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琴師

懵之未懂 第三十章貓膩

書名:琴師 作者:公孫未央 本章字數:376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44


  琴弦一動,靜然無聲。

  師玨的琴音也靜了片刻,才繼續往下演奏。

  羽姝嬛滿意地看到師玨臉上劃過一絲窘迫,不由得又多看了這琴一眼。奇特的琴,不過……也是容易招災的東西。

  看這孩子的樣子,他應該當真不知道這琴的狀況。如此,便更加危險。

  只是這麼想想,羽姝嬛展顏一笑。

  既然這琴在他旁邊這麼久都沒事,恐怕這孩子也有些獨特之處。這些擔憂,或許多餘了。

  曲罷,音收。

  師玨抬眼看著羽姝嬛,目光裡滿是寵溺地責怪。

  羽姝嬛頑皮一笑,道:“挺好挺好,曲很好,舞也很好。到時候,芊芊用這一支舞就可以震懾全場。誰能想到,一個九歲的小孩,能有這樣的舞姿。”

  “還是算了,這種絕技,留著自己看就行了。”師玨道,“讓芊芊練習一下小雅的三首曲子,考核的時候去領舞。”

  “不必。”夏泠芊昂頭,道,“無論是什麼曲子,我都有信心跟上,不需要練習。”

  “哎呀,何必推辭。明明是和小雅親近的時候。”羽姝嬛笑然道,“時間就這麼幾天,還是要好好把握。”

  夏泠芊微微皺眉,道:“和那個沒關係!我是不會在即興跳舞上失誤的。”

  “哦?”羽姝嬛似笑非笑若有所思。

  夏泠芊轉開頭,道:“就是……沒關係。”

  這孩子可真是好懂。羽姝嬛又轉頭看看輕雅,目光稍稍認真了些。那孩子在想的事,果然還是無法放下曾經的傷麼。罷了,還是逗逗他們玩就好了,萬一惹哭了,也不太好。

  真是可愛的玩具呢。

  輕雅低頭擦琴,稍稍有些沉默。

  一連五天,都這樣在排練室裡度過了,然而,技藝上,可以說沒有絲毫長進。

  輕雅有些鬱悶,難道自己屬於那種天賦異稟學習癡呆型麼?師玨都已經那麼認真的逐一示範了,可他該不會還是不會。

  輕音也沒再說話,安靜得很。

  師玨本還想讓這琴演奏其他的古曲,然而輕音就是沒反應。輕雅護琴心切,不讓師玨老是盤問。師玨無奈只好作罷,把鳳將雛和鹿鳴這兩首古打譜,小心仔細地收在譜匣子裡,視作珍寶。

  至於夏泠芊……這幾日都沒怎麼說話。

  輕雅專注練習未想其他,並不覺得有異。而且他已經暫住到官樂坊內,夏泠芊則是有羽姝嬛每日從家接送,交流會少,也很正常。

  再過一個時辰,就要開始正式的官樂坊考核了。

  輕雅坐在首席的位置上,環視了一圈大堂裡來回走動的人群,繼續低頭擦琴。

  想想還真是有趣呢,五日前,他也曾想過自己會在他們之中,參加考核。而現在,自己卻負責考核。輕雅哭笑不得。師玨這個人不只是整考生,連他們也一起整了。

  哎,這大概是中陵樂坊有史以來,最搞笑的考核。

  “笨蛋。”夏泠芊已經換好舞衣,坐到輕雅旁邊,說道,“你有沒有覺得,氣氛有點奇怪?”

  “嗯?”輕雅應聲抬頭,已經見慣了夏泠芊的舞衣,“哪裡奇怪?”

  “人好少。”夏泠芊道,“我去候場區看了,只有三十幾個人。我去年參加的時候,有差不多近百人,超額選拔呢。”

  “去年多了,今年就少了罷。”輕雅不以為然道。

  “你可真是笨蛋。”夏泠芊道,“我聽說啊,這次初審貓膩了。我之前不是說過,民樂坊報名的樂手一定會被選上麼,結果居然也有沒選上的。相對的,這次選入好多江湖藝人,有不少是身世成迷的浪子,和你一樣。”

  輕雅心中一跳,道:“是嗎?”

  “對呀,特別奇怪。”夏泠芊繼續道,“本來是官樂坊,應該找些家世清白的人。我看這次江湖人居多,不知道是要做什麼。”

  “問下師玨,應該就知道了。”輕雅微笑,道。

  “我問了呀,可是玨大師說,這是按照一定標準篩選的。我問標準,玨大師居然說保密。”夏泠芊無奈道,“然後我才發現,這根本就是玨大師隨性選的,根本沒有確切的標準。然後那些考生就不幹了,說官樂坊越來越黑暗了,再這樣下去會完蛋的。這不,有些准考的考生都沒有來,人一下子就少了好多。”

  “那不是挺好,少點人,入選幾率就大了。”輕雅說道。

  夏泠芊偏頭想了想,道:“說的也是哦,能進官樂坊就是官籍,不來的人才是自命清高不知所謂的大傻帽。”

  輕雅笑了笑,若他是考生,也不會來。

  進門考核都貓膩,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貓膩,這麼複雜的地方,玩不起。

  “對了,你入職是什麼等級?”夏泠芊好奇道。

  “那天你沒看?”輕雅拿出中陵樂坊入職木牌,道,“樂屬學徒。”

  “學徒?你為什麼是學徒?”夏泠芊拿出自己的牌子,“看我,舞屬中等。你好歹是考核首席,怎麼只給你了學徒的位置?你有沒有問問啊。”

