頓時臉紅,道:“我才不喜歡那個笨蛋呢!”

  這傻樣,一看就是喜歡人家笨小子吧。

  羽姝嬛好笑地看了看輕雅,見輕雅只是一臉茫然,不禁笑道:“小雅不喜歡芊芊嗎?”

  “喜歡啊。”輕雅隨口說道。

  夏泠芊更臉紅。

  突然沖了出來,一把拉住輕雅,跑掉了。

  “哎呀,一害羞就逃跑。”羽姝嬛在後面輕笑,托腮道,“現在的小孩子真是,這麼小就找到伴了,多好。”

  師玨淡淡揚眉,道:“為何非要把他們嚇走?”

  “沒什麼,就是好玩罷了。”羽姝嬛笑眯眯地回頭看著師玨,道,“哎呀,人家真的沒有什麼目的了啦,只是突然想開個玩笑嘛。你看那倆孩子多好玩,逗逗玩嘛。”

  “以後養在身邊,有的是時候玩。”師玨拿起譜子繼續揣摩,道,“你也別那麼嚴肅,該玩就玩。”

  “討厭啦,人家哪裡有嚴肅,人家明明每時每刻都在玩。”羽姝嬛笑吟吟地轉頭,望向窗外。

  窗外,是無人的後院。

  “在看什麼?”

  “不,沒什麼……”

  羽姝嬛淡淡一笑。

  結果還是要跟師玨學琴。

  輕雅坐在石墩子上,盯著月季發呆。

  說好的賣藝,結果一文錢都沒賺到。然後還遇到了師玨,答應了很誇張的事。

  轉念想想,遇到天下第一,受到賞識,還安排了工作,應該是非常幸運的事吧。可是輕雅偏偏就高興不起來,總覺得是哪裡弄錯了,或者說這一切都是在做夢。

  生活變得好拘束。

  不喜歡這樣。

  輕雅獨自歎氣,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笨蛋!吃晚飯了!”夏泠芊尋來,道,“今天怎麼了?吃飯都不積極,出什麼問題了?”

  “芊芊,”輕雅幽幽道,“你有沒有覺得,生活好辛苦,什麼事都不能自己掌控,總是被別人牽著走。”

  夏泠芊一怔,道:“沒覺得,好像沒人掌控我啊,也沒人牽著我走。”

  “你想跟羽姝嬛學舞?”輕雅問道。

  夏泠芊點頭,道:“那是當然。我可是要當天下第一上領舞的人,不先把她的本事學過來,怎麼當天下第一。”

  輕雅一呆。

  “而且啊,五天時間,學到考核領舞的地步,很大的挑戰呢。如果我連這都做不到,還怎麼當天下第一。”夏泠芊笑眯眯道,“任何人都不能阻攔我追求天下第一的腳步,而且我肯定會成為天下第一的。”

  輕雅呆呆地看著她。

  是了,他之前奔著官籍努力的時候,也有這份心。現在達到目標,有點迷失,動力也不足了。別人都在拖著他前進,而他自己在緩步前行,所以才顯得被掌控了。

  啊,然後要怎樣呢?

  難道他也要成為天下第一?

  那東西能吃?

  輕雅依然提不起興趣,只好繼續發呆。

  見他沒精神,夏泠芊便坐到他身旁陪他,道:“笨蛋,你跟我一起成為天下第一吧。”

  輕雅呆了呆,道:“那個目標,你可以。可是我,是不可能達到的。”

  “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夏泠芊道,“你看玨大師和嬛姨,天下第一樂師,和天下第一舞伶,多配。咱們也爭取那樣好不好?”

  輕雅一臉茫然,道:“那樣是哪樣?”

  夏泠芊微微臉紅,道:“還能是哪樣……天下第一唄。”

  “嗯,那就天下第一吧。”

  輕雅這麼說著,心裡卻沒當回事。

  夏泠芊臉更紅,低聲罵道:“你這個笨蛋。”

  輕雅莫名其妙,道:“我又怎麼笨了?”

  “你就沒聰明過!”夏泠芊笑駡道,獨自跑走了。

  輕雅茫然,這是鬧哪樣。

  算了,不想了,頭大。

  翌日,天色稍沉,烏雲密佈。

  一大早,輕雅和夏泠芊就趕到了官樂坊,師玨和羽姝嬛已經在等了。

  “要是能住在這裡就好了。”輕雅沒頭腦地說著。

  “你若想住在這裡,我讓樂胥給你安排房間。”師玨隨口應道。

  “啊?可以嗎?”輕雅道。

  “笨蛋!你是有多懶,這麼點路都不想走過來!”夏泠芊走過來用力搖著輕雅,道,“醒了沒有?要開始學習了,別發懶!”

