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極品天醫

第一卷少年天醫 第二十一章我是大學生

書名:極品天醫 作者:真劍 本章字數:241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28


  蕭鳴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想法給嚇了一大跳,趕緊把這種念想給扼殺在搖籃之中。

  “我跟我丈夫白承乾兩人從談戀愛的時候,白家的人就一直不同意。可是他卻為了我,跟家裡鬧翻了。兩人白手起家,打造了夜佳人酒吧,並且生下了女兒可哥。”

  似乎是不願提起的回憶,慕楠的臉上沒有一絲甜蜜,反倒是非常地哀傷:“後來,白承乾無辜消失,一個月之後,我突然收到了他的骨灰盒。承乾死了之後,白家認為我沒辦法獨立撫養可哥,所以要爭奪撫養權,還有夜佳人的酒吧。”

  說著說著,慕楠的眼淚又流淌了下來。

  她現在的樣子,就像是柔弱無助的羔羊,讓人感覺到無比地心疼,會不由自主地想要保護她。

  蕭鳴想了想,伸出手來,輕輕地拍了拍慕楠地後背。

  這個動作很親昵,似乎也超出了兩人目前的關係程度。

  不過……他還是這麼去做了。

  “放心吧,楠姐,有我在的。”蕭鳴安慰道。

  他的手背很溫暖,讓慕楠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這個要強的女人擦去了淚水,然後擠出一絲微笑道:“算了,不說這些吧。剛才讓你沒吃好飯,我請你到另外的地方去吃吧。”

  “楠姐,我覺得這頓飯不如以後再吃吧,我現在不怎麼餓了。”蕭鳴咧嘴一笑。

  按照現在的情況,大家都沒什麼心情吃飯。

  慕楠也不是個勉強的人,所以當下說道:“好吧……那改天我再請你吃飯。”

  “沒關係的楠姐,你先回去吧,開車慢點。”蕭鳴笑著說道。

  “你不要我送你回去嗎?”慕楠驚訝道。

  “不用了,我想好好地看一看這個城市,以後我可是要在這裡待上好幾年的,也想熟悉熟悉。”

  蕭鳴揮了揮手,便瀟灑地離開了。

  怔怔地看了蕭鳴的背影幾秒鐘,慕楠這才歎息一聲,走向了自己的那輛陸虎。

  蕭鳴一個人走在廣陵市的街道上,現在是初秋的天氣,所以晚上也就沒有那麼燥熱,晚風吹來還帶著絲絲的涼意。

  他的每一步,就像是丈量的尺子一樣,長度都是一致的,一點兒偏差都沒有。

  仔細地想了想,他下山之後來到了廣陵市,得罪了一些人,也收穫了幾個室友的友情,另外還有一個楠姐。

  若他還是待在那個青雲山上,每一天都是按部就班,根本沒有這麼多波瀾的。

  走過一個路口的時候,蕭鳴忽然聽到耳畔傳來一個急刹車的聲響,隨後一個重物撞擊的悶聲。

  隨後,就聽到有人大喊:“撞人呐!撞死人呐!”

  很快,就有人圍了上去,七嘴八舌了起來。

  “誰那麼缺德啊,竟然敢闖紅綠燈。”

  “這個老頭真可憐,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八成是不行了。”

  “你看他的腦袋底下一灘血,救不活了。”

  因為圍觀的人特多,外加上這裡是交通樞紐的地方,所以很快就擁堵了起來。

  肇事車輛是一輛小轎車,車主也沒有走,但是也不肯下來,只是坐在車裡打著保險公司的電話。

  蕭鳴走到跟前,發現被撞的老者真的就像是死了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那鮮血流淌了一地。

 

 很快,交警就過來了,那個肇事司機這才肯下車,做起了筆錄。

  負責處理這起交通事件的員警叫趙春華,原本是刑警支隊的隊長,後來因為得罪了領導,被下放到交警支隊做苦力。

  不過,他還是很認真地處理交通事故,另外安排協警通知120急救車到現場救人。

  等到他錄完了筆錄,發現120救護車還沒到,頓時找來了協警問情況。

  “趙隊長,剛才120打了電話過來,說龍蟠路這邊擁堵,救護車開不過來。”協警小心地回答道。

  “真操蛋,這樣耽擱下去,豈不是要鬧出人命?”

  趙春華把筆一丟,隨後跑到了那個被撞的老者跟前,查探了一下情況,發現老者的呼吸還在,就是非常地微弱了。

  “你們誰來搭把手,幫我把人抬到警車上。”趙春華吼了一嗓子。

  協警在那邊控制肇事司機,趙春華的身邊也沒什麼人可以用。

  那群圍觀的吃瓜群眾,一個個避讓了幾步,生怕給自己惹上什麼事情。

  畢竟,現在不少碰瓷的新聞,搞得人心惶惶的,他們生怕自己被這老頭訛上,那就相當麻煩了。

  “我來吧……”

  人群中,一個身影走了過來。

  此人,正是蕭鳴!

  原本,他是不準備管這個閒事的,只不過看到眾人的冷漠之後,蕭鳴還是管不住自己了。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

  出於刑警的本能,趙春華上下打量了蕭鳴一眼,發現這是個少年,而且打扮的有點說不出來的滋味,上身穿著西服,腳下卻是布鞋,有點不倫不類的。

  不過,情況緊急,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來,煩請你搭把手,幫我把他給抬上車。”趙春華招呼道。

  蕭鳴看了一眼地上的老者,便是心中有數了。

  他攤手道:“按照他的傷勢,估計是不能坐車了。”

  “為什麼?”趙春華眉頭一皺。

  “傷者的傷勢很重,而且是腦部受到了撞擊,現在已經陷入了昏迷和休克。如果將他平躺著放的話,估計會造成血塊淤積。只怕不用到醫院,人就沒治了。”蕭鳴一字一頓地說道。

  “那怎麼辦?”趙春華下意識地問道。

  “只能背去!”

  “背著去?”

  要不是蕭鳴態度嚴肅,趙春華差點認為他是故意來搞笑的。

  這裡距離市人民醫院相隔十裡地,如果背著去,那得猴年馬月?

  “你是在開玩笑吧?”趙春華忍不住道。

  “我沒有開玩笑!事關人命,也不必開玩笑。”蕭鳴嚴肅說道。

  話音剛落,他來到了老者的身邊,從口袋裡面掏出了隨身攜帶的銀針布袋,拿起一根就準備朝他十六郤穴上紮下去。

  “你在幹什麼?”

  看到蕭鳴掏出明晃晃的銀針,趙春華嚇了一大跳,趕緊出聲制止。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止血,否則他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我紮的是他的郤穴,有止血的功效,順便可以封住他的一口氣,不至於讓陽魂消散。”蕭鳴回答道。

  趙春華張了張嘴巴,隨後問道:“你是醫生?”

  “不是,我是大學生。”

  說完,蕭鳴便不理他,直接將手中的銀針給紮了下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