  “新人,不是學徒是什麼。”輕雅無所謂道,“我是什麼水準我心裡清楚。要是

給我個樂屬中等,我到有些懷疑這個官樂坊的水準了。”

  “不是啦,這個等級和你水準沒關係,這個是身份象徵,懂否?”夏泠芊說著,解釋道,“你是琴師,等級不該是這麼低。琴在整個樂團裡面要起引領作用,如果是個學徒來引領,怎麼引領啊。”

  “誰知道,又不是我設置的等級。”輕雅毫不在意,道,“反正跟你在同樣的地方就好了。”

  夏泠芊微微一滯,又被感動。

  前幾天,原本是有點鬧脾氣,昨日方才想明白。那時候他還小,所有事都不由自主。如今他想成為尋常人,想成為一個琴師,就夠了。她自己不也是這樣,有一個目標在努力,之前鬧了不愉快,輕雅也沒有嫌棄自己。

  這麼想著,又和他親近了起來。

  “還是不對,我幫你去問問。”夏泠芊皺眉,道,“學徒和中級的月錢差了很多,你這樣太吃虧了。我去問問,是不是有人故意找你茬。”

  “我才剛來,就有人找茬?”輕雅迷糊道,“至於麼。”

  “那是太至於了好麼,你這麼笨的人,不欺負你欺負誰。你等著,我去幫你問。”

  夏泠芊拿著輕雅的腰牌,跑掉了。

  輕雅呆然。

  這就是官樂坊的貓膩麼?完全沒看出來哎。

  有人走到近前,不悅地看著輕雅。

  輕雅抬頭,哦,是廖梓昶,就是這裡的樂團團長,也是中陵樂坊的大樂師。簡單的說,就是所有的事務都歸他管。

  “聽說,玨大師讓你負責這次考核的首席,演奏主旋律?”廖梓昶明顯不滿意地垂目看著他,道,“為什麼是你?”

  “你應該去問師玨。”輕雅隨口道,“問我也沒用。”

  “沒禮貌的小子,稱呼玨大師要用尊稱。”廖梓昶更加皺眉。

  “我愛怎麼叫怎麼叫,關你什麼事?”輕雅撫琴試音,淡淡道,“這次考核主事,是師玨,我也是聽他的罷了。你有意見就去找他,和我說沒用。”

  “別以為有玨大師撐腰,你就能這般放肆。”廖梓昶冷冷道,“你若在考核中出了差錯,我一樣有許可權把你趕出去。到時候,我看你還如何張狂。”

  輕雅微笑,道:“是嘛,師玨告訴你這次演奏的曲目了?”

  “中陵樂坊所有考核的曲目,我全都聽過。你只要出錯,我就能聽出來。”廖梓昶道。

  “也就是說,這次的曲目,你還沒聽過。”輕雅微笑,道,“我就說嘛,師玨才跟我說要保密曲目,應該也不會告訴你的。”

  “你什麼意思?”廖梓昶皺眉道。

  “就是……”輕雅正要說,忽然一想不對,道,“你是不是故意套我話,我才不會告訴你呢。”

  廖梓昶抖了下嘴角。

  輕雅抬頭,道:“反正呢,到時候你要說我出錯,可以,但前提是,你必須準備正確的旋律。光憑‘差錯’這兩個字,不足以說明任何問題。如果說不出來,就閉嘴聽著,別沒事找事。”

  廖梓昶微微眯起眼睛。

  這個孩子,居然敢這麼在官樂坊說話,到底是無知還是故意。就算是玨大師,說話也不會這般。哼,若有機會,必要趕他出去。

  夏泠芊拿著輕雅的腰牌回來了,邊跑邊喊道:“我問過了,果然是有人故意……哎,廖樂師。”

  廖梓昶皺眉,是那個討厭的小丫頭。

  這兩個孩子,都很討厭。

  不知哪裡來的野孩子,也不明白玨大師到底看上了他們什麼。

  最讓廖梓昶不甘心的是,為什麼,這兩個孩子可以加入聖樂坊,還是由玨大師親自保薦。可是他,在這官樂坊呆了有十年,卻一直沒機會加入聖樂坊。

  不公平,一點都不公平。

  “為什麼,你給笨蛋的級別是學徒?!”

  夏泠芊直接就問道:“你應該知道,玨大師明明讓你給一個中等樂屬,你為什麼只給了一個學徒?你是不是不相信玨大師的判斷?”

  廖梓昶淡淡瞥了一眼夏泠芊,道:“他是學徒,只能說他選的樂器不對。”

  “什麼叫樂器不對?琴是最古老高雅的樂器,怎麼不對了?”夏泠芊怒氣衝衝道,“我看你就是不聽玨大師的話,應該讓玨大師開除你!”

  “就是因為,琴既古老又高雅,所以他只能是學徒。”廖梓昶淡淡解釋道,“你可知道,琴在樂團中,代表著什麼?”

  “什麼?”夏泠芊應道,她對樂團不熟。

  “琴,是樂團的靈魂所在,也就是一把琴,可以融匯所有的聲音,使其變成優美的樂曲。”廖梓昶輕蔑地解釋道,“如今,樂器普及民間,琴也淪為民間玩物,更有甚者毀琴為誓。你們或許以為,琴就該如此。但在官家,撫琴者,在樂團裡必是首席,或者團長。你們自己捫心自問,憑他的資格,能夠首席之位麼?”

  “有何不夠?”夏泠芊道,“你又沒聽過笨蛋演奏,憑什麼下此結論?而就算他不夠資格,那也是之後降級。你現在就給一個學徒,明顯就是故意而為,不懷好意。”

  廖梓昶揚眉,道:“如此,就讓他來證明下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