  輕雅蔫蔫地打了個哈欠,道:“你怎麼這麼有精神,”半個多時辰的路程啊,走得都打蔫了。

  夏泠芊一個大白眼甩過去,道:“你是不是男孩子啊,怎麼可以這麼嬌氣?”

  “我只是累了!”輕雅爭辯道。

  起這麼早,還走了這麼遠,胸口悶氣的很。身體不舒服,哪兒還有心情學習。輕雅不高興地坐到一旁休息去了,就是不跟他們練習。

  師玨見了,微微皺眉。

  這孩子怎麼體制這麼羸弱,也是,身材瘦瘦小小的,看上去就像個文弱書生。

  “小雅,你怎麼如此瘦弱?是不是平時沒好好吃飯?”

  “才怪呢!”夏泠芊道,“每天吃飯就屬他最能吃,光白飯就可以吃掉三碗。真不知道他的肚子是不是無底洞,怎麼裝都裝不滿。”

  輕雅不舒服地縮在角落,抱著自己坐在椅子上。

  其他人也無心練習,投來關切的目光。

  輕雅受不住了,皺眉道:“我沒事,一直是這樣,歇會兒就好了。”

  “啊。”羽姝嬛想起什麼,說道,“他肯定是以前沒吃好,現在落下病根了。我記得還有些小點心,我叫人拿過來。”

  輕雅蔫蔫的,不舒服。

  師玨淡笑,道:“沒事,不舒服就先休息,不著急。”

  輕雅弱弱地點頭,縮在角落。

  夏泠芊呆了呆,什麼叫以前沒吃好?是說他小時候嘛?

  “拿來了。”羽姝嬛端著糕點盤子,笑吟吟放到輕雅手邊,道,“這是咱家玨大師最喜歡的紅豆糕,廚子不小心做多了,你嘗嘗,挺好吃的。”

  “謝謝。”輕雅蔫蔫地吃著。

  輕雅不舒服,沒法訓練,師玨也就在他不遠處閉目養神。

  羽姝嬛笑吟吟在旁邊說道,“不急,慢慢吃。芊芊,咱們先開始吧,跟我到那邊去。”

  “哦,”夏泠芊跟了過去,小聲問道,“笨蛋以前發生了什麼,才變得這麼瘦弱?”

  羽姝嬛笑然看著她,道:“他既然沒告訴你,就是不想讓你知道。我這樣告訴你,怕是不太好。”

  夏泠芊道:“若當真事出有因,我這樣說他不是更不好?嬛姨,就告訴我嘛,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羽姝嬛沉吟,道:“說了,怕你嫌棄他。那孩子也不容易,我不想你們倆因此鬧矛盾。”

  “我保證,無論聽到什麼都不會嫌棄他。”夏泠芊忙道,“嬛姨,告訴我嘛。”

  羽姝嬛想了想,狡黠一笑,把夏泠芊帶遠一些,說道:“我也是之前給他做戶籍的時候才查到的,這孩子,是北陵的一個棄嬰。父母不詳生卒不詳,能活下來可真是不容易。這孩子一開始就在乞討,吃得都是不乾不淨的東西,晚上就睡大街,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後來也是各種機緣巧合吧,那孩子離開了乞丐窩,成為江湖藝人。說起來,還真是厲害。通常,那樣的孩子都活不長。他不止活下來了,還脫離了原本的乞丐生活。這可不是普通的意志力可以做到的,這孩子的確有些不一般。”

  夏泠芊怔了怔,輕雅原本是乞丐?

  這……怎麼可能……

  “芊芊,我知道你看不起那些賤民,不過小雅的確是好孩子。”羽姝嬛滿意地笑吟吟看著夏泠芊糾結的表情,道,“你剛剛答應過的,不可以嫌棄他哦。”

  夏泠芊心不在焉地點點頭,目光悄悄看向輕雅那邊,道:“玨大師知道嗎?”

  “當然知道。”羽姝嬛道,“雖然大胥負責所有戶籍,但是所有事務都會上報大司樂。沒有玨大師同意,沒人敢給他加到聖樂坊的官籍裡。”

  夏泠芊茫然了。

  心裡的第一反應,是輕雅是不是那時候的瘟疫感染者之一,他也是乞丐啊!不,肯定不是。如果真的傳染了,不可能還活著。可是乞丐啊,為什麼他是乞丐?

  夏泠芊頭疼。

  羽姝嬛笑得開心,道:“好了,不說這些廢話了,趕快開始練習吧。聽說你差不多模仿下來了我的蝶戀花帗舞,過來演練一遍我看看。”

  夏泠芊恍惚點頭,心不在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